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架空小说 > 正文

[综]美人GL在线阅读第8章

2021/6/11 23:36:06 作者:择城居士 来源:晋江文学城
[综]美人GL
[综]美人GL
作者:择城居士来源:晋江文学城
求收藏:有违gl,戳专栏收藏,爱你们哦,比心^o^顺便求收藏:这个女配有点坏,戳专栏,爱你们^o^主cp:御姐总裁x小狼狗求收藏:姑娘,改命吗?戳专栏收藏,爱你们哦,比心^o^公主号:居士数。喂啵名:择城居士陈数家。本文将于3月8日,星期五从第32章倒v,入v当天发三章。看过的小可爱就不用再买了。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往后也请继续支持。文案:傲娇师尊:你,你放肆,快带本尊出去。不正经徒弟:着什么急,难道是想跟我(挑眉调戏她)傲娇师尊:滚!巫:把你的狗爪子立刻马上从我身上拿下去。李:师姐(眨眼)

李望白耳不聋眼不瞎,关你屁事这四个字当然不是第一次认识。

但好不夸张地说,从来没有人敢当着他的面骂这四个字,特别是从江成川嘴里蹦出来,让他感觉格外扎人。

“呵呵,你以为我会关心你的就业问题?我只是头一次见到你这种智商堪忧的家伙,先是趋炎附势没皮没脸地贴过来,好不容易费尽心机地达到目的了,又假清高地玩无辜,”李望白上前两步,微垂着头看他,玩味地笑了笑,“你说你是不是蠢?”

被他直戳命门江成川心头钝痛,他知道自己曾经做人做事有问题,在别人眼里形象不好,但被李望白这么不客气地指出来,还是教他十分难堪。

江成川坦然地笑了笑,“说的对,说的好,我就是蠢,不仅蠢还眼瞎,不仅眼瞎还勇气可嘉,不然又怎么会傻逼一样去奉承你这个恶心的死给!”

“……你说谁恶心?”李望白脸上的假笑瞬间一滞,脸色难看得像要将他生吞活剥似的。

江成川话一说完就心生后悔,他知道李望白最排斥被人提及性向的事,他刚才也不是故意要拿这个来刺激他,只是脑袋一昏就脱口而出。

“……说我自己。”

说完离他远了两步,指着旁边的行李箱道,“这些东西虽然我曾经碰过,但一次也没真正用过,都是贵重东西,你也别嫌弃,还是拿回去吧,就算拿去卖二手也比给我好。”

“说得好像我会吝啬这点东西一样,”李望白冷着脸,“送给你了就是你的,不要就扔垃圾桶,还来还去,你不嫌麻烦我还嫌累。”

“既然已经分了,那还是分得再清楚点好,你我虽然是从利益关系开始接触,但好歹谈过感情,聚散离合实属正常,这些东西我配不上,就不必再担个金钱交易的丑名了。”江成川一字一句说得很从容,从来一次,他真的不想再活得那么钻营不堪了,讨好奉承什么的,还是算了吧,一个把自己姿态摆得太低的人,又怎么能让人敢看?哪怕不被人喜欢,起码不要再惹人反感。

“……”李望白没料到他会说出这样一番颇有骨气的话,看他的目光不由得探究起来,似乎在分辨他话意的真假。

“怎么?只许你高高在上,不许我有点自尊?”江成川看他一副怀疑的态度,心里有些恼火。

“……你的自尊来得真突然,”李望白意味深长地说。

“来得突然没关系,不会太晚就行,”江成川扶了扶肩膀上滑下来的背包,如释重负地潇洒转身,“以后咱们桥归桥,路归路,不用再联系了,”

李望白站在原地,若有所思地盯着他的背影看了许久。

江成川之前一直打算去医院检查一下身体,但从卿江园回来后就开始没空,因为他找到兼职了。

说起来也是凑巧,那天他从卿江园回来的半道上,在育林路边买煎饼,意外看到一家卖护肤品的小店外面贴了张招聘广告,而且只招钟点工。

江成川眼睛一亮,当即进店去询问,这家店还真是一反常态地只招钟点工,更奇怪的是工作时间既不是早上也不是晚上,而是正午跟傍晚,恰逢吃饭时段。

店主也意外地年轻,看上去也就比江成川大个两三岁,个头娇小说话和气,一看是这么个肤白腿长的大帅哥进店,还以为是买东西的,听说是来应聘,她当即喜出望外。

江成川跟她确认了上班时间跟工资待遇后,觉得还挺凑巧的,就欣然答应了。

工资倒是不多,但比起工作量来,已经很不错了,而且江成川看得出来,这女生确实急需人手,都□□点了才端着盒饭在吃。

跟店主倪珊说定时间,江成川嚼着煎饼心情愉快地回了学校,或许正是应了福兮祸所伏这句话,没等他多痛快一会儿,烦心事就来了。

一看到江友良的来电,江成川顿时脸色冷硬,也没去接,任由它响。但越是没人接,江友良越来脾气了似的不折不挠地打。

江成川站在宿舍外的树下,彷徨再三还是接了。

刚一接通,那边劈头盖脸就是一阵呵斥,江成川不吭声,面无表情听着。

足足过了好几分钟,教训够了的江友良这才气急败坏地提醒他,“赶紧把房富华的钱还了!别让老子天天给你收拾烂摊子!”

撇开江成川欠的账不提,那房富华跟江友良也是有旧怨的,起因就是江成川亲妈,房富华亲妹房爱玲。

江友良年轻时候家里条件比一般人家都好,他又是独子,虽然是个农业户口,却肩不挑手不提,加上人长得也有几分英气,所以养成了个爱沾花惹草的德性。

而房家则恰恰相反,两兄妹从小没爹没妈,全靠亲戚接济着长大,房富华是个混混脾气,房爱玲更是爱吃爱玩作风开放。

谁也不知道江友良跟房爱玲是怎么勾搭上的,等到丑事街闻巷臭的时候,房爱玲已经怀孕七八个月了。

江友良早就结婚了的,明媒正娶的媳妇是同村的黄珍,孩子都两三岁了。

黄珍娘家又穷又怂,根本没胆拿江友良怎么着,对上强横的房富华更不敢出声。

后来虽然江友良跟房爱玲断了,女方腹中的孩子却留了下来,倒不是江友良或者房爱玲多期盼这个孩子,出声留人的是江友良他妈,江老太信佛,向来看不得堕胎这种作孽的事,更何况还是江家的血脉,怎么着也得留着。

江成川生下来倒是跟着房爱玲生活了一两年的,房爱玲对他没什么责任感,后来经人牵线介绍了个外省对象后,果断扔下江成川走了。

人走了,仇还在,特别是江成川这个活证据还留着,江友良在家看到江成川有多嫌弃,遇到房富华就有多憋屈。

好不容易熬过了十几年,陈年旧怨都差不多沉淀了,江成川却借债借到了房富华头上,导致房混混三天两头借机来家里混吃混喝,胡说八道,江友良这叫一个火大。

江成川无声地冷笑一下,不冷不热地说,“我现在吃饭都吃不起了,哪来的钱还他,不然你先借我点,以后我再还你。”

“老子哪来的钱借给你?”江友良还是这句话,轻轻松松拒绝,“只听过父债子还,你也好意思开这个口?自己拉屎自己擦屁股!”

“说的对,”江成川一点情绪起伏都不想有,“下次他再找你,你就让他找我,不然赶出去也行。”

江友良哪里敢惹房富华,听江成川这么说,只能忿忿地又数落了他一顿,顺便夸夸他的大儿子江岩,工作挣得多啦,每个月孝敬父母多少钱啦,如此之类,赘言不休。

挂了电话一看,通话时间几乎半小时,江成川话没说几句,一直在挨批。

心塞程度真是让他几乎要怀疑自己会不会因此憋出病来。

第二天早上上完课,十点多提前吃了午饭,江成川也没坐车,独自慢悠悠走着就去兼职了,前来逮人的姜淮扑了个空,打电话一听他去卖女生用的护肤品,眼珠子都差点掉下来。

到了倪珊店里,满地都是货,下脚的地方都没有。

见他进来,倪珊高高兴兴地冲他打招呼,“小川来啦,这么早。”

小川?头一次有人这么叫自己,虽然有点别扭,但江成川还是顿时心里一软,“没关系,早点来早点熟悉熟悉。”

“不用紧张,我这里的活儿都很简单,基本不用怎么学就能上手,”倪珊一边跟他说话,一边拿着手机飞快打字,加上地上这些货品,确实是很忙乱。

等她暂时放下手机时,江成川已经在店里自己摸索了一圈了,“珊姐,这些货要整理出来摆上架吗?”

他指着地上刚开箱的护肤品问。

倪珊确实是比他年长几岁不假,但毕竟也还很年轻,男朋友都没交过的女孩子,冷不丁听这么一个颜值爆表的大帅哥叫自己姐,脸都红了,“你还是叫我珊珊好了,叫姐感觉跟隔代人似的!”

“好,珊珊,”江成川从善如流地改口,开始跟着她学认货。

经过倪珊的介绍,江成川很快就了解了她经营的这些个护肤品,什么草本植萃温和护理,都是出自同一个牌子,叫妃诺,很陌生,但销量很好。

“这些货不用上架,都是晚点要寄出去的。我这个店其实线下客户不多,主要销售渠道还是在线上。”倪珊缓缓向他解释,说起工作内容,她语气郑重了许多,脸上的红晕也慢慢退去。

“原来是这样啊,其实你招的是配货和打包的人手,销售还是你自己在经手,”江成川明白了,她做的是电商。

“是的,”倪珊笑了笑,“我这个店主要是靠V商销售,我现在是二级经理,供货给下面的各级代理,每天都要出货三百套以上,而且我相信销量还会继续增长,毕竟这个品牌才刚打开市场,潜力又很好。”

“那为什么不招个全职?”江成川有点不明白。

“其实目前来说,我一个人也是忙得过来的,招人主要还是因为每天饭点要回去照看家里的病人,赶来赶去实在很急,所以就想招个人,但全职的话又有点浪费,加上店面小转不开,就干脆只招兼职的。”倪珊对他很有好感,说话也藏掖,直接了当说出来。

江成川点点头,笑道,“可以理解,创业初期,能省则省,不过也得感谢你没有只招全职,不然我可就失去工作机会了。”

“你说笑了,你外形条件这么好,当明星都绰绰有余,哪里会缺我这点工作,无非就是来体验生活而已,”倪珊笑道。

江成川心想那你可看走眼了,我还真就是奔着工资来的。

因为是头一天上手,倪珊这天中午并没有把工作都交给江成川一个人干,而是带着他一同配货打包熟悉流程。

忙到一两点,上午堆积的单子才算刚刚配完,倪珊惊觉超过他的上班时间了,连连抱歉,又点了奶茶补偿。

江成川捧着一杯冰透心的奶茶从妃诺走出来,一口都没敢喝,就怕肚子又出现反应。

说起来,虽然不确定到底有没有怀孕,但他是不是应该注意注意身体,方便面可乐什么的,不能再吃了。

得些好的。唉,又要花钱。

一连在妃诺上了十来天,原本还以为这工作轻松的江成川终于有点累到了,倒不是说活多重,而是需要不断配货,蹲下站起的频率实在高,让他不得不担忧身体状况。

之前打算的去检查身体也没检查成,大城市的医院都挤,想看病都得预约,他去了两趟都没约到靠前的号码,为了不影响倪珊这边,他只好把号码作废了。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才十来天的功夫,倪珊这小店里的出货量大了不少,特别是傍晚那一头,忙得闲话都没空说。

保险起见,江成川觉得还是先把自己的身体情况确定一下,于是给倪珊请了个假,起了个大早去医院排队挂号。

和谐医院。江成川曾经很熟。

这次他当然没有再傻乎乎地跑去看什么肠胃,而是直截了当地挂了个产科。

诊室外面值班的护士看了看过来的挂号单,又看了看站在面前的大男人,诧异地问,“你挂错了吧?这是产科,不是男科!”

江成川早就想好解释的理由了,义正言辞的说,“我知道这是产科,我是替我老婆来问的,她妊娠反应严重,没法过来。”

护士大姐表情更犀利了,“孕妇本人不来,你替她问有什么用,需要抽血做b超也让你代替?真是瞎胡闹。”

江成川心说,可不就是我亲自上。

吐槽归吐槽,笑脸还是得好好摆,“大姐,这你就误会了,那些检查我们都做过了,我老婆就是有些孕期问题不清楚,让我来问问而已,你就高抬贵手,让我进去吧,一会儿后面的都急了!”

“你这小伙子,产科怎么能让男人进来。”

“我也是交了挂号费的,为什么不能进,而且里面也没有别的孕妇,一个诊室一个患者,能有什么影响?”一群孕妇看西洋景似的围观着,江成川脸都红成关公了还得硬着头皮犟嘴。

不过他今天遇到的这位护士大姐着实有原则,死活不让他进。要不是诊室里的医生干等不见人进来,亲自出来叫号,江成川恐怕得被护士大姐当成找茬的流氓,叫保卫科的拖走。

诊室里,一位短发圆脸的中年女医生坐在桌子后面,略感好笑地问这个非要替老婆进来看病的小伙子,“孕期保养说难也难,说简单也简单,现在网络这么发达,有什么疑问,上网也能咨询到,怎么还非要挂号来问。好了,你要问什么,问吧?”

进了诊室,江成川一改方才在外面的死缠烂打样,老老实实地坐在椅子上,斟酌了许久才郑重其事地开口,“其实,我不是替我老婆来看的。”

女医生眉梢一挑,“那你是替什么人来看?”

江成川看她表情有点不对,猜测她恐怕是误会了,把自己当成了乱搞关系的渣男,连忙解释,“程医生你别误会,我还没结婚,也没有女朋友。”

“小伙子,你不是来恶作剧的吧?”程医生语气有点不快乐了。

“……倒是交过男朋友。”江成川尴尬地说着,脸像着火了似的通红。

“所以呢?”程医生依旧搞不懂他的来意。

“……我怀疑自己怀孕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寒门三姑娘之她勇敢的说了(6)

    为什么,她真的不懂。她跟夏唯安从小一起长大,她一直相信,那个小时候为她打架的唯安哥哥是喜欢她的。他们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他们才是所有人都应该祝福的一对。可她肖展颜为什么要硬生生的挤进来,为什么要来打破她的梦。她讨厌肖展颜,甚至是恨肖展颜,一直都恨。“陈然哥,我恨肖展颜,我好恨好恨她。我恨她为什么要抢走

  • 终结的炽天使开始在线阅读第8节

    周六阳光明媚是个极好的天气,及云山脚下鎏金湖边有个老年中心,此刻唐心推着一个花白头发的老太太慢慢走在湖边的绿荫小道上,两人低声说着话,唐心不知说了什么,引得老太太不时咯咯乐出声。唐心是顾老太太看着长大的孩子,侍她如亲孙女一般,顾老太太有个儿子,一家在美国不常回来,唐心一有空就来看她,老太太一直有高血

  • 穿成炮灰郡主后之动物系·古代种·恐鳄形态(9)

    “哈哈,老子就是赏金一亿三千万贝利的‘食人鳄’克罗克尔,在你死之前,可以记住这个名字。”那个凶恶汉子咧着他那张大嘴,大笑着说道。很显然,经过这一番比试之后,克罗克尔已经认可了索伦的实力,否则他可不会向蝼蚁之辈报上自己的名号的了。索伦听到这个名字之后,心中微微一动,然后询问道:“你叫克罗克尔?那你和沙

  • 致命漏洞海贼王世界与抽取系统

    “日了个哈士奇的,这究竟是个什么鬼地方?”昏暗的死胡同里,愣愣看着那堵严严实实挡在眼前的墙壁,有点发霉的空气顺着鼻腔直钻大脑。沐云无比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浑浑噩噩的大脑逐渐清醒过来。还有感觉?奇了怪了,记得自己不是已经出车祸死了吗……而且……这黑咕隆咚的又是什么地方?建筑物不论是造型还是材料,和钢筋

  • 大隋:老子要做皇帝真是闻名不如见面

    夜晚,悄悄的降临。一艘海贼船行驶在大海之上,房间里面,身穿紫色性感比基尼的妮可罗宾害羞的坐在床头,羞红着一张脸把头埋在胸前的伟岸之间。楚凡抱起妮可罗宾压在柔软的纱帐之上,开始翻山越岭,攀登高峰。同时越过山丘丛林,直奔山沟而去。山沟宛如溪水潺潺,流动着绵绵溪水,潺潺打湿丛林的芦苇。楚凡登上高峰,黏住高

  • 陈爷的嚣张日常之错的时间,错的人

    但他却不想放弃。很罕见的对一个人有这么大的执着。这一等,就是四年。等到了时机成熟,等到了这“偶然”的遇见。他知道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陆琳琅拿出那支药毫不犹豫地注射下去。在旁观人的眼里像是在注射毒品,动作干净利落,很酷。其实现在回忆起来,她都不知道自己当时为什么要注射下去,但那似乎是控制不住的。后来他

  • 新奇异界在线阅读异象频生(求收藏、鲜花、评价)

    “你,你!哼,废物而已,难得和你计较,枉费明伯伯对于期望如此高,你却连小世界都不敢进去,呵呵。”王苏苏笑了,看来这样的人确实不值得她再来看了。“这是我最后一次来看你,今后我们就是两路人了。”她笑着,笑脸中带着一丝骄傲,她知道将来小世界不断的更新,她和他的实力必定将越来越大,如果自己还寄希望于他只会断

  • 惊世萌妃在线阅读第二节

    第二章“你……”这个少年就是墓王之王主角之一楼满风,他身世奇特,他成长于攻墓派忘情谷中,由于忘情谷中不能有男子,因此楼满风从小就被母亲偷偷装扮成女孩来养。长到十岁后,男孩本质已不能再掩饰,由于在攻墓上天资奇质,小小年龄就开始在各种古墓秘境中历练。十岁独闯巴蜀奇庄机关大墓,十三岁攻入守备森严的皇陵,十

  • 余欢水:开局直接帕图斯红酒在线阅读第8节

    上面显示着几个人名,慕容羽都不认识,这些人名留列在小空她们的下方,不知道有何意义。慕容羽观察了濑川佑太和仁村浩一的反应,发现两人并没有察觉羊皮纸浮在空中这一诡异的现象。呼——这张羊皮纸到底是怎么回事?之前没有听说过抚养院里会冒出这种东西啊……更奇怪的是,上面的人名代表着什么?为什么小空,美羽还有小雏

  • [J家同人主亮P]迷侦探事务所路遇听雪阁

    国旗班那边事宜结束,刘烨奔向车棚,骑着自已的电驴按着今早的路线原路返回,没多远便再见听雪阁,想起今早的事情,刘烨不禁低头笑了笑,看着小区的大门,眼前似乎又重现了那道身影,不由自主的骑进了小区,绕着听雪阁走了一圈,不得不说小区的整体环境非常的好,在整个小区的中央,竟然有一个用雪做成的阁楼,而这个阁楼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