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情爱 > 正文

oh我的鬼神君之顺爱重生在线阅读第6节

2021/6/12 3:04:50 作者:一颗榴莲 来源:晋江文学城
oh我的鬼神君之顺爱重生
oh我的鬼神君之顺爱重生
作者:一颗榴莲来源:晋江文学城
“走好,申顺爱。”这是主厨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他的怀抱真暖啊,若是永远都能这样相拥该多好,可惜人鬼终是殊途。一滴泪从眼角滑落,顺爱慢慢从奉仙体内退出,强忍着不去回头看相拥的两人,向着那团光亮走去。天国,我来了!爸爸,京浩,主厨,奉仙,冰姑姐,再见!一阵白光包围了顺爱,很舒服,很温暖。顺爱慢慢睡着了。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才睁开了眼睛,可眼前熟悉的场景却让她愣住了。怎么回事,她怎么还在自己家的司机食堂里?=================================================

天秦国天绍一年。

皇宫大殿里,新皇上官绍虞坐在龙椅上,国师从外面匆匆地赶来后跪在地上说:“皇上,臣有要事要禀。”

上官绍虞瞧了一眼地上的国师问道:“国师,是何要事?”

国师道:“启奏皇上,据微臣观测星象,一个月前仙女星开始有所异动,直到最近几日光芒最为强烈,这说明有异人来到我天秦国。”

“哦?一个月了?”上官绍虞坐直了身子问道。

“正是。皇上,先皇在世时星象异动都不曾有这次的时间长。”

上官绍虞沉思了片刻,问道:“国师,我天秦国人口众多,茫茫人海何处寻觅?”

国师拱手道:“回皇上,只须派人暗中访问那些来我天秦国的外乡人,若有奇能异事之人再缩小范围追查。”

“平身吧。”皇上这才让国师起来,国师起身后恭敬的站到一旁。

“国师,没人见过她,就算找到奇能异事之人又如何辨认?”皇上问。

“皇上,这不难,只需将人带到天堰龙山,若是蝴蝶投胎之人自能打开入山之道。”

这时,一品侍卫司马瑞奉诏前来觐见。“微臣磕见皇上。”

“平身!”平身的时间也有快有慢呢。

“司马瑞,国师观仙女星已一月有余,又有奇异之人来我天秦国了。”皇上面带喜色告诉他。

司马瑞拱手道:“贺喜皇上,皇上登基半年就遇上这大喜事,真是可喜可贺啊。”

“皇上洪福齐天啊。”国师不忘拍下马屁。

上官绍虞自是喜滋滋的,“司马瑞,你速速回天堰瞧瞧龙山可有异常。国师,你派人追查异能之人,若能给我天秦找来蝴蝶女,朕重重有赏!”

“微臣遵旨。”司马瑞和国师都退至殿门转身离开。而皇上始终保持着那喜色目送他们离去。

天秦国先祖在征战杀场取得天下时,曾得到过蝴蝶的救助,为了感谢蝴蝶的救命之恩,先祖在天堰龙山埋葬了一批宝藏,并在山上建立庙宇供奉蝴蝶。

时间长了,那龙山之门已无法打开,现任国师曾侍候过先皇,并曾预言将会有一只蝴蝶女出生,只有这个蝴蝶女才能打开龙山之道。

果然,与天秦相邻的乌代国,在十六年前,一个严冬北风呼啸而过的季节,出了一件怪事,生了一个多年来让人始终津津乐道的蝴蝶女。

这几年关于蝴蝶女的传说越来越多,这四个国家的皇帝都在暗中寻找蝴蝶女。因为有人预言,蝴蝶女出现了!

这一年我十六岁,一个人晃到了天秦国的天堰城。

这几年的流浪,我是一路要饭一路骗乞行来。遇上心情好的时候给人家搬搬重物挣个小钱花花。

我到天堰第一天便遇上一个胖子给人家欺负的躺在地上只有出气没有进气的劲儿,实在瞧不过去三个人打一个,我大吼一声后上前就是猛挥一阵,虽然自个儿也受了点小伤,可那三个被我不要命的样子给吓走了,更好的是我得到了胖子的忠心回报,去了他家从此暂时过上有吃有喝的日子。

胖子叫林小五,上面有一个姐姐三个兄长,除了姐姐嫁人了,那三个兄长都是短命鬼死了。所以胖子成了他爹娘的心头肉,吃的跟头猪一样的,走起路来脸上那肉一颤一颤的。

“胖子,你不能再这么胖了,以后怎么娶媳妇啊。”我跟着他走在天堰城里,自打我来了后,走在集市上的胖子向来都是威风凛凛的。

“小雨,我娘说给我买一个媳妇。我叫我娘也给你买一个?”他马屁 的说道。

“我不要,我这辈子都不会娶媳妇的。”我的两眼不时地飞过街边的那些卖吃的铺子,闻着那飘来的香味,肚子在咕噜噜的直叫唤。

“小雨,你莫不是想去做和尚?”胖子惊讶道。

“你才做和尚呢!赶明儿我给你送到大觉寺去,让你胖子成瘦子。”我骂道,眸子还没从铺子里收回来。

“大觉寺在哪儿啊?”他问。

“布丹,你个笨蛋,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我恨铁不成钢的骂道。

“小雨,你在望什么呀?”他终于发现我的状况了。

我咂了下嘴,舔了舔舌头, “好饿啊,你娘那菜做的真叫难吃。”手顺势在肚子上摸了几下。

胖子讪笑,他家好吃的都给他吃了,而他也只能偷偷的给我点。毕竟我在人家白吃白喝的怎么可能给我吃好的呢?

“小雨,要不咱明儿去我娘那里偷点钱出来?”他附在我耳旁小声的说道。

我看了他几眼,在我的逼视下,他胆怯的低下头。

“偷,乃可耻的行为。不管偷还是抢要因人而异因时而异。你没落魄到那般田地,怎么可以去偷?何况还是偷你娘的银子?”我很平静的说完这番话,然后双手握拳狞笑道:“死胖子,做错事就该咋滴?”

“你轻点儿。”胖子哭丧着脸拖着我进了一条没什么人的巷子里,四下瞧瞧后,主动地将屁股伸过来给我踢。

就在我抬起脚要狠揣下去的时候,前方有人传来一声惊呼:“救命啊!”是个女的。

我跟胖子对视了一眼,惊喜:“趁火打劫!”两人飞快的朝巷口奔去,到了巷口时我俩趴在墙角边,探出头看着外面。

这里有一条巷子可以拐到另一个方向,不远处站着两个男人拦着一个姑娘不让走。

我俩躲在一旁偷听。

“姑娘,咱家爷瞧中你可是你天大福分,跟了咱爷以后可以吃香的喝辣的。”一个人说道。

“姑娘,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另一个说道。

这两个人一红一白的对唱着,那姑娘骂道:“光天化日之下竟然强抢民女,难道没了王法了吗?”

“哈哈。”这两人对笑道:“王法?咱爷在天堰就是王法。”

我问胖子,“认识不?”胖子的头直摇,脸上那肉一摆一摆的。

继续看。

“姑娘,别逼着咱俩动手。咱爷说了,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那人高傲的瞧着姑娘,再不去就要动手了。

“强抢民女!”我说道。

“打不打?”胖子问道。

“可知是哪家的?”我问。

“不晓得。”他说。

我对他翻了个白眼,亏他还是天堰长大的,这屁点大的小城这么点人都摸不清。

继续听。

“我说兄弟,别跟她废话了,再不回去只怕爷要恼了。”

我伸出头看了看,姑娘又叫出声:“救命啊!”这两人对视一眼,一个人抓住那姑娘,一个人从衣襟里掏出一个毛巾样的东西要捂那姑娘的嘴。

眼见那姑娘就要遭殃了,我将胖子给推了出去。“哎哟!”胖子一声喊后跌跌撞撞的冲出去了。

“这位小哥救命!”姑娘见有人来了立即高喊。

“什么人?”那两个人低沉的喝道,待看清来人后,说道:“死胖子,找死啊你!”

胖子把手往后一指,“告诉你们,我兄弟瞧你们不顺眼,让你们赶紧滚。”

那两人对视一眼大笑道:“你兄弟?哈哈,送上门来找死,大爷不成全你对不起你爹娘。”

“扑哧!”我笑出声来,这痞子嘴巴也挺会说的嘛。哼了一声后我现身了,“胖….子,我听见有人喊你死胖子啦。”

“兄弟,就是这两个。”他指着他们。

慢悠悠的走到他们跟前,我围着他们绕了一圈:“这位姑娘颇有几分姿色,胖子,送给你做媳妇可好?”

姑娘的脸色彻底的惨白了,还以为来了个可以救命的人,哪知。。。。。。

“哪儿来的臭小子,敢跟我们爷抢人?”

“你们爷是何方大神啊?”

这时一个人约五十岁的老头从旁边的巷口走过来了,这两个人立即做低眉垂眼的恭顺状。

“这就是你们的爷?”我大笑道。

老头被我笑的满脸怒火,对那两个人说道:“告诉这小子爷是谁。”

“告诉你,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司马府上的二老爷。”司马家的家丁得意洋洋的对我说道。

“司马府?做什么的?”我问道,好像没听胖子说过这号人嘛。

面前的两人立即做鄙视状,“你小子,从哪个旮旯里钻出来的?连大名鼎鼎的司马府上的二老爷都不晓得?”

我转眼看了胖子,不看还好,一看吓了一跳。这小子似乎被吓倒了,正缩着脖子往我后面钻呢。

“小雨,得罪不得啊!”他颤抖的说道。

笑话,我慕容雨可怕过谁了?再说我初来乍到的,不趁着这个机会好好的打响第一炮,以后别想在天堰城混出个样子来,最关键的是,我要救这个姑娘,我也是姑娘嘛…。

“我从该来的地方来,司马府上是个啥?”声音抬高许多。

胖子扑过来捂住我的嘴巴,对那两个人赔笑,“司马二爷,两位大哥,莫怪。这位小弟脑子有问题,莫怪!”他拖着我往后退去。

死劲掰开他的手,我大骂道:“你娘的脑子才有问题呢。我告诉你们,今儿这事我管定了。”慕容雨向来都是勇往虎山行的。

“给我上!”老头手一挥,身后的两个狗腿子立即向我走来。

“去你娘的。”一个人到了我面前伸手来推我,被我反手一带将他的膀子反握到他的身后。

“去你爹,去你娘,去你祖宗十八代,敢骂老子。老子我从小打架长大的。”我一边骂一边打着他的头。

另外一个人丢开那姑娘向我扑来,被我一脚踹开飞出去老远。一个闪身避开一个呼呼生风的拳头,我半蹲下去猛地一拳打在这人的肚子上。

他往后退了几步,转动了一下脖子,又一个恶狼扑虎来势汹汹。我一个螳螂腿扫出欺他的下盘,他扑的一下跌坐在地上,我趁热打铁的又是一拳打在他的左眼上,那里立即变成了黑色。

我蹿到老头面前,把吓的要溜的他一把拖住:“下次再让老子瞧见你们调戏良家闺女小心老子剥光你们的衣裳游街。滚!”

两人连滚带爬的从地上爬起来扶起老头子,骂道:“臭小子,有种的报上名来。”

“大爷我,慕容雨!”我背负双手,十分潇洒而豪迈的说道。

“有种的在这等着。”三人丢下一句狠话后跑走了。

“多谢这位公子相救。”姑娘走过来对我福了福。

我的手一挥道:“小事一桩,姑娘你怎么会遇到他们了?”

“奴家路过这里,他们就跑来拦住奴家不让走,非要让奴家跟了这位老爷。”姑娘还没从惊吓里缓过来,抽搐着哭道。

我搔了搔头,说道:“莫哭啦,赶快回去吧。”

“敢问公子家住何处?”姑娘抹了泪问道。

“城东林家。”我指了指胖子,姑娘又福了个身走了。

“胖子,回去吧。”我说道,转眼看胖子却看到他阴沉着脸满脸的不高兴。

“怎么胖子?”我问道。

“慕容雨,你小子可是逞了能,你可知你得罪的是谁?”他都要哭了。

我淡淡的摇摇头,“天王老子才最好,胖子要想在天堰混得好,必须打败有名有身份的人才能让人崇拜你。”

我再看他一眼,道:“你不走我走了。”拍拍屁股走了。

我跟胖子回家后可没敢跟他爹娘说这件事,说实话我的心里也有点打抖呢,能不能混下去,会不会牵累林家谁都不知道。

刚才回来的路上胖子告诉我,天堰城景色优美,司马大人在天堰城遇到前来赏风景的先皇,哪知先皇在此生了一场病,被司马大人所救。先皇回宫后不久就当了皇帝,从此他便把天堰城当了风水宝地。

司马大人进京作了新皇的师傅,但这里的老宅子一直保留着,因为皇帝每年都会来这里散散心,每次都住在司马府上。

当今皇上仍是保留了这个习惯。所以,老宅子自然要有人看守,今儿遇见的这个老头便是这里看守的管家。

天高皇帝远,一个破管家在天堰可说是横行霸道,无法无天。知县大人都让他三分,就为了拍他马屁好在皇上的贴身一等一侍卫司马府上的大公子面前说说好话。

胖子说:“小雨,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我只求你千万别连累我爹娘。”

对方的势力好强大啊,所以我吃完晚饭后跟林叔林婶说我要走了。

他俩奇怪的看着我,问胖子:“可是你欺负小雨了?”

“爹、娘,我哪敢欺负他啊。”胖子嘟囔道。

“叔,婶子,不是的。向来只有我欺负旁人的份。我想去天都瞧瞧。”我说道。

林叔说:“小雨,你真要走,咱不拦你。只是要走也得明儿白天再走。莫说了,睡去吧。”

唉,我辗转了一夜未眠,好在直到天大亮也没发生什么夜闯民宅抓人的事儿。鸡打鸣时,瞧着屋外有点微微泛白的天空,我终于睁不开眸子睡着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在异界玩APP在线阅读第9节

    虽然唐王笃定要做皇帝了,但这个身份转变的过程,是需要精心设计的。礼部的人查阅历代典籍,希望找到可以因循的旧例,忙活了很长一段时间。终于拟定了一个草案向唐王汇报,这是一个安静的清晨,第一缕阳光刚刚洒落下来。礼部尚书急匆匆的来到了唐王的官邸,唐王在唐屋接见了他。礼部尚书手里捧着你一定的草案,说:“臣等斟

  • 秦时明月之死生契阔乐园之塔的反抗

    “夕封哥哥!!夕封哥哥!!”“唔?这里是哪里?”夕封一边捂着疼痛的后脑勺,一边观察着周围的环境,他现在在一个山洞内,周围有着一群满身都是伤痕的小孩和老人。他知道自己肯定不是在自己的房间里,至于为什么?当然是夕封他竟然发现自己竟然变小了!!!要不是他心理素质非常的过硬,早就打呼小叫了。“夕封哥哥?”“

  • [娱乐圈]老婆不易追第六章在线阅读

    “呵呵没关系,举手之劳,”陶宇摆了摆手说道。“对了姑娘你现在准备去哪儿?”陶宇问。“我想去夜城投奔我的姑姑,谁知差点死在这儿。”女子回道。“哦、这样啊,那你现在能走了吗?”陶宇问道。嗯、女子说完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刚起来就身子一个趔趄,陶宇连忙过去扶住女子。女子脸一红也没有拒绝······“哎!我背

  • 我的情敌信息素过敏黯泪

    离开山洞之后,穿着破旧衣襟的陈寒看着月光,小丑面具摘了下来,皎洁的月光印在陈寒的脸上,焰灵姬也看到了陈寒的脸庞,年不过十七八可是却tuì.去了稚嫩,深邃的眼眸中带有不同于此刻的眼神。这样的人应该会成为一个势力里面不可缺少的一员,直觉告诉焰灵姬,救下她的这个人不是来自任何一个势力。他是一个不拘约束的人

  • 天道守卫者执法堂

    冬天的清晨,就算阳光明媚,空气中没有了寒冷的雾气萦绕,还是有点冷的。院子里,陆沉穿着麻衣,眼中凶光毕露,就像一头饥肠辘辘的远古凶兽发现猎物,一跃而起,张开血盆大口,对着猎物一口而去,那强横至极的气势,可劈山裂石。以他为圆心,一丈之内。地面的砂砾有节奏的上下颠簸,一块、两块、三块……入眼可见,密密麻麻

  • 查理九世之唐危寻雪2在线阅读第8章

    人潮人涌中,一个小男孩蜷卧在街道尽头的角落处。他看上去也就十二三岁,发梢凌乱,衣衫不整,安静得异常。他偶尔抬起头来,被额前的头发遮掩的双眸发散出明亮的狡黠光芒,迅速打量一遍街上的人群,旋即又低下头来,叫人看不出什么问题。终于,在他又一次抬起头之后,目光锁定在了某一个人身上,低声嘿嘿笑了笑,舒畅地伸了

  • 遇见豪门(GL)之风雪不及你情深

    nb.16十二月了,似乎周围的一切都开始蒙上白白的霜,气温下降得很快。最后一天的最后一节自习课,初辰对着我刚发的物理试卷认真的讲着。我望着他的脸,眉毛很清,眼睛低垂而柔和,睫毛长长的,像是一把刷子。脑袋被打了一下,我反应过来过面前是初辰正对着的脸:“别走神,好好听。”于是脸就微微红了夕阳从窗外无声地

  • 巨星之从好声音开始第8章在线阅读

    林荫想要睁开陈牧的落在自己肩膀上的手,可是气力毕竟不及终日练武的陈牧,也知道皱眉到:“人不是我杀的,她的死确实和那张家公子脱不了干系。”这是的林子枫和官府交代好转身看到的便是这一幕,一个健步,上前拦下陈牧的责问,把林荫揽到身后。“此事确实和荫儿无关,张家公子也是罪有应得。此事已结,你大可以回去了。”

  • 抗战从宝箱开始第5章在线阅读

    “修改规则能够无所不能的话,那么你们刚刚在面对我的时候为什么会畏惧呢?”玄离嘴角带着浅浅的微笑反问道。彦和莫甘娜听了两人脸上都闪过一抹尴尬,就好像偷吃的小女孩被家长抓到时一般的羞涩。莫甘娜和凯莎刚刚确实试图用生物引擎去解析甚至定义玄离,但是得到的结果却是死一般的沉寂!就连无法被定义这样的提示都没有!

  • 冒牌召唤师之吃货军团在线阅读第七节

    景行顿觉坠入冰窟,握着手机的左手指骨隐隐泛白,宽大病号服里的身体微微发抖,仿佛瞬间穿越到焦氏企业十八层楼的楼顶,寒风呼啸中,美得邪气魅惑的少年手指轻点,女孩子如断线的风筝急剧坠落,漫天的红……“哥哥,我不太喜欢这个女人呢。”邪气的声音自电话中传来。景行咬牙,一字一顿道:“不-许-你-动-她!”对方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