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恐怖小说 > 正文

冥书天逆第七章在线阅读

2021/6/12 3:01:34 作者:无十五 来源:纵横中文网
冥书天逆
冥书天逆
作者:无十五来源:纵横中文网
一个人最为执着的不过一场春来秋往的美梦。失忆之人并不失意,在寻回记忆的同时,踏上一条绝无可能回头的路途。几经波折,悲欢离合,直到成为那至高无上的创世之神……失忆篇:背负的太多,以至于恢复记忆之后那份迷茫,那份悲哀令他疯狂成魔。轮回篇:死后重生,因缘注定,那些离去的魂灵尽皆转世归来,一切又都有了新的开始……

这是第一次,有人这么认认真真的和赵林说,想要和他一起玩。

一个比他小了九岁的小孩。

赵林并不觉得他和许念亲能玩到一块去,难不成许念亲还能一天到晚的和他打麻将?

不现实。

吃完饭后雨就停了,俩人出了门往台球厅的方向走,到一家种类丰富的水果超市门口,赵林驻足,往里面扫了一眼,还真叫他看到猕猴桃了。

“小伙要来点啥?”坐在门口嗑瓜子的老板娘指了指跟前的葡萄,“这都是今天中午新到的,嘎嘎新鲜。”

“猕猴桃,荔枝,红柚,葡萄,菠萝蜜,大樱桃……嗯,一样两斤。”

大生意啊。

老板娘放下瓜子,笑呵呵的站起来,极其自然的改了口,“老弟,这季节姐上哪给你弄大樱桃去啊,石榴行不行,都是剥好的,嘎嘎干净!”

“行,柚子也要剥好的。”

柚子和剥好的柚子可完全是天差地别的两个价,老板娘一瞅,这小老弟价也不问门也不进,显然是不差钱的主,笑的就更和蔼可亲了,趁着店员称水果的功夫,她去取了一盒柚子过来,打开让赵林试吃,“这阵的柚子成滴是甜了,不是姐吹,老弟来一口,一咬都直呲水儿,嘎嘎的!”

她热情的让人难以拒绝,赵林伸手拿了一小块放嘴里。

“咋样?”

“嗯,挺甜的。”

见许念亲在一旁眼巴巴的看,老板娘咧嘴,又把装满了柚子果肉的一次性塑料盒递到他跟前,“你多大啦?”

许念亲塞嘴里一块柚子,口齿含糊的用普通话回答,“我今年十七。”

“十七啦!”老板娘上上下下打量他,一脸的不敢置信,“十七咋才这么高?”

“……”

“啊,没事没事,有的小孩发育晚,你哥都这么高,你不能矮了啊……要不来点火龙果?专家说了,多吃火龙果能长个。”

看着两颊鼓鼓,眼神哀怨的小孩,赵林强忍笑道,“那来俩吧,柚子也给我多拿一盒。”

这一盒柚子就五十多,所有水果加一块正好六百块钱。

离开老板娘的视线,许念亲才小声感叹,“歪呦!她屋头东西都卖滴好贵哦!”

“贵吗?”

“当然喽。都够以前,我和姐,姐姐生活一个月。”

听他主动提及以前,赵林不禁问,“你养父母每个月给你多少钱生活费?”

“咋个缩哦……我也不太清楚,都打到二姐卡里,二姐每周给我三十块饭钱,他们怕我兜里揣了钱就跑掉去找亲爸亲妈。”

“不是缩,说。他们对你不好?”

“说不上好,也说不上不好,我一年也看不着他们几回,他们都在外头打工。”

“姐姐们呢?”

许念亲放慢了语速,温吞吞的说道,“大姐十八就结婚,嫁到广东那边去喽,五六年没见过,二姐身体不好,就在屋里头干点零琐碎活,三姐和我差不多大,她比较烦我,不想看着我,两年前就出去打工了,好像去广州找大姐了。”

短短几句话里包含着三个女孩悲哀的一生,而罪魁祸首正是生养她们的父母双亲。

如果拥有选择权,她们或许根本不愿来到这世上。

秋雨,冷的有些湿腻。

路灯晃着马路两旁行道树,枝叶的影子密密疏疏的落在地面的水洼里,一重重的光,一层层的影,像是无尽的黑暗,又带着些许暖暖的橘黄。

前面不远就是台球厅了,俩人停在公交车站等出租,赵林把水果通通放到长凳上,从外套口袋里掏出皱巴巴的软盒,“叔叔阿姨去接你的时候,你养父母没说什么吗?”

“他们想要十万块钱的养育费,他们说,如果当时没把我买回家,我就要被打断双腿扔到大街上乞讨了。”许念亲弯着眼睛笑,说道,“幸好啊,我的腿没事。”

“你还挺乐观,也不知道谁当初三百块钱都没卖上。”

“二百七十三到十万,你看我,身价噌噌涨。”

赵林习惯了他的语出惊人,已经能够很从容的应对了,“叔叔阿姨不是没给那十万吗,你身价并没有噌噌涨,我看个头也够呛能长。”

“……我能长!许扬还一米八二呢!”

“你为什么不叫他哥了?不喜欢他吗?”

许念亲点头,“他瞧不起我,总骂我,还不如你对我好,我喜欢你。”

这小孩直白的让赵林都有点不好意思了,便微微的侧过身,“你不用怕他,大可以骂回去,他不敢怎么样。”

“我知道了。”

“会骂吗?用不用我教你两句?”

“我会啊,真的。”

“小许。”

烟本身是青色的,被吸到肺里再吐出来就变成了浓郁的白,许念亲在一片茫茫中看到赵林细长的手指,弯曲的弧度都透着一股慵懒的味道,“嗯……”

“你有没有发现,自己口音被带跑了。”

!!!

赵林感觉自己三天都没有这一个小时笑的次数多,他搓了搓脸颊,尤其是嘴角那处,然后说,“你现在就骂他一次试试,我看看怎么样。”

许念亲真的很听他话,让骂就骂,不过可能因为东北三字经总是沾亲带故的骂人,他用的贵州方言,“劳资跳起来一jio射死你这狗日的憨批……可以吗?”

“嗯,挺好,以后有人再骂你土鳖,你就这么骂回去。”

终于有出租车来了,赵林招手,让车停到站点,“很晚了,你明天还得上学,到家早点睡,这些水果拿回去吃。”

许念亲瞪大了眼睛,“都给我吗?”

“嗯,都给你。”赵林把他和水果一同塞到车里,关上车门,弯腰嘱咐司机,“雨天路滑,您慢点开。”

司机爽快的应了一声,随即一脚油门,扬长而去,轮胎滚动时溅起阵阵水花。

……

回到麻将室,许扬和金满月已经位置对调,一个不耐烦教,一个不耐烦学,一拍即合的结果。

看到赵林进门时面带笑意,金满月撒娇道,“你去哪了,发微信也不回。”

“没去哪,蒙牛,下去给我打两把。”和许念亲出去吃顿饭,让赵林心情好了很多,又有了打麻将的兴致。

他一上桌,金满月就挪到了他身后。

赵林道,“看可以,别说话。”

“嗯,我不说话。”

金满月一扫赵林没回来时那目空一切的嚣张,表现的像个温婉柔顺的大家闺秀,男人说什么,她就听什么。

许扬带来的小女朋友刚满十八岁,哪怕比同龄人早熟,也抵挡不了女性生来的好奇心,她偷偷打量着身旁的赵林,想知道这个人到底有什么特别之处,能降服住金满月那样目中无人的大小姐。

一眼,两眼。

没到第三眼,金满月近乎咬牙切齿的声音就幽幽响起,“你看什么呢。”

一直在琢磨自己满手烂牌的许扬迷茫的抬起头,“咋了?”

赵林在桌子底下踢了一脚对面的小孙,阴着脸问,“你偷看啥了?”

小孙目睹了全程,心知肚明咋回事,讪讪一笑,也不说话。

而赵林“错以为”小孙偷看她,并出言维护她的举动让金满月大为满足,整个人都飘飘然了,哪里还顾得上和许扬的女朋友计较,只是略带威胁意味的瞪了她一眼,便又老老实实的看赵林打麻将了。

小姑娘逃过一劫,才发现自己出了一手的冷汗,她不敢再看赵林,可赵林的声音却比麻将碰撞声更清楚的传到她耳朵里。

“滚吧。”

“不需要。”

趁着下家胡牌,她没忍住又看向赵林。

赵林在抽烟,像天上高悬着的月亮,周身裹着一团清光。

……

打完麻将已经是半夜一点多了,蒙牛弄了点夜宵,叫上老二一起在台球厅喝酒。

赵林困得睁不开眼,躺在沙发上昏昏欲睡。

蒙牛推了推他,“今天到底咋回事啊?”

“什么咋回事。”

“许扬那小对象呗,金满月走之后她跟撒了欢似的一个劲看你,许扬到最后脸都青了。”蒙牛笑的一身肉直颤,“林子,该说不说,你可他妈太牛逼了,他给你当媒婆,你就撬他墙角,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简直无声无息啊!”

赵林叹气,“啥好事吗,因为那小姑娘我白他妈熬一晚上了。”

许扬的好处,他怕是很难份上一杯羹了。

“知道不是好事就赶紧找个对象吧,找个对象不就没这种事了,要我说金满月挺不错的,在你跟前比咪咪都听话。”

“还好意思说,以后别老和许扬一起窜火。”

“你总这么单着,是不是因为……”

他话未说完,赵林像是让人拿刀戳中了肺管子,猛地从沙发上坐起来,皱着眉头厉色道,“蒙牛!”

正喝酒的老二被吓了一跳,这是他到台球厅两年多来第一次见赵林和蒙牛真的发火,感觉气氛不对,他默默回了房间。

老二走后,蒙牛放缓了语气道,“我也没别的意思,就是,你总不能老这么浑浑噩噩的过日子,让我觉得我那三年大牢白蹲了。”

“……对不起。”

“说对不起有屁用啊,当初我进去的时候,咱俩说好的,我争取早点出来,你争取考上清华,等十年之后,我们俩在京城三环做邻居,你家生个漂亮闺女,我家生个大胖小子,还要让两个孩子定娃娃亲。”蒙牛嘿嘿的笑了两声,似乎想起当年说这些话时对未来的美好憧憬,“谁能想到你这孙子都是忽悠我的啊,我早出来两年有个鸡毛用?清华啊大哥,我现在想想都心疼。”

蒙牛说着说着就跑题了,一边喝酒一边缅怀他俩的少年时代。

那时蒙牛的母亲还没改嫁,整天骂他没出息没本事,只会在绥远这一亩三分地耍横,蒙牛脑子一热,就买火车票跑到了海城,他下火车的时候浑身上下不到一百块钱,海城消费高,没两天就弹尽粮绝了。

穷可以忍耐,饿他不行啊,无奈之下,蒙牛挑了一所学校开始征收保护费。

赵林是他第一位客户,也是最后一位客户。

蒙牛摸着良心说,他真没有抢劫的意思,就是与其看赵林被别人抢还挨打,不如把钱给他保管,还能反过来打别人,何乐而不为啊。

虽然赵林没有认可他这套理论,也没有搭理他一个流氓地痞,但可能是被抢习惯了,毫无反抗之意的交了两百块钱。

两百啊,九年前在绥远市一个普通饭店,服务生月工资才五百块钱。蒙牛感觉自己找到了发家致富的商机,他收了保护费自然说到做到,从那开始就整天围着学校转,谁欺负赵林他就欺负谁。俗话说胆小的怕胆大的,胆大的怕不要命的,蒙牛就属于那种既不要命还楞的,海城这种治安好的大城市哪见过他这种非死即活的阵仗,学校里那群所谓的校霸很快就被收拾的服服帖帖了。

而赵林仍不太理他。

事实上赵林每天除了学习就是学习,从不理会任何人,一副游离在世界之外又极度厌恶这世界的模样,清高,又傲气。

蒙牛有那么几个瞬间还挺理解那群人为啥抢了钱还要打他。

可这并不是赵林挨打的主要原因。

在学校里随便一打听就知道,赵林原本在京城那种每月学费上万元的私立读书,以非常优异的成绩考入这所啥也不是的高中,有钱人家的私生子,被原配赶出京城的丧家之犬,凭什么清高?凭什么傲气?

蒙牛起初也不理解,和赵林相处了一段时间后明白了,赵林头脑清醒,目标明确,像一棵树苗,平静的在土壤里生长,不在乎雨水打湿他的枝叶,也不在乎野草侵占他的养分,他终将成为高不可攀的树。

赵林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蒙牛,蒙牛咬咬牙,决定去找一份能正经谋生的工作,他到饭店做学徒,每天早九点晚九点,虽然累了些,但能学到不少东西,日子一天天的在变好了。

因过失致人死亡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的时候,蒙牛已经拿到了切墩的工资,每个月一千五,留一千,还能给妈妈寄五百。

只领了一个月切墩工资,大厨美梦就破灭了。

关于这段故事,着实说来话长。

彼时四十七岁的赵盛辉刚刚从父辈手中继承家业,正是这一生中最春风得意时,所谓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他在众多名花中一眼看中了二十二岁的林欢,林欢貌美如人间富贵的牡丹花,是开在沼泽地里的牡丹花,赵盛辉很轻易的将她移栽到自己筑的金屋里,从此有了赵林。

赵林的童年生活无疑是非常幸福的,赵盛辉将全部的爱倾注在他与林欢母子身上,不管家里的妻子盯得多紧,每周都会想法设法的来看他们三回,而年幼的赵林单纯以为爸爸工作忙,每次赵盛辉回家,他都像条小尾巴一样缠着赵盛辉。

直到他十二岁那年,六十岁赵盛辉大病了一场,原配妻子趁机推自己的儿子上位,终于找到机会收拾他在外面留下的烂账,没有了赵盛辉的保护,这母子俩任由她拿捏。

如她所愿,仅仅一年的时间,林欢便抑郁而终,等赵盛辉挣扎着从病床上爬起来时,这场长达十几年的纠葛已经尘埃落定。

赵家在京城地位显赫,婚配也皆是权贵世家,赵盛辉拿妻子无可奈何,只能选择息事宁人。林欢仿佛是一朵朝荣暮落的牡丹花,匆匆的来,匆匆的离开,除了一个赵林,她什么也没有留下,什么也不能影响。

林欢解脱了,赵林却不能。

赵盛辉除他之外还有两个儿子,大他二十岁的赵昀荣有父族的名正言顺,有母族的大力支持,是赵家的主人,比赵盛辉年轻的时候更意气风发,对于父亲的私生子不屑一顾,而大他六岁的赵昀程,本该理所应当的继承父亲名下所有个人资金与不动产,赵林的出现使得这种理所当然里生出了隐患,鬼知道赵盛辉会不会偷偷立遗嘱。

赵昀程决定效仿母亲,故技重施,说白了就是用尽各种手段逼赵林去死。

赵林舔着舌尖上的血,拼尽全力抵住那扇向他开启的地狱门,直到蒙牛出现,才得以喘息。

日子一天天在变好,如果赵昀程没有带人找赵林的麻烦,如果那个人没有对赵林生出邪念,如果蒙牛没有提早下班,或者他手里没有拿要回家磨的刀。

出事了,蒙牛一个人扛下了所有罪,把帮忙处理尸体的赵林择的干干净净,他想让赵林考上清华,将来好能和他妈妈吹嘘,自己认识清华大学的朋友,而赵林只想让他减刑。

他去求赵盛辉,跪在地上,跪在赵盛辉原配妻子的面前,像一条卑微乞讨的狗。

最终,是赵盛辉以一张遗嘱,和赵林远离京城为代价,劝说赵昀荣出手帮忙,让牛大志的八年牢狱变成了三年。

阴雨绵绵的凌晨,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郁的铁锈味。

蒙牛已经喝得酩酊大醉,开始胡言乱语,“那天,差不多也这个点,你去监狱门口接我,操他妈,我当时就想,老子还没纹身,你居然去搞了个花臂……”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英美]反派理论在线阅读第八节

    “平冢老师,请问您找我们有什么事情吗?”私立丰之绮学校的偏差值非常高,哪怕是在这所学校被分到了F班的千夜放到别的学校绝对能够上最好的班级。因此私立丰之绮学校的教师也全都是从教数十年的精英教师。只有极少数教体育或者音乐的教师才是年轻人,像平冢静这样才刚不到三十岁就成为了班主任的绝对有着非常深的背景。看

  • 女道士她不务正业在线阅读第四节

    身着对凤紫纱禅衣的嘉娴斜倚在室内的楠木躺椅上,听着窗外此起彼伏的“吱吱”蝉声,轻轻地摇着一柄刺绣六角罗扇。从春到夏,从院中的梨花淡白柳深青到如今的绿树浓阴夏日长,她已渐渐习惯了这种独来独往的日子。既然自己不曾听说太子对哪位女子情有独钟,那就说明他的确在为政务操劳;不过,正如母后提醒,自己也总得想法子

  • 防弹少年团之是金子总会发光的之真水无香,真爱无痕

    事到如今,已无退路,他许沐阳不愿意看到李霏伤心,不想那么多了,能多陪她一天是一天吧,等到了国外再告诉她吧。许沐阳这么想着,他打算辞了那份兼职,好腾出时间。转天就快到出国的日子了。这段时间是幸福的,快乐的,两个人经常在一起,每个周末都不例外,或去李霏家陪陪爸妈,或出去游玩。当然也回过家,家里只有妈妈一

  • 良春绵绵云隐学校(求鲜花求收藏)

    第三章云隐学校(求鲜花求收藏)次日清晨。青飒在完成了一如既往的晨练后,便是整装出门,与往日不同的是,此时的他背上多了一把阐释者。对于年仅五岁的他来说,阐释者的重量不轻,但作为忍者的身躯,还不至于背不动,因此也可以当作是负重修炼吧。倒是这剑的长度,比他人还要高,背起来显得有些碍眼。不过,当青飒真正走在

  • [快穿]专职男神在线阅读锲子

    西方灵山乃众佛聚集之地,在这里有一处看似宫殿,却又不像宫殿的地方,因为从外面看,它就像一座用金打造出来的宝殿,可在里面看,四周除了几根大柱子便只能看到云。由于这里受到了佛光的庇佑,使得肉眼无法看见它。在这里,高高在上坐着的是如来佛祖,他座下的便是十八罗汉以及其他众佛。如来佛祖一向是闭着眼睛的,但他却

  • [FGO]乌鲁克仍存于此在线阅读第九节

    【新生日记2】经纪人连“识时务者为俊杰”都不知道是什么意思,请问这是一种怎样的感受?我:本人已卒,无事烧香,有事请,挖,坟!造型师们都跟着苗大咖出去了,温宁玉闲着无聊,又在小号戳了一条微博出来。ReneeJ大概是受了国外教育的影响,对隐私很看重,所以她在戳手机的时候并没有瞅过来,还有意地避开了视线。

  • 创想纪元之幻梦一世认真爱过的人最心疼

    他喝过深夜的烈酒,吃过清晨的凉粥,他牵过陌生人的左手,吻过路人甲的唇,他看过柏林街头的雪,吹过湄南河畔的风。可他不管走得多远,都始终忘不了一个人。因为啊,认真爱过的人最心疼——一个在他心里整整驻足了十五年之久的人儿。你不要告诉我,这是因为他生来好脾气,不会严声将那女孩儿驱逐于心房之外?你更不要告诉我

  • 非主流学霸在线阅读第三章

    火影大楼之中,三代沉吟半分,决定换来了村子的智将。奈良一族而今年轻的族长,奈良鹿久。彼时,奈良一族家中。鹿久正在跟年纪不过三四岁的儿子鹿丸下着将棋。“将棋的棋规其实并不复杂,以你的智商应该很快就能明白才是。”坐在自家儿子对面,鹿久悠悠开口。他即是在教自家儿子下棋,也是在借机教儿子人生的道理。讲解了棋

  • 系统之霸绝天下精神损失费(第10更,求鲜花、评价)

    云间继续数落独眼狼的罪行。“呜呜呜,这独眼狼伙威逼利诱不成,就想强取豪夺,竟然敢让这个短命鬼刺猬头用剑刺我。”“要不是我跑得快,又有大傻二傻保驾护航,大姐大你就再也见不到我这个忠心可爱的小弟了。”“这些都是我们公正无私、嫉恶如仇、急公好义,特别是漂亮美丽的纲手大姐大,你亲眼所见,大姐大,你一定会为我

  • [美队+复联]九头蛇陛下第8章在线阅读

    人们常会抱怨命运的不公,因为它所给予每个人的境遇是大相径庭,有的人生活富足,衣食无忧,平稳坦荡;而有的人的命运之路却坎坷崎岖,布满荆棘。命运或许是不公平的,但疾病却是公平的,它不会因为你是富人还是穷人,也不会理你是位高权重还是普罗大众!最近,高雅芳总觉得身体不适,起初只是头晕,头痛,原本以为吃点儿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