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恐怖小说 > 正文

无魔力的魔法师(捉虫,见谅)(1)

2021/6/11 17:49:35 作者:光星雨 来源:飞卢小说网
无魔力的魔法师
无魔力的魔法师
作者:光星雨来源:飞卢小说网
魔法,在这片阿格牧大陆中已是常态。任何人都能学习魔法,使用魔法,它是一种近乎于本能的存在。可惜凡事都有些意外,总会有一些“幸运儿”失去上天的恩典。甚至有人告诉他,“这是上天的考验。”...这是一个没有魔力的魔法师,探寻真理,挖掘身世,结识友人,从零到无限的故事。(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许复自从过了万春节,就鲜少出门,她娘开始教她管家了。许复聪明,学得快,却是不乐意在上面多用心,她觉得没什么意思。许家大夫人也没说什么,这东西,确实没什么趣味。

六月初十,长乐公主裴瑶光的生辰,是个整岁数,自然是要小小的庆祝一下。许家也得了帖子,许家大夫人觉得许复在家闷得够久了,就把她带了过去,权当作出门散心。

公主府离许家不算远,坐马车半刻钟就到了。许复进来的时候,正厅里已经坐了不少姑娘。她扫了一眼,就明白了,长乐公主这是替自己侄子掌眼呢。她不禁笑了起来,一转头,就看见陶丞相的闺女陶安也正看着她笑,赶忙走了过去。

“陶家姐姐好。”许复过去行了礼,就挨着她坐了下来。

“这些日子没见你,在家忙什么呢?”陶安笑着问道。

“明知故问。”许复嗔怪道,接着压低了声音,小声说了起来,“你知道我家从来是不出外戚的。过了万春节的聚会,哪次目的不是为了太子妃,我去干什么?碍眼去啊?回头有那心思不正的再使个绊儿,毁了容可怎么办!”

陶安听了她这话,笑着伸手指了指她。

“促狭鬼。你自己不争,还不许别人争,天底下哪有这样的道理。”

许复刚想说什么,长乐公主裴瑶光就走了出来,身后还跟着乳母,怀里抱着前年新得的儿子,小名叫蛮蛮。

一行人见礼落座,长乐公主就让乳母把蛮蛮放下来,横竖都是熟人,抱久了又该闹了,让他溜达溜达发泄下精力,挺好。

许复跟陶安坐在一起,伸手拈了一颗草莓,不得不说,公主府的东西着实不错,又香又甜。这时,她忽然觉得有人拽了她裙子一下,低头一看,原来是蛮蛮,许复愣了一下,递了一颗草莓给他。

“你要吃这个吗?”

蛮蛮摇摇头,笑着对许复开了口。

“阿姐。”小家伙声音软软糯糯的,说不出的可爱。

“真乖。”许复看着他胖乎乎的小脸,一时手痒,忍不住捏了一下,不错,手感很好。

蛮蛮自小就出入宫中,没少被大人捏脸,但是被小姑娘捏还是第一次,他有些错愕地看着许复,竟是有些红了眼眶。

许复不会哄小孩子,见他要哭,赶忙伸手把他抱到自己腿上,说:“小家伙你怎么了?可是找不到娘亲了?不哭啊,阿姐带你去。”

蛮蛮彻底被许复这一番话说昏了头,瞪着大眼睛看着她,点点头又摇摇头。

许复见把他哄弄过去了,不禁笑了起来,眼睛弯弯的,跟月牙一样。

“阿姐好看。”蛮蛮此时又开了口。

许复没忍住,又捏了捏他的脸,说:“你这小娃娃,这么小就这么会说话,以后可还了得。走啦,阿姐带你去找你娘亲。”

陶安在一边全程笑得不行,说:“可见你就是漂亮,连小奶娃都喜欢你。”

“回头再找你算账。”许复说完,领着蛮蛮就走了过去。

裴瑶光这时候正在上首跟各家夫人说话,见许复领着蛮蛮走了过来,笑着把他接了过来,点了点他的鼻子,说:“你倒是机灵,自己去找漂亮姐姐。”

“您过奖了。”许复笑着说道。

“本来就很漂亮啊。”裴洛洛笑着说,“你们这个年岁的小姑娘啊,就跟那刚露头的荷花似的,天然就那么美。”

“您也不老啊。“许复继续说道,”我明白了,您这话说出来,就是等我这句呢。”

许复小时候就认识长乐公主,说起话来,自然随便。

“被你看出来了。”裴瑶光笑着站了起来,“走,她们在外面投壶呢,咱们也去凑个热闹。”

许复自然地挽着她的手臂,两个人一起走了出去。

“公主还不好好谢我。”出了门,许复轻声说道。

“谢,肯定谢。”裴瑶光说,“你要是不来,她们还得拉着我说上许久,她们家姑娘都长什么样谁不知道,性子也是瞒不住人的,我又不傻,跟我夸有什么用。”

“有用啊。”许复说,“至少您能跟皇上说讨厌谁不是。”

两个人说说笑笑到了院子里,裴瑶光玩了一会儿,觉得累了,就让许复再玩一会儿,她先回去休息一下。许复点点头,却看见长乐公主的驸马辅国将军付少成在屋门口站着,不禁笑了起来。裴瑶光顺着她的目光望过去,却是面上一红,伸手拍了许复一下,就笑着走了过去。

许复在院子里又玩了一会儿,也觉得累了,就坐在树下的秋千上歇着。阳光透过树叶照了下来,在地上投下斑驳的影子。许复正望着树影发呆,忽然间听见熟悉的小娃娃哭声,她起身顺着声音找过去,发现蛮蛮正挂在一个少年身上,那少年,手足无措地哄着他。

“小祖宗,你哭什么啊。”少年红着脸说道,“你把我身上都尿湿了,你还哭,你好意思吗?”

“呜呜呜。”小奶娃才不理这一套。

“我求你了别哭了好不好?回头被你爹看见,又该说我欺负你了。”少年继续说道。

“蛮蛮这是怎么了?”许复走到那少年身边,对着蛮蛮说道。

“阿姐。”蛮蛮抽抽嗒嗒地说,“陆哥哥欺负我。”

那少年这下汗都急出来了,说:“不是,我没有。那个我就是抱他玩,结果……”

少年觉得再说下去就太粗鲁了,只能就此打住,涨红着脸看着许复。他刚才在正厅就看见这姑娘在跟蛮蛮说话,她可真漂亮,笑起来又温温柔柔的,正想打听是哪家姑娘,没承想,以这种方式碰了面。

“阿姐带你去找乳母换衣服好不好?”许复问道。

蛮蛮点点头,利索地从少年身上滑了下来,发现手上有汗,就在陆柯身上,抹了抹,然后伸手让许复领着他。

“你也赶紧去找辅国将军换身衣服吧。”许复对着少年说完,领着蛮蛮就走了。

那少年,姓陆名柯,是奉国将军陆达的小儿子。

他呆呆地望着许复的背影,见她走远了,这才赶忙让人去找辅国将军,他今天这脸,可是丢大了。走着走着,陆柯才想起来,他跟辅国将军的身量差了一些,他的衣服,他也穿不了啊。

付少成正跟裴瑶光在屋里说话,听见下人禀报,没忍住笑了起来。

“知道了,你把我新作的衣服拿过去让他选一套换上。”

“还笑。”裴瑶光说道,“十几岁的少年最好面子,这下丢脸可丢大发了。况且,你的衣服他穿的了吗?去把前些日子给太子备的常服拿过去给他先穿了,他俩身量差不多,应该没问题。”

“我有什么办法。”付少成笑着说,“我先过去看看,你要是累就再歇一会儿。”

“知道了,快去吧。”

付少成进了书房,就看见陆柯换了衣裳坐在那里手足无措。

“叔父,这次我算是丢人丢到家了。”陆柯见付少成来了,赶忙说道,“被人家姑娘看个满眼,怎么办啊?”

“就是你刚才跟我说在正厅遇见的那个?”付少成问道。

陆柯点点头,说:“就是她。”

付少成笑了,说:“没事儿,回头让你婶娘找个机会让你俩再见见不就好了。”

“已经丢人丢成这样了,还怎么见啊?”陆柯有些不高兴了。

“你个毛孩子跟我凶什么?又不是我惹得祸。”付少成伸手敲了一下陆柯的额头,“行了,别闹了,赶紧出去吧。”

付少成说完就走了出去,剩下陆柯一个人,犹豫了一下,也嘟嘟囔囔地往外走。

“为什么不能跟你凶,那是你儿子。老来得子,就知道宠,哼!”

付少成出了书房,却是迎头碰上陆达。

“来得正好,正要跟你说个事儿呢。”付少成笑着对陆达说。

“什么事情?”陆达有些不明就里。

“你那傻儿子红鸾星动了。”付少成小声把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逗得陆达也不禁笑了起来,无良的老父亲,有时候是很喜欢看儿子丢丑的。

“你可知道是哪家姑娘?”

“许家的。”付少成说,“你别说,陆柯这小子眼光可真好。”

“好有什么用。人家姑娘能看得上他?除了憨直,还有什么长处?”陆达笑着说道。

“长得好看啊。”付少成笑着说,“我可是听长乐说,许家不打算从世家里招女婿,怕拘着姑娘。”

陆达听完,点了点头,他家确实也打算给陆柯找个聪明媳妇,这小子,说好听了是憨直,说不好听的,就是一根筋,许个聪明媳妇,或许能教教他也说不定,枕头风,有时候可是非常好使的。

陆柯这边却还不知道家里的心思,换了衣服出来,正好碰上许复跟陶安在院子里说话,一下子又红了脸。

陶安眼尖,伸手拽了拽许复,指着陆柯,小声说道:“这小子刚才在正厅就一直盯着这边,怕不是看上你了吧?”

许复一回头,见是陆柯,不禁笑了起来。

“那就是个呆子,别理他。”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英美]反派理论在线阅读第八节

    “平冢老师,请问您找我们有什么事情吗?”私立丰之绮学校的偏差值非常高,哪怕是在这所学校被分到了F班的千夜放到别的学校绝对能够上最好的班级。因此私立丰之绮学校的教师也全都是从教数十年的精英教师。只有极少数教体育或者音乐的教师才是年轻人,像平冢静这样才刚不到三十岁就成为了班主任的绝对有着非常深的背景。看

  • 女道士她不务正业在线阅读第四节

    身着对凤紫纱禅衣的嘉娴斜倚在室内的楠木躺椅上,听着窗外此起彼伏的“吱吱”蝉声,轻轻地摇着一柄刺绣六角罗扇。从春到夏,从院中的梨花淡白柳深青到如今的绿树浓阴夏日长,她已渐渐习惯了这种独来独往的日子。既然自己不曾听说太子对哪位女子情有独钟,那就说明他的确在为政务操劳;不过,正如母后提醒,自己也总得想法子

  • 防弹少年团之是金子总会发光的之真水无香,真爱无痕

    事到如今,已无退路,他许沐阳不愿意看到李霏伤心,不想那么多了,能多陪她一天是一天吧,等到了国外再告诉她吧。许沐阳这么想着,他打算辞了那份兼职,好腾出时间。转天就快到出国的日子了。这段时间是幸福的,快乐的,两个人经常在一起,每个周末都不例外,或去李霏家陪陪爸妈,或出去游玩。当然也回过家,家里只有妈妈一

  • 良春绵绵云隐学校(求鲜花求收藏)

    第三章云隐学校(求鲜花求收藏)次日清晨。青飒在完成了一如既往的晨练后,便是整装出门,与往日不同的是,此时的他背上多了一把阐释者。对于年仅五岁的他来说,阐释者的重量不轻,但作为忍者的身躯,还不至于背不动,因此也可以当作是负重修炼吧。倒是这剑的长度,比他人还要高,背起来显得有些碍眼。不过,当青飒真正走在

  • [快穿]专职男神在线阅读锲子

    西方灵山乃众佛聚集之地,在这里有一处看似宫殿,却又不像宫殿的地方,因为从外面看,它就像一座用金打造出来的宝殿,可在里面看,四周除了几根大柱子便只能看到云。由于这里受到了佛光的庇佑,使得肉眼无法看见它。在这里,高高在上坐着的是如来佛祖,他座下的便是十八罗汉以及其他众佛。如来佛祖一向是闭着眼睛的,但他却

  • [FGO]乌鲁克仍存于此在线阅读第九节

    【新生日记2】经纪人连“识时务者为俊杰”都不知道是什么意思,请问这是一种怎样的感受?我:本人已卒,无事烧香,有事请,挖,坟!造型师们都跟着苗大咖出去了,温宁玉闲着无聊,又在小号戳了一条微博出来。ReneeJ大概是受了国外教育的影响,对隐私很看重,所以她在戳手机的时候并没有瞅过来,还有意地避开了视线。

  • 创想纪元之幻梦一世认真爱过的人最心疼

    他喝过深夜的烈酒,吃过清晨的凉粥,他牵过陌生人的左手,吻过路人甲的唇,他看过柏林街头的雪,吹过湄南河畔的风。可他不管走得多远,都始终忘不了一个人。因为啊,认真爱过的人最心疼——一个在他心里整整驻足了十五年之久的人儿。你不要告诉我,这是因为他生来好脾气,不会严声将那女孩儿驱逐于心房之外?你更不要告诉我

  • 非主流学霸在线阅读第三章

    火影大楼之中,三代沉吟半分,决定换来了村子的智将。奈良一族而今年轻的族长,奈良鹿久。彼时,奈良一族家中。鹿久正在跟年纪不过三四岁的儿子鹿丸下着将棋。“将棋的棋规其实并不复杂,以你的智商应该很快就能明白才是。”坐在自家儿子对面,鹿久悠悠开口。他即是在教自家儿子下棋,也是在借机教儿子人生的道理。讲解了棋

  • 系统之霸绝天下精神损失费(第10更,求鲜花、评价)

    云间继续数落独眼狼的罪行。“呜呜呜,这独眼狼伙威逼利诱不成,就想强取豪夺,竟然敢让这个短命鬼刺猬头用剑刺我。”“要不是我跑得快,又有大傻二傻保驾护航,大姐大你就再也见不到我这个忠心可爱的小弟了。”“这些都是我们公正无私、嫉恶如仇、急公好义,特别是漂亮美丽的纲手大姐大,你亲眼所见,大姐大,你一定会为我

  • [美队+复联]九头蛇陛下第8章在线阅读

    人们常会抱怨命运的不公,因为它所给予每个人的境遇是大相径庭,有的人生活富足,衣食无忧,平稳坦荡;而有的人的命运之路却坎坷崎岖,布满荆棘。命运或许是不公平的,但疾病却是公平的,它不会因为你是富人还是穷人,也不会理你是位高权重还是普罗大众!最近,高雅芳总觉得身体不适,起初只是头晕,头痛,原本以为吃点儿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