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奇幻小说 > 正文

[综剑三+天刀]花涧游·记在线阅读与浣溪一起战斗的日子

2021/6/11 22:50:47 作者:华胥飘凌 来源:晋江文学城
[综剑三+天刀]花涧游·记
[综剑三+天刀]花涧游·记
作者:华胥飘凌来源:晋江文学城
食用前请看文案!食用前请看文案!食用前请看文案!1、此文是2016年《起始亦是终》和《凋零之花》卡文后的产物,写的时候一直断断续续,脑洞来了就写一点,所以本文中间或许会有衔接不上的地方实属正常,不是BUG!2、此文会分小章节,但都是小篇章不影响阅读(艾斯那篇的后遗症让我心痛交加),随时可以结文!3、文中主系统为剑侠情缘三的系统,天涯明月刀我刚玩了一个月,基本上还没搞清楚大方向上的东西,所以基本就是技能开挂,两个游戏我都是pv外观党,对技能不熟,JJC更是没去过,PVP是啥不知道,纯粹度娘来的,欢

我努力控制自己的大脑尽量不脱离正常思维,这才意识到我现在是个NPC,要怎么组队带浣溪升级呢?

“浣溪妹妹,你要请我组队下试试?”我预感要失败了,没有一个游戏,玩家是可以跟NPC组队的。

浣溪手忙脚乱的在虚空中点了几下,抬起头瞪大眼睛,惊愕的看着我:“大叔,你是NPC?!没办法组队的。”

尼玛!忘记了,我现在可是一名伪装的NPC,接下来要怎么解释呢?高智能NPC野外虎口搭救萝莉玩家,想想都觉得假。

我还在煎熬的时候,浣溪却莞尔笑道:“我就说嘛,玩家才不会这么好心,冒着被杀死的危险救我呢,没关系啦,大叔既然是NPC那就不要组队啦,你打怪我给你加血。”

知道我是NPC还要我帮你升级,浣溪还真是天真啊,反正我也没事,暴风城晚去几天也没问题啦,反正赫兰德又没有规定日期。

我:“恩,就是不知道会不会分给你经验。”

“试试不就知道啦,走,大叔,我们找只丛林虎去。”浣溪脸上泛着甜甜的笑容。

“嗯!”我不禁皱眉,这丫头还就认准我是大叔了:“额,可不可以别叫我大叔,我看上去没那么老吧。”

“扑哧!”浣溪用手挡着嘴,笑个不停:“难怪你刚才一直心不在焉呢,原来是因为这个啊,那你说我应该叫你什么呢?”

“叫哥哥或者我的名字都可以啊。”嘴上这样说,我心里却一直在暗地里说:“叫哥哥,叫哥哥……”

“才不叫哥哥,太肉麻了。”浣溪说道,直接把我的幻想击碎了:“浪迹天涯太绕口了,不如叫小浪吧。”

浣溪眨着眼睛等着我的答复,似乎完全没把我当成一个NPC看待。

“那就小浪吧。”我脸上挤出一丝尴尬的笑容,面对浣溪怎么也自然不起来。

(原谅作者的放荡不羁吧,无耻的把猪脚留给了自己。)

浣溪:“走,打怪去!”

……

浣溪在前面走,我在后面跟着,寻找丛林虎的踪迹,一路无话。

一只丛林虎出现在我的视线,它正趴在地上打盹,终于能打破尴尬的局面了,我拔剑出鞘,对浣溪做了个原地等待的手势,猫着腰慢慢靠近丛林虎,5米,没有被发现,继续靠近,2米,依旧没发现,冲刺,剑指丛林虎,一剑入肉。

“-85”

丛林虎从梦中惊醒,原地窜起,发出一声深沉的低吼,怒目瞪着我。

“看什么看!没见过NPC打怪吗?”

直接抬手挥出一剑,命中。

“-70”

丛林虎这次真的怒了,直接一爪重击在我胸膛。

“-40”

难道这只丛林虎惊吓过度,打出的伤害很低,但我不会心存怜悯,继续提剑挥砍。

“浣溪,打啊,不然肯定分不到经验的。”我转头对浣溪喊道,差点忘记了这次杀怪的目的。

浣溪哦了一声,先给我丢了一个治疗术,挥舞法杖发出噗通攻击,打在丛林虎身上,伤害就不用说了,只有可怜的18点。

……

在我的猛烈攻击下丛林虎只剩几滴血了,我赶紧停止攻击,硬抗这丛林虎的攻击,转头喊浣溪完成最后一击,要知道我杀死怪是不爆装备的。

终于,丛林虎哀嚎一声,无力的瘫软在地上,我急忙翻看有没有掉落装备或者金币。

把丛林虎搬向一边,丛林虎下面几枚铜币闪闪发光,嘿嘿,虽然只有几个铜币,但总比我杀半天怪啥也没有强。

我捡起散落在地上的7枚铜币,交给浣溪:“诺,你的战利品。”

没想到浣溪却伸手挡住,道:“我不要,应该给你的,我什么都没做。”

我也想要啊,可是我放在哪里啊,身上除了盔甲还是盔甲,连个兜都没有,放哪啊,看来以后得想办法弄个空间戒指什么的,根据目前的状况判断,我应该可以装备。

我直接抓住浣溪的手,把7枚铜币拍在她的手心,不要怀疑我趁机占便宜,我是个君子,不过浣溪的手还真光滑,握在手里肉嘟嘟的,当然我可不会一直抓着,放下铜币我就松开了。

“那好吧,我先替你存着,以后花钱再朝我要。”

看来浣溪完全没把我当NPC看待。

“吼!”

一声虎啸打断了我们,这次的吼声比其他丛林虎的声音明显要浑厚,我心中暗叹,看来是BOSS来了。

果不其然,一只老虎狂奔着向我们冲来,我赶紧拉着浣溪向后退,老虎直接冲动死掉的丛林虎跟前,用头定了几下死透了的尸体,发出一声低吟。

我才看清这只虎的真面目,这只虎体型明显比死去的那只大了一圈,面相也很凶狠,头顶黑字“丛林虎王”。

(黄名怪:观赏性怪物 绿名怪:非主动攻击怪物 红名怪:主动攻击怪物 黑名怪:普通BOSS,主动攻击 紫名怪:史诗BOSS )

不用说,绝对的BOSS范儿,逃跑已经来不及了,更何况逃跑也不是我的作风,好吧,我只是不想在美女面前丢面子。

“浣溪,站好位置,等着给我治疗。”我吩咐一声,提剑直奔虎王。

事实证明,虎王绝对不是一般的小怪,还没等我出剑,虎王一个神龙摆尾,尾巴直接抽中我的头盖骨,我重心不稳,直接仰翻在地,如果不是有头盔保护,我相信我的脑袋绝对已经碎了。

虎王竟然不给我翻身的机会,扑倒我身上,照着的面门又是一爪。

急忙看一下血量,两下直接打掉我500的血量!太凶残了!

不能被它吓倒,握紧君邪剑用力插入虎王暴露在我眼前的胸脯,扑哧!剑身直接插入了10公分。

“-180”

虎王哀嚎一声,纵身向后躲避,看来虎王的身子下侧是它的致命弱点,但虎王已经和我拉开了距离,没有办法继续攻击,我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站起来,看剑!

“-65”

虎王不甘示弱,挥爪攻击,横扫在我的腰间,在盔甲上撕裂出一道口子,这皮甲的质量也太次了,不愧叫粗制盔甲。

“-170”

虎王的攻击着实给力,三下就让我损耗了一半的血量,身上一阵暖流穿过,浣溪的治疗术+200血量,虽然低但是,总比没有的强,紧接着又连续两道光芒闪过,再看我的属性栏多了两个临时状态。

【鼓舞】(1级) 提升10%攻击力,持续10秒钟

【牧师印记】(1级) 被标记后,受到治疗量提升80%,持续5分钟

奶妈职业果然有强悍之处,鼓舞直接提升了10%攻击力,虽然前期10%对于攻击力的提升并不多,但到了后期那绝对是逆天的技能,有了牧师印记80%的加成,治疗量上了一个新的台阶,估计浣溪是太紧张,忘记了先施放牧师印记了。

信心大增,一剑砍在虎王头上,留下一道深深的血痕。

“-90”

又打出了一个高伤害,现在完全不知道虎王的血量,但好在有浣溪加血,杀死虎王应该不成问题。

过了大概8秒钟,浣溪又一个治疗术丢在我身上。

“+360”

有了牧师印记的加成,加血效果几乎翻了一倍,我掉下去的血量又涨上一点,接下来几剑都打出了90+的伤害,而且不是弱点攻击,我猜可能攻击力提升了10%后,正好过了虎王防御的临近点,《第二世界》抠的可怜,游戏开服之前官网几乎没有公开任何有价值的游戏数据,只说让玩家自己去探索神秘的游戏世界,坑!

虎王的血量一点点被消耗,我也好过不到哪里,几次血量见底,硬生生被浣溪的治疗术拉了回来,搞的我小心脏砰砰直跳,万一死了不能复活我可就亏大了,即使是为了美女。

终于,虎王血量见底,我呼喊浣溪:“老样子,最后一击爆装备!”

浣溪专心致志的攻击着,还不忘给我治疗,眼看虎王就剩一丝血了,我心跳加速,生怕虎王突然来个变异或者临死必杀技,那我就真的要一命呜呼了。

万幸,预想的情况,并没有发生,虎王不甘的倒在我的脚下。

叮!叮!

连续两声,两件装备也应声落地,泛出淡淡的黑色光芒,黑铁器?

拿起地上的两件装备,一件项链,一个戒指,读取属性。

“等级不足,无法辨识!”

靠!什么该死的设定。

“怎么了,小浪哥哥。”浣溪小脸儿通红的看着我,显然是刚才的战斗太过紧张。

“我等级不够,看不到装备属性。”我有些扫兴,作为一个NPC这点特权都没有,完全没注意到浣溪自作主张在我的名字后面加了“哥哥”二字。

“给我看看。”

我把戒指和项链交给浣溪,浣溪定睛观看,估计是再看属性。

“哇!两件都是黑铁器。”浣溪高兴的看着我:“等等,我制成图鉴分享给你看。”

虚空中突然出现两张半透明的卡片。

【行者戒】(黑铁器) 提供300负重储存空间,可自动收纳,装备等级:15

【灵者坠】(黑铁器) +7智力,佩戴者法力回复速度+10%,释放技能有0.1%几率刷新该技能冷却,装备等级:15

嘶!我不禁倒吸一口凉气,两件极品啊,而且储存戒指正是我朝思暮想的啊,果真是雪中送炭,唯一遗憾的是要到15级才能装备。

浣溪伸手将两件装备递给我,道:“这是属于你的。”

我没有伸手去接,只是淡淡的说道:“我没有地方放的,而项链对我一点用处都没有,就当礼物送给你了,至于那个戒指,不瞒你说,我很需要,不过你先替我保管吧,等级别够了你再给我。”

看着我坚定的眼神,浣溪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得乖乖收起装备。

“快看看你获得经验没有?”又差一点忘了正事,如果不能获得经验,那就不能带浣溪升级了。

浣溪沉默一会儿,然后笑着对我说:“嘻嘻,而且我升级了,我现在已经15级了。”

“这样就好,那我可以继续带你升级了。”我笑着说道。

浣溪呆呆的看着前方,应该是在看属性面板,我没有打扰她。

片刻之后,她垂头丧气的对我说:“恐怕不行了,刚刚我妈妈来电话,说有重要的事情,所以我得下线了……”

我:“没关系,你去吧。”

我尽量装作平淡,不露出一丝忧伤。

浣溪的身影渐渐模糊,我万分忧伤,才在一起不到一小时就要分开了。

刷!

一道白光闪现,浣溪又出现在眼前,我突然兴奋的想要抱上去,淡定!

浣溪看见我还在原地,笑盈盈对我说:“我都忘记你是NPC了,不能私密我,我明天下午2点左右上线,你再来这里找我好吗?”

“……恩!”我本来想多说点什么,但憋了半天只说了一个字。

浣溪身影再次模糊。

“记得等我哦,小浪哥哥!”就在即将消失的那一刹那,浣溪冲我喊道。

“小浪哥哥,呵呵!”

我站在原地傻傻的笑着……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都市圣尊在线阅读朝议削藩

    贺翡以贺连胜之名写了一份奏书,经过四弟的润色,终于过了他爹那一关,又从贺翎手中拿了一支伏击途中捡回来的箭,将箭羽卸下来塞入信囊中,令人快马加鞭送往长安,呈到了萧启的手中。虽然萧珞没事,可明面上他傻了,那天敬茶时周围伺候的都是贴身忠心的奴仆,早就得了吩咐不许泄露消息,虽然下人总有碎嘴的,但靖西王治下极

  • 火影之愿望系统之八卦空掌

    “谁?!”两个云忍村忍者循着声音来的方向看了过去。可此时春彦早就跳下,直接跑到了两个云忍的身边,直接在他们身上刻印上了飞雷神咒印。就在春彦刻印完飞雷神的咒印之后,只见云忍两人直接两脚飞来。“哼。”春彦一个闷哼,现在他的身体极其脆弱,这两脚下来,根本是承受不住,直接撞在墙上,冷哼了一声。“嘿,我还以为

  • 医片冰心之是不是你?(5)

    看着自己身边的小美女,顿时觉得小宁也很清纯,而且精致的面容很漂亮,更要命的是,这小丫头昨晚上好像是第一次。江寒心里产生了一阵的心痛感,小宁也是闷哼一声就醒了过来,眼神迷离的看着江寒,既是害羞,又是欢喜。俗话说得好,运动是个好东西,但是得先喂饱胃。这一早上又发生了一些运动过后才满足的抱着小宁亲了一口:

  • [火影]舌尖上的大筒木第4章在线阅读

    第四章一个念头,将要改变世界积云山中,哀号吹奏。负剑老人在见到方骏眉的一个时辰后,就撒手人寰,老死陨落。一代枭雄故去,这治丧之事,自然不能太草率,哪怕众人很清楚,消息传出去之后,盘国的另外两个黑道巨头,离恨魔宫和天雨楼,还有那些白道宗门,必定会有大动作。冷千秋显示了非凡的手腕,治丧的同时,将山上山下

  • 都市之我的女儿是国王第2章在线阅读

    悄无声息走进门的少女穿着一身侍女襦裙,笑弯着眉眼,微微欠身:“小姐,是我不对。”她长得颇为清丽,搭配着侍女衣服也显得好看。那双灵动的眼眸,带着轻微的笑意,不说话都能传递着自己略带欢喜的情绪。“灵云现在倒是客气了。”谭潇月踩下床,穿上了鞋子。被称为灵云的侍女起身。她两手指捏住了门框上短箭的尾端,稍用力

  • [楚留香同人]顾盼生香之古泽是小狗!

    程余当下承受不住,踉跄着扶住墙壁。“孩子他爹!”谢萍忙过去扶住他,急忙说:“部队上来人说已经救醒了,人马上就会被送到家里面来。”“你这大喘气的!”程余被吓得不轻,脸色好大一会儿才恢复正常,“严重不?伤到哪里了?”“还不知道!”谢萍摇摇头。“啥时候送回来?”程余问道。“说就这两天,等他能动了。”谢萍如

  • 网游之我能控制几率在线阅读第8章

    学校一旁的美食街,林峰、吴能以及赵德住三人正在街上晃悠。“峰哥,咱吃啥啊?”吴能问道。“你丫不是说要吃烧烤嘛?赶紧随便挑一家吧,这儿这么多店,我有点饿了。”“对啊,吴能,赶紧挑一家吧,我是饿得不行了。”赵德住也附声说道。“我不是想找家好点的嘛,得得得,你们这么说,那就前面那个何三烧烤。”吴能指了指前

  • 豪情大鳄第五章

    【第一卷乱世初起】第二回乐忠图谋辱皇后隆帝密诏托何泰新元历155年,兴隆十二年春,一转眼,隆帝已一十八岁,正当大好年华,英姿勃发,但却因大司马乐忠等奸佞党羽的虎视眈眈而终日郁郁寡欢。一日早朝上,中书令杨仲进言:“陛下今已一十八有余,应当立后封妃,为大陈国皇脉开枝散叶,望陛下早做决断。”杨仲,临郡通明

  • 洪荒之我的妹妹是紫霞之冰与火

    就在涂山红红和涂山容容踏上归途的时候一个微不可查的闪烁着紫色光芒的颗粒正在高空中急速掠过,看这样子仿佛正在朝着某个目标高速前进而在这个颗粒上还有着一个若隐若现的近乎透明的人影,这便是姬纤云了此时的姬纤云只是安静的呆在这个神奇的颗粒上,他不知道这个闪烁着紫色光芒的颗粒要把他带到哪里一开始,他准备好好欣

  • 都市:我专治病娇贺家孽缘

    申棋的经纪人贺北笛,他的家族中有一个代代相传的“诅咒”。——贺家的诅咒,代代“女难”。——贺家子孙对待感情必须要忠诚,一旦劈腿会遭“天谴”,这个“天谴”,就是“天女降世来谴责”的意思,轻则揪耳朵,重则打残废。据说曾祖父,祖父乃至父亲都曾在这方面吃过亏。——贺家本来家大业大,就是因为祖上“犯错”而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