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情爱 > 正文

爱是唯一的谎第一章

2021/6/12 0:55:48 作者:讹兽 来源:17K小说网
爱是唯一的谎
爱是唯一的谎
作者:讹兽来源:17K小说网
我去过很多的地方,却没有遇见很多的你。我想,如果我去的每一个地方都可以遇见一个你,那么,我就有很多个你。即使一个离开了我,一个伤害了我,一个抛弃了我,一个背叛了我,至少还有一个真心对待我。

作为豊朝太子妃,我的日常就是陪永宁打个叶子牌,陪永娘串珠串儿,还有陪那位叫李承鄞的东宫太子玩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比如复杂难懂得孔明锁。

李承鄞老笑我手笨,我也觉得我手笨,为了防止他再拿这个刁难我,他给一个我用金错刀劈一个,劈到最后他也觉得无趣了,便开始动手动脚说要履行夫妻义务。

虽然他这人经常做事没头没脑,用什么言语不当的借口,今天把我身边这个人贬走,明天把我身边那个人开除,但他对我还是不错的,只是每日非要灌我一杯带味儿的生水,无论冬天夏天都要喝,喝得我手脚冰凉。

永娘是个少言的,尤其李承鄞在的时候,她几乎只字不说,偶尔我想问问她我失忆前的事,她会猛地摇头跪下,说她也是新来的,什么都不知道。

我寻思着不愧是东宫里的人,哪怕新来的也足够麻利,她吩咐饭菜,挑选的布料都是我喜欢的,连我在筚篥上有天赋都知道。

豊朝有着很大一片疆土,李承鄞经常忙到很晚很晚,但无论多晚他都会来,有时我睡得很熟,他会钻进被窝里冰我,我踹他他就把我锢得死死的,让我没法下手。

上元节本应是王室登高受万民朝拜的日子,他却对皇帝说我身体不适,不带我登城楼看焰火。

我只好从窗户外面探出头来,问窗外永娘:“李承鄞是不是觉得我又瘦又丑,带我出去很丢人?”

永娘笑了笑:“那城楼风大,您身子寒凉,不适宜登高。”

我叹了口气,扒拉着窗框:“以前好多事我都记不清了,依稀记得烟花是挺美的东西,本想着终于有机会验证一下了,没想到李承鄞那家伙不带我去。”

永娘身形一顿:“太子妃记起了多少?”

“没啊,我压根记不起来,本来有点朦胧印象,过不了一晚就给忘了,唉,算了,我也懒得记了。”

永娘长吁一口气:“记不起来就不要去想了,免得头疼。”

我深以为然:“是啊,这些也碍不着我吃吃喝喝睡睡玩玩,没必要费那个脑子。”

说着我伸长了脖子:“永娘,烟花怎么还不放啊,我都困了。”

永娘刚要答话,走廊便出现了李承鄞的身影,他穿着黑色暗纹的朝服,玉冠高高直立,显得越发挺拔。

我正寻思着他的来意,他却一个大披风裹下来,将本就不大壮实的我裹得只剩一个圆圆的脑袋:“大晚上的不冷吗?”

他不说还好,一说我鼻子发痒,猝不及防打了个喷嚏,李承鄞沉下眉头,冷声呵斥道:“永娘!你怎么回事?我说过太子妃怕冷,你就这样让她坐窗口?!”

永娘一个激灵连忙跪下,我急声解释道:“不关她的事,我自己想玩的。”

李承鄞两腮咬得死死地,心中似有怒气隐忍不发,我被吓得噤声,本能的将他推远了些。

李承鄞眼中一震,眉间纠结着千言万语,最终却只颤抖着嗓音问道:“你…在想什么?”

我没想什么,更不知他在想什么,只好老实回到:“你刚才有点恐怖,我有点害怕。”

李承鄞放松了表情,伸手抱紧我:“对不住,刚才没控制好。”

他对旁人一挥手:“你们都下去吧。”

永娘等人如获大赦,手脚麻利的退出了院门。

他将我的衣服裹紧了些:“想不想看烟花?”

烟花?我兴奋的点头:“好啊!”

他突然从窗户翻进来,吓得我一哆嗦,这才反应过来为什么要秉退众人,毕竟一宫之主干翻墙越户的事儿,终究是不成体统的,换成是我,可能早就被太奶奶训斥了百八十遍了。

李承鄞牵住我的手:“我知道有个看烟花的好去处,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

“好啊!”

*

李承鄞没有跟着皇帝受朝拜而是早退,我猜他也是很喜欢烟花的,永娘说夫妻有共同爱好才能长长久久,我想这是我找到的第一个共同爱好,日后就不用老是看他抓耳挠腮的找话题了,有些开心的握紧了他的手。

前方的李承鄞感受到手心的温度,回头笑得灿烂,我不知怎么也跟着他笑了。

经过一扇森闭的大门时,我拉住他:“上次我听一个宫女说,这里被封是因为围剿过刺客,是真的吗?”

李承鄞停下了脚步,脸上突然阴云笼罩:“谁说的?什么名字?”

我对他的变脸有些不适应,唯唯诺诺答道:“我…不记得了,你不会又要把人家贬走吧?她只是同我八卦。”

李承鄞收敛了沉郁的表情,转成笑容:“没事,我就问问。”

他看着那扇门:“那里没什么死人,只是年久失修,我便把它关了。”

我瞅着门顶冒出来的鲜亮砖瓦,点点头。虽然说辞奇怪,但我对他深信不疑,毕竟他是太子,他没有骗我的必要。

*

李承鄞带我来到一处高台。台上风大,李承鄞的披风给了我,还问我冷不冷,我自然是摇头:“我不冷,但看着你有点儿冷。”

朝服虽厚重,可还是抵挡不住寒风,李承鄞最近事情又多,忙得衣服都松垮了,风这么一吹,吹得他身形摇摇欲坠。

我走到栏杆前与他并肩站立,远处是月如钩,弯弯曲曲,近处是千灯火,明明灭灭。我下意识向下看去,没由来的脑子一疼,像是撞上地面一样,又惊又怕向后退了一步。

李承鄞倒是反应快:“怎么了?”

我摆摆手:“没事,我好像有点畏高。”

李承鄞不知想到什么,眉间紧锁,抓紧我的手:“那我们回去。”

我愣了愣,摇摇头:“我不靠近栏杆就是了,别矫枉过正了。”

李承鄞语气软下来:“是我考虑不周,你要是想看,日后我专门请人给你放,今日先回去休息,好吗?”

我有些不解,正要出言反驳,远处突然“砰”的一声,他的脸在猝然升起的烟花下亮的苍白,明了又暗,让人捉摸不透。

我别过头去看烟花,它们那样小的一簇竟能升得那么高,然后炸成漫天火花,在黑夜里绚烂又短暂,美得我呼吸一滞。

我兴奋的抓住他的袖子:“你看,开始了开始了!”,李承鄞见我笑得开怀,这才转身看向天空。

我们就这么沉默着看完了一场盛大的烟火,直到远处归于寂静,他才重新牵起我的手:“回去吧。”

我点点头伸出手,指尖突然碰到一个冰冷物什,好奇的抽出来一看,竟然是根玉箫。

我问李承鄞:“是你的吗?你会这个?”

李承鄞将玉箫拿回手中:“原是想焰火结束后吹给你听,但看你不舒服,今日就算了吧。”

我拦住他:“不不不,我好的很,你吹给我听听吧,我还没听过你吹的呢,对了你也没听过我吹筚篥吧,你吹给我听,我就吹给你听,咱们等价交换。”

李承鄞沉吟一阵,见我兴致盎然,无奈的答应了。

他吹起了陌生的曲子,我靠在他身边听了一曲又一曲,突然想起什么,问道:“你会我们西州的曲子吗?”

曲声戛然而止,李承鄞像是在回忆又像是在回避,脸色微微变了几变,摇头道:“没听过。”

我叹了口气:“我也忘了,我从小在西州长大,应该是会的,可最近脑子不清醒,都忘干净了。前几日找永娘翻些旧物什,竟连西州的一点东西都没找到,也不知都放哪去了。”

李承鄞似乎没听我说话,紧紧握住我的手:“我有点冷,要不先回去吧。”

李承鄞这人一直要强,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他娇柔姿态,想来他选了这么个冷死人的地方已十分后悔,碍于面子强撑着了这么久。

我表示非常理解:“我懂了,看你的手冰成这样了,身体不好就要说清楚嘛,我又不是不讲道理的人。”

李承鄞抿了抿嘴唇:“嗯,我是挺怕冷的,不过没关系,我很快就不冷了。”

说着他捧住我的脸,突然靠近压上我的双唇,唇齿厮磨间,李承鄞温热的气息喷在我被手冰得发冷的脸上,舌尖带着温柔和野蛮,在我紊乱的呼吸间横冲直闯。

我被他一顿没由来的吻弄得晕晕乎乎,身体也被点燃,而他停留在我脸上的手也逐渐回暖,恍惚间我看到他的眼睛,黑亮又深沉。

他终于放开手,拇指在我的唇边摩挲,轻笑道:“现在不冷了,我好像有点热。”

我拂开他的手,眼睛往不远处那些端着火把驻守的士兵瞟去,又羞又恼:“李承鄞!你你你…你真是脸皮厚得像城墙!”

我捂着发热的脸就要跑开,他却一把捞住我:“去哪?”

我一跺脚:“回去睡觉!”

他挑眉一笑:“哦~那挺好。”

说着他搂住我的腰,低声补充道:“我们顺路。”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无海寺[系统]在线阅读第4章 条件

    随着敲门声响起,姜月停下了锻炼。能感觉到自身的控制力变强了不少,但想要完全控制还是需要一两天的练习。将戒指再次变为吊坠戴在了脖子上,打开了门。“福伯,有什么事吗。”姜月站在了门口,挡住了床上的幼龙。很显然,现在还不是暴露双塔尼亚的时候。“小姐,午餐做好了。”福伯恭敬的答道:“还有凌云霄已经在路上了。

  • 我在异界玩APP在线阅读第9节

    虽然唐王笃定要做皇帝了,但这个身份转变的过程,是需要精心设计的。礼部的人查阅历代典籍,希望找到可以因循的旧例,忙活了很长一段时间。终于拟定了一个草案向唐王汇报,这是一个安静的清晨,第一缕阳光刚刚洒落下来。礼部尚书急匆匆的来到了唐王的官邸,唐王在唐屋接见了他。礼部尚书手里捧着你一定的草案,说:“臣等斟

  • 秦时明月之死生契阔乐园之塔的反抗

    “夕封哥哥!!夕封哥哥!!”“唔?这里是哪里?”夕封一边捂着疼痛的后脑勺,一边观察着周围的环境,他现在在一个山洞内,周围有着一群满身都是伤痕的小孩和老人。他知道自己肯定不是在自己的房间里,至于为什么?当然是夕封他竟然发现自己竟然变小了!!!要不是他心理素质非常的过硬,早就打呼小叫了。“夕封哥哥?”“

  • [娱乐圈]老婆不易追第六章在线阅读

    “呵呵没关系,举手之劳,”陶宇摆了摆手说道。“对了姑娘你现在准备去哪儿?”陶宇问。“我想去夜城投奔我的姑姑,谁知差点死在这儿。”女子回道。“哦、这样啊,那你现在能走了吗?”陶宇问道。嗯、女子说完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刚起来就身子一个趔趄,陶宇连忙过去扶住女子。女子脸一红也没有拒绝······“哎!我背

  • 我的情敌信息素过敏黯泪

    离开山洞之后,穿着破旧衣襟的陈寒看着月光,小丑面具摘了下来,皎洁的月光印在陈寒的脸上,焰灵姬也看到了陈寒的脸庞,年不过十七八可是却tuì.去了稚嫩,深邃的眼眸中带有不同于此刻的眼神。这样的人应该会成为一个势力里面不可缺少的一员,直觉告诉焰灵姬,救下她的这个人不是来自任何一个势力。他是一个不拘约束的人

  • 天道守卫者执法堂

    冬天的清晨,就算阳光明媚,空气中没有了寒冷的雾气萦绕,还是有点冷的。院子里,陆沉穿着麻衣,眼中凶光毕露,就像一头饥肠辘辘的远古凶兽发现猎物,一跃而起,张开血盆大口,对着猎物一口而去,那强横至极的气势,可劈山裂石。以他为圆心,一丈之内。地面的砂砾有节奏的上下颠簸,一块、两块、三块……入眼可见,密密麻麻

  • 查理九世之唐危寻雪2在线阅读第8章

    人潮人涌中,一个小男孩蜷卧在街道尽头的角落处。他看上去也就十二三岁,发梢凌乱,衣衫不整,安静得异常。他偶尔抬起头来,被额前的头发遮掩的双眸发散出明亮的狡黠光芒,迅速打量一遍街上的人群,旋即又低下头来,叫人看不出什么问题。终于,在他又一次抬起头之后,目光锁定在了某一个人身上,低声嘿嘿笑了笑,舒畅地伸了

  • 遇见豪门(GL)之风雪不及你情深

    nb.16十二月了,似乎周围的一切都开始蒙上白白的霜,气温下降得很快。最后一天的最后一节自习课,初辰对着我刚发的物理试卷认真的讲着。我望着他的脸,眉毛很清,眼睛低垂而柔和,睫毛长长的,像是一把刷子。脑袋被打了一下,我反应过来过面前是初辰正对着的脸:“别走神,好好听。”于是脸就微微红了夕阳从窗外无声地

  • 巨星之从好声音开始第8章在线阅读

    林荫想要睁开陈牧的落在自己肩膀上的手,可是气力毕竟不及终日练武的陈牧,也知道皱眉到:“人不是我杀的,她的死确实和那张家公子脱不了干系。”这是的林子枫和官府交代好转身看到的便是这一幕,一个健步,上前拦下陈牧的责问,把林荫揽到身后。“此事确实和荫儿无关,张家公子也是罪有应得。此事已结,你大可以回去了。”

  • 抗战从宝箱开始第5章在线阅读

    “修改规则能够无所不能的话,那么你们刚刚在面对我的时候为什么会畏惧呢?”玄离嘴角带着浅浅的微笑反问道。彦和莫甘娜听了两人脸上都闪过一抹尴尬,就好像偷吃的小女孩被家长抓到时一般的羞涩。莫甘娜和凯莎刚刚确实试图用生物引擎去解析甚至定义玄离,但是得到的结果却是死一般的沉寂!就连无法被定义这样的提示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