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奇幻小说 > 正文

金庸武侠万界游在线阅读第七章

2021/6/11 22:13:45 作者: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来源:飞卢小说网
金庸武侠万界游
金庸武侠万界游
作者:红红火火恍恍惚惚来源:飞卢小说网
唐米来到《天龙八部》获得神功后回到现实世界装逼在抽奖的时候,唐米以外抽到了仅有百分之十的机率才能抽到的东西时空印记时空印记:附带一个一千立方米的空间,可以让人穿越到别的世界里,没有任何限制!“托尼斯塔克,要不要给我当科学家?我可以穿越诸天万界,科技数不清!”在潘多拉星球上,唐米在这里传教!在充满丧尸的城市里,唐米创建了一个最为坚固的城墙!一个个高大的机器人在争夺火种原,而唐米手上刚好有一个可以让他们为之疯狂的立方体……我曾经认识一个曾经的废材,他叫萧炎……(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

“哦这个呀......”郑轶宇一成不变的脸上多出了很多汗珠。

“他平底摔的,别特么这么疑神疑鬼的好吗?滚滚滚,散了散了,看什么看。”陈山乞招了招手,示意这些闲杂人等退散,众人虽然有些不爽陈山乞的语气,但看见他的社会发型和社会身材,也都选择了闷声不响。

“呼......”郑轶宇长舒了一口气。

“狗兄弟去休息会吧。”陈山乞表情突然黯淡了下来,“没事的,他们危言耸听罢了。”

郑轶宇点了点头,原地坐了下去。

“没事,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都绝对不会让别人动你一根手指,老子这辈子保定你了。”陈山乞露出了笑容,拍了拍郑轶宇的肩膀。

“谢谢,兄弟。”郑轶宇说完,便闭上了眼睛,酣然睡去。

“重新介绍一遍,我叫吴浩人。”吴浩人露出了他那耿直憨厚的笑容,“今年三十岁,是原‘天道会’第三武装部指挥总部的退役军官。”

“吴浩人?欸,不是那个......那个......”冰月又切换回了聪明敏捷的模式,用小手不停地敲打自己的脑袋,试图回忆起来。

呼,还好战斗人格不见了。烟铩心上的石头才终于落下。

“宜都八大军官中排名第二的吴浩人大将军对吗?”烟铩补充道。

“欸,对对对对!就是那个。大将军......哇!大将军欸!”冰月突然一脸震惊的样子,红色双眸似乎是要瞪出来了一样。

这月儿......感觉不是被高中洗脑三年的害羞胆小的模式,也不是残暴凶猛的本色模式,也不是智商在线模式......是一种新模式么,卖萌的天然呆话唠?......她从小就有的精神分裂越来越严重了。烟铩的眼角抽搐了一下,不知道该说什么。

“呵呵,那都是过去的往事了,不提也罢,现在我得作为一个异端者,去抨击这个惨无人道的‘天道会’,以及他们制定的惨无人道的半奴隶制度,去帮助所有需要帮助的百姓。”吴浩人始终微笑着摇头。

“怎么能不提呢!前辈!28岁就当上大将军的人这片宜都大陆的历史上可没几个啊!况且,你还有此等觉悟,简直是我的男神啊!”冰月比谁都要兴奋,眼睛中闪着红色星星,一副崇拜主人的小狗狗模样。

切,还男神。烟铩脑里已经模拟了一百种暴打吴浩人的场景。

“哈哈,你这样说的话,还有一个人比我更强呢,那就是退役元帅,曾年纪轻轻就已经是‘天道会’隶属部队的总帅了,那可真是不得了哇。”吴浩人谦虚地摆了摆手,“不过呢,我也已经退役二年了,而且禁枪令也下达了三年了,早就生疏了,现在的我不过是一个普通人罢了。”

普通人?烟铩盯着吴浩人上下打量。和陈山乞一样有着一米九的身高,极其壮硕的肌肉,古铜色的皮肤,凶狠刚直的五官,干净利落的子弹头,都透露出这个人的不平凡,特别是那庞大的胸肌,发达得像是可以夹爆核桃一般恐怖。

“哈哈,我给你说......”冰月像是话唠一般,一直跟吴浩人说个不停,刚刚的紧张气氛全部没有了。

烟铩叹了口气,开始打量太平间的总体环境。这太平间总得来说比较空旷,除了后来的四人,一共有九名男性,其中一名是白发苍苍的老者,还有一名女性,看起来身材矮小,身板也理所当然的较弱。

除了这名八大军官之一的吴浩人以外,其他的人还是显得比较正常......虽说,那个老头从我们进来开始就一直盯着那一个铁箱子看,不过一个老头也不足为惧。烟铩在心中默念。

“话说,你们是第几批进来的啊?”冰月突然问到了关键点。

“我是第一批进入的,时间是在早上九点。”吴浩人回答道。

“那,当时是什么情况。”

“我们进来的时候都还安全无事,走了一段时间后就发现了工作人员,本来还以为是演员,结果发现它们是真的变成了丧尸......然后就东躲西藏经历了许许多多的事情,最后躲到医院的太平间里来了。”

“原来如此,真的是有工作人员存在啊......”冰月突然就变得不话唠也不兴奋了,转而很严肃,手一直拖着下巴若有所思的样子,看来,是进入智者模式了。

哎呀,好可爱啊。烟铩眼睛眯成了桃心状,拼劲全力地抑制住自己的口水,避免从嘴中流出。

“那,你们有没有去过医院二楼?”冰月继续提问。

“没有。”

“奇怪......”

“怎么了?”

“嗯,据陈山乞所说,二楼那边有很多的尸体,死了至少一天。”冰月解释道,“如果不是你们第一批的人的话,那就只能是工作人员了......”

“这样啊......我们第一批应该是没有人进去的 ,大概。”

冰月即使得出了这样的答案,但依然觉得哪里不对,紧皱的眉头一直没有放松过。太多的疑点迷雾环绕在医院二楼中了,那里似乎是个禁区也似乎是一个地狱,埋在那些尸体上的,究竟是怎样的故事和谜团,这些,至少目前来说,没有人能够解答。

“但......”冰月继续说道,“那里是被封死的,如果是工作人员的话,那你们看到的又是什么?额外的工作人员?假如不是工作人员的话......那些人又是什么身份呢?”

“好了别想了。”烟铩看着冰月满脸愁绪的样子,很是担心,终于忍不住打断了她,“现在证据和线索都太少了,臆想没有什么意义,月儿,你太累了,休息一会儿吧。”

“恩…….好吧......”在烟铩的一番劝导下,冰月才终于松下眉头,露出了酒窝,然后找到一个角落,乖巧地坐下,然后静静地闭上了眼睛。

“浩人叔,首先还是感谢你的搭救。”烟铩鞠了一躬。

“没事,我的本分而已。我的原则就是能救就救!”吴浩人摆摆手,露出了标志性的大白牙。

对话结束了,太平间的众人都没有再说话,各自窝在一个地方,静静地想着一些事情或者酣然入睡,谁也无法预料到接下来会遇到什么,也无法预料到自己能活到哪个时候。

现在,是夜晚六点三十。

“呼。”烟铩找了个没人的角落随意地坐了下去。“肚子都给我吓饿了,呼,上了高中以后还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生死一瞬间的事情了......”

烟铩的目光一直游荡在刚刚睡着的冰月身上,嘴角还时不时地泛起一丝奇怪的微笑,“唉,我家冰月不仅世界第一聪明,而且还是世界第一可爱,真棒。”

随后烟铩的目光又扫射到陈山乞的身上,“这家伙只有睡着的时候才稍微安静点,一醒来就跟个**似得,不过还是很好奇啊......他的身世始终是个迷啊。”

烟铩的目光又投到了郑轶宇身上去,“虽然和他没什么交集,但不管什么时候都板着一张脸还是挺搞笑的......嗯?”烟铩突然发现不对劲。

郑轶宇的脸上多了几道紫色的印迹,像是淤血一般。烟铩好奇地走了过去,近距离观察一番后,发现他的脖子上还有很多条类似蜈蚣的血痕。

“怎么回事......”仔细一看,这些怪现状的起源全部都来自于他手臂上的伤口。

烟铩轻轻拉起郑轶宇的袖子,看到了这样一幕:那里明显少了一块肉,血在缓慢地滴落在地上,无数的紫色筋脉朝手臂上方延伸开去。

“我去......”烟铩立马放下了袖子,后退了两步。“怎么办......”

告诉吴浩人的话,他们一定会赶郑轶宇出去,到时候陈山乞肯定会怪我不义气。但是不讲的话……我又担心……

正当烟铩还在纠结的时候,郑轶宇突然睁开了眼睛,开始狂咳起来,嘴里不停地冒着黑水。

“喂,什么声音啊?”其他的幸存者纷纷站了起来。

“谁尸变了???”众人都敏感地跳了起来,四处打量。

“喂,莫不是刚才那个手有伤的家伙吧!”突然有一个人站了出来说道。

“有可能!”众人纷纷把目光投了过去。

烟铩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回头并陪在依然熟睡的冰月身旁。“抱歉,我无能为力了。”

陈山乞听见了骚动,一个鲤鱼打挺便起来了,看着一旁脸部在抽搐的郑轶宇,紫色的蜈蚣斑已经爬满了他整个脸。“喂,兄弟?”陈山乞拍了拍他的肩膀,意识到了事情不妙。

“怎么回事?”吴浩人冲到围观群众的前面来,“这......是要尸变的节奏啊,不是说他只是摔伤吗?”

“浩人前辈,你就是太容易相信人了。”突然人群中有人说道。

“不会的,你不会死的兄弟!醒醒!”陈山乞反复拍打着郑轶宇的脸,“醒醒!”

郑轶宇抽动着睁开了眼睛,眼珠已然变成了雪白色,没有一点血丝。

“我去,要变了!”不知道谁大吼了一声,除了陈山乞和吴浩人之外的幸存者全部都朝后退了几步。

“嗯?但是他确实说了,是摔伤啊?”吴浩人挠了挠脑袋。

“唉,前辈我都说了,明显是找的理由啊,这绝对是被丧尸抓伤过的,你看,不然这么大块肉这么会摔跤就摔掉啊,况且啊......”人群中有位多事的人一直唠叨个不停。

“你给老子把烂嘴巴封住,你再多B一句,老子马上爆了你的狗头。”陈山乞青筋暴起,转过头朝刚才说话的人怒吼。那人吓得一愣,差点一屁股坐了下去,再也不敢说一句话。

“山乞,这......”吴浩人似乎想说什么,但又梗在了喉咙口。

“前辈,你不愿意说,我来说。”突然从人群末端走出来了一个红色夹克男子,身高一米八,身材匀称,五官端正,颇有一丝现代文人的风范,就这颜值和气质,拖出去也是男神级别。

“你特么闭嘴,你又算老几,老子不需要你们说。兄弟,看着我,没事的,我不会让他们动你的。”陈山乞骂完几句后,便转过头望着郑轶宇,强行挤出微笑。

“呼,这位兄弟,我们老大一直都心软,一直遵从着能救一个是一个的意愿,但是遇到这种事情,很抱歉,还麻烦你配合一下......”红夹克男子恭敬地说道,“我承蒙吴浩人前辈的关照,曾攀登到准将职务,而后拜服于他的信义,成为异端者一员。我便是宜都八大军官中的末席,苍新翼。我现在以原准将的名义命令你,立刻离开他,让我亲自实施处决。”

“想死的话,就动他试试。”陈山乞站起身来,手腕的肌肉全部鼓动,青筋似活过来了一般在皮肤下跃动。“我说过,我不准任何人动他。”

“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苍新翼双拳举过肩部,双脚平行成一条线,“得让你尝尝,我的独家拳法------军截拳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美人师尊上花轿 [参赛作品]南太太,手感可还好?

    穆于清倏地瞪大了双眼,什么情况?!她被强吻了!她居然被强吻了!!南绪言原本只想浅尝辄止,却不想越吻越深,他强行撬开她的贝齿,灵活的舌探入她口中,霸道的夺取她口中甜液,穆于清猛烈挣扎,可她哪里是南绪言的对手,手放开她的下巴穿过她的头发托住她的头吻得更深。穆于清被吻得晕头转向,双眼迷蒙,面色酡红,撩人而

  • 花间特种兵第四章

    晚上12点,顾影结束了今天的工作,刚准备去更衣室换衣服就碰到了李姐。“李姐好!”顾影笑着对李姐说,今天的工作整体来说还算不错,除了有个别客人蛮不讲理以外,其他人还算是好说话。“小影今天辛苦啦!老板找你,你上去一下吧。”“现在?”“对,快上去吧”说完李姐匆匆走了.顾影拎着衣裙上了楼,敲了敲办公室的门,

  • [综]奇妙探案传说在线阅读回家

    “湖辉,这次委屈你了,日后我会多多关照你的。”保安长拍拍他的肩膀,暗暗舒一口气。他点头回应:“谢谢队长。”这个男人被人卖了还说谢谢,实在让人看不下去。“等等。”何曼打断两人的话,走上前,眼睛来回扫视他们。两个男人被瞧得慌,缩起肩膀不吭声。“你,工作出了差子竟让别人顶包,真够可耻的!还有你,吃了亏还帮

  • 奶爸的标准人生第8章在线阅读

    正当夏非忆面对这迫在眉睫的危险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电梯门打开了,夏非忆迅速推开贺慕初,她像一只受了惊的小兔子躲避了天敌,开始大口呼吸,抚着胸口使自己平静下来。她盯着贺慕初,他只是平静地抚平了衣服上的褶皱,就从电梯里出来了,他甚至瞥都没瞥一眼身旁的夏非忆就拿出钥匙开门。贺慕初刚刚要做什么,回想到自己

  • 江上寒烟翠第十章

    “咚咚—”篮球触地发出沉闷的响声,新太一个人拍皮球玩的不亦乐乎,在篮球部这么长时间,再加上习惯了力量被封印,新太已经可以相当娴熟的打球了。当然,这一点其他奇迹是不清楚的,新太也没有可以去解释,乐得轻松的每次上场选一个人同调。“小~新。”桃井站在场边笑眯眯的挥了挥手。新太擦了擦汗,疑惑的走了过去:“怎

  • 月出云起之给卫庄、斑脑门来一下

    校长室。封墨看着镜子里身披十尾尾兽外衣、双瞳呈六道圆轮的自己,激动的笑了起来。火影世界人人渴求的十尾灵力和轮回眼,竟然就被自己这么轻松的获得了!不止如此,更有海量的知识涌入他的大脑,忍术、钢琴、剑术、机械学等等!要不是查卡拉的提升,同时附带着精神力的大幅提升,他估计都要被这些知识撑晕过去。不要小看这

  • [娱乐圈]真香预警在线阅读第1节

    “妈咪!”“啊••••••”“该去拿行李了。”“哦,对。走吧!”夏小北无语地看着眼前这个神游的妈咪,唉,你说他亲爱的妈咪怎么会有这么个爱好。夏琳牵着自己的宝贝儿子去拿行李。夏琳拿着行李,牵着儿子,站在机场门口,夏琳想起多年前的自己,一时又失了神。夏小北无奈地看着自己妈咪,牵着她上了一辆出租车。公寓是

  • 英雄联盟之荣耀崛起在线阅读第二节

    挂了电话,狄依诺继续刷微博,退出了和她有关的微博,散漫的看起那些搞笑的段子,当然还要肖翊琛,看得多了,热门推荐也大多是关于肖翊琛的,顺手点进了一篇关于肖翊琛的微博,浅蓝色条纹开衫白色内搭,深蓝色牛仔八分裤,一双小白鞋,镜头下的肖翊琛放松极了,像个无忧无虑的少年,岁月静好,笑容依然,生活中这样的肖翊琛

  • 荣耀之冠在线阅读第二节

    此道者便是姜子牙姜子牙眼中充满了厌恶看着苏妲己没有说话,苏妲己瞪着姜子牙说道“姜子牙,我问你,你所谓的天道真的是正义吗?”姜子牙神色微微动容,但依旧不说话看着苏妲己。苏妲己继续说道“你们口口声声说为民除害,拯救苍生,可你看看,你们发起的战争让多少人死去,让多少房屋倒塌,让多少动物没有栖息之地”说完苏

  • [黑篮赤司]忘川夕颜第一章

    安醒是被一阵喧闹声吵醒的,睁开眼后第一眼看到却是一张放大的人脸。安醒被这张脸吓了一跳,这张脸下颌缘优越,高挺的鼻梁增添了气质,脸型小巧,让整个面部都紧致有型,仿如动漫中走出来的男主角。宁致看着他有些迷茫的眼神,以为是刚睡醒,也没有多想,于是向后靠在椅背上,笑着说道:听说你受伤了,我来看看你!医生刚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