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江湖情仇 > 正文

梦幻西游:垂钓就无敌第三章

2021/6/11 22:01:44 作者:杨柳依 来源:飞卢小说网
梦幻西游:垂钓就无敌
梦幻西游:垂钓就无敌
作者:杨柳依来源:飞卢小说网
【梦幻西游火爆推荐!】“我叫方木,我喜欢玩一款叫做梦幻西游的游戏,本来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搬砖玩家,直到有一天我捡到一根鱼竿。”——-方木。【你抛出鱼饵!】【空间微微荡漾,一件无级别装备已经上钩!】【你获得附带无级别限制特效的150刀业火三灾!】(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天洲市,板桥区。

板桥区的天已经黑了很久了。

中午十二点的时候,太阳在板桥区的天上失踪了。

天文学家、气象学家,及有关部门,纷纷为这异常的现象做解。

日全食等各种猜测在网络上散布。

但随着时间过去,连网络都断掉了。

板桥区彻底与外界隔绝了信号。

隆隆乌云,压在板桥区上方,整个板桥区好像提前进入了夜晚。

街道间伸手不见五指,连路灯都亮不起来。

汽车的大灯一开起来就灭,手电筒一打开就爆炸,手机开不了机。

光就好像被深沉的黑暗吞掉了。

越靠近板桥区市中心,黑的越厉害。

一时之间,路上到处是“砰砰砰”的声音,车祸大爆发。

上班族躲在公司,学生躲在教室。

而行人,只能紧紧贴着建筑物行走,摸黑回家。

结伴的,便互相携手,小心地往前走。

但,走着走着,另一双手,便忽然消失在了黑暗里。

有人因此跌倒,有人惊慌失措。

黑暗里各种喊叫声此起彼伏。

*

张玉抱着发光的画册,愣愣地蜷缩在墙角。

前方,出车祸的场景凭空消失了。

她眼前,有两层世界。

一层,是真实而正常的街道情景,

商店的玻璃门,身旁,一对头发半白的中年男女互相搂着对方的肩膀,以诡异而好笑的姿势摸索着前进。

一层,是无边无际的混沌黑暗。

这片黑暗是由无穷无尽,层层叠叠的影子组成的。这些影子扭曲、诡异,散发着恶臭,从它们身上流脓一样流出浓稠的黑暗。

此时,黑暗混沌的世界,挟着万千呼啸的影子,化作虚影,像一个纱套一样,笼在真实的街道上。

那些浓稠如液体一般的黑暗,不断地透过“纱布”,往真实的天空、街道、商店、马路渗透。

这是天空中乌云的真面目,是板桥区的黑夜的真面目。

黑暗渗透真实世界的速度很缓慢,很坚定。

一个影子沉入,流过了“纱布”,流进了真实世界。

那对男女脚下,更黑了一点。

男的不慎一脚踩入这片黑暗,他全身融化了,变作了不知名的液体,融入了黑暗。

影子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黑暗渗透过“纱布”的速度加快了。

互相扶持的骤然消失,女人忽然摸了个空,险些跌倒,她惊慌失措地喊叫起来,但无济于事。

因为,街上全是这样的叫喊声。

她胡乱喊了一阵,又东撞西跌一会,便不动了,坐在地上,开始嚎啕大哭。

伤心极了的样子,像突然在盖着白布的爸旁边,傻笑着傻笑着,忽然开始嚎啕大哭的母亲。

“妈......”

张玉喃喃。

她站起来,跌跌撞撞地走到女人身边,像安慰文静,又像安慰母亲一样安慰她:“别,哭。羞羞。”

但是女人似乎听不到她的声音,她还是在哭,越哭越接近凄厉。

张玉伸出手,她的手却穿过了女人的身体。

嗞啦嗞啦,手变成了雪花点,又恢复了原貌。

张玉愣了愣。

“别、哭......”

她歪着头盯着手看了半天。

又看了看不停嚎啕的中年女人。

“找,不哭。”

她抱着发光的连环画册,一步步,摇摇晃晃,本能地往黑暗混沌的世界走去。

她穿过了纱布,进入了黑暗混沌的世界。

她转过身,真实的天空、街道,已经消失了。

头上没有了天,

脚下没有了地,

只有一片混沌黑暗的虚空。

她浮在其中。

黑暗如液体般晃荡。

混沌里,无数声或者尖利或者嘶哑的声音在狂笑着、大哭着、嚎叫着,混成一片刺耳至极的噪音。

张玉愣愣地浮在,只听了片刻,剧痛,耳膜破了,血从耳朵里流出来。

耳朵听不见了。

但那些声音还是在往她脑子里钻,心里钻。

她开始觉得心口疼,脑子也疼。

温热的液体从她的眼睛、鼻子、嘴巴里往下渗透,毛孔里也在往下渗透。

血淌到了连环画册上,画册微微发着光。

【帮我捡起来】

一个声音说。

【在你脚下,你踩住了】

张玉迟钝地向脚下去摸索,在虚空里,摸索出了一把斧头。

她捡起斧头的刹那,那些虚空里的声音戛然而止。

而张玉身上一点都不疼了。

她身上的鲜血与疼痛,仿佛是幻觉一样消失了。

【退远点】

一双手,凭空出现,握住了斧头。

【我忍了这些家伙,已经一万八千年了。】

那双粗大的手,捏紧了斧头,用力往前一劈。

无穷的混沌,粘稠的黑暗,裂开了。

光照了进来。

那双手,继续把粘稠的黑暗,混着其中的影子,一斧一斧地劈碎。

哗啦啦,下起了碎片雨。

【这些吵闹肮脏的家伙,让它们沉在最底下】

碎片往下掉,往下掉,果然沉到最底下,变作了不息的火红岩浆。

一层一层,碎片越堆越多。

岩浆外面渐渐裹了壳子。

渐渐地,大地成型了。

有一些影子四分五裂,还在碎片里挣扎,要往上爬。

一双粗大的脚也出现了,将这些碎片往下踩去,压实。

【无辜的,高贵的,让他们去最上面。】

不知数处,灰的,花的,青紫的光点点,从那些影子里渗出来,慢慢地向上浮去。

那双手轻轻地,一直,一直,把他们往最上面送。

张玉呆呆地看着,眼睛一花,似乎看到其中一个灰色的光点,是一张有点眼熟的、愁苦而布满病容的,中年男人的面孔。

但是,很快,那些光点越升越高,渐渐地,无数的面孔汇聚在一起,化作了天空。

她找不到男人的面孔了。

那些变作了碎片的影子还在挣扎,裹挟着岩浆,裹挟着黑暗,还想破开大地往上升。

那双手便丢下斧子,一个粗壮的男子,显出了形貌。

他迎风便长,长成了一个巨人。

双手托着天,双脚踩着地。

那些面孔,那些魂灵,被他托着,不至于落下。

那些影子,那些粘稠的黑暗,被他踩着,不至于上升。

他的一根脚趾头,就像一座大厦一样高。

张玉在他脚边,变作了一粒极其渺小的灰尘。

巨人的声音,像惊雷一样在天地之间响起来:

【多谢你唤醒我。去,往前去吧,小不点。还没有结束。】

*

板桥区的天边,无边乌云中,雷霆一闪,黑暗被劈开似的,裂了一条缝。

无数星星点点的光从缝隙里飘出来,他们汇聚在一起上飘,上飘,漂白了天空,

乌云渐次下沉,下沉,竟然沉入了柏油马路。

光线恢复了。

马路上,一辆车顶着一辆车,三辆车撞在一起,街边的商店被车撞碎了玻璃,一半的车身卡在了店门里。车祸惨烈。

无数行人瘫倒在地上,还有人四处慌张地打量着,高声叫着自己亲人的名字。

板桥区重现人间。

*

北平。

某部门检测室。

须发皆白的老人盯着精密的机器,机器的显示屏上是一条直线,忽然,那条直线起了波峰。

老人目光一凝:“快点检测,是哪里出现了空间重叠!”

穿白大褂的人员穿梭往来,灵巧地操纵着满屋子的仪器。

很快,有了结论:“是天洲市,大约在板桥区的位置。”

“郝主任,检测强度。”

戴金丝眼镜的郝主任应声,立刻开始操作另一台庞大的机器。

半小时之后,他失声道:“不是文本碎片,是较完整的小型文本世界!完整程度.....B级......”

“融合程度如何?”

“融合程度:一、一周......”郝主任的声音颤抖了,一个B级完整度的文本世界,已经融合一周了,他们竟然没有检测到......

照理来说,这种程度的文本世界,刚刚开始与地球融合的时候,就应该有征兆了......

比如某些异常的存在,出现在现实世界,被人当成某些奇谈怪论。

郝主任忽然想起了之前一周,大约半小时左右的那次天黑。

但不等他多想,老人已经沉声问:

“能检测到是什么类型的文本世界吗?”

“是、是甲等的神话类文本世界......”

“更具体。”

“抱歉,部长,我们从科幻文本碎片获得的技术,只能检测到大概的类型。”

老人吐了一口气,有些颓然地坐下:“赶紧上报:天洲市,板桥区,出现小型,B级完整文本世界-甲等神话类,将有较大伤亡。”

*

板桥区市中心,乌云散去。

板桥市中心的人口,直接少了大约三分之一。

无数的人在黑暗里失踪了。

人们或拥抱在一起啜泣,庆幸自己在这诡异的黑暗中,安然无恙。

或疯狂地寻找着熟识的人。或主动地去帮助出车祸的车里人。

报警的报警,打救护车的打救护车。

轰隆————巨响。

天上的云全都往西南方向斜去。

天边有一大块,竟然变作了深紫色。直似天碎了一样。

毫无征兆地开始下大雨。

开始,那雨如瀑布似的,渐渐地,雨珠比豆子都大,然后,雨珠开始比婴儿的拳头大了。

越下越急,最后,直接从那块深紫色的天空,开始漏下河水。

这疯狂的现象,全都集中在板桥区,板桥区周围,仿佛有一个无形的玻璃杯罩着一样,水根本泄不出去,积累的很快。

不一会,板桥区开始变作汪洋。

有的人被冲走了。

还有的人在杂物漂浮的汪洋里,被杂物击中,沉了下去。

人们抱着所有能漂浮的东西,试图等待救援。

但,事情更糟糕的是,地也开始剧烈地震动,向西南方向陷去。

哗啦一声,许多大楼被震的倒塌,洪水汪洋,人下饺子一样落到水里。

水里很快浮起一层血色。

水往西南流,搅拌着楼层的钢筋,劈碎的车辆等杂物,竟然形成了巨大的漩涡。

无数原本抱着漂浮物幸存的人,都往旋涡里被吸去。

一位母亲努力地想将婴儿放在木盆子里推离,但木盆和她,都被吸入了水下。

板桥区内,天倾西南,地陷东北。

天河从破了口的天上落下,汪洋涛涛,地震不绝。

末日景象。

*

张玉在巨人撑着的天地中往前走。

巨人一直说:【往前,往前。】

她便傻傻地不停步。

不知走了多久,仿佛穿过了一层薄膜似的,张玉看见天地骤然一变:

巨人消失了,而人身蛇尾的女子卧在荒凉的大地上,沉沉地睡着。

她青色的尾巴尖搁在一座山峰上,头枕着一处连绵的山谷,头发是垂下的藤蔓。

飞掠的九头鸟,不敢鸣叫惊扰她,啄走女子发间的巨大虫怪,便噗噗地飞了。

女子醒了,她摆动蛇尾,柔软的手臂探进黄河里,轻轻地摆动了一下手,搅起旋涡。无数巨大的怪鱼被旋涡搅得晕头转向。

地上,女子蜿蜒如山脉的蛇尾旁,无数赤身的人类,多么渺小卑微,簇拥在她身旁,齐呼着“母亲”。

女子高兴地“啊”了一声。

此时,轰隆隆的巨响,从大地四周传来。

张玉、蛇尾女子,赤身的人类,一齐往天上看去:

什么巨大的东西,破碎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晚来念故人在线阅读第9节

    如宇智波辉所料,只要说到教火遁,身为宇智波族人的宇智波光就会想到这个作为宇智波招牌的豪火球之术。虽然不认为宇智波辉能学会并且使用出来,但宇智波光还是放慢速度,花了差不多六秒才做完结印动作,使用了豪火球之术,接着又以正常速度再用了一遍。宇智波光做完示范后对宇智波辉道:“那么你来试一下吧。”本身就已经掌

  • 水煮三国在线阅读皎皎明月兮

    映月院——皎白坐在江映的檀木椅子上,有些颤抖的接过鹿鸣递过来的茶盏。江映看着皎白,终于还是开了口:“皎皎,你为什么会来这里?”皎白,不,是皎皎缓缓地说:“我被赶出来了……”接着,皎皎简单地对江映说了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原来,宫宴那天,玉香楼的妈妈突然就把皎皎从楼里赶了出去,皎皎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就想去

  • 咋不上天呢在线阅读第5节

    当看到眼前熟悉的充满华夏特色的街道和街道两旁的建筑还有那熟悉的叫卖声时,迪力热吧愣了许久才回过神道:“这里是——唐人街?!”肖成点了点头:“走吧,去找找有没有我们能赚钱的工作。”他刚才借手机查询的就是唐人街的地址,毕竟熟人好办事。在国外能看到自己国家的东西总是会让人感到无比的开心,迪力热吧兴奋的点头

  • 三国;君临天下在线阅读第四章

    “哎呀,你快放手,即使你真的是炎炎,你也别这样啊!”他松开后,忙问:“既然你想起我来了,那你告诉我当年你为什么要不辞而别,我找了你三年,才得知你竟跑去了纽约,这三年来,我一直等着你,也一直找你,周围四五个城市我都找遍了,你知道你在我心中的位置有多重要吗?”“我……我不是有意的,我真的是没办法,真的,

  • 大概是轻松向第4章在线阅读

    新书发布,不知道有没有人看。有看的小伙伴留个言,投投鲜花,评价票。有人支持,我一定快快码字...

  • 求生之战火飞扬在线阅读离别前夕

    虽然现在已是仲夏,天气十分炎热,即使是暴风雨的天气,带给人的也是酷热的感觉。不知道是不是心碎了,带来的失望感太浓,夜筱雪只觉得浑身冰冷,犹如坠入冰窟一样。暴风雨的夜晚带来的一点坏处就是黑云压城,城市的上空都是黑乎乎的一片月亮的光芒被黑云覆盖,星星也不知所踪。导致夜筱雪看不清前方的道路,迷茫的奔跑着。

  • 综漫之交易万物陌上花间见(二)

    女孩儿趴在膝盖上,哭着,看也不看小胖。小胖摸了一把眼泪说:“你看你看,我不哭了,你也不要哭了,好不好啊”。女孩儿还是没有看小胖,“哎呀,你不要不理我啊,我真的不哭了,真的”。眼看女孩儿没反应,小胖又说,要不我给你讲个笑话吧,“话说从前有一个香蕉,它在太阳下走,突然觉得很热就开始脱衣服,然后就被吃了。

  • 网游之逆转光明上学

    当天还是灰蒙一片时,我起了床,拉着大妞和二弟去村外的小岗上放羊(大妞和二弟是我两只羊的名字)。到了那里,我找了一块大些的鹅卵石把羊绳钉敲进土里以便把它们固定在一个地方,防止羊乱跑,然后拿出镰刀去割草,希望今天的任务早点完成,可以腾出时间去学校。我不确定学习和见你,哪一个才是更吸引我的,在遇见你之前学

  • 七零末世女之冤家路窄啊(2)

    张沫在书架边找着书,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呦呵,冤家路窄啊放轻脚步,走到那人身后,拍了拍那人肩,那人转过身,一看没人,又拍了拍另一边,他转过头去,还是没人,那人有些怨气说“谁”还未说出第二个字,脸上换了一副戏虐的表情“张大小姐”张沫看了他的表情一脸无奈,搂过他的肩,用力拍了拍“表哥两年未见,还是老

  • 银河超少年第一神枪手【求收藏求鲜花求打赏】

    就在杜宇想着该怎么应付时,一名上士军衔的男人进入了他的视线,杜宇认得这人的身份,是雷电突击队的狙击手,军衔上士,代号阎王。阎王直言不讳地道:“听说少校同志曾经是东南军区有名的神枪手,创下了军区的记录,至今没人能人能够打破。这不,我也是雷电突击队的狙击手,手有点痒了,想要和少校同志交流一下经验。”语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