您的位置:首页 > 架空小说 > 列表
架空小说
  • 舒童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他怎么会知道?粉丝名定下来才没一会呢。宋辰看着她疑惑,说:“我是你的经纪人,知道这些,很奇怪吗?”舒童想想也对,疑虑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对了,我要去跑步了,要不你也陪我去跑步吧。”宋辰趁着她不注意,悄悄松了口气,“行,跑完步回去收拾收拾,明天搬家。”这么快?!舒童想了想,好歹

    [ 2021/6/17 17:03:30 ]
  • 长白总部.凌冈缓缓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正躺在总部的医疗区的病床上,回忆起那个火人自爆时产生的威力,凌冈下禁又出了一身冷汗。“喂,不错嘛一个人对抗A级失控异人这么长时间。”澈蝶说,这时凌冈才发现澈蝶坐在床边。“同样是A级为什么我和他实力差哪么大。”“他不算是异人了,他是被控制后强制强化的……”“嗯?”

    [ 2021/6/17 15:59:38 ]
  • 晚上八点,今晚的Z市似乎和往常不太一样。一辆又一辆的车跑在那被路两旁路灯映照得过分绚丽的路上,灯火璀璨的城市似乎映衬得上方的夜空更显静谧,抬头望去,总能看到今夜最闪亮的星子。而此刻Z市中心的国贸酒店早已被喧嚣和繁华所覆盖,国贸酒店矗立在Z市的市中心,一百层的新型大厦被炫目的霓虹灯覆盖,在大厦的中央有

    [ 2021/6/17 15:44:42 ]
  • 我用清澈的双眸,‘深情’的注视着幽冥狼,它也用泛着幽蓝色光韵的眸子‘柔情’的观察着我,那感觉,像是在看即将到手的猎物般。随后,它向我伸出了‘友好’的右爪,迅速的向我拍了过来,带起一道幽蓝色的闪电,落在了我身上。随着“嘭!”一声巨响,我的头顶上飘起了一个大大的“9573264”伤害数字。然后,么有然后

    [ 2021/6/17 15:03:19 ]
  • 实验室中,平常身着各色各样服饰的同学们,全都统一穿上了白大褂,女生们也把烫成各式的头发梳了起来,扎成最普通的马尾。取药品、架蒸馏装置、观察温度、萃取分层,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老师穿梭于其中,偶尔抓到一两个没扣瓶塞的人,开始长篇阔论。当然,除了老师还有几个人可以在这里教学,那便是几位已经上研究生

    [ 2021/6/17 14:07:56 ]
  • “想要进行关于魅力的修行?”鬼灯看着消失了一段时候,再次出现后,说着莫名其妙的话的救济魔女,陷入沉思。“之前你究竟去了哪?”“不小心被召唤到了另一个世界。”“被召唤到另一个世界?”鬼灯有些意外,按理来说,世界与世界之间的隔阂不是这么容易被打破的,穿越未来或是穿越过去,又或者是平行世界,都比『穿越到另

    [ 2021/6/17 13:56:58 ]
  • 三千世界中其中一界-龙界龙界一片火海,黑蛟圣主因不服龙族大帝金龙王的管制。认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我心我主才是王道。于是,魔由心生,带领重黑蛟一举攻入龙族,想要夺取帝王之位。在外的龙族之人全部回归龙界,在战神灰龙王的带领下与黑蛟一族血拼,七天七夜后,战神灰龙王拼尽最后一口气,与黑蛟圣主同归于尽。战火

    [ 2021/6/17 13:50:46 ]
  • 即将入秋的清晨透露着些许凉意,天色微亮布弦正在院子里热着身打着一套没有任何套路的炼体招式,随着他气息放匀吐出一口长气便回到了房间中,转眼三天过去已到了拿剑的时间,带好之前承诺的五张银票背着包袱便趁着日出之前出了门。在同一个摊位买了两个白面馒头后布弦给了一枚十文钱,算是还了之前的因果随后快步朝着铁匠少

    [ 2021/6/17 12:56:45 ]
  • 老祖宗讲的这个故事,发生在战国末年,其情况基本与我们村遇到的差不多,在燕国的一个小山村里,那一年,刚刚有七八个孩子诞生,可是没多久,这些孩子全都莫名的夭折了!当时那个年代,封建迷信等于科学,一下子夭折七八个孩子,自然就引起了村里人的注意,一番调查后,村里的人发现,就在七八个孩子夭折的当天,村里一个被

    [ 2021/6/17 12:45:01 ]
  • “能够捕猎猛犸?!”康虎脸上浮现了一抹惊讶之色。苍罴也就罢了,身上有一两级原力的人,都能轻易将其杀死。但古陆中的猛犸却是凶悍无比,一身皮肉厚实无比,性格狂躁,群居。一旦发现异族的气息,便举族发狂追杀。八级以下实力的强者,根本不敢轻易接近它们。原力七八级的战士,星河世界并不罕见,他们是星河国家精锐军团

    [ 2021/6/17 12:42:43 ]
  • 就在两只嬉戏胡闹的时候,森冷的林中突然传来一阵怪异的声响,克莉斯蒂娜顿时条件反射地警惕回望,防备地绷紧身体,做出标准作战姿势。“小卡,你说这会是长老说的第一波考验吗?”她小脸绷紧一脸严肃,做好随时战斗的准备。“怎么可能,肯定只是风吹过响起的声音而已,不过就算是什么兽禽哪怕是一头龙!伟大的卡瑞拉大人也

    [ 2021/6/17 12:18:42 ]
  • “扣扣扣扣。”“又什么事啊?”赵百倚正忙着把向师傅的电话存好,以为是白宁又回来了,忍不住喊了一句。但是门口完全没有白宁或是米现的身影,一抹白色的衣角掠过门上的玻璃窗,一声“吱呀”门缓缓地打开了,一阵冷风灌进来,一团阴影盖住了原本就昏暗的夜灯,一下裹住了病床上弱小的赵百倚。赵百倚神如其来地感觉到似曾相

    [ 2021/6/17 10:54:25 ]
  • “江姑娘,等等。”待至江厌离带着既然转身欲走时,金子轩才缓缓开了口:“绵绵,去二楼收拾四间屋子给江姑娘。”“……”江厌离回首,怔怔地看着榻上跪坐着的金子轩。只是那人面色风轻云淡,似乎并未将此事放在心上。“多谢金公子。”“你什么意思?施舍吗?”魏无羡本来火气已经消了一部分,但一闻此言,也顾不得江厌离同

    [ 2021/6/17 9:49:21 ]
  • 因此,他的声音有些沙哑,这一世,这两份亲情,他一定会好好的守护着。诗柳全名叫做唐诗柳,是他奶奶的亲孙女,其实只比韩战小几个月而已。是纯正的华夏人,她奶奶也华夏人。至于唐诗柳的双亲,韩战没有见过,奶奶也从来没有和他们说过,从小到大,都是他们三人相依为命,他们兄妹两全都是靠着奶奶捡垃圾养大的。虽然韩战是

    [ 2021/6/17 7:17:03 ]
  • 苏暖警惕的小眼神,尽数落入了卓业辰的眼中。越是强大的男人,占有欲愈发强烈。就算卓业辰自以为,他对苏暖并不在意,但也不会允许苏暖跟其他男人有任何干系。况且,苏暖就在半年之前还要死要活的,闹着跟他假戏真做。她突然“变心”,肯定会让卓业辰心中不快。他接过沙雷递过来的U盘,幽眸看着她,“怎么?你很紧张?”苏

    [ 2021/6/17 5:14:26 ]
第一页1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