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奇幻小说 > 正文

[综神话+欢天喜地七仙女] 镇海潮第7章在线阅读

2021/6/12 6:40:52 作者:空桑寂 来源:晋江文学城
[综神话+欢天喜地七仙女] 镇海潮
[综神话+欢天喜地七仙女] 镇海潮
作者:空桑寂来源:晋江文学城
《欢天喜地七仙女》的影视同人。综东方神话,天庭众的三界日常,七仙第三女黄儿和云楼宫大太子李金吒的日常中。如果黄金的故事原剧情发生了改变……推荐一下朋友的黄儿金吒CP新文《将近酒》。剧情文笔、黄金性格塑造都很赞。也是综中国神话的文章,对神话传说的设定很不错。背景框架宏大,女主将崛起。

梁雯浏览着新闻消息,唏嘘不已。

银河经纪公司涉嫌合同欺诈、拘禁、恐吓,被警方一举拿下,上到老板下到助理全部被关进了看守所。据说是它旗下一个艺人不堪压榨跳楼自杀,揭开了银河黑幕的一角。梁雯算是银河签下的最后艺人,还没被其压榨,公司就因涉黑倒闭了

左行恨铁不成钢,“雯雯,你涉世未深,这种经纪约怎么能签?那是要人命啊。”

梁雯背锅背习惯了,索性不吭声。

“为什么?”应舜臣沉着脸问。

左行及时闭嘴,转过身去。

缺钱?

两人结婚后,他每个月固定给梁雯付一笔生活费,足够她的学习生活日常需求。

而且老师也留下了些遗产,按理说她不该缺钱。

应舜臣推翻这个论断,见她小脸绷着,声音不由缓和了许多,“因为你爸?”

梁雯耸耸肩,把锅背实了,“怪我自己傻呗!”

应舜臣:“……”

车里的气氛顿时很尴尬。

好在应宅很快就到了。

车直接开进了地库,三人坐电梯上楼。

应宅闹中取静,是一处少见的中式庭院。

三人刚出电梯,一个黑影冲过来,哭喊道:“应先生,你们可来了。老爷子他又病倒了。”

梁雯一惊,这么严重?

应舜臣皱着眉,“怎么回事?早上给爷爷电话时,他还好着。”

几人赶紧往卧室跑去。

刚才那人是应宅的管家,叫景海,陪伴应老爷子几十年,算半个亲人。

他边跑边说,“早上老爷子还念叨着说你们可回来了,让我找来好茶要泡给你们喝。谁知心脏病就犯了。吃了速效救心丸,现在章医生在旁看护着。”

应舜臣抿着唇,抬脚进了卧室。

应老爷子半闭着眼睛,微微喘着气,躺在床上。一听见有人进来,艰难地转过脸,一只手伸出来,颤颤巍巍。

应舜臣上前握住,刚喊了声爷爷,不成想被应老爷子一把甩开。

“不要你握。雯雯呢?”

应舜臣:“……”

左行忍着笑,推了下梁雯,“叫你呢。”

梁雯黑线脸,只得上前。

应老爷子一张菊花脸顿时绽开,握住梁雯的手,委屈道:“雯雯,你不来看我,我都病了。”

梁雯干笑一声,从齿缝里挤出来一句,“爷爷,我这……不是来了吗?”

应老爷子另一只手擦了擦眼角的泪,“我知道你恨舜臣。我也恨!他抛弃我们两个去国外,现在还有脸回来!”

“……”梁雯:这老爷子剑走偏锋啊。抢了她的台词,她怎么提离婚?

应舜臣满脸尴尬,左行低着头抖着肩。

影帝演技好,影帝的爷爷演技更炸。

“好在现在他回来了。知错就改,我觉得他还是可以抢救一下。”应老爷子瞪着应舜臣如是评价。

“过来!”

应舜臣乖乖上前。

“握住雯雯的手。”

应舜臣哦了一声,非常自然地从爷爷手中接过梁雯的手。

梁雯:“??!!”总感觉哪里不对劲。

“舜臣,雯雯这两年一个人,度日如年,思念入骨啊。”应老爷子原本的颤音开始激昂起来,脸色也红润起来。

梁雯瀑布汗:……老爷子词还用得一串串的。

“你回来就不许走了。”

应舜臣点点头,“不走了!”

应老爷子满意地笑起来,冲梁雯柔声道:“雯雯,咱不生气哈。爷爷替你训过他了。他要是再敢给你委屈受,你就告诉爷爷。爷爷收拾他。”

梁雯没吭声。

应老爷子见状立马捂住左胸,“哎呦,哎呦。心脏好痛。不行了……”

立马鸡飞狗跳,章医生上来又是掐又是捏。

应老爷子好不容易缓过气来,气息丝丝,悲痛欲绝,“我真是命苦啊。儿子死的早,孙子不听话,孙媳妇随时都要跑……”

不听话的应舜臣转脸看着梁雯,“雯雯,你不是说,有话要跟爷爷讲?”

梁雯白了他一眼,这种情况她哪能说得出来?

只能挤出一个苦哈哈的脸,“爷爷,我没想要跑……”

应老爷子立马坐起来,中气十足,“太好了。爷爷就等你这句话。”

梁雯:“……”靠。跳坑里了!

景海拿出一个古香古色的木盒子。

应老爷子:“这是舜臣他奶奶嫁给我时候,我父亲给她订制的龙凤手镯。样式过时了些,但是……它沉啊。”

梁雯哭笑不得。镯子看起来是真沉,她怕接了的话,不仅手腕压折,有些话更说不清了。

“你拿去,要是舜臣不听你话,你就拿出镯子,让他跪下。见镯如见我。”

应舜臣顿时瀑布汗。

应老爷子不理他,郑重把盒子递到梁雯手里。

梁雯被强行收下尚方宝镯,心情十分沉重。

景海带着梁雯去逛花园。

卧室只剩下爷孙两人。

应舜臣无奈道:“爷爷,送镯子这事,您怎么也没跟我事先说一下。”

应老爷子气得吹胡子,“老子陪你演戏不落好,你还怨我!谁的老婆谁追。老子闲得慌是不是?”

应舜臣黑线,“雯雯不也是您的孙媳妇嘛。她听您的话。”

应老爷子白了他一眼,“一次两次可以,你要还是这么对她,保不齐哪天真跑了。”

应舜臣没吭声。

想起她毕业考都没过,想起她和银河的荒唐经纪约……

那么傻……还是再养两年吧。

应老爷子叹了口气,“你呀……”

从应宅回去的路上,不知自己已被定义为傻媳妇的梁雯把龙凤手镯戴上,举起来感受了下重量。

应舜臣嘴角一抽,坑孙的爷啊。

这时,梁雯手机响起。

是梅舟打来的电话。

“雯雯,舞剧一周后开始排练。你的脚伤还没好彻底,这周哪儿也不许去。在家养着,听到没?”

梁雯一脸乖巧,“好的。梅老师。”

“脚本先发你邮箱。你好好看看。我们下周一排练场见。”梅舟干净利索,把事情交代完了就挂了电话。

左行一脸好奇,回头问,“雯雯,怎么?有好事?”

梁雯嗯了声,“梅舟老师的舞剧,让我参加。”

左行哇了一声,“梅舟的舞剧,可是一票难求。到时候帮我留张票啊。”

瞥见应舜臣低垂的眸子,赶紧补上一句,“两张。两张。”

梁雯:“好啊。”

把她送到家,应舜臣就走了。

刚趿拉着拖鞋进了房,手机叮的一声响起。

梁雯低头一看,应舜臣转账五十万。

啧啧。原先一个月给她一万,现在翻五十倍。

愧疚?报恩?

梁雯抿着唇,想起卡上仅剩的两千多块钱,觉得这五十万块来得真及时。

其实参演舞剧也有工资发,但现在还没开始排练,距离拿钱还有几天呢。

***

力图自力更生的梁雯打开笔记本,下载了梅舟老师发来的舞剧脚本。

舞剧是以舞蹈为形式,叙述故事,表达情感,总而言之是一种外化的舞蹈语言。与小说擅长表述人物心理活动相比,舞剧以视觉空间的情感展现为特色。

梅舟新创的这部舞剧,名叫《舞伎》。

故事发生在南陵国嘉德年间。讲述了色艺俱佳却命运悲惨的舞伎俪儿,与情根深种默默守候的侍卫冉夏之间的爱情悲剧。

嘉德元年,南陵大败邻国大雍,南陵王看中大雍宫中舞伎俪儿将其带回南陵国。回国路上,舞伎与侍卫冉夏互许终生。

南陵王杀俘祭祀亡灵,宫中大摆筵席。俪儿献舞助兴,其色其舞,勾人心脾,遂被南陵王宠幸,纳入宫中封为妃子。

俪儿锦衣玉食,却深深思念冉夏。

南陵王病死,南陵太子登基。新王勒令妃子殉葬。俪儿奠前一曲哀舞,得新王青睐,将其赦免。

新王荒诞,舞伎莫歇。俪儿双足伤痕累累,冉夏见状御前失仪,被杖打致残,放逐帝陵守灵。俪儿送别,两人抱头痛哭不止。

邻国来朝,新王勒令俪儿编纂新舞。俪儿做男装,扮新王,嘲讽其荒淫无度,穷兵黩武。

新王发怒,意欲处死俪儿。冉夏得知消息从帝陵逃脱。俪儿赠发,以表情义。冉夏伏地跪别,断发自戕以明志。

整部舞剧采用三幕式情节结构。第一幕“情定”:男女主亡国路上情定终生。第二幕“情碎”:男女主同在后宫却被强权分离。第三幕“情诀”:女主嘲讽新王被刺死,男主断发殉情。

与此同时,梅舟老师发来一大堆参考文献,学习视频。这部舞剧虽然是架空历史,可整体的布景,衣饰、舞蹈特色皆于汉唐对应。因此文献和视频里很多内容与汉唐史有关。

梁雯连着一周,一日三餐点外卖,晚上半夜才睡觉。除此之外,全在看资料,看视频,揣摩脚本情节,咂摸女主心境,一点点地进入状态。

一周后,排练场。

梁雯见到了饰演男主侍卫冉夏的男舞者裴禹。人家可是舞蹈学院首席,舞剧经验丰富,与导演梅舟老师有过多次合作。

梁雯初出茅庐,被梅舟老师钦定女主,心情忐忑不已,见了裴禹,连忙上前打招呼,求多多关照。

裴禹跟他的名字一样,温润如玉般的男子,自谦道:“这次舞剧挑战挺大的,光是独舞和双人舞就有好多场。我也倍感压力。我们共同进步吧。”

梁雯听了虚汗直冒。连首席都说难搞定,她一个新人更是难过。

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雯雯,裴禹师兄,你们来的好早。”

梁雯背后一挺,缓缓转身。

席佳萌好死不死出现在这里,还一脸笑容,好似两人的友谊还在。

裴禹笑道:“昨天梅舟老师说,女主的B角是你,我还不敢相信。你现在可是大明星了,还来搞这吃力不讨好的舞剧?”

舞剧演员在台上都是真枪实弹地的硬功夫。不能跟演电影电视剧似的,演不好就NG。而且舞剧演员不比影视剧明星知名度高,收入高,所以做这一行的人少之又少。

而且舞剧的B角跟音乐剧话剧一样,要学和A角一样的东西,却一不定有机会上场,更是吃力不讨好。

席佳萌一脸不好意思,“师兄你说笑了。我哪里是什么大明星。梅舟老师能同意我做B角,我高兴都来不及呢。哪里还敢挑三拣四。”

说完,她上前拉住梁雯的手,眼圈瞬间红起来,“我好不容易求来这个机会跟你一起演这部舞剧,雯雯,你原谅我好不好?不要再生我的气了。”

梁雯挤出一个笑,反手把席佳萌拽到墙角处,压低声音道:“席佳萌。我说过别在我面前演戏。我不吃这一套。再说,你只是我的替身。我会好好地站在舞台上,而你,永远都没有机会。”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穿书后我招惹的四个大佬都黑化了第八章

    洛沙凋想说,你误会了,她跟沈霸天结婚,是沈老爷子请她帮的忙。但她知道刘老师是一片好心,没有顶嘴,老老实实地弹起钢琴。刘老师看她态度认真,以为规劝起到了效果,对她的印象也好了几分。洛沙凋虽然表面乖巧,实际像一个被家长强迫报兴趣班的小朋友,脑子里正琢磨怎么能逃课呢!像大学时,找人代答喊到肯定不行了,一对

  • 都广卷在线阅读仗义疏财

    幽灵城,东街上。远处,一阵大喝的声音,吸引了赶路的雪浪……。雪浪定眼看去。只见一群人围着两个人看……。一个虎背熊腰的银发壮汉约三十又七,正在打一少年……。拳风虎虎,拳拳到肉。打得啪啪响。可是少年还是没啃气。只见少年身穿孝衣,头绑白布。眼睛红肿,但眼中无泪,双眸瞪的如铜铃般大。再外北边看是一个用白布盖

  • 别慌我还能秀[王者荣耀]在线阅读第6节

    为人处世,情商远比智商重要。张扬这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就已经表明了他的立场,他是一名地球人,更是一名土生土长华人。他知道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道理,所以也让蔷薇不用说什么将技术交给国家这种话了,因为他会保护这个国家。“恩,希望我们能够从这次的灾难之中撑过去。”蔷薇的智商和情商都很高,自然知道张扬话中的意思

  • 渣过我的我都丢了[快穿]在线阅读第8章

    听到这话苏淋看着王洛在系统那拿出了一把青色的扇子上面写着:高深莫测。配合着苏淋全身的青衣与黑发然后苏淋摇了摇扇子笑着对王洛道:“我第一眼看到你就觉得你很是不凡,现在一看果然不同凡响啊!”苏淋上次见他没用还不知道系统可以查看信息,只是用十玄功武中的‘全眼’来看王洛的,结果发现王洛身上很是古怪就有了苏淋

  • 素锦外传[三生三世电视剧]之第二章

    难得的休假日,余洲好不容易能逃离会计事务所的加班地狱,正打算盖着被子一觉睡到自然醒,却在早上八点被对床的哥们一嗓门给吵醒了。“小余,别睡了!我跟你说,今天市里有一个好玩的展览,咱们一块去瞅瞅呗?”哥们的大声嚷嚷似乎能将床板掀翻,余洲紧紧皱着眉,不堪其扰地拉起被子盖住头,沉闷的声音从被子底下透出来。“

  • 都市:直播带货之王!师兄叫我来巡山

    枫山山腰上,一十六七岁的健硕少年身着禽飞兽走图的黑袍,骑着一只老虎。。。虎。。。虎皮猫?“师兄叫我来巡山嘞,巡完南山巡北山”司叶喊完用小木锤当当当敲了三下手中的竹筒。“肥橘啊,都9102年了,你说师兄是不是脑壳有问题,师门有护山大阵,若有屑小上前,连门都进不来,况且漫山遍野都是监控阵法,你说我这是寻

  • 技近于道第五章在线阅读

    晨露漫漫,微风和煦呢!风尘仆仆自山脚下赶来,少年背着一个竹篓,竹篓中有一个陶罐,一条金色的小鱼在罐中摇头摆尾!哈欠,一夜未眠呢!木昆弯腰拨开周围的荒草,他打了一个哈欠,感觉两只眼皮有些痛!而背后金鱼却在陶罐中欢腾,他忍不住按了按太阳穴,真是头疼呢,明明昨夜他用尽了办法折磨那条皮硬的死鱼,可偏偏人家无

  • 洪荒之美女全收在线阅读青铜爵

    悦宝斋的老板陈拐子是个绍兴师爷,身材瘦小一米七不到,还微微有些驼背,稀疏的八字胡像是马路牙子上的杂草随随便便长在人中两边,看上去甚是喜感,因为长短脚的缘故走起路来一高一低颇具节奏感,所以朋友们“亲切”的称呼他作“陈拐子”。通宝城里但凡有小孩儿在过道里玩耍,只要陈拐子路过,淘气的孩子们便会随着他走路忽

  • 原来的世界(全5册)软妹子

    我刚走到校长办公室外面就想起了一件事情,我不知道大一三班在哪里啊。算了,我还是进去问一下校长吧。我走了进去,校长看到我又进去了;手中拿着电话刚才都还在说话的,这会儿竟然用惊讶的眼神看着我。校长对着电话说了几句什么,因为校长说的很小声。所以我就没有听清楚,不过我对于偷听别人的谈话真的没有多大的兴趣。校

  • 酸梅第三章在线阅读

    在闹出去错公司的乌龙后,闵恩熙的生活又恢复了每天都只是学习的平静生活,在她以为她已经落选的时候又接到了cube的通知,接到通知的时候她感觉那瞬间她心底的那块大石头终于落了地。接完通知她就直接去了cube取回了合约,合约是十年的,除了恋爱禁止以外剩下的都是一些无关痛痒的条例,对她来说并没有什么卵用,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