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穿书后我被撩弯了在线阅读第6章

2021/6/10 21:31:20 作者:练笔屌丝 来源:晋江文学城
穿书后我被撩弯了
穿书后我被撩弯了
作者:练笔屌丝来源:晋江文学城
小剧场:1:白羽沉声说道:“以后不要再为了我这样的人伤害自己了,不值……”叶青尘心底莫名升起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怒意,“值不值,我自己决定。”2:白羽伸手环抱著叶青尘,柔声道:“阿尘,今生让我来护你,可好?”叶青尘:“……”ps:1:可能会有些小恐怖,慎入。2:模式:小糖+玻璃渣+大糖+糖掺刀=he3:温柔闷骚美人受×冷血醋精霸道攻1V1强强互宠4:日更,下午三点左右更新5:第一次写文,诸多不足,介意的点x。

钟楼在金陵镇最东面,鼓楼在最西面。

晨钟暮鼓。提醒着人们朝朝暮暮,昼出夜伏。现在时代先进了,很多人家里有了钟表,但金陵镇的钟鼓不曾停过。

陆一鸣去过很多地方,国内,国外。但真心觉得没有哪个地方的钟声比得上金陵镇的钟声清朗宏亮,也没有哪个地方的鼓声比金陵镇的鼓声更浑厚悠长。

每天晨钟响起,金叵罗都会朝着钟声传来的方向发呆。

所以陆一鸣打算这天一大早带金叵罗去钟楼转转。

天蒙蒙亮。东方鱼肚白旁的暗影里还隐约有星子闪烁。

街头开始零零星星的有人挑着担子出来顾生计。

陆一鸣已经很久没起过这么早了,边伸着懒腰打着呵欠,边引着金叵罗往东街里走。心里寻思着昨晚的事,恍惚着想,是做了梦?但心底也知道绝不是梦,是真真切切亲眼所见。这事绝不能让陈姐知道,她表面上悍,心里头还是一个小女人。要不要请道士来捉捉妖?比如昨天那个莫老道就看着挺不错。不知道他住哪里?价钱几何?

转念一想,那阿金怎么办。道士会不会把他也捉了?罢了,阿金自己就能吓鬼,也用不着道士上门。

陆记药铺隔壁布店的伙计钱进刚好打巷子里走出来,跟陆一鸣打了个照面,颇是吃惊:“哟,这不是陆少爷吗?您这一大早就要去铺子啦?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虽说陆老爷早些年已往生,但因为陆一鸣年纪不大,镇上的人都还是习惯叫他‘陆少爷’。

陆一鸣笑笑,“不是,我带朋友上钟楼转转。”指指金叵罗,“姓金。”

“这就是您的外国朋友哪?”钱进把金叵罗暗暗打量了下,“金少爷好。”对这洋人他早有耳闻,其实也曾远远见过一面,只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碰到。长得还真是,啧啧,又好看又稀奇,这眼珠子跟琉璃似的。

金叵罗像是没听见,兀自低头玩着手上的一张纸。黄色的纸上印着奇怪的画符。

陆一鸣戳了金叵罗一下,指指钱进,“小钱。”他教过金叵罗好几次为人礼仪,但金叵罗见人总是爱理不理。这也难怪,毕竟对他这个主子,金叵罗都是爱理不理的。

金叵罗抬头瞟了钱进一眼,竟然难得应了声嗯。

“看钟……”钱进想起什么似的,“咱金陵镇这口老钟也得有几百年了吧,听敲钟的说,快成精了。”

“修成人形了?”陆一鸣忍俊不禁。

“那倒没有,敲钟的说了,”钱进压低声音道,“有次卯正,他睡过头忘了敲钟,结果到点儿了钟自个儿响了!还整整齐齐齐响了六下,一下不少。你说这可不是成精了么。”

陆一鸣不怎么信,“估计哪位乡亲好心替他敲的吧。”这敲钟的他见过,整天神神叨叨的胡吹,上次还非说自己会看相,说陆一鸣鸿图将至,结果没几天陆一鸣就输了两个铺。

“哎,谁知道呢。不跟您说了,我先去铺里整整货。回见了啊。”钱进说完一溜小跑没了影。

陆一鸣跟金叵罗继续往前走没几步,钟声就响了起来。

小镇上空激荡着当当的钟声,整整六下。

清亮,空灵。

陆一鸣抬起头,天边已经不见夜色和星子,发烫似的红光正从东边升起。

这钟声,仿佛驱走了最后一丝黑暗,带来了无限的光明。

没等两人走到钟楼,就见着一个人伛偻着腰迈着小碎步从前面跑过。

陆一鸣怔了一下,咦?这不是敲钟的老头儿吗?

只见老头儿跑到钟楼下,从腰里摸出一把生锈的大钥匙,打开钟楼大门上的虎头锁。

陆一鸣忍不住上前,拍了他一下,“刚才是谁敲的钟啊?”

老头儿被他吓了一跳,回头见是他,笑出了一脸皱纹,“陆少爷啊!嘿嘿嘿。昨晚喝多了,喝多了,来晚了!刚刚应该是我外甥帮我敲的。”

“这钟楼里还住着别人啊?”陆一鸣一惊,“你把外甥锁里边?”

老头儿脸上有些尴尬,“哎,家里地方小,没地儿住。他就来这里小住几天。反正他安静,也不喜欢往出跑。不打紧,不打紧。”

“呵,我还以为这钟真成精了呢。”

老头儿挠挠头,“钟怎么可能成精呢,陆少爷真会说笑。”顿了下,看看陆一鸣没有要走的意思,“您这是要?”

陆一鸣指了下金叵罗,“我带我外国朋友过来钟楼看看。他对中国的文化有点儿兴趣。我们金陵镇这口三百年老钟,也算是本县之光了。”

“啊?这……”老头儿脸上露出了为难的意思,“您要往常来,我肯定欢迎二位上去参观参观,但今天吧……我还没收拾呢。其实吧,这破钟,也没什么看头。”

陆一鸣迟疑了会儿,掏出一块大洋,塞到老头儿手里,“我们就喜欢看这口破钟。收不收拾都没关系,顶多不就是点儿灰么,我们不嫌弃。”

这平时见钱眼开的老头儿犹豫了会儿,居然还是把大洋塞了回来,“哎!陆少爷,今天真不行。”

“哟呵,这是嫌给的少了?”

“这哪儿能,这钟楼又不是我家的,是镇里的,免费进免费看。”老头儿顿了下,“只是吧,实话跟您说了,您可别见笑,我这外甥,他怕见生人。”

陆一鸣失笑,“啧,这有什么。我们是进去看钟又不是去看人,绝不扰人。”把钱又塞给了老头儿。

老头儿面色复杂地收下钱,揣到怀里,“哎,那……行吧,我先上去跟他说一声,让他且避开你们。”

二人在钟楼下等了半刻功夫,便被老头儿请了上去。

钟楼里面确实没什么看头。只一柱转梯扶摇直上。

陈旧的楼梯板踩着吱吱作响,扶手朱漆剥落。角落满是蜘蛛网结。走得快了,头顶台阶上的灰尘便簌簌地飘落。

老头儿一边用手拨开蛛网一边不好意思地笑,“平时没什么人来,也不怎么打理,嘿嘿。”

直到了楼顶,出到了天台,景观才截然不同。

一出云台天地宽。

作为镇上最高的两座楼之一的钟楼,站在天台即可俯视整个金陵,往西眺望甚至可以看到那边的鼓楼遥遥相对。上好的景致。

大钟挂在天台中央的亭子里,足有一人多高,三四个人才能合抱。青铜的钟身上浮起一层厚厚的绿绣,透过绿绣,上面的铭文和兽纹依稀可见。

陆一鸣以前虽然上过钟楼,但那也是几年前的事了,那时候压根没注意这口钟,光顾着俯视整个金陵的楼台屋宇鳞次栉比,眺望远山苍翠绵延。当时还跟朋友笑说,整个金陵镇这样看起来,像极了一颗龙头。还指着自己家宅子说,那里便是龙目,多好的风水!

现在年纪大了,心思沉淀下来,才对上面的铭文来了兴趣,凑近想细读一番却发现上面印的不是汉字。看着也不像篆文。尽是些弯弯勾勾的符画,倒像鬼画符。

“这是翀文。”老头儿笑呵呵地说。

“翀文?”陆一鸣闻所未闻。

“翀文是我们金陵镇以前老祖宗们用的字,后来被汉人收服之后我们老祖宗就慢慢和汉人通婚交往,用上了汉文,后人自然也渐渐成了汉人,慢慢地没什么人再用翀文,”老头儿叹息着,“已经失传很久啦。我也看不懂哩。这些还是我从钟楼的记事册上看来的。”

“可惜了。”陆一鸣从来没听祖父和父亲提起过金陵旧事,或许到他们这辈也已经知道得极少。

他轻轻摩挲着钟面上的铭文,粗糙的突刺感从指尖传来,似乎是这口老钟试图在向他诉说着什么。

这上面也许记录着一段辉煌历史,也许歌颂着一个伟大的人物,又或许是一首颂诗,一段训诫……

但是现在,再没人能懂。

陆一鸣发出几不可闻的叹息。

它该有多寂寞呀。

扭头,却发现金叵罗聚精会神地看着上面的铭文和图案,像能读懂似的,慢慢地绕着钟边看边走,走了好几圈。

陆一鸣看着他难得的认真模样有些好笑,想问问他看懂没有,没开口,就听到钟楼底下有人群骚动的声响。

低头一看,只见一辆警-车往东南方向绝尘而去,后面一队制服警|察抄着枪-械和警|棍也往东南方向小跑。

紧跟着的是镇子里的人们,略略一数也有约摸五六十人。

看这阵仗,是出大事了。

隔得远,听着人声嘈杂,不晓得是什么大事件。三人赶紧往下跑。

到了路边,陆一鸣拽住一个跑得慢的姑娘问了话。

那姑娘他认得的,是琴行鲁老板家的丫环,她哭丧着脸,“隔壁,隔壁陈家,被,被,被!”

“被抢啦?”

鲁老板隔壁是典当行的陈家,陈老板虽然出身富贵,为人却低调温厚,只是好蓄小妾,没什么大毛病,人缘好得出了名,也没听说得罪过什么人。

姑娘摇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轻轻地说出三个字:“灭门了。”

听到灭门陆一鸣脑袋嗡地一声。

……灭、门?怎么灭,灭什么门?是他脑海里跳出的那个灭门吗?

陈家上上下下,少说也有五十口人呐。怎么就能灭门了呢。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僵尸世界:天秀传奇鬼船现

    海上的风浪和天气,都不是天气预报说得准的。黑云压在上方,遮得是一丝阳光都见不到,放眼望去浪涛一片连着一片翻滚,船老大带着船员行走奔忙,用绳索固定甲板上堆积的物资。“快,快到甲板上去。”王胖子急冲冲地叫道。“嗯?这种时候去甲板上干嘛?”叶天听着王胖子的话,抬起头是一脸懵。“我也不知道啊,刚就听那几个人

  • 超武战灵纪第九章

    但这样一来,路紫也很可怜——她下班以后没地方可去了。如果换成以前,她还能找朋友们,特别是她的好妹妹李诺依出来,逛逛街、吃吃饭。李诺依是姑奶奶路秀琴的外孙女。姑奶奶有两个孩子——大女儿杜敏,小儿子杜砚。而李诺依就是杜砚的姐姐——杜敏的女儿。她跟路紫都是在路秀琴的膝下长大的。路紫今年22岁,诺依今年19

  • 长生引(GL鬼怪)之碾压(求收藏)(8)

    这还是我第一次在场上看到手冢部长的零式射球。站在许斐刚身边的乾贞治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道。果然是使用技能啊,许斐刚眼中也是精光一闪,刚才的一瞬间,他看到了手冢用拍球的手极快的旋转了一下篮球,让整个篮球带着强烈的旋转。最后篮球弹在地上居然能神奇般的飞回撤步跨出三分线的手冢国光手中,这种类似于超能力的控球

  • 洪荒古越传第二章在线阅读

    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心思,什么样的契机,总像是心头拧着一把钢丝,他开始比以往更加期盼周六的夜。连他的秘书都发现最近自家的boss最近总是分外注意桌上的那本台历,他还暗自揣度着是不是最近的行程太满,,这是消极怠工的节奏啊。林修有种瞬间年轻了好几岁的感觉,像是十七八岁的青葱岁月,连刷个牙都有活力的要哼上几句

  • 家有诡夫太嚣张实不相瞒,我是逃亲出来的!

    “其实吧,那位女剑士,对我....已经达到了痴迷的地步,她非要我和她成亲,可我不愿意,于是...唉。”“??这...夏目前辈,那您为何不拒绝呢,我看刚才那位大姐姐,也不像是那种不知知书达理的啊!”闻言,真菰一脸诧异,旋即,不解的提问道。“真菰,你还年轻,等你到了一定年纪,你就懂了。”摆了摆手,夏目晟

  • 朦胧问道在线阅读第1节

    少年洛南在幻想系统的帮助下穿越到了『鬼灭之刃』的世界,无牵无挂的他对此很是高兴,毕竟他对于二次元可是异常向往。虽说如此,但『鬼灭』的世界也不是很安全,如果运气差点,一开局就遇到鬼那就拜拜了。还好,自己所在的地方是一个村落。自己的系统也比较大方,给了两次免费抽奖的机会。“玄不改命,氪不改非!不求开局无

  • 都市之我是妖怪在线阅读第七节

    清澈说虽然浊酒比他要小一岁,但在他们公司大家都叫他老大,也就习惯了,他还说老大是他认识的人里智商最高的一个。他还跟我说了一个让我觉得很感动的事,他说他公司经常有聚餐啊什么的,自从他老大玩了游戏之后,每次聚餐喊他他都不来,理由是要回家陪媳妇,那时候我想清澈应该是不知道我仅仅只是存在于游戏中的,他以为现

  • 新世界后在线阅读魔神系统

    PS:新书很H很暴力,求打赏收藏!!“路飞,那我先出海了哦!”位于东海的风车岛海岸前,一艘小船上站着一个头戴橘色牛仔的年轻人,正对着岸上一名打着哈欠、带着土气草帽的十一二岁的男孩挥手。他是艾斯,海贼里海贼王罗杰的儿子,此时十五岁的他正准备离开风车岛出海闯荡当海贼,梦想超越罗杰成为海贼王。而站在海岸上

  • 妖域战纪在线阅读第3章

    很快的,张楚岚和伊二两兄弟就摆脱了那个王胖子,这时的张楚岚看着自己的兄弟干兄弟伊二,不由得很是好奇,想不明白那个王胖子为什么那么的害怕自己的这个兄弟,想到这里的张楚岚不由得对着伊二不由得说道:“小二啊,你这家伙你是怎么办到的啊,让那个家伙那么的害怕你啊,一见到你跟见到鬼似的,厉害真是厉害啊。”“呵呵

  • 战神联盟之冥血恋在线阅读第八章

    虽然凯文的外形是类似于人造人的外形,但是埃米尔并没有在凯文身上感受到人造人的反应信号,他还是本能的将凯文归类为了脱离网络的机械生命体。所以埃米尔大部分的注意力并没有放在凯文身上,而是放在了凯文肩上的屁.股...额,是2B小姐姐身上。“念两句诗?”听到凯文的话语,青蛙形态的埃米尔明显一愣,他完全不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