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江湖情仇 > 正文

人间炼狱之第四章(4)

2021/6/11 17:13:29 作者:秋字 来源:晋江文学城
人间炼狱
人间炼狱
作者:秋字来源:晋江文学城
人间炼狱只是这个故事发生的地方名(作者起名废,直接拿来作题目了),本文不是恐怖惊悚暗黑文,是两个小姐姐日久生情的故事。“世间有极乐之地,名为‘人间炼狱’;世间有极苦之地,亦名‘人间炼狱’”。“我们一定要离开这!”全文几乎没有配角,逻辑不可深究。本文也可以叫《迟矜逃亡记》或者《无巳奇遇记》

沈於靠在椅座上,一手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搭着车窗,搭窗的那只手拿着手机,正亮着屏幕在震动,显示有来电,他视若无睹。

两人的视线隔着簌簌落下的细雪交汇,温绻眨了眨眼,倏地转开视线,看向后面一排正堵着的汽车,听着满大街刺耳的喇叭声,试图让自己的注意力转移。

也不知道这样僵持了多久,雪越落越大,她听见沈於先开口说话,嗓音有些哑。

他说:“幼幼,上车吧。”

温绻的小名已经好久没人喊过了,好像从上了高中开始,就只有沈於会这样叫她。

她能感觉到沈於尽量在放软语气,有一种想要和她好好谈一谈的意思,也有一种挣扎了许久最终打算先低头的意思。

明明是她一声不响地离开那么多年,他那样骄傲的人,为什么连这个都能继续包容,他应该在这六年里把她忘得干干净净,找个比她优秀的女人,再也不理她。

这样才是沈於啊。

……

温绻还是上了车,因为沈於的车一停在那儿,也不管会不会造成交通堵塞,大有一种她不上车他就不走的架势,以至于她盯着后头一排的车,心里有点负罪感。

她系好安全带,低下头绞着手指。

车子缓慢地向前行驶,车内暖气十足,温绻觉得浑身的凉意得以缓解,于是解下了围巾,放在腿上,转而又去摆弄包上的流苏装饰。

她紧张的时候小动作很多,沈於专注开车的同时用余光瞥她,过了一会儿,他问:“住哪儿?”

温绻乖乖地报了地址,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

一直到抵达她家小区,两人都没再说话。她在他车上充了会儿电,能开机了之后便闷着头玩手机,幸好沈於中途接了两个电话,他在电话里谈公事的声音回荡在车厢里,两人之间的气氛不至于太沉默尴尬。

沈於刚踩下刹车,温绻就跟逃命似的要走,拎起购物袋就去开门,可刚碰上门把,清晰地听见车门被锁的声音,她愣了一下,不死心,试着去开门,果然被他锁上了。

“沈於……”温绻侧过身子,盯着他小声地说,“开一下门,谢谢。”

这一眼,总算是好好地将如今的他看了个仔细,目光贪婪地扫过他冷峻的眉眼,再往下,扫过他干净的白衬衫,翻折整齐的袖口,指骨分明的手,一眼一眼看过去,想记住现在的他。

她在心里默默把离开的时间再次提前,不能再待下去了,再见几回的话,恐怕她狠不下心了。

沈於伸手按下了某个按钮,却不是解锁,车窗随着他的动作缓缓降下,他不知道从哪儿摸出一包烟和打火机,就在她身旁,在车里,拆开烟点燃,冷风灌进来,吹散烟味。

沈於以前不抽烟。

温绻略显诧异,下意识问出口,“你什么时候开始抽烟的?”

问完就后悔,心里祈祷着他不要回答,可他想也没想就说,“你走之后。”

果然。

温绻抿着唇,不知道如何接话。

沈於在这时俯身过来,气息倏然逼近,温绻抬眼看他,舍不得移开眼,他的嗓音清润迷人,近在咫尺,一字一句地说,“温绻,你不打算给我一个解释吗?”

“什么……”温绻想往后躲,缩了缩身子。

“这六年,你是不是该给我一个解释?”他神情寡淡,扯了扯嘴角,“哪怕是死刑,也该知道自己犯了什么罪吧?”

“说分手就分手,第二天直接找不到人,一消失就是整整六年,温绻你对我可真狠得下心。”

温绻正欲开口说话,沈於吸了一口烟,“别拿分手时说的烂借口敷衍我,别拿以前的我说事,我对你怎么样,没眼瞎的人都能看出来。”

是啊,他对她怎么样,整个尚德的同学老师都知道。

她其实很珍惜高中的那一段回忆,很珍惜沈於陪在她身边的每一分每一秒,很珍惜当年义无反顾喜欢沈於的自己,因为以后的她,再也不可能那样活。

那一段无法挽回的从前,仿佛历历在目。

……

转眼间,尚德高中的秋季运动会在九月底即将如约而至。

这节体育课在室内上,因为班里忙着运动会报名的事,体育委员拿着报名表挨个问过去。

班里闹哄哄的,毕竟是升高中以来的第一个运动会,同学们都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陈思洋躲在温绻身边偷偷玩手机,她对运动会倒是没什么兴趣,对之后的假期比较感兴趣,“温绻,国庆假期你有没有想好去哪儿玩呀?”

温绻说没有,惆怅地想着沈於看见她怎么就跟陌生人似的呢?

好歹做了几年的兄妹,他怎么就能做到视若无睹呢?

尚德高中虽大,但遇到也不是什么难事,除去在楼梯间巧遇的那一次,之后也碰到过几次,沈於时常是孤身一人,偶尔身边跟着几个球队的人,和她擦肩而过时眼神都不带多看一眼。

越想越烦,她烦躁地揉了揉脸颊,干脆抽出一张数学卷子,转开笔盖就开始瞎写。

后桌的许诺看得很惊讶,她一开始以为温绻是和她一样热爱学习的人,后来才发现她虽然成绩差,但是差的理直气壮,丝毫没有一点笨鸟先飞的意识,能不学就不学,作业能不写就不写。

所以这会儿看她在体育课上写数学卷子,是多么震撼的一件事。

温绻写了几道选择题就感觉写不下去了,准备问问身后的许诺,恰好在这时,体育委员的报名表拍在她桌上,大男孩笑得灿烂,“温绻,报个名啊。”

“不了吧。”温绻下意识摇头,她不喜欢学习,也不喜欢体育。

体育委员抽了张空椅子坐下,指了指报名表,用拜托的语气说,“你看,女子三千米没有一个人报名,可是每个班必须要有四个人参加才行,你帮帮忙,参与一下呗,要不然体育老师会削我。”

温绻脾气好在班里是出了名的,她比较慢热,但也比较热心,一般找她帮忙的事她都会帮忙,特别好说话,长得又挺好看,所以在班里人缘很不错。

体育委员这样一说,她就答应了,反正就跑几圈操场,除了累一点也没什么损失。男孩喜滋滋地填上她的名字,转而去求下一个女同学。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晚来念故人在线阅读第9节

    如宇智波辉所料,只要说到教火遁,身为宇智波族人的宇智波光就会想到这个作为宇智波招牌的豪火球之术。虽然不认为宇智波辉能学会并且使用出来,但宇智波光还是放慢速度,花了差不多六秒才做完结印动作,使用了豪火球之术,接着又以正常速度再用了一遍。宇智波光做完示范后对宇智波辉道:“那么你来试一下吧。”本身就已经掌

  • 水煮三国在线阅读皎皎明月兮

    映月院——皎白坐在江映的檀木椅子上,有些颤抖的接过鹿鸣递过来的茶盏。江映看着皎白,终于还是开了口:“皎皎,你为什么会来这里?”皎白,不,是皎皎缓缓地说:“我被赶出来了……”接着,皎皎简单地对江映说了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原来,宫宴那天,玉香楼的妈妈突然就把皎皎从楼里赶了出去,皎皎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就想去

  • 咋不上天呢在线阅读第5节

    当看到眼前熟悉的充满华夏特色的街道和街道两旁的建筑还有那熟悉的叫卖声时,迪力热吧愣了许久才回过神道:“这里是——唐人街?!”肖成点了点头:“走吧,去找找有没有我们能赚钱的工作。”他刚才借手机查询的就是唐人街的地址,毕竟熟人好办事。在国外能看到自己国家的东西总是会让人感到无比的开心,迪力热吧兴奋的点头

  • 三国;君临天下在线阅读第四章

    “哎呀,你快放手,即使你真的是炎炎,你也别这样啊!”他松开后,忙问:“既然你想起我来了,那你告诉我当年你为什么要不辞而别,我找了你三年,才得知你竟跑去了纽约,这三年来,我一直等着你,也一直找你,周围四五个城市我都找遍了,你知道你在我心中的位置有多重要吗?”“我……我不是有意的,我真的是没办法,真的,

  • 大概是轻松向第4章在线阅读

    新书发布,不知道有没有人看。有看的小伙伴留个言,投投鲜花,评价票。有人支持,我一定快快码字...

  • 求生之战火飞扬在线阅读离别前夕

    虽然现在已是仲夏,天气十分炎热,即使是暴风雨的天气,带给人的也是酷热的感觉。不知道是不是心碎了,带来的失望感太浓,夜筱雪只觉得浑身冰冷,犹如坠入冰窟一样。暴风雨的夜晚带来的一点坏处就是黑云压城,城市的上空都是黑乎乎的一片月亮的光芒被黑云覆盖,星星也不知所踪。导致夜筱雪看不清前方的道路,迷茫的奔跑着。

  • 综漫之交易万物陌上花间见(二)

    女孩儿趴在膝盖上,哭着,看也不看小胖。小胖摸了一把眼泪说:“你看你看,我不哭了,你也不要哭了,好不好啊”。女孩儿还是没有看小胖,“哎呀,你不要不理我啊,我真的不哭了,真的”。眼看女孩儿没反应,小胖又说,要不我给你讲个笑话吧,“话说从前有一个香蕉,它在太阳下走,突然觉得很热就开始脱衣服,然后就被吃了。

  • 网游之逆转光明上学

    当天还是灰蒙一片时,我起了床,拉着大妞和二弟去村外的小岗上放羊(大妞和二弟是我两只羊的名字)。到了那里,我找了一块大些的鹅卵石把羊绳钉敲进土里以便把它们固定在一个地方,防止羊乱跑,然后拿出镰刀去割草,希望今天的任务早点完成,可以腾出时间去学校。我不确定学习和见你,哪一个才是更吸引我的,在遇见你之前学

  • 七零末世女之冤家路窄啊(2)

    张沫在书架边找着书,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呦呵,冤家路窄啊放轻脚步,走到那人身后,拍了拍那人肩,那人转过身,一看没人,又拍了拍另一边,他转过头去,还是没人,那人有些怨气说“谁”还未说出第二个字,脸上换了一副戏虐的表情“张大小姐”张沫看了他的表情一脸无奈,搂过他的肩,用力拍了拍“表哥两年未见,还是老

  • 银河超少年第一神枪手【求收藏求鲜花求打赏】

    就在杜宇想着该怎么应付时,一名上士军衔的男人进入了他的视线,杜宇认得这人的身份,是雷电突击队的狙击手,军衔上士,代号阎王。阎王直言不讳地道:“听说少校同志曾经是东南军区有名的神枪手,创下了军区的记录,至今没人能人能够打破。这不,我也是雷电突击队的狙击手,手有点痒了,想要和少校同志交流一下经验。”语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