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火影之我是新鸣人在线阅读第9章

2021/6/11 23:10:37 作者:午夜闪光 来源:飞卢小说网
火影之我是新鸣人
火影之我是新鸣人
作者:午夜闪光来源:飞卢小说网
《火影之我是新鸣人》续集《漩涡鸣龙之HighSchoolDXD》,欢迎观看评价!(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你和天帝是怎么回事?”鎏英盯着千殊,觉得有些看不明白了,在她印象里,千殊是个非常嫉恶如仇的人,怎么看都和那卑鄙狠毒的天帝不是一路,却又不知为何她几次三番维护于他。

同行的两个男人各自出门去探查穷奇的踪迹,难得来一趟人间,千殊百无聊赖之下,硬拉着鎏英在集市上逛了起来,此时闻言她云淡风轻地笑了笑,“他与你们所言不同。”

鎏英一脸恨铁不成钢,“你是不知道他当初做了些什么事!在我看来实在是罄竹难书,你还是离他远一点比较好,我怕哪一天,你也被他算计了去。”

千殊转过身看着鎏英笑眯了眼,语调温柔,“你再在我面前这样说他,我要生气了。”

看到她这样说话,鎏英顿时不自觉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对于千殊的态度她真的很费解,脑中灵光一闪,想到了一种很惊悚的可能,“你是不是喜欢他?”

“喜欢吗……”千殊恍然间想起那双总是淡然无波,似乎看起来很空,却又隐隐藏着复杂深重情绪的眼眸,她诚实地摇摇头,“我不知道。”

末了她又加了一句,“我只是觉得,他太孤独太压抑了,明明是高高在上的天帝,却一点都不快乐,他心里装着很多事,可又让人觉得,其实什么都没装,或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所求到底是什么。”

鎏英嗤笑一声,“除了他的天帝之位,他在乎的不就是锦觅吗?这事六界都知道。可那又如何?再穷追不舍,锦觅却不想与他纠缠。”

千殊挑了挑眉,不置可否,“或许吧。”她不想继续在这事上深谈,转口又问:“鎏英,你说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如话本里说,是患得患失,情难自禁,是心神所系,见之则喜。那如果,只是单纯的放不下呢?”

“他是个很强大的人,足够让人心悦诚服,可是我在看着他的时候,最留意的却不是他的强,而是某些……某些我说不上来的东西,”她难得皱起了眉,看向鎏英,认真道:“我只知道,我在一旁看着他,心里总是放不下。”

“有什么可放不下的?”鎏英却不是很理解,只摊了摊手,随意道:“其实往日里与他打交道,那时他并非像如今这样,我虽谈不上了解他,却也觉得夜神大殿朗月清风,是个正派的君子。可后来谁知他竟弑父夺位,谋害兄弟,就连凤兄复生之际,还要咄咄相逼。到底是人心易变,还是他从来就深藏狼子野心,我不知,我只知道,他就算如今成了孤家寡人,也是他咎由自取。”

千殊目露惆怅,轻声道:“鎏英,你自问,有没有为了自己所在乎的人或事做过什么违心之事?一念成佛,一念成魔,做过的事,该有什么后果,自己担待,理所应当。只是,若他真的只为了权势帝位,可如今天界政清人和,众仙神便是再对他心有偏见,也还是要夸一句天帝勤政爱民,任人唯贤,是仁德之君。而他若真是那六亲不认之人,往日那些曾与他立场敌对,如今也并不将他放在眼里的一些人,又岂能安在?便是魔尊旭凤,若他真要决绝地置其于死地,以他之能,魔尊恐怕连复生的机会都没有。我只是觉得,你们对他偏见太深了,评判一个人如果只论一两件事,那我在当初手染众多天兵天将之血时,也是罪无可恕,但若重来一次,我可能还是会这样做,因为,”她微微垂眸,“人生于世,难免要辜负一些人,可若不辜负,那便是难安于心,夜不能寐。”她自嘲地笑了笑,“总归我们都不是什么圣人,都有七情六欲。”

鎏英瞪着她,“这怎么能混为一谈!当初你所为,乃是为了讨回一个公道,而他的所作所为,只是为了自己罢了。”

千殊微微一笑,“所以你想说,杀一人,是为了一己私欲,杀千千万万人,是为了公理正义?”

“这……”鎏英一时语塞。

千殊却不依不挠,继续道:“两军交战,普通将士何辜?只是为了各自立场为战罢了,而杀敌无数的将军却受人拥戴,因为他们虽手染无数人鲜血,却有开疆破土保家卫国之功勋。暴君无道,揭竿起义,其过程又有多少流血牺牲,而开国之君却开创一代霸业,青史留名,后世称颂。若论个人德行操守,有几个人是完全清白之身?只是他们一生之中,所作所为天地所鉴,后世评说,其功不能掩其过,而其过也不能抹其功。我还是那句话,评判一个人是只论一两件事吗?若他真的是残酷无情,暴虐无道,所作所为皆天怒人怨,无一点足可称道,我也不为他说这些话,但他是吗?”她紧盯着鎏英,目光清亮,“鎏英,你说他是吗?”

鎏英无话可说,半晌,她苦笑一声,叹道:“我一向说不过你,以前说不过,现在照样说不过。你素来随性处世,在某些时候,却真是固执认真得可怕。”

千殊摇摇头,“随性处世,乃是因为许多世俗观念,本就是愚不可及,不必理会,但某些事情却是要心中清明,因为那是行事准则,立身之本。”

“我承认,我是对他偏见太深,但是,”鎏英还是坚定道:“我还是不能原谅他的所作所为,你有自己的行事准则,鎏英亦有,凤兄对我父女恩重如山,与我乃是过命之交,他欲谋害凤兄,便是我鎏英永远的敌人。”

千殊点点头,浅笑道:“理所当然,这才是我认识的鎏英啊。”

两人相视一笑,却是默契地没有在这话题上再做讨论,许多事情,本就是各自立场,一切尽在不言中。

又随意闲逛了一会儿,鎏英斜睨她一眼,“那你接下来打算如何?继续留在他身边?”

千殊随意“唔”了一声,“大概吧,我挂心于他,放不下他,那我便陪着他。”

鎏英低声嘟囔一句,“我怎么看,都像是你喜欢上他了。”

此话却是让千殊思索了一阵,沉吟道:“那我如何确定,我是不是真的喜欢他?”

鎏英闻言,无语地看了她半晌,终是无奈道:“以前我一直觉得你是眼光太高,故才一直无心仪之人,如今才知,你是缺根筋啊,你看了那么些话本,对别人之事往往也能说得头头是道,怎么如今到了自己身上,就一点没学到呢?”

千殊一本正经,理直气壮,“因为话本里,没有一个我,也没有一个他啊。”

鎏英:好有道理,我竟无法反驳。

“穷奇确实已经脱离了封印。”润玉沉声道。

“只是有一点却是奇怪,”一旁的旭凤接上话,“往日穷奇凶性难抑,所过之处,皆是一片狼藉,行迹明显,如今虽能捕捉到一些气息,却是要飘渺无踪得多,穷奇,似乎变得更狡猾了。”

“定是那小子做了些什么。”千殊沉着脸道。

鎏英看向她,目露疑问,“那小子?谁?”

千殊看了润玉一眼,见他无甚反应,只微挑了眉道:“便是那偷了穷奇放它到人界的罪魁祸首,如今已被关在天界,只是这穷奇遗毒却是麻烦。”

润玉手指无意识敲了敲桌子,淡淡道:“本座会设法引出穷奇,届时你们伺机而动,务必将穷奇包围在人迹罕至的范围里。”他看向千殊,“到时还请千殊姑娘设好结界,以免有凡人看到,或是误闯。”

“放心吧。”千殊笑了笑,好奇问道:“不知陛下将如何引出穷奇?”

润玉语气无一丝变化,似是在说着一件极为寻常之事,“血媒魂魄为引。”

众人静了一静。

旭凤以一种极为复杂的眼神看着他,“天帝竟如此舍得下血本。”

润玉却是忽地嘴角扯出一丝笑来,笑意不达眼底,他挑眉看向旭凤,微微压低着嗓子道:“魔尊如果想除掉本座,这倒是个好机会。”

旭凤冷冷一笑,偏过头去,“天帝莫非以为人人都如你一般是那狡诈之徒。”

“这血媒魂魄为引……是何秘术?”鎏英有些纳闷地问。

千殊自润玉说出用此法之后,便始终没说话,她心里没来由起了一股子气,她见过形形色色的人,却也罕少见过这般不自爱之人。若说他是无求生意志,颓废度日吧,他又始终是那副纤尘不染,湛然神清的模样,以一种泰然自若不慌不忙的姿态将各项事务安排得妥妥当当,无可指摘。可若是说他认真活着吧,他简直就是不拿自己的命当命,自己的心情如何,自己的身体如何,竟全然不在乎。她觉得生气,捡了他一条命,认认真真给他救治,当事人却全然不当一回事,但更多的,她又觉得很揪心,她觉得他是在将自己置身于一汪泥潭里,不挣扎,不惊慌,不做任何努力,只清醒平静地看着自己慢慢下沉。

到底是为什么呢?他为什么会这样?她想不明白。

她真的很想去弄明白。

正走神间,她听到旭凤对着鎏英解释,“这是一种天界禁术,需凝出精血为媒,抽出魂魄附于其上,此神魂之力可令施术者暂时沟通天地,将想要找到之人或物拘来,只是此法极为凶险,若是施用对象神魂极强,则极易遭到反噬。同时,此法还有一个致命弱点,施术者魂魄离体,便是活生生的靶子,非常容易被趁虚而入,极有可能会,”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怔怔道:“……被夺舍。”

千殊压抑着神情,平静地补充道:“不仅可能被夺舍,更是容易被直接攻击神魂,以致身死魂灭。”

润玉只在一旁淡淡听着,不置一词。

鎏英张了张口,看了眼润玉,她发现她尽管心里鄙弃他的为人,可她真的一点都不了解他,更是难以理解他。但到底此时他们的目标一致,鎏英也多少起了一丝恻隐之心,她犹豫着提议,“虽此番穷奇不似几百年前那次好对付,但总归是能找出办法的,天帝何须如此,不妨换个法子?”

“不必了,本座心中有数,明日一早便出发吧。”润玉平静地起身离开这个房间,千殊抬眼望向他,只觉得那英挺的侧脸透着一丝孤绝,她心里丝丝泛起一阵疼来,钝钝的,压抑得难受。

剩下三人面面相觑,鎏英打破沉默,“如今我倒是好奇了,他究竟在想些什么?”她看向旭凤,神情很有些奇异,似是还未曾从方才的震惊中走出来。

“我又如何知道。”旭凤的情绪似乎不高,只恹恹道:“自从他丧母之后,我便觉得他越来越陌生,他那般决绝地在大婚之日发动兵变,其后越发偏执,我知他心中定是极恨的。不过如今,我倒是没在他眼中看到多少恨了,却觉得仿佛从来都没真正认识过他一般。”

他低头转了转手中茶杯,心绪飘远,竟难得回忆起往事来。他从小就喜欢粘着润玉,只是后来大了,却是渐渐疏远,看似和睦的兄弟情,实际仍有一丝隔阂,润玉在人前一直都是那副样子,温文有礼,谦恭俭让,仿佛永远都没有脾气,但似乎从来没有人真正走入过他的内心。所以后来,当某一天,他发现兄长对着他失去了笑容,方觉察不知不觉间,他们兄弟二人竟生分至此,而那时,就连一次完整的交谈都进行不下去了,他越来越不知道润玉在想些什么。也是之前那些日子发生了太多事,很多东西他没空也不愿去细想,只近日,他和锦觅终于成婚,除了心底对于润玉有些淡淡的隐忧之外,诸事颇足,算得上圆满,空闲时偶尔也会想起润玉,想起以前在天界的时光,只觉得恍如隔世。

润玉的变化实在太大了,大得让他猝不及防,始料未及,他发现他竟不知他是何时有了这些变化,他太擅长掩藏情绪,而他们也早已习惯了他的不声不响,默默无闻,而后来他们再看到的润玉,神情冰冷,眼利如刀,交织着深重的怒火与恨意,就在那华美盛大的婚礼上,起兵反叛。

他们这才意识到,夜神也是有情绪的,也是会发怒的,他的决绝与孤勇令所有人心惊,可那时,许多事已经无法挽回,润玉的怒火燃烧了整个天界,也燃烧了他自己。

“我去劝劝他。”旭凤忽然起身离开,轻飘飘扔下这一句。

“他们不会打起来吧……”鎏英看着旭凤大步离开的背影,有些搞不清楚状况,这都是怎么了。

“所以……”千殊目露深思。

“我们不是想偷听。”鎏英眼神一亮。

“我们只是为了有个照应。”两人对视一眼。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生生灯火(第二卷之回魂)在线阅读流星街的生活

    二妮最先打破局面,拉着小滴爬上了树,指着外面手颤抖说“小滴,这个世界真他妈的残酷,我们咋办啊?”小滴看着外面,那具没人收尸的尸体,不解的说“你确定你是害怕?”二妮很坚定的点头“当然了,我只是个不到六岁的小女孩,突然见到这个可是很害怕、恐惧的。”小滴毫不犹豫的揭穿她“如果你的眼睛里不是充满好奇和火热,

  • 重生悍妞学院

    风依然吹着,那几颗顽皮的星星还在天上眨着眼睛,老人把手中的茶水慢慢地洒在草地上:“哥哥,你路走好,明天我会着手调查你的死因的。”,他转过身独自离开了,背影显得更加沧桑,夜...依旧平静如初。空山寂寂,冷月如勾,寒星悬浮于天幕之上,仿佛点点光斑,虽然已经进入春天,但吹过的微风依然带着稍许的凉意,草地上

  • 吸血鬼骑士之夜曲在线阅读剑仙陵墓

    韩菱纱:“消失了……?”云天河:“呼,好险啊……”韩菱纱:“……你好厉害~原来你早知道那个怪物害怕弓和……剑!(拖下巴点头)看来我以后行走江湖也要备一些了,看起来会不会太怪了呢?”云天河:“它害怕不害怕我可不知道,反正用砍得打不赢,射死他不就得了?”韩菱纱:“哎,什么嘛……以为你多威风呢,搞了半天还

  • 不吸血还是僵尸么第10章在线阅读

    “这话就过分了!”孙辰拍了一下徐长青的肩膀,示意他继续坐下来,而后接着道:“这也只是合作共赢而已。再者说了,南凉山的实际控制权还是你。”这段时间,孙辰也在一直思考。应该如何把北凉山给壮大了,自己既然已经当了山贼,那自然而然也要为自己的安全考虑。这十几号人,别说是别的山贼窝了,孙辰感觉,如果山下的村民

  • 今天也是元气满满的女配在线阅读第9章

    第九章:小钱钱啊咦,裴时寒呢?苏棠棠一脸迷糊,下意识地开口问:“三爷呢?”春桃回答:“去打拳了。”“打拳?”“嗯,听小丫鬟说三爷每天早上都会去打拳。”“哦,真勤快。”“可不是嘛,三爷可不是一般人呢。”“嗯,好困。”裴时寒是个勤快的人,苏棠棠可不是,她身子往后一倾,准备再睡一个回笼觉,可是还没有躺到床

  • 耀阳在线阅读第二节

    大力甩着肚子,跟在胡啸后面走,这下算是看到些许希望,开始幻想着大鱼大肉的大块朵硕,咧着嘴在后面嘿嘿的笑了两声,哈喇子就快流了出来。胡啸知道验证这组队功能的机会来了,混进堵在雾口周围的人群,静待时机。雾气弥散,恍恍惚惚有了羊儿的影子,人们摩拳擦掌,蓄势待发。出现了!这次走出来五只黄羊,瞬间大家一窝蜂的

  • 重生之全能巨星系统第6章在线阅读

    刚知道这消息的时候,熙和还有些反应不过来,还是在文景帝说起汝阳府才隐约想起那时遇到的小女孩。恍然间又忆起昨夜的梦境。一时间又陷入了自己的思绪。“玉带林中挂?”文景帝久久不见熙和有所动静,便好奇地走到了熙和的位置,在看到熙和面前的字迹便直接念了出来。熙和在养心殿中也是有着自己的一套座椅,这也是熙和往日

  • 灵魂摆渡之前世今生第八章在线阅读

    “金信啊,我跟七星出去旅游,在这期间要好好照顾自己。”卜衍将长发束在脑后,化作黑色身上一副现代人的打扮,鼻梁上夹着茶色的眼镜,看起来温和有礼,身上背着一个小包,牵着一副时尚打扮的七星,向金信道别。“去吧去吧去吧赶紧走。”金信此刻感觉心情已经要开花了,麻烦的兄长大人终于要走了,我是不是也该找个女朋友谈

  • 位面直播之英雄石碑在线阅读楔子:前尘隔海

    明黄色绣凤销金裙衬着滚银边的黄菱带,金色绣牡丹丝鞋上面细细镶绣着珍珠粒和玛瑙。花丝镶嵌的金凰钗步摇上缀着细细的流苏链子,金镶玉珠花在青云般的发鬓中闪着耀眼的光。北海运来的鲛人泪链子在手腕上熠熠生光,额上一朵金水仙,十足的艳丽风华。我斜倚在美人塌上,微微阖眼,云绿立在一旁轻摇着白绸底绣桃花的扇子。见我

  • 乌云下的月亮之炼心(终)

    包围全城的城墙有效地守护了幽国。如果不是战事,平日里幽国的主城门要到申时才关闭,后城门也要到未时。而现在,主城门和后城门处都有专门把守,锁链与重木牢牢地将城门锁住,除非将军要迎战才会将其开启。太阳即将落下,天边的晚霞开始在渐沉的夜幕中消融。秦优和百名士兵身着布衣骑着马,静候在后城门前。高大的城墙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