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恐怖小说 > 正文

冥王在异界第8章在线阅读

2021/6/12 3:32:32 作者:彷如梦境 来源:17K小说网
冥王在异界
冥王在异界
作者:彷如梦境来源:17K小说网
受于上古大战,亡灵之地严重受损,在落失之日,让青年何子维所得。何子维:“我不想争霸,我只想回家,我只想守护我所爱之人,我所在意之人。”

一夜好眠。

第二日立花七夜被闹钟吵醒的时候,心情也舒爽了不少。或许真的是她想的太多,昨晚一家人坐在餐桌前,其乐融融算不上,但还是像从前那般,平静和睦地一同吃着晚餐。

“我去学校了!”

在自家母亲那句“一路走好”还未说完的时候,立花七夜就提上书包冲出了玄关甩上了门。站在门外透过玻璃窗偷偷朝家里看了几眼,母亲系着围裙忙着家常,父亲正襟危坐于餐桌前,一边喝着还冒着白雾的茶水一边看着今早刚送到的报纸。

立花七夜嘴角不禁勾起一抹浅笑。

“立花桑。”

突然冒出的声音吓了立花七夜一跳,才迈出的一步落脚点还没稳住,上身就一歪,朝地上倒去。受伤的一脚发不上力,立花七夜干脆做好了摔倒的准备,在身体向下斜去的那一刻,将双手曲起置于身前以增加触地时间而减小冲量带来的撞击,然后,闭上眼睛。

不过,意料之中地面坚硬粗糙的质感却没有从手掌心传来,立花七夜感觉到的是柔软和温热。身|下传来一阵低微的吃痛吸气声,立花七夜才默默睁开双眼。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皮肤质量不输给女孩子的白皙脖颈,然后,衣领出可以看见锁骨漂亮的形状。顺着脖子向上看……

“黑子君?!”立花七夜微微瞪大眼睛。

“啊……是我。”黑子哲也的眉毛拧成了一团,“那个,立花桑可以从我的身上爬起来了么?”

“噢,噢抱歉……”立花七夜才猛然发觉自己的双手此刻正撑在黑子哲也算不上宽阔的胸膛之上,慌忙想要起身,可却没注意到摔倒时被压在了黑子身|下的头发。

立花七夜这一后仰,不但没有爬起来,还被黑子哲也压住的自己的头发拉了回来,她发力太猛,力的作用是相互的,由于头发的原因,立花七夜只觉头皮传来一阵刺痛,然后又倒了回去。

这又一次的倒下可没前一次那么幸运,立花七夜全然没有心理准备,朝着黑子哲也压了上去,樱粉的薄唇就准准地啃在了黑子哲也冰凉的鼻尖上。

虽说鼻子是软的,牙齿是硬的。先不说黑子哲也的鼻子有没有事,立花七夜可是自己被自己的牙齿蹭破了嘴皮。

稍稍拉开大概只有两根手指的距离,立花七夜捂着自己的嘴把目光聚焦在黑子哲也的鼻子上。后者的鼻尖赫然被印上了一排牙印,印记处微微泛红,当然,上面还有一些莹亮的混杂着血丝的不明液体。

立花七夜面色一红,慌慌忙忙说了声抱歉,然后伸手在和黑子哲也的鼻子上擦了几下,而另一手依旧以黑子哲也的身体为支力点,想要再一次撑起……

“立……立花桑,请等一下。”黑子哲也叫住了立花七夜,“请把你的头发先抽出来。”

“噢,哦……”

站好的二人,一个捂着嘴一个捂着鼻子,沉默了良久,立花七夜才哈哈了两声动作僵硬地拨了拨自己的头发,“第一次知道原来长头发麻烦这么多!”

“立花桑请不要那么想,这一次……只是个意外。”

“呃说起来,黑子君你怎么在这里?”

“怎么说呢,虽然昨天看起来立花桑的事情已经解决了,不过还是有点不放心,所以过来看看。”黑子哲也说话的语调总是平平的,没有起伏,他看了眼立花七夜腿上的绷带,“说起来,立花桑的腿伤好些了么?”

“挺好,不使劲就不会疼。”

黑子哲也点了点头,然后提议道:“那么,立花桑需要我帮你拿书包么?”

立花七夜囧了,她伤的是腿不是手,再说她现在手脚也便利着,看了看眼前这个身高不及自己的少年,如果让他拿书包总觉得像是自己在欺负他一样。

“谢了,我自己提着就好。”

“不是,我的意思是,需要我帮你把书包放到车篮里么?”黑子哲也侧过身,身后停着自行车。

“呃……”立花七夜一顿,定睛看了看黑子身后的车,“那不是我的车么……”

“嗯,是这样的没错。那天立花桑和火神君离开的时候,车钥匙没有拔下来,后来我去看了下,立花桑的车已经撞坏了,所以我就自作主张的先把钥匙收了起来,然后放学的时候把车拿去修理了一下。”黑子哲也说着,然后坐到了车上,转过头,朝立花七夜说道,“立花桑,请上来吧。”

“哈?”

“立花桑,我的意思是我载你去学校。”黑子哲也一板一眼地解释道,“你还受着伤不是么?”

侧身坐在车后座上,修长的双腿并拢倾斜,然后双手放在大腿上压着制服裙以不会被风吹起。这是立花七夜自打出生以来第一次像个小女生一样被一个同一年龄段的男生骑着自行车带在身后,虽然,她明显要比前面的男孩子长得大只。

*

这天学校的下课铃敲响了之后,讲台上的老师方才依依不舍地停下了还未说完的课程讲解,说了句我们下次的课再继续后,抱着教案离开了教室。

正值午休时分,学生们纷纷把桌子拼在一起,和玩得好的几个围在一起拿出了便当。所以说立花七夜的桌子就像多出来的,孤零零的在教室的角落里。

“如果不介意的话,立花桑我们一起吃便当吧。”喧闹的教室里也只有黑子哲也的声线清澈好听,当然,如果不是突然冒出来的话,那会更好。

“啊完全不介意!”立花七夜潇洒地摆了摆手,然后就看着自己这唯一的前桌动作不紧不慢有条不紊的把他的桌子往自己的桌子这靠。

黑子哲也把便当放在桌上,拉过椅子坐好,然后把筷子夹在虎口处,双手合十,“我开动了!”

话说黑子哲也你真的是汉子么?为什么吃东西的样子比小女生还要斯文!立花七夜心中吐槽无限,摇了摇头伸手往桌肚子里伸,探了半天,也没摸出便当盒。

立花七夜皱眉思考了一会这才想起在玄关穿鞋的时候便当放地上,出门忘记带出来了。

这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立花七夜满脸忧桑地站了起来,对上黑子哲也不解的模样,道:“我去……买午饭。”

“立花桑是没有带便当么?”

很明显没有带!

然后黑子哲也接下来的举动看得立花七夜很想把斜前方栗泽同学的眼镜拿过来跌破。

黑子哲也非常大方的将自己的便当盒往立花七夜的方向推了推,“我可以分给你一些的,如果不介意的话。”

“这……不好吧。”立花七夜看了看黑子哲也那容量本就不大,精致小巧的便当。再分出去他自己还吃得饱么?

“哟!”这时火神大我已经从小卖部回来了,手里抱着一大推的食物,看到立花七夜和黑子哲也拼在一起的桌子,打完招呼就顺步走过去,把东西放在了桌子上,然后,桌子被摆满了。

“火神君……”立花七夜抽了抽嘴角。

火神大我拉过旁边的椅子,坐下,很自然地拿过面包,拆开包装,开始吃起来,“唔,怎么了?”

不得不说火神大我那很像松鼠的吃相真的很萌,只是,这样影响到别人(←黑子哲也)吃饭真的大丈夫?火神少年你对这个是毫无知觉的么?虽然说呢,这个别人倒是一点也不介意并且还非常自觉地把自己的便当盒拿起抱在了手上。

“火神君,这么多东西你吃的完么?”立花七夜指了指桌面,本来还想要一点来填肚子,估摸着自己的食量,比起桌上的大一堆简直就是九牛一毛微不足道。

火神大我将桌上的东西扫视了一遍,沉思了半秒,咽下口里所有的食物之后,才回答道,“大概能吃到八成饱吧。”

“……”

“立花同学,外面有人找你。”戴着厚重眼镜的栗泽少年喊道。

“噢。”

立花七夜应了声,朝教室外走去。站在门口朝外面左右环顾,却也不见人影,“栗泽君,你是眼镜的度数不够了么?没人找我。”刚想走回教室,裙角却被人拉住了。

“真是太有没礼貌了!”

低头,这才发现一个头上别着蕾丝花边蝴蝶结,制服被私自改成了小洋装模样的……小学生?不对啊,这个制服不应该是二年级的前辈么?

“你……是哪位?”立花七夜用她的脸皮保证,眼前这位身高只到她胸前,脸蛋婴儿肥的小盆友她绝对不认识。

“太没有礼貌了,你应该喊我前辈的!”

“前辈我真的不认识你。”

“你!”似乎是被气到了,这位有着loli外表的前辈拽着被加上了花边的制服裙跺了跺脚,朝立花七夜翻了白眼之后,开始自我介绍,“我是二年D组的浅田百合子,学生会副会长兼奇思妙想学术高等研究部的部长。”

“那么学生会副会长兼奇葩部部长的浅田前辈找我是有什么是呢?”立花七夜真的很想吐槽那个这个长的莫名其妙的社团名。

“立花酱,你这个学期的社团报告没有交,以及有兴趣加入学生会么?”

“浅田前辈你别闹,这学期才刚开始交什么报告。”立花七夜摆摆手,哪有开学初就来收报告的道理……等下,交报告?立花七夜的表情顿时龟裂,莫非自己加的那个所谓回家社就是这个奇葩部吧,“那个……前辈,我是奇葩部的么?”

“是奇思妙想学术高等研究部。”浅田又跺了跺脚,“你当然是!”

立花七夜忽然想起来当初填入部申请的时候的确有听说过这个部的部长是个很萌的妹子……

嗯……的确挺萌的……

不对,重点偏了!

“浅田前辈,社团要求的是一学期只要交一次报告吧,我在这学期结束前给你不就好了么。”

“所以说啊,立花酱你来学生会吧。”浅田又扯了扯立花七夜的裙角。

这之间有必然联系么?说到底是来挖墙脚的吧。

浅田百合子还想继续说的时候,她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她掏出来看了一眼,表情一变,然后仰起头朝立花七夜非常不满地堵了嘟嘴,“我下次再来找你!哼!”说完就气势汹汹地走了。

这……是哪一出?

立花七夜一脸郁闷地回到自己座位的时候,桌上摆得满满的食物就只剩下包装袋了。

黑子哲也摊了摊手,看了一眼火神大我,然后脸上写满如你所见地回视了立花七夜。

午休结束的铃声和立花七夜肚子叫嚣的声音同时鸣起,难道中午只剩下内牛满面了么……

“立花桑,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分给你一些。”

最终,立花七夜老泪纵横一脸感激地接过了黑子哲也递过来的便当盒。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国宝级喜剧大师恶心的父女

    君瑶宛看着拉着自己手走在前面的男人。“你是谁?”君瑶宛轻声说着停下脚步。“我啊,你还是不知道好呢坏丫头。”复肆邪笑着揉着比自己矮那么多的君瑶宛。被揉头发的君瑶宛不爽的甩开他的手瞪着他,目光带着警告‘你在揉我头你试试看!’“噗呲!”看着一脸认真的君瑶宛警告的看着自己忍不住笑了出声,“真的可爱死了坏丫头

  • [综英美]反派理论在线阅读第八节

    “平冢老师,请问您找我们有什么事情吗?”私立丰之绮学校的偏差值非常高,哪怕是在这所学校被分到了F班的千夜放到别的学校绝对能够上最好的班级。因此私立丰之绮学校的教师也全都是从教数十年的精英教师。只有极少数教体育或者音乐的教师才是年轻人,像平冢静这样才刚不到三十岁就成为了班主任的绝对有着非常深的背景。看

  • 女道士她不务正业在线阅读第四节

    身着对凤紫纱禅衣的嘉娴斜倚在室内的楠木躺椅上,听着窗外此起彼伏的“吱吱”蝉声,轻轻地摇着一柄刺绣六角罗扇。从春到夏,从院中的梨花淡白柳深青到如今的绿树浓阴夏日长,她已渐渐习惯了这种独来独往的日子。既然自己不曾听说太子对哪位女子情有独钟,那就说明他的确在为政务操劳;不过,正如母后提醒,自己也总得想法子

  • 防弹少年团之是金子总会发光的之真水无香,真爱无痕

    事到如今,已无退路,他许沐阳不愿意看到李霏伤心,不想那么多了,能多陪她一天是一天吧,等到了国外再告诉她吧。许沐阳这么想着,他打算辞了那份兼职,好腾出时间。转天就快到出国的日子了。这段时间是幸福的,快乐的,两个人经常在一起,每个周末都不例外,或去李霏家陪陪爸妈,或出去游玩。当然也回过家,家里只有妈妈一

  • 良春绵绵云隐学校(求鲜花求收藏)

    第三章云隐学校(求鲜花求收藏)次日清晨。青飒在完成了一如既往的晨练后,便是整装出门,与往日不同的是,此时的他背上多了一把阐释者。对于年仅五岁的他来说,阐释者的重量不轻,但作为忍者的身躯,还不至于背不动,因此也可以当作是负重修炼吧。倒是这剑的长度,比他人还要高,背起来显得有些碍眼。不过,当青飒真正走在

  • [快穿]专职男神在线阅读锲子

    西方灵山乃众佛聚集之地,在这里有一处看似宫殿,却又不像宫殿的地方,因为从外面看,它就像一座用金打造出来的宝殿,可在里面看,四周除了几根大柱子便只能看到云。由于这里受到了佛光的庇佑,使得肉眼无法看见它。在这里,高高在上坐着的是如来佛祖,他座下的便是十八罗汉以及其他众佛。如来佛祖一向是闭着眼睛的,但他却

  • [FGO]乌鲁克仍存于此在线阅读第九节

    【新生日记2】经纪人连“识时务者为俊杰”都不知道是什么意思,请问这是一种怎样的感受?我:本人已卒,无事烧香,有事请,挖,坟!造型师们都跟着苗大咖出去了,温宁玉闲着无聊,又在小号戳了一条微博出来。ReneeJ大概是受了国外教育的影响,对隐私很看重,所以她在戳手机的时候并没有瞅过来,还有意地避开了视线。

  • 创想纪元之幻梦一世认真爱过的人最心疼

    他喝过深夜的烈酒,吃过清晨的凉粥,他牵过陌生人的左手,吻过路人甲的唇,他看过柏林街头的雪,吹过湄南河畔的风。可他不管走得多远,都始终忘不了一个人。因为啊,认真爱过的人最心疼——一个在他心里整整驻足了十五年之久的人儿。你不要告诉我,这是因为他生来好脾气,不会严声将那女孩儿驱逐于心房之外?你更不要告诉我

  • 非主流学霸在线阅读第三章

    火影大楼之中,三代沉吟半分,决定换来了村子的智将。奈良一族而今年轻的族长,奈良鹿久。彼时,奈良一族家中。鹿久正在跟年纪不过三四岁的儿子鹿丸下着将棋。“将棋的棋规其实并不复杂,以你的智商应该很快就能明白才是。”坐在自家儿子对面,鹿久悠悠开口。他即是在教自家儿子下棋,也是在借机教儿子人生的道理。讲解了棋

  • 系统之霸绝天下精神损失费(第10更,求鲜花、评价)

    云间继续数落独眼狼的罪行。“呜呜呜,这独眼狼伙威逼利诱不成,就想强取豪夺,竟然敢让这个短命鬼刺猬头用剑刺我。”“要不是我跑得快,又有大傻二傻保驾护航,大姐大你就再也见不到我这个忠心可爱的小弟了。”“这些都是我们公正无私、嫉恶如仇、急公好义,特别是漂亮美丽的纲手大姐大,你亲眼所见,大姐大,你一定会为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