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情爱 > 正文

冰山,我的爱之冒出来的美女(3)

2021/6/11 6:21:03 作者:恒行天下 来源:晋江文学城
冰山,我的爱
冰山,我的爱
作者:恒行天下来源:晋江文学城
一场车祸让李馨雨穿到了手冢国光的身体里,和众王子发生的N多事,NP,很喜欢手冢国光的说,不会悲情,结大欢喜的说,不会弃坑

看准那鬼蛊来势,雍博文倒翻个跟斗,躲过其扑击,来到桌前,探手自桌中抽出一柄半尺多长的桃木剑,在空中挽了个剑花,左手夹张纸符往剑身上一抹,急喝:“神兵火急如律令!”剑上红光一闪而过,仿若烈焰一腾而逝,屋内冰寒的温度立时上升几分。雍博文随即举剑向鬼蛊砍去。

那鬼蛊甚是乖巧,似乎知道这剑不能正面硬接,好像苍蝇般灵活的突然停止了前进转为后退。

雍博文举剑紧追不放,同时大叫:“小芸,照它!”

艾莉芸正站在窗边不知该如何是好,听到指示立刻照办,举着八卦镜尽量将反射的阳光往鬼蛊身上照去。

那鬼蛊一时不防,被八卦镜光扫到,身上便吱的冒出一缕青烟,它不禁发出呱呱乱叫,慌乱地扑着翅膀闪避阳光。

雍博文和艾莉芸自幼玩耍学习都是合作惯了的,此刻对付起这鬼蛊来也是配合有度,一光一剑围追堵截,渐渐将那鬼蛊逼到角落里。

但那鬼蛊也不愧是罕见的凶厉之物,虽然处于逆窘之境却也毫不惧怕,仗着灵活快速,每每于间不容发之际躲过致命攻击,虽然少不得满身伤痕,但却没有性命之忧。

“听说蛊与主人心灵相通,它该不会是在拖延时间招唤救兵吧。”雍博文这样琢磨着,心里有些焦急,恐怕再耽误一会儿再生出什么变故来,随手将身上那件污得不成样子的衬衫从身上扯下来,看准那鬼蛊闪避的方向兜头掷去,登时将它罩了个正着。

那鬼蛊猛然间被罩住,显得极为慌乱,没头没脑乱飞,砰地一头撞上墙壁。

雍博文抢上一步,举剑便刺,将那鬼蛊牢牢钉在墙上,浓浓绿液顺墙汩汩流下。

那鬼蛊痛得身体扭曲,嘶叫不绝,百足乱动,将那件衬衫扯得粉碎。

雍博文乘胜追击,再掏出张纸符啪地按在鬼蛊两只触须之间,捏着八卦指,急喝:“祝融驰禁,不锁炎城,飞天欻火,大布阳晶,赫日杲炽,八方飞焰,急急如律令!”鼓起两腮,冲着那鬼蛊扑地喷了口气。

火焰猛得自桃木剑插入处冒出来,引燃纸符,而后好像浇了汽油一般迅速卷遍鬼蛊全身。

“给我!”雍博文冲着艾莉芸一探手,艾莉芸会意,将八卦镜扔给他。他转身将八卦镜对准熊熊燃烧的鬼蛊。火光映入镜内再反射出来,形成随着火焰不停跃动的八卦图镇在那一团烈焰之上。

鬼蛊在火焰中挣扎嚎叫,渐渐没了动静,片刻之后火焰渐熄,仅在地上余上一堆细碎灰烬。那桃木剑虽然插在火中烧了半晌,却是完好无损,连点火痕都没有。

雍博文却仍旧不放心,转身回到桌旁,探手自桌内拿出一个药瓶,将里面的消炎药都倒在桌上,然后把地上的灰烬仔细地收拢瓶内,再掏出张纸符塞进去,拧紧瓶盖,放到桌上,又将八卦镜压在瓶上。

忙完这些,他才稍稍安心,一时感到浑身乏力,扶着桌子喘了口气,四下打量,费墨仍然晕倒桌前不醒人世,而艾莉芸依旧站在窗前面色紧张如临大敌,似乎没有看到雍博文已经消灭了鬼蛊。

雍博文走到艾莉芸身旁,轻抚在她背心,隔着衣服感觉到肌肉在微微颤抖,便拍了拍她,柔声道:“小芸姐,没事了。”

艾莉芸被他这一拍,打了个哆嗦,抬头看他一眼,扁了扁嘴,突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雍博文知道她被吓坏了,连忙将其搂在怀里,柔声道:“没事了,没事了,不用怕,再哭可就变成花脸猫了。”

艾莉芸趴在雍博文怀里哭了一会儿,情绪慢慢平稳,止了泪水,有些不好意思地推开雍博文,偷眼瞄了费墨一眼,见这老头仍旧晕迷不醒,这才稍稍放心,抹去满脸泪痕,注意到雍博文赤着上身的样子,不禁皱眉道:“你那可是雅阁尔的衬衫,知道多少钱吗?”

“咳,咳,一时情急嘛!”雍博文干咳几声,解释了一下,连忙转移话题,“小芸姐,你去看看费先生有没有什么事情,我收拾一下屋子。”

艾莉芸正是心绪不宁的时候,再加上医者父母心,立时中计点了点头,走到费墨身旁,一面为他检查,一面问道:“小文,刚才那是什么东西?那不是鬼吧!”

“那是鬼蛊,有一部分算得上是鬼。确切点来说,那应该是一种杂种怪胎,并不是像鬼那样的自然产物!你听说过蛊吧。鬼蛊这种东西就是先以练蛊的法子练出蛊来,然后再以练鬼使的法子把蛊练成鬼,最后以降头术将其练成鬼蛊。具体怎么回事儿,我也不太清楚。这是种很邪门的东西,书上说鬼蛊一旦施放出来,可以把活人变成厉鬼。不过,据说蛊与主人连心而生,如果蛊被以道法化掉的话,那主人也会跟着死掉……”

雍博文说这些的时候,心里总感觉有点不塌实。若是那鬼蛊主人没死掉的话,肯定会找他这仇家来报复,能练成这种邪门东西的人绝非什么好相与的货色,为了预防万一,那鬼蛊的灰烬得尽快处理掉,以防留下可供追查的线索。

他虽然这样想,但怕艾莉芸担心,也不说出来,一面解释着鬼蛊的问题,一面走过去把原本开了一半的窗子大推开,以更快释放屋内的异味,然后自门后拿出水桶拖布之类的工具,开始清理房间。他手上忙活着,心里却不免感慨。在他以前看过的鬼片里面,大师们捉鬼哪怕弄得狼烟动地,可完事之后却从来不需要收拾房间,自己拼了命办完事,却还要亲自动手打扫,真是掉价啊。

这会儿工夫,艾莉芸已经检查完毕,回头说:“他没事儿,就是受到了不小的惊吓,而且有些气虚。他最近虚火上升,周身不调……”

雍博文可不懂这种医学方面的事情,听得有点头大,连忙打断她的话,“死不了就行啊,那咱们就不用担干系了。”

“你这叫什么话!”艾莉芸心里虽然很是认同,但却不会像这样无耻地说出来,当下横了他一眼,转身以推拿之法在费墨身上推捏。

艾莉芸手法老道,数下过后,费墨长叹一声缓过气来,睁开眼睛略有些迷茫地看了看眼前佳人,有点呆呆地问:“发生什么事情了?”

“刚才……”艾莉芸觉得不怎么好解释,求助般地回头看了雍博文一眼。

雍博文扔下拖布,来到两人身前半蹲下,盯着费墨问:“费老先生,刚才你昏迷之前,有没有看到什么?”

费墨皱着眉头回想了一下,便惊呼道:“我看到了,我看到一个黑漆漆的怪物朝我扑过来,浑身流浓淌血,好像烂了一半似的。”

雍博文点了点头,正色道:“费老先生,无论你是不是相信,我都要告诉你,那是一只吸气鬼,一直附在你身上吸取你的阳气,你最近种种不适都是由此引起的!你之所以能看到那只鬼,是因为他被我以道法逼出来之后,吸自你的阳气自动凝形,你看到的实际上是你被吸走的阳气。”

“你说我被鬼附身了!”费墨一脸惊愕地望着眼前的年青人,不敢相信地说,“这怎么可能?”

“你不相信吗?”雍博文反问道,这是现代人很正常的反应,费墨这么说,他也不感到奇怪。

“不是,不是……”费墨心里似乎想到了什么,有点神不守舍地喃喃数句,突然问,“那,那只鬼现在怎么样了?”

“化掉了!”雍博文一摊手,说,“像这种害人的恶鬼,不化掉它怎么能成?”

“你把它化掉了!”费墨显得有点失魂落魄,看起来也吓得不轻,嘴巴无声开合,也不知道在说什么,如此呆了片刻,突然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看了看满身的污物,慌乱地说,“多谢两位,救命之恩回头再谢,我先走了。”说完,急急忙忙往外跑去。

费墨的反应大出雍博文预料,他原以为这位老先生或许会不相信,或许会向他请教解救办法,或许会对他感激不尽,但唯独没想到会如此慌慌张张地如同逃难般跑掉。雍博文不禁愣了一下,这才想到自己话还没有说完,紧追在后面,大声说:“费老先生,你听着我敢肯定那鬼是有人役使的,你自己千万要小心提防,要是有什么困难,就回来找我!”

费墨连头都没回,压根就不理会雍博文的话,只是埋头往前急跑,那模样就好像雍博文是索命的恶鬼一样。雍博文有些不放心,正打算追上去,却见旁边一个房间的房门一开,一个六十多岁的干瘦老太自屋里探出头来,微笑着对他说:“小伙子,这一套江湖骗子的吓人说辞已经过时了,现在的人哪会相信?我这老太婆都不用了,你这年青人居然还用!怪不得你在这里这么长时间了都拉不到一个客人呢。做咱们这一行也得学会与时俱进,紧跟时代潮流啊!”

雍博文识得这老太,知道她姓刘,做的主要是占卜算命,据说以前是用易经摆八卦,后来这一套不流行了,就改成占星、塔罗牌,现在干脆搞起电脑算命来了,还说是什么高科技预测未来云云。现在到她这里来光顾的主要是一些中学生,对占星塔罗牌这些舶来品信得死心塌地,而对那些土得掉渣的中国传统则嗤之以鼻不屑一顾。所以刘老太这也算是以现身说法来教育后辈神棍。

雍博文对这种专骗小孩儿的神婆没什么好感,更何况他这可是货真价实的捉鬼除邪,哪能跟这种骗子相提并论。他听得心中不爽,但礼貌却还是要讲的,当下勉强对着刘老太呲牙一笑,转头再看,费墨却已经没了影子。

他想了想,便觉得有些没趣,也不再去追了,反身回到屋中,见艾莉芸正一动不动地坐在椅子上,呆呆望着桌上那个装了鬼蛊灰烬的药瓶,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便走过去笑着问:“怎么了?还在害怕啊!那鬼蛊已经被我化掉了,把灰收起来只是为了预防万一,这些蛊虫的灰烬残渣通常都会有毒,得妥善处理才行。”

“很危险啊!”艾莉芸回头望着他,说话的语气淡淡,目光有点古怪,看得他心里一阵乱跳,陪着小心问:“小芸姐,你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在想以后的日子你是不是都要在今天这种生活中渡过。”艾莉芸摇头望着这个从小跟她一块长大的男友,有些失落地说,“你知不知道刚才我要是没有喊那一声话,现在被收拾掉的就是你,而不是那个什么鬼蛊?”

刚才的情形可谓千钧一发,雍博文现在想起来,也是不自禁的后脊发冷,“我知道小芸姐对我最好了……”

“不要说这些!”艾莉芸淡淡地打断了他的话,“我只是想知道,你以后要是再遇上鬼的话,难道还要像今天这样用命去拼吗?”

“这是我的使命啊!”雍博文猜到艾莉芸这种古怪态度的原因了,按着她的双肩,盯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既然我出生在这样的一个家庭,既然我是这一代的天师,那么这就是我不可推卸的责任。”其实这话是一直以来他父亲最喜欢说的,从小听到大,几乎成了他脑海中类似问题的标准答案。只不过在这种双腿仍然有点发软的时候,他不假思索地复述出来,倒也不见得他自己就真是这样的想法。本来他打算在后边加一句属于自己的“这是我父亲和祖父对我一直以来的期望”来解释,但女友却没有给他这样机会。

听他说到这里,艾莉芸点了点头,将他按在自己肩上的手拨开,一语不发地站起来,转身往屋外走去。

“小芸姐,你……”雍博文从没有见过女友这种表现,有些不知所措地望着她,叫了一声,却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艾莉芸停住脚步,转过头来说:“我没事儿,只是想静一下。”想了想,又问:“那你的工作……”

“去找,下午就去。”雍博文立即毫不犹豫地说,“既然已经说好了,我绝对不会反悔的。”

“那就好。”艾莉芸展颜强笑,“这样吧,双塔文化公司想要招美术编辑,下午我陪你过去看看。我先走了。”

她走了两步,却又停下了,“小文,今天的事情千万不能让我爸妈知道,要不然的话……”

雍博文明白她的意思,点头道:“我不会让他们知道。”

“好,好。”艾莉芸这才离开了。

望着女友离去的背影发了会呆,直到人已经完全看不见了,雍博文才回过神,叹了口气,木然坐在椅子上,自语道:“看起来我必须得在老婆和鬼之间做个选择才行啊。”他拿起那个药瓶在手中把玩,默默思忖着。

他已经见过鬼,而且不仅捉到了鬼,还附带一只罕见鬼蛊,这二十多年来学过的东西,今天都派上了不少用场。想当初,祖父和父亲最大的心愿也不过就是见一见鬼,来证明自己这一身所学并不是没有用处。在这一点上和等了一辈子的两人比起来,只等了二十几年就见到鬼的他可以说是幸运无比了。父辈的心愿他已经帮着达成了,那么然后呢?还要像以前那样等下去吗?

雍博文感到有些困惑,在没有遇到鬼之前,他幻想过种种可能,那种吸引给了他等待下去的动力,可如今已经见识过了,再要让他像以前那样枯等着有鬼出现,却是不太可能了。

人总是这样,在没有达到目标之前满身干劲,可一旦实现了最初的目的,就会失去努力的方向,而感到困惑无力。

他一直以来最大的心愿在今天实现了,于是以前的那种等待中的焦急与激情也就没有了。而且更重要的是,他从小生活在亲人的呵护之中,遇到过的最大危险就是小时候爬树掉下来摔落了一颗牙齿,可是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他会以性命来搏杀!在他一直地想法中,天师捉鬼应该是很轻松的事情,鬼那种虚弱的东西见到强大的天师很应该立刻吓得跪地求饶,然后自动自觉心甘情愿地被收掉。

可事实证明,这只不过是他一厢情愿的幻想罢了。

捉鬼很明显是个高风险低回报率的蓝领工种!第一次出工,不但报酬一点没有,还差点陪上小命。

“很危险啊……”雍博文不自觉地说出了跟艾莉芸刚才一模一样的话,心里体会到了女友刚才的担忧与害怕。说实话,此时他回想起那危险的一幕,背脊仍是一阵阵的发冷。

在门外躲了半天的黑猫小心翼翼地走回来,靠在主人腿边,用头轻轻摩蹭着,发出喵喵地低叫。

雍博文把黑猫抱起来,认真地问:“棉花,你说我该怎么办?要不然,以后不去抓鬼,老老实实找份正经工,然后努力挣钱把小芸姐娶回家?”

黑猫喵喵轻叫着,盯着情绪有些低落的主人。

雍博文转过来,又道:“不行,我怎么可以放弃呢?这可是我们天师派的天赋使命,爷爷爸爸的期望可全在我身上呢。”

黑猫晃了晃脑袋。

雍博文愣了一下,点头说:“你也不同意?是啊,这活儿实在太危险了,小芸姐的情绪有点不对头,肯定吓得不轻。我可不要为了捉鬼,到最后连老婆都跑掉了。对了,以前听爸爸爷爷讲故事的时候,那些天师大都单身,很有可能老婆都是被鬼吓跑的。虽然说大丈夫何患无妻,而且我这堂堂天师也根本不惧那些魑魅魍魉,可这活风险大不说,报酬也实在是太低了,你看,刚才我就一份钱也没收到。小芸姐说得对,我不能靠喝西北风活着吧。”

黑猫用双爪埋住脑袋,有气无力地趴在主人大腿上,不再作声。

雍博文左思右想,心中挣扎犹豫,想了半天,终于拿定主意,“反正鬼也不是那么容易碰上的,以后只要我不去主动找,按以前的概率来看,应该再过三十年才能碰上吧。哈哈,那这三十年里我就先安心工作娶妻生子好了,等三十年以后再碰上鬼的时候再说。”依着老习惯把解决不了的问题先暂时放在一边,他心里顿觉舒畅不少,当下不再想这些事情,打起精神,接着收拾那一片狼藉的房间。

等把房间收拾完了,便已经将近晌午,雍博文见时间不早,琢磨着出去吃点午饭,便换了件衣服,将那装着鬼蛊灰烬的药瓶揣好,转身欲走,但想了想,又转回来,将八卦镜也揣在裤兜里,然后掏出古书和一叠空的黄符,照本宣科连画了十几张符咒,把符与古书一并装进口袋,这才离开了房间。他是想顺道把这鬼蛊灰烬处理掉,至于带着家伙,不过是以防不测之举,毕竟这鬼蛊在书里被说得神乎其神邪门无比,不能不小心应付。

雍博文带齐了东西,将黑猫放在屋内,转身出门,再把房门锁好,这才往电梯方向走过去。刚刚转过拐角,一阵喧嚣笑闹之声传入耳内,他顺声看去,便见一男数女六七个人正从走廊另一端张扬而来。

为首男子大腹便便油光满面一脸横肉,长得颇像屠夫厨子黑社会,正是春城第一风水大师刘意。

刘大师身后簇拥着的几个女人,都是大师这个星期新收的女弟子,个个长得丰乳肥臀性感逼人,打扮得也是花枝招展妖艳无比,尚离得雍博文老远,浓浓香风便已经扑面而来。

几人也不知在说些什么,笑得前仰后合,全然不顾忌他人眼光。那几个女弟子粉拳乱下尽都捶在师父身上,而刘大师则极具风度,和蔼地笑着举手左右格挡,两只肥手便总是很不小心地落到弟子的胸臀等要害部分。大约是反射动作,每每此时,那五个粗胡萝卜般的手指总是不自觉地大力合拢,捏得女弟子们娇声低叫。这几个女弟子却是尊师重道,虽然要害被袭,但也不冲师父发火,反而笑得更加妖媚,而且努力把那高挺的山丘往师父身上蹭。

这和谐融洽的师徒关系看得雍博文眼热心跳羡慕无比。想他与小芸姐相处了这么多年,却也只不过搂搂抱抱拉拉扯扯亲亲摸摸,那还得是在没人的时候偷偷进行,可人家收徒不过几天,却已经调教得如此听话乖巧。大师果然是大师,确是不同凡响啊。

雍博文盯着瞅了两眼,那刘意似乎感觉到了,斜着眼睛回望这年青人,目光很是不善。雍博文连忙收回目光,转身快步走到电梯前。

两部电梯都在往顶楼上升,雍博文只得耐心等待,便听那嬉笑声由远而近,不一会儿工夫已经来到身后,什么“师父好坏”“今晚让你好受”“爽死你”之类的只言片语传入耳朵,直听得纯洁的年青人脸红耳热心乱跳。他正心慌意乱的工夫,却听那嬉笑声停了下来,接着一个破锣般的粗嗓子喊道:“小子!”

雍博文闻声转头,便见一张肥脸近在咫尺,露着金牙的大嘴里冒出一阵阵腐烂的臭气,吓得他连忙后退一步,讷讷地问:“什么事?”

刘大师依旧斜着眼睛看着他,冷冷道:“小子,做人要知道好歹,居然敢跟我刘意抢生意,我看你是不想在这春城混了。”

雍博文听得糊涂,不解地反问:“抢什么生意?我什么时候跟你抢生意了?”

刘大师哼了一声,目露凶光,“小子,就凭你也敢接费老的生意?你也不看看自己有几斤几两,再打听打听费老是什么人!”

雍博文恍然大悟,看起来他在走廊跟费墨说话并且把老头带回自己房间的事情被刘意看到了,大师定是以为自己这毛头小子跟他抢生意了。

“我没有……”雍博文想解释一下,但刘意已经不耐烦地打断了他,“烦恼皆因强出头!我这是好心提醒你,道行不够就不要乱管闲事,小心丢了小命!”

“难道刘大师已经看出有吸气鬼附在费先生的身上了?那他为什么不管?应该是另有深意吧。我这么一搅和不知道有没有坏了他的事。”雍博文听得心里不安,正想向大师请教,电梯门却叮地一声开了。刘大师不再理会他,搂着两个女弟子的肩头,抢先走进了电梯,其他女弟子也都不甘落后,嬉笑着跟了进去。电梯门随即合上,开始缓缓下降。

雍博文呆了一呆,苦笑着摇摇头,见另一个电梯也降了下来,便连忙走进去。

电梯内空无一人,雍博文随手按了一楼的按钮,刚刚往下降了不过半层楼,电梯灯突然忽喇喇的闪了几下,映得狭小空间明灭不定。

“不是这么倒霉会碰上故障吧!”雍博文刚刚嘟囔了一句,便听啪啪几声细响,电梯微微晃动着停了下来,四周变得一片漆黑竟是伸手不见五指。

“真是……运气好像很差啊!”雍博文倒不紧张,这幢楼的破电梯也不知道是哪里产的平均一个月总要坏那么两三次,虽然质量如此之差,但小气的物业公司却说什么也不肯换掉。他在这里才不过一个月多,但也不是第一次碰上了。

“或许回头应该画个增运符带上。”雍博文百无聊赖地回想着在书上看到过的与增加运气以及转运相关的符咒,信手伸出食指在空中胡乱画着。刚刚比画两下,指头便碰上了什么东西,软绵绵圆鼓鼓,还很有弹性。他不禁微微一愣,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对面啊的一声尖叫,竟是女子的声音!

“啊?对不起,对不起……哎,不对!”雍博文脑海里立刻显现出自己现在按着的那个东西诱人的形象,本能地急忙缩手倒歉,但说了几句才意识到事情不对头。电梯里明明只他一个人,前面的女人是哪里冒出来的?

难道又是鬼在作祟?

雍博文心里一惊,立刻联想起刚刚才被自己消灭的那只鬼蛊来,不禁背脊发寒。

“那鬼蛊的主人这么快就来寻仇了!”这个念头自然而然地冒了出来,雍博文不假思索地一翻手腕,捏起定鬼印,狠狠抓住手指碰到的部位,左手疾起,大喝一声“唵杀嗫啰啼!”扬手对着想像中应该是头部的地方拍去。

只听一声闷响,雍博文这下拍了个正着,便觉落手处软软热热,似乎是个三角地带,他的手正拍在两个粗大分叉中央,虽然一时猜不透是什么部位,但可以肯定不是脑袋!

“这是什么东西?难道又是一个鬼蛊那样的怪胎?”雍博文正大感困惑百思不得其解的工夫,只听对面那女声怪鬼又是尖叫一声,随即大喊,“色狼!”劲风立起,直奔他的面门。

雍博文急急向后仰头,便觉一物带着股淡淡幽香紧贴鼻子尖擦过,随即头顶破空之声急响,什么东西冲着顶门砸下,同时小腹处劲力逼人而来,竟是上下同时攻到。

此刻四下漆黑一团,雍博文睁目如盲,情况不明,上下同时遭袭,但却毫不慌张,右手只是死死抓住不放,抬左手提右腿搁挡敌人进攻。

那怪声女鬼一击不成,随后接连袭到,进攻得密如暴风骤雨一般。雍博文已经凭着右手定住了她的方位,虽然看不到来势,但也尽可以凭着听觉来判断其大概的进攻来势,勉强抵挡下来。

一时间黑暗之中啪啪急响,有如十几个带着手套的巴掌齐齐拍手,竟是连成一片分不出个数,短短不过几十秒间,双方也不知过了多少招。

怪声女鬼急攻同时,不断大喊,“放手!死色狼!放开我!”声音高吭尖厉,震得雍博文耳膜隐隐生痛,头晕脑涨,不禁心中骇然,暗想在书上可没有看到过这种如此厉害的鬼声攻击。

“连击邪退鬼咒都不能将它击退,这绝非普通厉鬼!”雍博文心中惊凛,生怕时长有变,咬了咬牙,急喝:“氤氲变化,吼电迅霆,闻呼即至……”

他这五雷护身咒刚刚念到半截,眼前忽地闪过一道白芒,电梯灯亮起来,黑暗的狭小空间立刻恢复光明,眼前景象映入眼内,雍博文不禁骇然色变。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玄幻之最强红名村第六章在线阅读

    方朝阳一边上楼,一边接起电话,里面传来了彭姜的声音。“朝阳,还在生气吗?”彭姜柔声问,还带着几分撒娇口吻。“怎么会呢,这都几点了,你刚下了夜班,怎么还没睡?”方朝阳道。“正躺在床上呢,马上就睡。亲爱的,昨天半夜,我接到了一个短信,是苗伊发给我的,说是感谢我为她的付出。”“苗伊死了。”方朝阳提醒道。“

  • 娇鸾令这是“猪”妖

    在求生本能与金钱的双重压力之下,叶子风感觉如有重负在自己的双肩一般,于是乎,更加坚定了自己一定要出去的信念。经过刚才的观察,叶子枫发现这里的峭壁上有着非常奇怪的符文,反正他自己至少现在看不懂,于是乎,就只能叫做奇怪的符文了。而且,叶子枫还发现了谷底的每一具骷髅胸膛之上都有一个窟窿,像是被什么东西一把

  • 恋*******飞在线阅读第2章

    第二章姻缘1苦无睁开眼时天已经黑了,他现在正躺在一张大床上,四周摆设很整洁整齐,看来原主是个自律的人。苦无的神色怔怔地,即没说话也没动作。因为他不知道要怎么做,应该做什么。【叮咚,世界生成,宿主信息生成。宿主是否查看属性信息?】苦无回过神来,沉默了会,半晌才回道:“查看。”【宿主姓名:苦无;年龄:二

  • 总裁在线养鱼第五章在线阅读

    “李斩,在法院里,别老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会给法官坏印象的。”方言不悦的叮嘱着这小瘪三,连她都看不爽的人,她不信法院的法官会不觉得这小子看着让人好受。“难道他们还能凭我这形象,判我有罪?”一边嚼着槟榔一边回应着方言,这矮不拉叽又喜欢叽叽歪歪的小女人,就像是一万只苍蝇,足够让人的耳垢剧增。“不是会判

  • 家教HP 正负十年在线阅读第六节

    十方谷,万鬼城城主青阎鬼君已闭关七天,五方鬼使坐镇幽冥殿,正在猜测鬼君何日出关之时,忽听有人来报说阴山炼尸门派人求见。东方鬼使雷冥疑道“咱们与他们素无往来,他们过来会有何事?”西方鬼使风巽朱唇轻启,巧笑嫣然道“管他们有何事,直接杀了不就成了?正好我练功缺了几具尸体!”南方鬼使火幽轻嗤一声,说道“不成

  • 男厕偶遇女主播之血仇

    该怎么运用自己身体内的神力呢?对于这个问题的话,林枭暂时是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因为他自己也不太清楚自己体内的神力该怎么释放出来,尽管自己可以感受到体内蕴藏着强大的神力,但就是没有办法使用出来,这就有些麻烦了,那个神也没有告诉自己该怎么运用自己的神力。“初灵,你知道我怎么做才可以使用我身体内的神力吗?”

  • 悟空恋第二章在线阅读

    “普通硬币有些少,我去赚一波普通硬币。”乌霸对着自己的伙伴说完这一句,然后就快速的离开了。有免费的普通硬币等着分,其他人也没多说什么了。乌霸在附近逛了一下,最后锁定了一家珠宝店。乌霸就这样子大摇大摆的闯入了这家珠宝店。“啊啊!!有怪物!”珠宝店里面的女顾客和服务员都被吓的花容失色,大声尖叫。乌霸眼神

  • 孢子进化在线阅读第五节

    林欣感觉到意外并非不无道理,林风之前比较擅长武技格斗,并且当时的林风已经是一名斗者了,在昏睡的这段时间,林风的魂力成长突飞猛进,从最低级的红力初级,晋升到了红力中级二星,不过林风的武力却下降了不少,目前变成了武者初级五星。此时已是下午,天空的红霞已经出现,离太阳落山也只剩下不到2个多时辰了。明天莫兰

  • 漫威之最强赛亚人系统第3章在线阅读

    辰逸的哥哥,辰源,是在一年之前出去旅行的!以神奥联盟最高战斗大赛,铃兰大会夺得优胜为目标出发旅行,辰源的目标极为明确,不过,优秀的训练家自然是非常多的,辰源的实力不差,只不过在强者倍出的铃兰大会当中,最终也只是得到了十六强的成绩。或许辰源自己觉得极为不甘心,但是事实上知道这件事情之后的辰海和美和子都

  • 武则天异世行不干了,回家继承千亿资产

    沈敬没忍住笑了,“好了,过来找我什么事,是不是公司那边下来什么通知了?”说到这个,周欣儿就丧了气,肩膀瞬间垮下。她蹲下,把盒饭放在沈敬面前摆好。“没有,广告商都解约了,原本谈好的电视剧也全部黄了。”意料之中。沈敬并不意外。周欣儿粉唇不满的撅着。“都什么人嘛!火的时候上赶着扒着,出了一点渔轮,就急着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