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穿书后我有了四个BOSS在线阅读第五章

2021/6/11 5:48:56 作者:小鹿子 来源:晋江文学城
穿书后我有了四个BOSS
穿书后我有了四个BOSS
作者:小鹿子来源:晋江文学城
【新文连载求收藏!《你们嗑的CP,BE了》——团宠女主修罗场】慕若雯又又又穿了。这次她穿成了恶毒女配&男主的亲妹妹&被掉包的真千金。假千金女主身有心脏病,楚楚可怜、弱不禁风,全家都只疼爱她一个。真千金恶毒女配嫉恨无比,想夺回原本属于自己的一切,却被亲哥哥关进精神病医院,落得个跳楼身亡。穿过来的慕若雯表示:哥哥给你,父母给你,钱和地位都给你,掰掰。却在这时,她曾经穿过的世界和这个世界融合了。来自西方神秘贵族&音乐鬼才,自称她哥,非要她和男女主一家断绝关系,且独宠她一人。闭了上千年死关的符寒真人忽然

入侵后的第五天·“植物……也进化了?”

学生们面面相觑,甚至有女生已经小声抽噎起来。

“教授,这是怎么回事啊?您知道吗?”有学生寄希望于程声,尚且稚嫩青涩的脸上是自以为藏住的不安。

程声看着这些学生,他沉默了片刻:“保护好你们自己,准备一些耐储藏的东西。”

“教授……您这是什么意思?”

“我们离帝京、临京足有一千公里那么远,也会受到波及吗?”

程声看着这些明显自欺欺人的年轻学生们,他干巴巴地扯了扯嘴角:“我想你们应该重温一下传染病学了。这会是一场由点到面的爆发。”

从起初喜马拉雅腹地的四个大兵,到帝京的这场医院□□,跨越的又何止是一千公里?

可短短不到两周的时间,入侵已经渗透进平民的日常生活里来了。

“传染途径是什么,潜伏期有多久、潜伏期间是否会传染……这些都尚不明确,又该如何抑制传播?”程声看着这些学生。

他说的这些,在这个教室里的学生不会不知道,只不过谁都不想相信而已。

“用好你们的专业知识,做好最充足的准备。”程声说道,他转动轮椅,在教室的尽头黑板上,还画着一张五星红旗,他的目光扫过黑板,看向学生,“最后,相信我们的国家。”

程声看着底下若有所思的学生们,安静地操控轮椅离开了。

这些年轻的学生需要一点时间来消化这个消息,但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多了。

程声回到房子,他在笔记本的日历表上,划下又一个斜杠。

程声的日历表上,本在12月份的某个日期上用红笔圈了出来,那是他最初预估病毒爆发的时间,但随着段奕第一次带来那四个大兵的消息,程声把这个日期一再挪前。

而现在最新的红圈圈,就在他刚划去的斜杠后两天。

——距离真正的爆发,或许只剩下短短两天了。

程声坐在房间里,握着手机,屏幕上仍旧是之前段奕发给他的消息。

他之前试着回拨电话过去,但电话那头始终无人接听,段奕也再没有消息过来。

窗外一家家灯光接连亮起,楼下操场还传来篮球打在地面上颇有节奏的声响,邻居开窗吆喝小孩回家吃饭……怎么看都像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夜晚。

程声却觉得,这是暴风雨前的宁静,是欺人的假象。

他又翻了翻消息,距离院长说派人来接他,已经过了整整一天,却一点消息都没,这不同寻常。

到底是压根出不来?还是路上出了什么意外?又或是路上的通讯中断了?……

程声脑海里飞快闪过重重猜测,每种猜测都让人感到不安。他捏了捏鼻梁,只觉得太阳穴连着眼眶突突跳得他浑身发烫。

他躺在床上,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丝毫没有听见半夜时分,几辆救护车拉着鸣笛驶进了小区、女人男人的哭嚎和小孩受惊的尖叫。

第二天一早醒来,程声才知道小区里有人被救护车带走,说是刚乘高铁从临京市回来的,半夜出现发烧幻觉的症状,甚至把自己的老婆都给打伤了。

程声目光一凛。

——从临京开往这儿的高铁车次,一天就有六七辆,列车上的乘客进入城市后,便会向四面八方散开。

程声向大学府请了假,拿了冰箱里剩下的两枚针剂揣兜里以防万一,找到了那户人家的家属。

“您好,我是院方派来做样本调研的。”他隔着房门两米远,透着门上打开的正方形小窗,看向门内的老人,是那个男人的母亲,“您不必开门,我们就这样交流吧。”

老人懵懵懂懂地停下动作,站在门内微微点头。

“您儿子回到家的时候,身上有明显伤痕吗?”

——“没有,很健康很正常的。”老人说道。

“他回到家过了多久出现异常?”

——“他是晚上七点多到的家……凌晨的时候忽然咳嗽起来,说喘不过气,然后晕了过去。再醒来的时候,就开始攻击我儿媳了。”

程声微皱眉,记录在笔记本上。

他估摸着那个男人晕过去的时候就已经停止了心跳,就像医院里的那些人一样。

“他回来后,有和你们聊起过旅途上遇到什么不一样的情况吗?或者他在临京有遇到过什么特别的情况?”程声接着又问。

——“他说过,说临京不安全了,很多人都在往外地跑,都觉得我们这儿安全。”老人不解地说道,回忆着。

——“哦对,他还说,说高铁上坐他边上一个乘客发高烧,总往他这儿打喷嚏,他还开玩笑说,让我们离他远些,免得他被传染了,再传染给我们。”

程声微点头,又在笔记本上写下“疑:唾沫传染”——就写在“疑:血液传染”的下面。

“谢谢您的配合。”程声收起笔记本。

他道了一声再见,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屋里老人颤着声音喊住他:“您觉得我儿子他……他是怎么了?他、他还好吗?”

“……具体情况得看治疗效果。”程声说道,虽然他几乎能肯定那个男人已经死了。

他看向老人,轻声说道,“您多保重。”

老人在门后,一句话也没有说,一双周围全是褶皱的混沌眼睛沉默地看着程声,看着他离开的背影。

程声头一次觉得目光是有实质的,像是在敲打他的良心。

程声转着轮椅打算回去,街上两旁的店铺似乎变得冷清了一些,都能看见有些店铺里的电视滚动着新闻或是电视剧。

他一边转着轮椅往家的方向走,一边回忆着这两天的传染数据,脑内像是有自动计算的程序在高速运转,飞快给出了最新的R-O数据。

程声微晃神,他居然心算出来了?

不可能,他只是想了想而已,计算公式的庞杂复杂,哪怕他是个天才(划掉),也不至于在短短几分钟里就算出这样的数据来……

冷不丁地,手机贴着裤缝震动响起,惊得程声一个激灵回神。

他停下来,拿出手机看,是大院的。

“程博士。”电话那头的人说话,“计划有变,我们派去的人可能不能按时赶过来了。”

“怎么了?”程声皱眉问。

他停在大街上,下意识地目光看向正对面的店铺,店铺里的电视机正放着新闻,画面是高速公路上,一辆辆车排起了长龙堵在了那儿。

程声目光顿了顿,敏锐地察觉到了什么,他推动轮椅转进了店铺里。

“先生您好……”店里的人迎上来,可程声充耳不闻。

新闻里,主持人正说道:“京都高速公路发生重大拥堵,目前造成拥堵的原因不明,专台已派直升机试图从空中获取一些现场情况。”

“安琪你好,能和我们说一下现场的情况吗?”主持人连线坐在直升机里的现场记者。

“你好主持人,我是安琪。”现场记者说道,“现在我们是在京都高速公路的上空,可以很明显地看到整个高速公路上的车辆都无法动弹,我们正在往前试图找造成本次拥堵的源头……”

“等一下。”安琪忽然发现了什么,指着不远处,让摄像师傅试图对焦那儿,“大家看到了吗?那边有人在往这边跑!他们在做什么?”

“他们一定看到了什么!摄像师傅能看到什么东西吗?”现场记者连忙问道。

程声脸色一点点沉下去。

他的手机里,大院那头的人还在继续说下去:“……帝京的路已经瘫痪大半了,我们的车好不容易出了帝京,但是高速公路上也出现了感染者,我们必须先保障普通百姓安全撤离高速、封锁高速……”

程声打断了那头的话:“我明白了。”

那头沉默下来。

程声也沉默了几秒,最后他开口,“无论如何,大院的功能运作务必要保护好,必要的话,封锁大院全员撤离。”

人才是最危险的,没有了人,大院就会安全。

电话那头安静了两秒:“我们会考虑的。”

“院长呢?”程声在对方要挂断之前问道。

“……院长可能受到了感染,现在处于隔离的状态,我们正在观察。”电话那头的人回答道,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程声心猛地一沉。

手机里传来“嘟嘟”的电话忙音,而店里的新闻播报还在继续,现场记者还在兢兢业业地描述情况:

“我们在现场看到了持-枪的特-种-部-队正在维持秩序,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用到这样的警力,但是相信很快就能恢复通畅……等一下!什么情况!?刚才鸣枪了!”

程声看向电视,现场记者脸上闪过慌乱,画面也抖了一下:“刚才持枪警力向平民射击了!?摄像能不能给我一个放大镜头?驾驶员,能不能让我们再靠近一些?”

镜头放大到模糊,可以看到一片人正逆着人群往特警的方向狂奔,在他们身后,只是寥寥几个成年人,却让人群避之不及。

那几个人身上出现了弹孔和大片印出的血渍,但子弹并没有让他们倒下,他们仍旧往前走。

甚至,在走过一辆私家车的时候,一只宠物狗从车窗里探出头,向他们狂吠,却没想被其中一人猛地拽了出去,低头狼吞虎咽地啃咬起来。

程声仿佛能听见那人咀嚼血肉的声音。

现场记者惊叫了一声。

新闻直播的连线画面被仓促切断。

坐在台里录制的主持人脸色苍白,一时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还是旁边另一位主持人接口:“今天的新闻插播就到这儿,下面进一段国际新闻。”

店里的店员小声地喃喃:“这都是啥啊,狂犬病?”

程声移开视线,他这才注意到自己进了一家五金店,他想了想,买了大量手电筒和电池回去。

“诶哟喂,您买的也太多了吧?用三年都用不完,这电池得烂啊。”店员看到程声这一箩筐的东西,咋舌道。

“囤着,有备无患。”程声说道,他指了指电视机,“刚才新闻你也看到了,最近不太平。”

“……这倒也是。”店员若有所思地想着,决定今天提早下班,也囤点应急的东西去——有备无患。

程声把这一袋东西扎紧了挂在轮椅上,往家的方向走。

在向往常那样拐进楼栋的时候,程声椅子上挂着的塑料袋忽然破开一个口子,几板电池砸了下来。

程声一愣,回头去看,就见塑料袋被边上灌木丛长出的叶子划开了一个口子。

他微怔,似乎楼栋两旁的灌木丛长得快了许多……竟是不知不觉,将枝桠伸到了楼栋口。

要不是塑料袋破了个口子,程声才注意到,这灌木丛的叶子,居然长出了一排剑齿似的三角利口,甚至在阳光下,还泛着一点点金属的光泽,难怪轻而易举地划开了塑料袋。

程声觉得不可思议,可眼前这叶子却是的的确确生出了金属的刺口……

“植物……也进化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僵尸世界:天秀传奇鬼船现

    海上的风浪和天气,都不是天气预报说得准的。黑云压在上方,遮得是一丝阳光都见不到,放眼望去浪涛一片连着一片翻滚,船老大带着船员行走奔忙,用绳索固定甲板上堆积的物资。“快,快到甲板上去。”王胖子急冲冲地叫道。“嗯?这种时候去甲板上干嘛?”叶天听着王胖子的话,抬起头是一脸懵。“我也不知道啊,刚就听那几个人

  • 超武战灵纪第九章

    但这样一来,路紫也很可怜——她下班以后没地方可去了。如果换成以前,她还能找朋友们,特别是她的好妹妹李诺依出来,逛逛街、吃吃饭。李诺依是姑奶奶路秀琴的外孙女。姑奶奶有两个孩子——大女儿杜敏,小儿子杜砚。而李诺依就是杜砚的姐姐——杜敏的女儿。她跟路紫都是在路秀琴的膝下长大的。路紫今年22岁,诺依今年19

  • 长生引(GL鬼怪)之碾压(求收藏)(8)

    这还是我第一次在场上看到手冢部长的零式射球。站在许斐刚身边的乾贞治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道。果然是使用技能啊,许斐刚眼中也是精光一闪,刚才的一瞬间,他看到了手冢用拍球的手极快的旋转了一下篮球,让整个篮球带着强烈的旋转。最后篮球弹在地上居然能神奇般的飞回撤步跨出三分线的手冢国光手中,这种类似于超能力的控球

  • 洪荒古越传第二章在线阅读

    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心思,什么样的契机,总像是心头拧着一把钢丝,他开始比以往更加期盼周六的夜。连他的秘书都发现最近自家的boss最近总是分外注意桌上的那本台历,他还暗自揣度着是不是最近的行程太满,,这是消极怠工的节奏啊。林修有种瞬间年轻了好几岁的感觉,像是十七八岁的青葱岁月,连刷个牙都有活力的要哼上几句

  • 家有诡夫太嚣张实不相瞒,我是逃亲出来的!

    “其实吧,那位女剑士,对我....已经达到了痴迷的地步,她非要我和她成亲,可我不愿意,于是...唉。”“??这...夏目前辈,那您为何不拒绝呢,我看刚才那位大姐姐,也不像是那种不知知书达理的啊!”闻言,真菰一脸诧异,旋即,不解的提问道。“真菰,你还年轻,等你到了一定年纪,你就懂了。”摆了摆手,夏目晟

  • 朦胧问道在线阅读第1节

    少年洛南在幻想系统的帮助下穿越到了『鬼灭之刃』的世界,无牵无挂的他对此很是高兴,毕竟他对于二次元可是异常向往。虽说如此,但『鬼灭』的世界也不是很安全,如果运气差点,一开局就遇到鬼那就拜拜了。还好,自己所在的地方是一个村落。自己的系统也比较大方,给了两次免费抽奖的机会。“玄不改命,氪不改非!不求开局无

  • 都市之我是妖怪在线阅读第七节

    清澈说虽然浊酒比他要小一岁,但在他们公司大家都叫他老大,也就习惯了,他还说老大是他认识的人里智商最高的一个。他还跟我说了一个让我觉得很感动的事,他说他公司经常有聚餐啊什么的,自从他老大玩了游戏之后,每次聚餐喊他他都不来,理由是要回家陪媳妇,那时候我想清澈应该是不知道我仅仅只是存在于游戏中的,他以为现

  • 新世界后在线阅读魔神系统

    PS:新书很H很暴力,求打赏收藏!!“路飞,那我先出海了哦!”位于东海的风车岛海岸前,一艘小船上站着一个头戴橘色牛仔的年轻人,正对着岸上一名打着哈欠、带着土气草帽的十一二岁的男孩挥手。他是艾斯,海贼里海贼王罗杰的儿子,此时十五岁的他正准备离开风车岛出海闯荡当海贼,梦想超越罗杰成为海贼王。而站在海岸上

  • 妖域战纪在线阅读第3章

    很快的,张楚岚和伊二两兄弟就摆脱了那个王胖子,这时的张楚岚看着自己的兄弟干兄弟伊二,不由得很是好奇,想不明白那个王胖子为什么那么的害怕自己的这个兄弟,想到这里的张楚岚不由得对着伊二不由得说道:“小二啊,你这家伙你是怎么办到的啊,让那个家伙那么的害怕你啊,一见到你跟见到鬼似的,厉害真是厉害啊。”“呵呵

  • 战神联盟之冥血恋在线阅读第八章

    虽然凯文的外形是类似于人造人的外形,但是埃米尔并没有在凯文身上感受到人造人的反应信号,他还是本能的将凯文归类为了脱离网络的机械生命体。所以埃米尔大部分的注意力并没有放在凯文身上,而是放在了凯文肩上的屁.股...额,是2B小姐姐身上。“念两句诗?”听到凯文的话语,青蛙形态的埃米尔明显一愣,他完全不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