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列表
古装言情
  • “你这小家伙我老婆子感觉还不错,拿出一些好东西让你看看”自从遇到任务当铺,陈凡的世界观已经被彻彻底底的颠覆了,可今日看到老婆婆的这几样东西,他还是惊叹不已。第一件衣服遍布星辰,仔细一看,还能看到这衣服上面居然隐隐有星河流动。第二件乃是一柄木剑,木剑上面雷霆闪烁,隐隐可以看见一株百丈高的桃木树,置身雷

    [ 2021/6/17 17:12:58 ]
  • “升级先天功!”苏凌毫不犹豫地在心中默念,内功修为是他最大的短板。一瞬间,先天功的图标模糊了一下,清晰之后赫然出现了1/9的后缀,一股热流顿时凭空出现在苏凌的体内,让他微薄的真气足足增长了三倍不止。很显然,圆满的先天功一共有九重,苏凌才刚刚踏过第一重的门槛。“嗯?”苏凌轻咦一声,只见先天功的图标再次

    [ 2021/6/17 16:57:56 ]
  • 我跟在笛清身后,目光在她的背影和硕大的灯牌上流转。“我说姐姐,我可还没答应你呢,你就把我带到这来了,唉,还没吃早餐呢,我想吃手抓饼……”她听我这么说,转过身来,正视着我,唇角扯出诡异的弧度:“你今天这个——领带不错……”我怔住了,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口——白衬衣的扣子系的板板正正,哪里有领带啊!……老

    [ 2021/6/17 16:35:16 ]
  • “你来了?你终于来了。”黑暗中,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像是在叹息,更透着一种欣慰。李云颓有点发懵,谁在说话。“你是谁?”“你来了?过来,过来,到这边来,对,慢慢地,过来,过来。”这声音像是有一种魔力,李云颓迈开沉重的脚步,慢慢向前走去。“可是我看不见路啊,我怎么过来?”鬼知道李云颓会这样想。四周漆黑一

    [ 2021/6/17 16:13:20 ]
  • 思考人生,多么大的一件事情啊,而且林然的命运起伏也忒大了点,硬是想了三天才有些回过神来,而现在,这老头子居然说要赔鱼?这是哪门子剧情啊?异界专有的?而且,重点是……一条鱼,也要赔?你再去抓一条不就得了啊?“臭小子瞎吼什么呀?老头子我怎么可能有病?老头子我身体倍儿棒,吃嘛嘛香!”老头子狠狠地瞪了一眼林

    [ 2021/6/17 13:59:18 ]
  • 只看她一眼,心里全是她。躯体盛不下溢出来就成为了整个世界。无悔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喜欢上了灵儿,也许是从第一次被她揪住耳朵时,也或者是每次不顾生死救他时,总之她成为了自己最重要人。当面对江龙持剑刺向灵儿,他从心底喊出了:“伤我灵儿必死!不死不休!”的誓言。自己为证,六道众生为证。龙之逆鳞动者必亡!灵儿

    [ 2021/6/17 12:26:13 ]
  • “办法也不是没有,这样吧,我回去之后给你们研制出一种专门治疗‘暗黑诅咒’的药你看怎样,这可比你们学我的治疗方法要快和实际多了。”杨影枫想了想,旋即建议道。“小友真的有办法研制出治疗‘尸毒诅咒’的药?”莫德异常激动地问道。“有七成的把握吧!唯一的问题是我现在不知道你们那个所谓的‘尸毒诅咒’是怎么产生的

    [ 2021/6/17 12:14:18 ]
  • 图特并不是这个时代的产物。它被晏星在家里的地下仓库里翻到的时候,满身斑驳,全身都是上个世纪的印记。如果不是晏星那会儿刚搬去庄园,连地下仓库都要大整顿;如果不是晏星因为好奇,往仓库的深处走了走。那么,图特将会在这个时空被遗忘了一百多年之后,完全消失。准确来说,图特还是他曾祖父辈那会儿的合作伙伴呢。它是

    [ 2021/6/17 12:06:16 ]
  • 老者看着凌炎,疑惑地又问道:“夜这么深了,你来这山上做什么?”老者那双有些浑浊的眼睛所传递的关切之情,让凌炎心中忽然有一阵暖流流过,这让他感动不已,他感觉眼睛有点湿润,有种想哭的冲动:“我也不知道……我醒来就在这里了。”老人又叹了一口气:“哎,真是兵荒马乱啊……”凌炎听老人这样说,赶紧抹了一下眼睛,

    [ 2021/6/17 11:53:37 ]
  • 现在府里的事大多都是周姨娘在管,权利在手的滋味太过美好。而且身为姨娘的她,处处想比着嫡妻来。让她在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就变得刻薄、爱摆架子,喜欢教训下人。虽然她的主要对头还是史夫人,但也总喜欢下惠娘和雪燕的脸子。特别喜欢在惠娘这和她一样的姨娘面前摆出主母的姿态。这让惠娘受了不少委屈,史浩宁心疼自己亲

    [ 2021/6/17 11:45:31 ]
  • “老师,他没事儿吧。”周铭在课堂上自告奋勇的把许筝送来了医务室,又徘徊在旁边着急的问道。校医先让许筝止住血,然后又让他躺在病床上好好地检查了一番,然后回答说:“没什么大事,就是身体虚弱,加上太热了的缘故,有点儿中暑,让他好好休息吧。”周铭瞅着床上气若游丝的许筝,迟疑的点点头。医生龙飞凤舞的写了个处方

    [ 2021/6/17 11:29:23 ]
  • “林兄也是一腔爱女之心。”沈筠感叹了一句,却不再提起此事,反而说起了另一桩事情,“这几日华儿没在暗地了哭了吧?那孙家着实可恨,说什么子嗣难得,竟死活不肯送走那一房人。”沈夫人冷笑道:“早与老爷说了,何必念往昔的情分?孙家没落成了那样,华儿原是我们千娇万宠长大的,却是难得的懂事,如今却要嫁到那腌臜的一

    [ 2021/6/17 10:59:51 ]
  • 夜晚,天上寒星点点,银月高挂,柔和的月光似流溢的银水,垂落而下。天元山脉,此起彼伏的高峰耸立在黑夜中,如妖魔一般,山脉中更有杂乱的妖兽嘶吼声传出,扰人心神,山脉上空更有滔天妖气盘聚,如化一尊无上妖魔,妖威惊天,给山脉中的修炼者极强的压迫感,让在天元山脉中的修炼者不能安心休息。但对于一些妖兽来说,黑夜

    [ 2021/6/17 9:45:14 ]
  • 梁建军被齐璐两巴掌彻底打懵了,反应过来后,立即上前伸手就要打,而梁母更是暴跳如雷,上前就是扯头发。齐璐自然不会坐等着他们动手,可警察在这里,动手太过了,也太扎眼了。只能边躲变还手。齐家一看梁家动手了,想着先前被齐璐这个死丫头推出门外,又当着警察的面说不认识他们,就是一阵气恼,于是毫不犹豫的参战。当然

    [ 2021/6/17 9:25:20 ]
  • 似火的骄阳消失在了地平线上,夜幕降临,晚风习习后,燥热的空气终于恢复了正常。登陵市。一家老旧的精神病院内。院子的石桌上放着一副棋盘,一老一少对视而坐。“天宫盘而生九曲,星辰变而动万象,你可知这黑白子之间的博弈,就如同这夜空繁星,要诡术多变方能寻得取胜之道?”老者眉宇斑白,皱纹爬上了眼角,但仍是满面红

    [ 2021/6/17 8:47:46 ]
第一页1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