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架空小说 > 正文

萨满的低语在线阅读第一章

2021/6/11 2:42:03 作者:小淞 来源:17K小说网
萨满的低语
萨满的低语
作者:小淞来源:17K小说网
萨满教是诞生于人类童年时代的古老宗教,因其神职人员有“萨满”之称而得名。萨满教拥有独特的信仰观念,对于世界的起源、人类的灵魂、宇宙的结构有着直观、朴素的解释与构想,形成了瑰丽神奇的万神殿。伴着激越的神鼓声声,随着飘扬的神服鹰羽,萨满用他金子一样的嘴,沟通着人神之间的信息,传颂着自然与宇宙的奥秘。21世纪的今天,萨满教文化仍活跃于世界很多民族文化之间,他以朴素的生态哲学告诫我们:保护自然,适应自然,与自然和谐共生,才是人类生存之道。萨满医疗神秘莫测,却是以生物医疗,心理医疗,文化医疗为一体的医疗体

骏马飞驰在草地之上,钟松鼓足了劲追赶着前方的薛季,可怎么也赶不上,心里有些泄了气,干脆一把勒紧了缰绳,不满的嚷嚷。

“我说二郎,你就不能让让我?回回比回回输,搞得我都不想跟你比了。”

前头那人在身后马蹄声消失的时候就已经调转了方向,带着马儿跑了回来,一听这话便笑了。薛季天生一副风流样貌,一双剑眉,一对桃花眼,直挺的鼻梁,朱唇皓齿,模样俊俏的很。

薛季的样貌,论精致,京城里难能找到能跟他一比的。

他嘴角一勾,笑意带着些许痞气,“要不是啸杰去大理寺当值了,我才不跟你比。”

钟松是三人中骑术最差的一个,范啸杰和薛季则是不分伯仲,每回来马场玩,钟松都是乘兴而来败兴而归。

他翻身下马,拿起挂在马儿身侧的水囊,猛灌了一口,喝的太急,水顺着嘴角滑入脖子,他不甚在意的用衣摆擦了擦,满足的叹了口气。

薛季坐在马上,居高临下看他,一脸嫌弃,“还比不比了?”

“不比了不比了,你还是留着下回跟啸杰比吧,我就划划水了。”钟松罢罢手,靠着马望向薛季,突然想起一件事,贼兮兮地一笑,“今日你那未婚妻就回京城了,要不咱去看看?”

薛季剑眉一皱,兴致缺缺,笑意都散了不少,“有什么好看的,要去你自己去。”

四月微风吹来,吹起薛季一头墨发,钟松爬上马背,心里越发觉得可惜。

“我去有什么用,你那未婚妻这么多年你连一面都没见过,该你去才是。顺便瞧瞧传闻中的安家女是不是真是傻子。还有啊,你要是真的不喜那傻女,干脆就应了我呗,当我妹夫也不错啊。”

薛季一双骨节分明的手不禁用力握住缰绳,心里到底也不是不在意,星眸闪过一丝厌恶,朗声道:“我翻墙出来找你玩可不是为了听你唠叨的。”

“且你那妹子,我是无福消受。”

钟松一愣,乐了,伸手轻轻打自己的嘴,“都怪我这张嘴,我不提了不提了,免得惹得你不快。不过我家妹子到底哪里不好了,你宁愿守着一个傻女也不愿意接受我阿妹,你也不看看人家安家做的都是什么事。”

话音一落,钟松捂住了嘴。

这张嘴哎,真的该打!怎么一股脑的就把这事说出来了。

薛季眯着双眸,问:“安家最近做了什么?”

“没事,真没事。”钟松眼珠子一转,脸上依旧笑嘻嘻的,义正言辞道:“不就是看他们家这么多年都不给个准信,我心痛啊。你可都二十了!”

安家要是早点表态,他阿妹跟薛季说不定早就成事了,哪能让他阿妹硬是拖到了十七还没出嫁,钟松那是真真为他妹子心痛。

可跟安家傻女的娃娃亲,就像是一根刺插在薛季心中。其实这事县公府没人在意,唯独薛季自己在意的不得了。说来也怪钟松,要不是五年前安家傻女随她阿兄北去的时候,他提了一嘴,薛季也不至于如此。

因为人家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娃娃亲!

钟松毁的肠子都青了,他阿妹还揪着这事不放,时不时要念上一句。

薛季若有所思,心里是不信钟松的话的。钟松这人惯会糊弄人,但是薛季太熟悉他了,那眼珠子一转准没好事。

肌肉紧实的双腿一夹,伴随一声有力的低喝声,马儿重新跑了起来,薛季带笑的声音吹散在风中,“你心痛什么,该心痛的人是我。人回来了也好,这回我定要将这事给解决了。”

解决?钟松一怔,怎么解决,是将人娶回来还是退了这门亲事?

钟松捉摸不透薛季的心思,策马跟上,“二郎,你想怎么解决?”

“你不是说人今天就回来了吗,我改变主意了。”薛季扭头对钟松露出一口大白牙,“现在就去看看那位安家女到底是什么样,心里也好有个成算。”

这话是什么意思啊?钟松慌了。

可别是看人家好看就要娶回来了吧,薛季要真是看脸,那他妹子怎么办啊。

“二郎,你别冲动,再考虑考虑啊。”钟松冲薛季大喊。

“晚了。”薛季加快速度,朝着城门的方向奔去,大笑道:“钟松啊钟松,别再试探我了,赶紧找人把你那宝贝妹子嫁了吧,别在我身上浪费年华。”

钟松苦笑,要是有用早两年就嫁出去了,可他阿妹不愿啊,还能逼她不成?不行,他得跟去瞧瞧。钟松咬咬牙,勉力跟上薛季。

两人一路策马回了城中,正好撞见亓军已经过了明德门。亓军大败北蛮,终于结束了长达二十年的战争,大亓上下具是一片欢腾。京城中万人空巷,家家户户都出来瞧那亓军的威风。

“不论你那未婚妻到底怎样,你这大舅子确实是当之无愧的好男儿,十七就去了北地,七年征战,佩服!”钟松有些感慨,说完后立即讪笑道:“说好的不提,我又给忘了。”

什么叫二郎的大舅子!他钟松才是励志要当薛季大舅子的人,打趣薛季这么多年,怎么将自个都带进坑里了。该打!

“小爷我不跟你计较。”薛季笑着下马,对钟松昂了昂下巴,“下来吧钟大爷,这么多人您老还想策马奔腾啊?”

钟松牵着两匹马跟在薛季身后,挤在人群里被人踩了好几脚,简直叫苦不迭。偏薛季这人看着长得精致,身量却不矮,不看那张脸的话,是他们几个玩得好的里头最健壮的一个了。

薛季走着走着,钟松就不见了,一回头,只能看见两匹马立在人群里。

薛季摇头笑笑,继续大步往前走,很快就赶上了亓军的步伐,右侧不远处便是一辆马车,里面八成就是那安家女了。

往前看,是一辆囚车,旁边有一位骑着马的将领好似在跟囚中罪犯说什么,视线再往前,就是领军的诸位将领了。薛季的视线落在了里面最年轻的那人身上。

那应当就是安将军,他那个大舅子了。

快到朱雀大街的时候,安义阳调转马头,来到那辆马车前,沿途看见人群里鹤立鸡群的薛季,扫了一眼也没在意。

“阿妹,你恢复神智不久,家中人想来都不认识,我先送你回去认认门。”

“阿兄不入宫述职了?”清脆悦耳的女声宛如百灵鸟似的,一点一点敲打在人心上,令人双耳也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安义阳耳朵有些发痒,伸手揉了揉。自打阿妹神志清醒后,就跟变了个人似的。

分明是跟以前一样的声音,怎的现在听来,好似带着独特的韵味似的,让人忍不住想要多听她说会话。

“不去了。反正有陈将军顶着呢。还是送你回去更重要。”安义阳实在担心妹妹安凉妱,面圣述职这样的好机会都放弃了。

安凉妱端坐在马车内攥紧了手,一身银纹绣百蝶度花裙,头上一支梅花白玉簪,脸上不施粉黛,朱唇不点而红,眉如柳叶,一双杏眼,眼中波光流转,充满无奈。

一觉醒来她便成了安家痴女安凉妱,师父说她十六岁的时候就会回到家中,安凉妱好不容易才接受了这个事实。

可阿兄面对她时总是小心翼翼的,处处委屈了他自己,这并非安凉妱想看到的。

“阿兄不必如此,府中人我虽不熟悉,但也不会让他们轻易欺辱了去。你还是和陈将军一同进宫去吧。”安凉妱在跟随师父的那十六年里,几乎没让自己受过委屈,面对卜卦实力强悍的她,没人敢触她的眉头。

她甚至想,或许她的回魂,也与那一手卜卦之术有关?

“那可不成。”安义阳一口回绝,顿了顿道:“我都已经与陈将军说好了,可不能临时反悔。且他们马上就要进宫门了,我现在过去也不好。阿妹还是听我的吧。”

安凉妱没法,只好应了。她掀开竹帘一角,露出一张姣好的面容,对安义阳眨眨眼。

“那就麻烦阿兄了。”

安家女并非一出生就是傻子,但后来是如何变得痴傻的,没人知道。

在安凉妱看来,许是三魂七魄的地魂与天魂离体了,她应当就是那天地二魂,如今归位,痴傻之症便好了。

安义阳咧开嘴笑了,肩膀绷紧的弧度一松,瞬间放下心来。

“那便跟在我身后走罢。”安义阳吩咐马夫。

安凉妱双目看向外面的大街,百姓迎接的场面很是壮观,这欢腾声终于让安凉妱有了一丝真实感。阳光俯照过来,映衬得她面如白玉。

安凉妱眯了眯双目,微微勾唇,伸手将竹帘放下。

殊不知那惊鸿一现的绝美容颜,被多少人看了去,其中便包括了薛季和终于跟上来的钟松。

钟松看得晃了神,几乎以为自己看到了天上的仙女,美人走远了他才反应过来,这安家傻女怎么比他阿妹长得还要好?

“二郎,那就是安家女?”钟松笑嘻嘻凑上去,悄悄观察薛季的神情。

薛季有一瞬被惊艳,然只要想到那就是他的未婚妻,还是个傻的,就高兴不起来。他撇撇嘴,颇有些不爽,转了个弯往家中走去。

“你要是喜欢,待我解除了婚约,你再让你阿耶上门提亲去就是了。还有那马,给小爷我照料好了,改日再比。”

钟松瞥了一眼薛季那脸色。啧啧啧,小肚鸡肠的,一个不在意的未婚妻也不容别人打趣,他要真应了,薛季怕是要冷落他一阵子了。

不过心里到底也放了心,不喜欢就好啊!

“哎,你要是不喜欢就赶紧挪窝。京城来了这么个大美人,那些纨绔子弟怕是要按捺不住了!”

薛季朝身后挥了挥手,语气懒懒的,“改明儿就去挪窝!”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小王子与子危界在线阅读初露锋芒

    “我来了,”“哗啦”,卫生间里抽水马桶的声音,一个戴着眼镜的男人从卫生间走了出来,女人已下意识地把房门开得较大,张良探头仔细审视马元峰,依稀记得前二天在银行门口的事,“噢,保险公司的,对,我要过。”他大方地说,“进来说吧,走廊里怎么说?”“不好意思,打扰了。”马元峰几分尴尬几分欣喜地走进房间,客户居

  • 穿书出道的我美味极了第七章在线阅读

    难道真的让我再在这个世界重新来过?好吧,这个世界,那我将是秦朝暮了,为了自己,为了秦家。其实这个事实已经很明显了,无情绝的修炼必须是要以九离剑法为根基的,可想而知,在我之前的两个哥哥,剑法都没有达到九剑的高度,就断然修炼无情绝,或许是老头子秦江海急了,那自然是一命呜呼的下场。只是好在厄运降临在我身上

  • 年华之白雪的蜕变!

    白夜驾车在公路上飞驰着。由于是大范围的感染,基本上幸存者直接困死在了城市内,公路基本畅通无阻。“看来要有麻烦了!”白夜一直开着以自己为中心半径10km的大范围感知状态,以免撞上尸潮,拖慢前进速度。“前面是有尸潮吗?”“算是吧!前面有一伙幸存者,被尸群困住了。本来可以直接冲过去的,但是他们的大巴把路横

  • 玄幻之最强驸马在线阅读第4节

    一条乡间小路上,一辆吉普车正在行驶,徐天手握方向盘默不作声,李梦山摆弄着手里的小刀,突然转头向徐天问道“老徐,几年前咱们从那个异教头目手里救下来的那孩子你还记着吗?”徐天缓缓吐出两个字“疯了。”老李有点震惊“这都好几年了,还没治好?”徐天继续说道“治不好,在他看来,这个世界已经没救了,他已经在绝望里

  • 巫医皇后在线阅读第六章

    “真的是两件天兵,二哥,这种级别的武器在咱们家族之中也没有几件,咱们若是得到,就发财了,从此之后在家族之中也是扬眉吐气~~~”魏仙儿眼睛一亮,猛然抽出了长剑,一副跃跃欲试的表情。“仙儿,不可鲁莽~~~”魏天赶紧制止了魏仙儿,他低喝道“这青蛟虎虽然受了伤,但毕竟相当于武徒境七重天的高手,不能不小心,待

  • 墨宣中兴之学堂(8)

    “格格,您都在这儿坐了好一会儿了,小心着凉。”柳儿说着顺势把一件白色兔毛绲边的披风轻轻的披在了夏薇身上,“格格,爷醒了,您要不要去看看?”“爷醒了?”夏薇站了起来,看了看柳儿,随即点了点头,然后两人一起向胤禛房间的方向走去。刚到房门口,就看见韩雅正坐在胤禛床边,拿着汤匙一勺一勺的给他喂着药,这动作也

  • 穿越对上重生第3章在线阅读

    如果说公交和地铁是整个城市交通生命线的话,金陵的出租车就是这条线路上最玩命的存在,半个小时的车程硬是给司机二十分钟没到跑完了。站在世纪城门口,怀里揣着刚到账的巨额银行卡。林轩不禁感慨良多。三百万!自己两辈子加在一起,也没见过这么多的钱!全靠自己刷游戏打金赚钱的话,估计这辈子是没指望了。看着人流繁杂的

  • [法医秦明]围城之遇在线阅读第2节

    一身冷汗过后就在吴风正想开口大骂时候新款宝马X60的车门打开了,一个大方靓丽的美人急速的从宝马车上走了下来,也就在这个时候吴风想开口大骂的嘴巴一下就定在哪里想说一句话的声音都好像发不出来就好像时间停止了一样吴风就这样静静的看着面前的美人,真的很美啊,无锡水嫩的面孔在细长的秀发衬托下就同九重天上的仙女

  • 农女福妃别太甜第四章在线阅读

    第四章、破局【本章含部分原文引用/化用自《诛仙》第31章:正道】※小院中庭,一只大黄狗和一只灰毛猴子正绕着石桌追逐嬉戏,不时发出“汪汪”、“吱吱吱”的叫声,给寂静的院落增添了丝丝缕缕的人间烟火气息。窗扉半掩,张小凡盘膝坐在床榻上,目光追随着黄灰两道身影注视了片刻,微微笑了一笑,垂目沉吟。当初那些家破

  • 拽拽皇贵妃之第六章

    第【六】章神医神医谷位于中仙界与凡间的交界处,虽说是交界处,却是个很偏远的地方。从前很少人过去,后来里面来了各路修医术的修士,来往的人便多了起来。多是哭哭囔囔横着进去,然后欢天喜地地竖着出来。久而久之,这里便被称作神医谷,那群医修胸有成竹地说:“得了绝症的进了这里就可以安心地喝茶了。”汇聚天下名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