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恐怖小说 > 正文

都市未来:灵气复苏扶摇直上之天怜昏鸦终不死 自天一跃变凤凰(1)

2021/6/11 23:34:16 作者:泽梦向前追 来源:飞卢小说网
都市未来:灵气复苏扶摇直上
都市未来:灵气复苏扶摇直上
作者:泽梦向前追来源:飞卢小说网
3000年某一天:昆仑长老“灵气复苏,修真时代来临。”唐元:“我不是在出租房吗?怎么到了医院?”世界大战!唐元:“没实力,没后台,又没钱,在这等于某场战乱的泡灰。”上古遗址有机缘,危险随时现。别人为了一个开脉珠,争得生死。我确是的个开脉球。别人开脉是一条一条的。我八脉齐开...(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一夜无话,翌日尘天早早的收拾妥当了一切,牵上马就要去天机阁。尘天昨日只顾着买票却哪里得见那些天舟,此时上了八塔之下的平台他才发觉天舟当真是不可思议。

它貌似大帆船,却不见两边的桨,取而代之的是六对巨大的翅膀。若说天舟个头,那便真的是犹如山岳之大了。八塔之下的平台上十几艘天舟大小不一,但是最小的长也要有百丈长,数十丈之宽。

尘天来时碰巧得见一艘天舟自空中降落,那天舟张开了翅膀,像极了书中所讲的鲲鹏。天舟飞来之时八座红木高塔塔顶上忽地分别各出现八人,都是头戴兜帽,身披紫衣。

八人挥手间,只见八道奇异的紫色光束慢慢的牵引着天舟降落在了广场之上,这一幕当真是惊得人瞠目结舌。

尘天不禁在心中好奇,这八人如此威风,难道也是天灵境不成?此时便听得人群中有人道“这你都不知道?这是璇玑司的天机八.老啊!八.老专门负责天舟的安全,听说都是地灵境,若是八人联手可敌两名天灵境不在话下!”说完人群又恢复了嘈杂。

尘天听了则是不禁笑道“若是这天机八.老中的任何一个与黑袍人单打独斗,却又不知谁能获胜?”

尘天近日听了不少关于修炼的琐事,但始终是道听途说,脑子中也只有碎片的知识。他只知道玄灵境之上为地灵境,地灵境之上为天灵境,却再也没有听说比天灵境还要更加高的了。

在他猜测中,倾于世与黑袍人不相上下,应该都是地灵境。方家两兄弟则是玄灵境,倘若其中每一个与代面姬单打独斗则是在伯仲之间。他想起先前见过的倾于平则开始纠结,莫不是这倾于平没有境界?要不又怎地会那样菜鸡?在代面姬的手中都撑不过几招?

其实尘天的猜测与实情相差无几,倾于世即将踏入地灵境,而黑袍人则是刚刚踏进地灵境,两人修为的确是不分上下。但是黑袍人却已过三十岁,倾于世不到二十芳华,又怎地能相提并论。

若说尘天为何无法断定倾于平的高低,那是因为在玄灵境之下还有一个黄灵境,而倾于平,朱斐沙,朱斐斥等等则都是黄灵境。

待走得近了再瞧天机八.老尘天却无故的感觉到一阵压迫感,心中打定了主意“这天机八.老修为定当比黑袍人高出不少!”尘天这次则是猜对了,黑袍人不过刚刚进入地灵境,而天机八.老则在地灵境稳扎稳打了三十余年,他自然是比不过的。

尘天上了天舟,才得一见其上全貌。天舟上餐厅,住处,马厩一应俱全,甚至连赌场商店等消遣之所都有不少。尘天摸了摸口袋只剩的四两银子,便也不再多看。

带尘天在马厩安置妥当了乌独,忽见得天舟一端最高的阁楼上有一中年女子踱步出来,由于太原尘天瞧不见面容却听得见声音。那女子声音不大,但却妩媚柔滑又极具穿透力,想必船上每一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她道“我是这艘天舟的主司,在天舟起飞的过程中会有些许颠簸,大家稍安勿躁。本次天舟直飞塞北周天城,莫约四个时辰,途中有任何需要联系我天机阁弟子即可。”

尘天只觉得这声音是在耳边想起的,仿佛那女人就趴在自己的耳边,这当真是奇怪之极。尘天出了马厩,还未立稳,天舟忽然大震,八座高塔紫光大现,天舟翅膀张开,竟就那么直接在地上升了起来。尘天心中却开始极度慌了起来,似乎心都要掉下去,加上天舟震动尘天一个趔趄就要摔倒。

忽然,一个强有力的手掌将他扶住了。尘天抬眼望时心却又吓了一跳,他心中只暗骂道“这该死的老天爷,能不能让我走一回运气!怎得碰到了这个道士!他要是在这,代面姬想必也不远了!”

想到这里,尘天只觉大为不妙,自己稳了稳身形站定后,便对吴明子作揖道“谢过道长了!只是在下身有要事,要先行离去了。”说完匆匆的就走了。

吴明子只觉得尘天慌里慌张,并无其它想法,道了句“无妨”便也走开了。

尘天四下看着,却早就没了心情想要欣赏景色,七拐八拐的在广场上走到了一处偏僻冷落的书店前。

书店里面积虽很小,却整齐的摆放着不少书籍。书店中不见什么人在,只有一个带着眼镜的文弱女生默默地在看着书。

尘天生怕打扰到她读书,连呼吸都屏着慢慢走进了店内。书架上的书种类繁多,但是最多的要数史书和小说。尘天自小对江湖小说和豪杰列传极为感兴趣,但是尘天义父却始终不让尘天去看,说打打杀杀乃是莽夫所为。现在尘天想起来却不禁自嘲“打打杀杀的也不全然是莽夫,而书生却真的好似百无一用。”

尘天看着却被一本史书所吸引,那本史书名为降魔三年传,书皮被翻的痕迹尤为严重,想必一定是经常被人翻阅。

尘天小心翼翼的取了下来,翻开书面却有一股难以言明的沁人香气。

第一上只有四句话,降魔三年,腥风血雨,其中缘由,后人谨记!虽是白纸黑墨却给尘天无尽的血红之色与杀伐之气……

向后再翻一页已经是是正文“自上古神魔大战来,此世已有千年之久。千年来各地纷争,金戈不断,却无举世之祸。直至三年降魔,以致世间生灵涂炭,哀鸿遍野,实属……”

还未看完,却有一只小手忽然抢走了尘天手上的书本。正是那个戴着眼镜的文弱女孩,这小女孩一头黑色长发,只是发梢略灰。她抢过了书,却并不敢看着尘天,道“你去看别的书吧,这本书不卖,也不借阅。”

尘天没有回话,却又闻到了书上那股沁人心脾的香气,用力嗅了嗅,却嗅到了那个女孩的身上。当下竟突然道“是你的香气?”

那女孩听了脸上却羞红了,抱着书羞喝“你在乱讲什么!若是不看书不买书你就赶紧走吧!”

尘天回过神来,自觉的尴尬至极,于是挠挠头,不好意思的道“对不起姑娘,只是你身上的香气太过……对不起姑娘,失礼了……”尘天也说不出来那种感觉,只觉闻到了那种香气很高兴很舒服,却不能讲出来。自知失礼,一时间大觉惭愧。

那女孩却没有再说什么,转身回到了座位上将那本史书放在身边自顾自的又读起了书。

尘天随便翻看着书架上的书,却没有在能够提起兴趣的。但是还是不敢出去,只怕万一给发现那可大大的不妙了。

忽然门口又有一人走了进来,尘天看时却不禁暗急“这个破道士,真是阴魂不散,怎么我走到哪里他便跟到哪里?”

来人正是吴明子,他仍是一身白衣,身后背着柄木剑。进门后他似乎也注意到了尘天,但只是微微一笑,没有过多言语便也走到了一旁开始翻书。

尘天自觉倒霉,于是便想着立刻走出书店,还未出门却见门口又多了二人,这次尘天却向后慢慢的退着。那二人一男一女,女子不是代面姬又是何人?至于那男子,尘天看他黑袍金冠,一头雪白的长发散在脑后,脸上棱角分明,面色如玉,长长的睫毛下一双冰冷的眸子充满了邪异,鼻尖淡淡的呼吸甚是平稳。

“难道……这便是那晚救走代面姬的那个黑衣人?”

吴明子似乎感觉到了二人的气息,但是仍不转身,只背对着两人道“昨日街上之事小道已经赔礼了,两位为何还穷追不舍?”

代面姬向一边看了看那男子的脸色,却并没有回话。片刻后,那男子冰冷的答道“去年夏末秋初道长曾在塞北南山地界上杀我两名门人,道长总得给个说法吧?”

话音一落,他冰冷的气息似乎笼罩了整个书房,尘天在角落里噤若寒蝉。

“渊停山无事门收人钱财干了多少杀人放火的勾当?门下弟子又做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就算我不收他们也自有天收!”吴明子话末断喝一声,自他身上顿时散出一股柔和的真气,冲散了那男子的肃杀之气。

“那我门下之人,又何须道长代劳?”那男子的声音陡然变冷,右手一挥,在空中凭空凝出一把黑色矛棍向着吴明子飞去,比之脱弓之矢竟有过之而无不及。

吴明子感觉到杀气则是立即转身,拔出木剑低喝到“弑魔剑,刺!”随后他木剑刺出,就在即将与黑色长矛轰然相撞时。尘天忽地看见那戴眼镜的文弱女孩还在那里呆呆地坐着,当下便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冲上去将她抱了下来压到身下。

前后几乎是同时,身后尖锐的爆鸣声响起,尘天只觉得身后一股大力袭来,胸腔一震,鲜血便涌到了嘴边。

这一下代面姬与那男子却也注意到了这边,代面姬瞧着尘天只觉得眼熟却就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毕竟当时的小乞丐衣衫褴褛,蓬头垢面与现在的尘天大不相同。代面姬便上前问道“臭小子,我瞧你眼熟的很,咱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尘天心中一惊,我不开口她不认识我,倘若我一开口,想来他定记得我的声音,这下可如何是好?

就在这时,吴明子却解了燃眉之急,他打断道“凝气成器,无事门嫡传的心法,无相神功,你是苍术!”

“吴道长好眼力!”

吴明子突然笑了起来,道“好你个无事门少门主,今日你找上门来我定要为天下苍生除掉你这个祸患!”

苍术闻言则是不以为然,仍然一脸的风轻云淡,他缓缓的向前走着,道“天下苍生?你能救了这两个人再说吧……”

尘天闻言心中一紧,道“两人?”他回头看了看那个女孩,心里又道“你们打架干我何事?为什么又要拉上我!!!?”

正在尘天胡思乱想之际,苍术的右手食指在虚空中已经点了四下。空中瞬间便凝结出了四只黑色长矛射向尘天二人,尘天手中别无他物,只摸到了那本厚厚的《降魔史》,他一手抄起来便丢了出去。

“嘭!”那四只长矛并没有停下半分,反而将那本书炸的粉碎。见没有生效,尘天便立刻向后抱住了那个女孩。

尘天闭上了双眼根本来不及想什么,他似乎已经准备好死神的降临,片刻后却又听得背后兵刃相交的声音大作。这时他才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向后看去,却见吴明子背对着他直挺挺的站立着。此时尘天心中第一次感觉这道士带给他的也不只是霉运……

吴明子向前又走了两步,背对着尘天道“你们二人暂且躲在我的身后!”

那女孩似是没有听见吴明子的话,却像丢了魂般向着那本书爬去。尘天一把拉住了那个女孩本想大喊,开口时心中一震又小声道“你是不是不要命了!??还要往前爬?!”

那女孩眼神空洞,目光惨然,眼睛碎了也全然不顾,只疯了似的叫道“命?你懂什么!那本书就是我的命啊!”说完她更加拼命的向前爬了过去,双手不断地胡乱的扒的那些散落的书纸。

尘天见吴明子和苍术正在对峙,却也不知何时动手,便趁机拉回了那女孩将其一把抱住,任女孩哭喊也不再松手。

吴明子淡黄色的真气慢慢的自体内散发出来,竟慢慢的与苍术的暗色真气平分秋色。两人目光相撞时,就是尘天也能感觉到气愤的剑拔弩张,他知道,争斗——一触即发。

突然,苍术身形快速向前闪去,原地只不过留下一道残影。

尘天只听见苍术的一道声音好似在虚空响起“地劫!无相杀!”

随后只见一道暗芒对着吴明子闪了过来,吴明子却也不惊。手中木剑一翻,全身真气瞬间发力喝到“弑魔剑,破!”随后周身真气大盛,木剑向前斩去淡黄色真气竟硬生生将那黑芒逼停,不能再动半分。

就在这相持时,尘天却见代面姬手持那把熟悉的暗黑色匕首一刀扎向了吴明子。尘天顿时大惊,故意压低了嗓音向吴明子大叫道“吴道长,小心!”

吴明子登时心中一惊,当下撤出木剑,连着向后跃开两步才逃开苍术的无相杀。即便如此,胸前白色道袍仍然被暗芒真气划出了不少口子。

苍术没有乘胜追击,却对着一边的代面姬冷声道“你若再出手,我便连你一起杀掉,滚!”

代面姬周身一震,手中的匕首掉了下来,长长的眼睫毛动了动,却又俯身捡起了那把匕首,放在怀里,双手垂下退到一边恭敬地道“是……少门主。”

尘天却看不懂了,但是心中还是想“苍术虽然有些滥杀,却也算是有原则……”

吴明子木剑凌空指向冷哼一声道“你不必跟我这般讲规矩,无事门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还是人尽皆知的……”

“我门人纵有天大不对,自有天管,何必你道士多管闲事!我倒要看看你阳明教的弑魔八字诀又究竟能不能弑魔!”

“暗魔虚芒刺!”苍术低喝一声,双手凝出一只巨大的黑色长矛,长矛一段正有一枚暗色六芒星缓缓旋转,他接着低喝一声“杀!”那六芒星六只角突然光芒大放随着长矛之尖一齐刺向了吴明子。

吴明子甚至此招凶险,不敢怠慢,双手凭空拈来四张黄色灵符布在周身,木剑瞬间割破了自己的手指,待鲜血一撒到灵符之上便喝到“敕令血祭!阎罗王!”

话音一落,那四道灵符突然吐出大量赤红色的真气,那些真气纠集在一起迅速的幻化成一人的虚影。那虚影头戴紫金冠,脚踏乌漆官靴,一身赤红色金蟒补服长袍,头首竟生的三面六臂,煞是威武可怕。六臂分别拿持着刀剑等各种武器,那三面一怒一喜一哀,皆是青面獠牙,目若铜铃,鬓冉如戟,此时却是喜的那一面对着苍术。

那阎罗王的虚影见虚芒刺袭来,双脚登时重踏地板,面容即刻换了怒色,又是仰天长啸一声。这场面着实吓坏了尘天,又拉着那女孩向后退去,直到了墙边方才罢休。说时迟,那时快,只见阎罗王将六只手上的武器全部砸向了虚芒刺,双方真气一经接触便激烈的碰撞着,距离较近的书架竟全被持续的冲击波横扫了出去,而书本则是漫天的散碎开来,又似鹅毛大雪萧萧落下。

苍术嘴角翘起,划出一个冰冷的弧度,右手掌心忽然张开,低喝一声“爆!”随后只见虚芒刺暗芒大放,一声尖锐的爆鸣声便随之而起。这下不仅是书本飞散开来,就是许多书架都倒飞了出去。好在尘天躲在了一面书架之后,只是被书架推挤了下。倘若硬生生的被余波冲击一下,免不了又要献血。

爆炸之后,苍术脸色微白,呼吸略有不稳,胸前的衣襟也有几分破损。但是吴明子却直接被轰飞了出去,胸口的一大片白衣已经呈现出焦黑色,右手持剑单膝跪地,一头黑发已经略有凌乱,嘴角还带着几丝血迹。

尘天见状,一时慌乱变大声叫道“吴道长!你受伤了!”

别人听了无妨,只是那代面姬却立刻反应过来,又瞧了瞧现在衣衫破损灰头土脸的尘天便立刻惊叫道“你是延平府的那个小乞丐!”

苍术闻言目光投向了代面姬,道“你讲过的那个坏我计划的乞丐?”

代面姬闻言却犹豫了下道“少门主,就是他坏的计划!”

尘天听言不禁一惊,心道“代面姬果然要杀我!!?”

而苍术后面的话却更让尘天心情跌至冰点,他道“一介凡夫俗子,杀了便是。”随后苍术右手在虚空一指,又是一枚长矛形成,他右手一挥,那长矛便向尘天夺命而来,只是相比之前速度慢了许多,这应该是之前战斗消耗的缘故。

尘天一路上被吓得提心吊胆,但死到临头却也不怕了,嘴角翘起瞪着那前来索命的黑色长矛,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就在即将取尘天性命之际,一道淡黄色光芒闪过,轰然撞上了那长矛砸到了一边的墙上。天舟外壳之厚,足以比肩城墙,却也被轰出了一个莫约门大的窟窿,外面的云海嗖嗖的向后飞着,书店内的一些书本桌椅顺着气流全都被吸了出去,一众人也全然站不住脚,开始摇晃晃了起来。随着天舟被打斗损坏,刺耳的号角声响了起来,全部人陷入了恐慌。

尘天将怀中的那个女孩推给了受伤的吴明子,对其道“在下谢过吴道长救命之恩,还望道长好好照看这个女孩。”随后他顿了顿,看向一边的苍术代面姬两人,却疯了似的哈哈大笑起来,他挺直了身子道“老天爷怜悯我尘天!让我几次大难不死!若我这次仍能活下来……什么无事门、什么倾家,你们都给我等着!”说完尘天不再留恋,转身竟从那个窟窿纵身跃了下去……

然而苍术并没有将尘天的话放在心上,在他的眼里,尘天不过像是一只蝼蚁而已。他又定睛看向吴明子,却转身走了出去。代面姬不解,毕竟这是一个击杀吴明子的大好机会,怎能就此罢休?但是苍术已经明显放弃,她也不敢多讲,便跟上苍术走了出去。

等苍术走后,吴明子立刻颓然倒地,嘴角又渗出了丝丝血迹。一旁的眼睛女孩急忙将他搀起,焦急的问道“吴道长!你……你怎么受的伤会这么重?!”

吴明子调整了呼吸,道“旧伤……不碍事,无事门少门主苍术果然名不虚传,我刚才若要不硬撑着一口气,那么你我定然难逃他的毒手……”

女孩心中立即明白了过来“苍术定是害怕倘若继续缠斗下去,时间一长,天舟主司定到,他的处境反倒会变得棘手。看来吴道长之所以强撑着一口气,完全是兵行险招,吓走了苍术。”

吴明子正调养打坐时,门外忽然涌进了不少天机阁的弟子,当中正是那名天舟主司。那名主司脸色极为难看,看着一切怒道“是何人竟敢在我天机阁的眼皮底下行凶作恶!”随后看向吴明子,则关切的问道“还敢问吴道长伤的可重?是何人将您伤了?在下一定从天舟上揪出他来严惩!”

吴明子听了则是摇摇晃晃的站起身笑道“盈司命,你看了挺久的戏,现在戏落幕了,你却来这里唱的比之前都要欢……”

盈司命听了也不恼火,回道“吴道长说笑了,我天舟这样大,我可是搜了好久才找到这么偏僻的地方的……想不到还是晚了。”

吴明子被那女孩搀着向外走去,边走边道“那倒是劳烦天机阁了……我道士还有别的要忙,你们继续去找凶手吧,只是……希望这次能快点。”

看着吴明子的身形远去,卫司命自言自语道“阳明教大教子也不过如此……现在无事门就和阳明教撕破了脸皮,那今年塞北的百宗大会可有的热闹可看了……”

她对着一旁的天舟主司又道“你们尽快将这个窟窿补上。”顿了顿,她接着讲“还有……找四名璇玑司的弟子专门盯着吴明子和苍术。另外……那个卖书的小女孩也要严加关注,我早就觉得她有些意思。”

天舟飞的平稳,但是没人知道,天舟之下的塞北之地,已经开始暗流涌动……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活着全靠对家续命[娱乐圈]第十章在线阅读

    “对了,等会还有个固定嘉宾要来,那可是一位小弟弟,你们要照顾下他哦。”场面略显尴尬,何炅特然开口道。“哦,是谁?我认识吗?不会是大华突然回归了。”黄雷笑着打趣道,目光不住的飘向李秋,在国外在长大的大华遇上精通文学方面的李秋,那绝对有看点。“不是啦,是彭玉畅,彭彭,新生代演员,超级能干的一个小伙子。”

  • 命运九重奏之青春无极限在线阅读第四章

    “骗子!骗子!大骗子!”这几日的丰青山时不时传来怒吼声,吓得鸟儿都不敢在周边的枝头上落脚,其他野兽也不敢往这边来。就连时不时跑来的灰兔都不知道藏在哪里。还有久久没死的老鹿,实在忍受不了耳边的怒吼声,拖着病弱的身躯一步一步走进了林子消失不见。黎白真的快气炸了!难怪仙人不让他随意下山,原来是因为人类这么

  • 西凉东陵被嘲笑

    趴的时间太长,脊椎受不了,陆唐站起来活动了一下,又弯腰:“孙大圣,具体事宜等你出来了我们再商量,我老这样说话也不方便,就不耽搁你时间了。”孙悟空看他转身,没说话。“哦,待会这座山可能要崩塌,我凡人一个,没什么法力,还是走远一点的好。”要是不小心被砸到了,就麻烦了。陆唐回头解释了两句,迫不及待跑远了。

  • [网王]暮春在线阅读第四章

    柏子玉虚弱的想要站起身来,陆香连忙上前一步扶着,将人搀扶到座位上,道;“主人,今天倩娘有做了您爱吃的莲叶羹,您尝一尝。”说着,陆香便去取了碗筷帮柏子玉盛了一碗,温柔的放到他面前,陆香知道自己的主人并不喜欢有人帮他吹热,所以也不会去做这种事情。柏子玉虚弱的点点头,“辛苦你了。”他看的这些书信书籍,都指

  • 学园都市的神器投影注册冒险者

    獠牙刃等级:二级锋利值:255锋利值+5%锋利值5秒内造成8流血伤害炼制者:苏敏SP:炼制者:苏敏,主角刻上去的“这把对刀需要强化一次”我拿出狂狼魔核,狂狼这种魔兽带有流血伤害,还有哥布林牙齿带有一点点吸血效果。商业街“大叔有哥布林牙吗?需要两枚”我淡淡的说道。“小妹妹炼器师”一个材料商人很奇怪,十

  • 我与霍格沃兹的故事第十章在线阅读

    “老祖今日要一雪前耻!这次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有何神通,能破我们联手大阵!”说着,黄泉晃动着他手中的黄泉混沌旗,只听黄泉混沌旗沙沙作响,无数的死亡之气竟然慢慢凝聚成了一片乌黑的死亡之云。而幽冥手中的冥书也是喷射出无穷无尽的魔气。魔气掺杂着死亡之云!那样子看起来还是非常渗人的。“就这点本事?”虽然阵法比刚

  • 重生离婚后幸福在线阅读第7章

    无数道目光都集中在了慕白的脸上,这等猛人是哪个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啊!现场的气氛瞬间被点燃,今天的比赛有意思了。已经有人开始打听慕白是什么背景了。现场显得有些杂乱。评委们大声咳嗽一下,示意大家安静,然后道:“预赛部分结束了,嗯,下面我宣布,进入决赛的有……”而此时的庆大大礼堂内部已经是人山人海,座无虚席

  • [继承者们]世界第一的初恋之败犬的哀嚎(10)

    姜云深吸了一口气:“我们今天下午逃课了,赶快回学校,你先回去。”苗若兰忽然明白过来,两人关系同时消失,别人会怎么想?她忽然担心起来,两人匆匆忙忙地整理好衣服,连忙出了姜云家,打车往学校赶。已经是下午四点,离放学还有一段时间。而姜云却是在房间里面对着空气说道:“老妈,是你干的吧!”姜云手中还握着苗若兰

  • 红尘医馆第十章

    chapter10世家大族总有长老的存在,如果说这些长老都是慈祥和蔼的,那事情就会变得简单很多。的场一门的长老们显然都不是省油的灯。“静司大人,你叫老朽们过来,就是为了这个小姑娘吗?”身穿棕褐色和服的老人拄着拐杖,略显浑浊的双眼审视着跪坐在和室中的立原一花。虽然已经苍老,但从那严肃又庄重的五官上,依

  • 我在火影世界捡属性第七章

    方君乾醒时,发现自己躺在陌生的屋子,房间西墙上当中挂着一幅《烟雨图》,左右挂着一副对联,乃是颜鲁公墨迹,其词云,‘烟霞闲骨格,泉石野生涯。’屋子空荡荡的,只有他一人。身上破烂的衣服已经换新,黄泉剑静静地躺在身侧,屋内香炉升起淡淡烟雾,散发着檀香香气。倏的想起了什么,方君乾起身,双手在身上摸索,找了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