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情爱 > 正文

终极一班之东笑伊人醉在线阅读第7章

2021/6/11 5:42:47 作者:东静语 来源:17K小说网
终极一班之东笑伊人醉
终极一班之东笑伊人醉
作者:东静语来源:17K小说网
两个情商甚低的人,明明喜欢着彼此却谁也没有发现。直到高三,直到快要毕业,在友情、亲情、爱情之间苦苦挣扎,这才发现对方竟是一直在自己心中那个人。哪怕发现,哪怕知道,可身在江湖,有太多不得以。————————喜欢这本书的亲们可以关注微博∶东静语,会发其他每个人的番外。

兰妃其实是很有些急切的。毕竟五公主不是寻常的身份,太傅府那边还等着她的回复呢!

不过真等到了皇太后寝宫,兰妃又立刻放慢了脚步。

太后一直不是很喜欢她,若是她这样贸贸然冲进去,肯定会被太后训斥失礼……

深吸一口气,兰妃迅速调整好脸上的心情,挂上甜美的笑容步步生莲的走了进来:“臣妾给太后娘娘请安,见过皇后娘娘,五公主安好。”

兰妃还是很会做人的。不但分别向太后和皇后请了安,连一旁的五公主也没落下,拐着弯的示好。

周月琦没有回应,视若无睹兰妃的友善笑容,慢条斯理的端起桂花茶,小小的抿了一口。

兰妃脸上的笑容僵了僵,饱含歉意的又朝着五公主走了一步,语气越发诚恳:“太傅府行事不周,自知酿下大错,已然诚心悔改。还望五公主大人大量,勿要怪罪。”

兰妃很聪明。既然五公主昨日刚出太傅府就转而进宫、而且还留宿皇太后的寝宫,想来皇太后是已经知晓五公主在太傅府发难的事情了。

以五公主的受宠程度,别说太傅府的行为确实落人话柄,哪怕太傅府行事光明磊落,也肯定会被皇太后责怪。毫无疑问,她也是肯定会被牵连的。

反正都要挨骂,还不如赶在皇太后开口问罪之前,她先行把过错都担了下来,旗帜鲜明的彰显出她的立场。

“胡太医找过兰妃娘娘了?”周月琦终于肯看向兰妃,出口的问话却不在兰妃的意料之中。

兰妃微微一愣,随即轻轻点头,神色温和,语气不带半点的怒意,反而夹杂着些许感激:“五公主大恩,太傅府感激不尽。若不是五公主及时提醒,太傅府只怕真要闯下天大祸事,后果不堪设想。”

丝毫没有提及胡太医找她索要银两的时候,她是何其的难堪,又是何其的生气和怨怼。兰妃此时此刻的表现,尤为谦卑,也着实和善。

“兰妃娘娘口若莲花,本公主自叹不如。”周月琦才不相信,兰妃是真的发自内心感激她。反之,兰妃只怕心里已经将她恨到极致还差不多。

前世若不是这位兰妃娘娘从中作梗,太傅府哪里来的胆子公然与将军府为敌?那时候的她没有出手相护,是她的错。但是这一次,她决计不会放任将军府受到任何的欺凌。

也是以,她和这位盛宠在身的兰妃娘娘,是注定要为敌了。

五公主的高傲和清冷,兰妃早就有所耳闻,也亲眼目睹过。只是以前两人之间没有任何利益冲突,也始终不曾对上。

此刻亲身领教五公主的盛气凌人,兰妃暗自掐了掐自己的手心,姑且忍住了没有变脸,继续挂着笑容,盈盈回道:“不过是肺腑之言,五公主见笑了。”

太傅府?虽然不知道太傅府怎么惹了她的小五不高兴,但是只看五公主此刻甚是不喜兰妃的反应和态度,皇后眼中滑过冷意。

她的小五可从不会无故怼人。更别说方才她看得清楚,是兰妃自己率先找上小五的。换而言之,兰妃这是自知理亏,心虚着呢!

敢把心思打到她的小五头上,太傅府狗胆包天,兰妃更是不妨多让。

看来,兰妃果然是心大了。不但不把她这个皇后娘娘放在眼里,连堂堂皇家五公主都敢起心算计?

“小五性子冷,从不与人说笑,兰妃何出此言?”皇后的语速很慢,悠然之间带着不容置疑的气势,看似风淡云轻,望向兰妃的眼神却极为冷冽,“若是小五哪里做的不好,得罪了兰妃,还望兰妃看在小五年幼的情面上,勿要记恨在心才是。”

“臣妾不敢。”因着皇后一句“年幼”,直接就让兰妃诚惶诚恐,垂下头去。

宫里谁人不知,兰妃也不过年芳十八,跟五公主同龄。可偏生皇后非要强调五公主年幼,又置兰妃于何地?

但凡换个场合,单只是平日里众妃向皇后娘娘请安的时候,兰妃都敢故作单纯懵懂的反击回去。

反正她有圣上宠着,天大的事情也有圣上帮她担着。她不怕皇后娘娘,早晚都会将皇后手中的权位抢到她的手里来。

可眼下不行。皇太后还没开口,便是偏向皇后和五公主的。她要是在这个时候公然回击皇后,无疑是跟皇太后作对,哪怕是到了圣上面前也必定讨不到好。

更别说,事关圣上最为宠爱的五公主,兰妃不敢掉以轻心,也不敢冒险。

虽然她也不是很清楚,圣上怎么就突然强行为五公主和沈清河赐了婚。可她清清楚楚的听圣上说过,这门婚事是圣上亏欠了五公主。

万一圣上就因为心里的愧疚,偏心向着五公主,而不站在她这边了呢?

“真要是不敢,兰妃就安分些,少说两句。”皇太后终于出声,果不其然是偏心皇后和五公主的,“打从兰妃进来,就没见兰妃的嘴停过。真要知道错了,就多做些实际行动,好好约束约束太傅府的家风和德行。别光是嘴皮子功夫,说的比那唱戏的还要动听。”

“太后恕罪,臣妾知错。”皇太后当面明言斥责,兰妃既羞愧又难堪,面色发白的跪倒在地。再之后,她到底还是不敢吭声了。

不行。她今晚无论如何都必须将圣上请到她的寝宫去。再不拿准圣意,只怕不光是太傅府,她也会跌入谷底。

“但愿你是真的知错。”皇太后这句话很是意味深长,却令得兰妃心下一颤,更是谨慎和戒备。

兰妃本以为,只要她亲口当着皇太后和皇后娘娘的面,向五公主道了歉,便是表明了她的立场,给出了她的态度。

她再怎么说也是后宫嫔妃,五公主再受宠也不过只是一位小辈。看在圣上的情面上,她这个“兰妃娘娘”的头衔和名号,不可能毫无分量。

但是事实上,兰妃此时此刻才突然发现,是她低估了五公主在皇家的地位。但凡事情涉及到五公主,皇太后和皇后娘娘根本不分青红皂白,也不论及任何的情分,实在可恨。

接下来近半个时辰里,兰妃一扫往日受宠皇妃的耀眼风采,默默无闻的藏在了最角落的位置,尽可能的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直到宫中一众妃嫔陆续前来,集体向皇太后请完安,兰妃这才迫不及待的提脚迈步,混在众多妃嫔之中,匆匆离去。

最新进宫的这些妃子里,唯有兰妃最为受宠,也最是风光。尽管她时常自诩小心谨慎、低调行事,可她往日里从不屑跟其他妃嫔攀谈,动辄春/风满面的风光神情,已然很是显眼,想要让人不注意都很难。

是以,兰妃今日的与众不同,早就让所有人察觉出了端倪。任凭她掩藏的再好,宫里这些人精也尽数都纳入了眼底。

以致于才刚从皇太后的寝宫出来,诸位妃嫔立刻争先恐后的派人打探起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尤其是皇宫内院,多的是眼线和耳目。加之皇太后刻意没有封锁消息,兰妃清早冲撞了五公主、进而受到太后和皇后训斥的消息,很快就传开。

等到兰妃意识到不对劲,想要将这些不利于她的谣言拦截住,却为时已晚,来不及了。

与此同时,太傅府蹉跎苛待将军府出嫁嫡女的事情,如疾风一般迅速蔓延开来。

太傅府没能避开谣言的走向,宫内的兰妃也受到牵连,同时陷入了诸多舆论的漩涡之中。

沐浴在所有人注目的焦点中,周月琦施施然出了宫。

相对外面越演越烈的风城风雨,习惯了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将军府内却是完全被瞒在鼓里,丝毫不知情。

此刻的将军府很忙,全府上下所有人都在齐心准备晚饭,既期待又忐忑。

打从昨天傍晚回到家里,将军府一众女眷便满怀感激的翘首以盼,只等着五公主的归来,好还以最大的热情。

说心底话,她们能够回报五公主的并不多。但是最起码的一顿丰盛晚饭,她们必定尽心尽力,需得亲力亲为。

沈二嫂更是今日清早便得了沈老夫人的授意,将一直寄养在娘家的儿子沈承志也接了回来。

“侄儿承志,见过公主婶婶。”沈承志,现年九岁,是沈清河的嫡亲兄长、沈家二少沈清凌的遗腹子。出生于十年前沈家变故之后的次年三月,也是沈家第四辈唯一的子嗣。

见到沈承志,周月琦脚步停下,眼中忍不住闪过一抹惊诧。

十年前燕关大战,以沈老将军为首、沈氏一门虎将如数壮烈殉国,只剩下年仅十岁的沈清河这一位男孙。而沈承志,可以说是老天爷对沈家的最后一丝慈悲和怜悯,在沈清凌死后第五个月出生,亦是沈家第四辈最珍贵的根苗。

前世因为她的关系,沈清河未能育有子嗣。毫无疑问,沈承志便成为了沈家所有人最后的期许和寄托。

然而很可惜的是,因为她的疏忽和无视,害得沈承志丢了性命,沈家也至此失去了第四辈子嗣的继承。

沈清河常年不在家,沈家女眷将沈承志保护的很好。为了能够更好的教养沈承志,由沈老夫人做主,特意将沈承志送去了沈家二嫂的娘家、御史府金家,交给沈二嫂的嫡亲兄长金渊代为照顾。

就连五公主嫁进将军府,沈承志也只是在大婚当日被接回将军府,次日就又被送去了金家。前世直到沈清河凯旋归来,沈承志才再度出现在将军府。

周月琦也是在很久之后才知道,其实在她和沈清河大婚次日,沈承志陪着将军府诸位女眷等了她整整一上午,为的就是恭恭敬敬的给她这位小婶婶敬一杯茶水。只不过,她自己避而不见,便错过了。

“公主弟妹回来了?快快快,外面冷,公主弟妹的屋子里已经起了暖炉,赶紧回屋暖暖去。”沈二嫂是出来找沈承志的。见到沈承志居然挡了五公主的路,连忙上前将沈承志拉开。

尽管将军府所有人都很照顾和疼爱沈承志,然而,许是承载了太多的负担和压力,沈承志的身体并不健壮,反而养的极其瘦弱,多病多痛。被沈二嫂这么一拉,沈承志脚下踉跄,差点摔倒。

周月琦皱了皱眉。不等闻讯赶来的沈家其他女眷说话,她率先开了口:“承志的身子骨太弱了。”

看到五公主面露不悦,沈老夫人还以为五公主要训斥沈承志无礼冲撞,未曾想五公主在意的居然是沈承志的身体。

才刚悬起的心缓缓落下,沈老夫人发自肺腑的跟五公主说起了真心话:“承志自幼多病,日后怕是只能走文举之路……”

“身子骨弱就慢慢调养。武将出身的孩子,天赋在武不在文,无需强求。”打断沈老夫人充满了无限寄许和厚望的解释,周月琦的视线落在了沈承志乍然亮起来的稚嫩小脸上,“不喜欢便是不喜欢。沈家的孩子,不必遮遮掩掩,需得谨记,活的堂堂正正、无愧于心。”

“承志谨记公主婶婶教诲。日后必当行的端、坐的正,勤奋习武,以后跟小叔叔一样驰骋沙场,继承我沈家祖先遗志,扬我沈家虎门雄风。”沈承志昂起小脸,神色前所未有的慷慨激昂,也特别的有精神。

这些话,是沈承志心里最真实的想法。可他不敢跟曾祖母讲,也不敢跟祖母和娘亲她们说。她们都太过在意他的安危,他不想让她们失望,更不想让她们时时刻刻都为他担惊受怕。

可是现下不一样了。有公主婶婶在,他相信,所有的一切都会变好的。

这是沈老夫人她们从未见过的沈承志。从小到大,沈承志一直都很瘦弱,性子也极为安静,看不出半点的跳脱。

她们本以为,这就是沈承志的本性。却没有想到,真正的沈承志反而是她们从未见过的模样。

这样的发现陡然间飞掠过将军府诸位女眷的脑中,无声却又沉重的打在她们的心上。是久违的喜悦,更是满满的骄傲。沈家好儿郎,合该活的此般神武飞扬,合该驰骋沙场、保家卫国。

看着沈承志尚且稚嫩的脸上流露出异常坚决的雄心壮志,周月琦取下腰间的翡翠,递给了沈承志:“皇祖父留给本公主的御赐之物,从今日起,赠与你时时挂着。”

沈承志愣住,目不转睛的看着五公主,却没有伸出手去接那块翡翠腰牌。皇祖父?那岂不是先皇陛下?

沈老夫人神色一颤,立刻就摆手,想要帮沈承志推拒五公主的赠礼。

先前在太傅府,五公主送林梓盈那块圣上御赐的玉佩,沈老夫人就想要拦着了。可想到沈雨萱母女在太傅府的凶险处境,沈老夫人到底还是默许了。

沈老夫人一生光明磊落,行事作风极为坦荡正派。唯独在那块御赐玉佩上,她起了私心,想要借五公主更甚至是当今圣上的名,护住沈雨萱母女在太傅府的性命无忧。

而今眼看着五公主又要送沈承志一块腰牌,还是比昨日那块玉佩更加珍贵的先皇圣物,沈老夫人想也未想就要推辞。

她们将军府能迎进五公主这位孙媳,是将军府的福气。可五公主不欠将军府的,将军府不该一而再占五公主的好处,实属不当。

“见面礼。”没有去看沈老夫人以及其他诸位将军府女眷的反应,周月琦向前两步,像昨日送林梓盈玉佩时一样,亲手将翡翠腰牌挂在了沈承志的腰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无海寺[系统]在线阅读第4章 条件

    随着敲门声响起,姜月停下了锻炼。能感觉到自身的控制力变强了不少,但想要完全控制还是需要一两天的练习。将戒指再次变为吊坠戴在了脖子上,打开了门。“福伯,有什么事吗。”姜月站在了门口,挡住了床上的幼龙。很显然,现在还不是暴露双塔尼亚的时候。“小姐,午餐做好了。”福伯恭敬的答道:“还有凌云霄已经在路上了。

  • 我在异界玩APP在线阅读第9节

    虽然唐王笃定要做皇帝了,但这个身份转变的过程,是需要精心设计的。礼部的人查阅历代典籍,希望找到可以因循的旧例,忙活了很长一段时间。终于拟定了一个草案向唐王汇报,这是一个安静的清晨,第一缕阳光刚刚洒落下来。礼部尚书急匆匆的来到了唐王的官邸,唐王在唐屋接见了他。礼部尚书手里捧着你一定的草案,说:“臣等斟

  • 秦时明月之死生契阔乐园之塔的反抗

    “夕封哥哥!!夕封哥哥!!”“唔?这里是哪里?”夕封一边捂着疼痛的后脑勺,一边观察着周围的环境,他现在在一个山洞内,周围有着一群满身都是伤痕的小孩和老人。他知道自己肯定不是在自己的房间里,至于为什么?当然是夕封他竟然发现自己竟然变小了!!!要不是他心理素质非常的过硬,早就打呼小叫了。“夕封哥哥?”“

  • [娱乐圈]老婆不易追第六章在线阅读

    “呵呵没关系,举手之劳,”陶宇摆了摆手说道。“对了姑娘你现在准备去哪儿?”陶宇问。“我想去夜城投奔我的姑姑,谁知差点死在这儿。”女子回道。“哦、这样啊,那你现在能走了吗?”陶宇问道。嗯、女子说完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刚起来就身子一个趔趄,陶宇连忙过去扶住女子。女子脸一红也没有拒绝······“哎!我背

  • 我的情敌信息素过敏黯泪

    离开山洞之后,穿着破旧衣襟的陈寒看着月光,小丑面具摘了下来,皎洁的月光印在陈寒的脸上,焰灵姬也看到了陈寒的脸庞,年不过十七八可是却tuì.去了稚嫩,深邃的眼眸中带有不同于此刻的眼神。这样的人应该会成为一个势力里面不可缺少的一员,直觉告诉焰灵姬,救下她的这个人不是来自任何一个势力。他是一个不拘约束的人

  • 天道守卫者执法堂

    冬天的清晨,就算阳光明媚,空气中没有了寒冷的雾气萦绕,还是有点冷的。院子里,陆沉穿着麻衣,眼中凶光毕露,就像一头饥肠辘辘的远古凶兽发现猎物,一跃而起,张开血盆大口,对着猎物一口而去,那强横至极的气势,可劈山裂石。以他为圆心,一丈之内。地面的砂砾有节奏的上下颠簸,一块、两块、三块……入眼可见,密密麻麻

  • 查理九世之唐危寻雪2在线阅读第8章

    人潮人涌中,一个小男孩蜷卧在街道尽头的角落处。他看上去也就十二三岁,发梢凌乱,衣衫不整,安静得异常。他偶尔抬起头来,被额前的头发遮掩的双眸发散出明亮的狡黠光芒,迅速打量一遍街上的人群,旋即又低下头来,叫人看不出什么问题。终于,在他又一次抬起头之后,目光锁定在了某一个人身上,低声嘿嘿笑了笑,舒畅地伸了

  • 遇见豪门(GL)之风雪不及你情深

    nb.16十二月了,似乎周围的一切都开始蒙上白白的霜,气温下降得很快。最后一天的最后一节自习课,初辰对着我刚发的物理试卷认真的讲着。我望着他的脸,眉毛很清,眼睛低垂而柔和,睫毛长长的,像是一把刷子。脑袋被打了一下,我反应过来过面前是初辰正对着的脸:“别走神,好好听。”于是脸就微微红了夕阳从窗外无声地

  • 巨星之从好声音开始第8章在线阅读

    林荫想要睁开陈牧的落在自己肩膀上的手,可是气力毕竟不及终日练武的陈牧,也知道皱眉到:“人不是我杀的,她的死确实和那张家公子脱不了干系。”这是的林子枫和官府交代好转身看到的便是这一幕,一个健步,上前拦下陈牧的责问,把林荫揽到身后。“此事确实和荫儿无关,张家公子也是罪有应得。此事已结,你大可以回去了。”

  • 抗战从宝箱开始第5章在线阅读

    “修改规则能够无所不能的话,那么你们刚刚在面对我的时候为什么会畏惧呢?”玄离嘴角带着浅浅的微笑反问道。彦和莫甘娜听了两人脸上都闪过一抹尴尬,就好像偷吃的小女孩被家长抓到时一般的羞涩。莫甘娜和凯莎刚刚确实试图用生物引擎去解析甚至定义玄离,但是得到的结果却是死一般的沉寂!就连无法被定义这样的提示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