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锦绣之说服

2021/6/11 3:22:29 作者:格格巫 来源:晋江文学城
锦绣
锦绣
作者:格格巫来源:晋江文学城
上面是《锦绣》纸书封面!大家可以在市面上看见她,当当卓越也会有,具体地址我就不发了,大家有兴趣自己搜吧。人说程锦绣就是个商人,唯利是图是她的信条。人说程锦绣就是个妇人,处事狠辣是她的手段。人说程锦绣不过是个女人,最后还不是在给她丈夫的风流账上没了面子。原来的锦绣只是想嫁人,她不在乎素未谋面的丈夫。她自小习惯孤独,她身上负的是家族的兴亡。然而,她从生意场的金戈铁马中偶然回身,发现,他已经站立在她的身后。带点儿商战情节,带点儿言情段子,还带点儿家长里短的絮絮叨叨。主要是讲一个明朝女商人的爱情。

处理完所有的磁带,叶慧给了双胞胎每人五块钱的辛苦费,他俩高兴坏了,原来赚钱这么容易,姐姐几天就赚了一百多块,都能抵上他爸两个月的工资了。

允文跟姐姐埋怨:“爸爸也真是的,为什么放着钱不赚啊。”

“爸爸有他的考虑。”叶慧随口应了一句,她心里知道,要想赚钱,必须得把这个问题解决掉,说服父亲同意做生意,否则光靠她怎么行,只是父亲这么固执的一个人,思想那么保守,要怎么才能劝得动他呢,得有个突破口才行。

双胞胎的生日是七月下旬,平时家里人过生日,都是煮两个鸡蛋买点肉就作数了,生日礼物什么的完全没有概念。这次叶慧跟父亲提议,给双胞胎做一件衬衫做礼物,反正布已经买了。叶瑞年也没反对:“那你就拿去找裁缝做了吧。”

叶慧说:“要不就让刘阿姨帮忙做吧。”

叶瑞年愣了一下,扭头看着女儿:“她会做吗?”

“会啊,小雨小雪的衣服都是刘阿姨做的。她以前经常从裁缝店接活儿回来干的,咱们也给她工钱好了。”叶慧说。

叶瑞年点点头:“行,你做主吧,钱一定要给她。”

“我知道的。”叶慧点头,又问,“爸,你觉得刘阿姨人怎么样?”

叶瑞年瞟了叶慧一眼,含糊地说:“挺好的啊。”

“我也觉得她人特别好,你经常不在家,我们姐弟三个受了她不少照顾。”叶慧话锋一转,“可是刘阿姨被人欺负的话,我要怎么才能帮她?”

叶瑞年扭过头来盯着女儿:“谁欺负她?”

叶慧说:“有一天早上,我看见王麻子过来堵刘阿姨的门,说了一些下流话,把刘阿姨都气哭了。”

叶瑞年咬紧了牙关:“王麻子是吧?”

叶慧又说:“好像还不止王麻子一个,经常有一些不三不四的男人过来调戏刘阿姨。她一个寡妇,又是外地人,我觉得太可怜了。”

叶瑞年捏紧了拳头,眼神都要飞出刀子来:“我出去一下。”

“爸,你去哪儿?”叶慧赶紧问,“找刘阿姨吗?”

叶瑞年不说话,叶慧小声地说:“我还听到有人说你和刘阿姨的闲话了。”

叶瑞年终于控制不住愤怒在桌上狠狠捶了一下:“说我和她什么闲话?哪个狗日的说的?他妈的欺人太甚!”

叶慧低着头不看父亲,小声地说:“爸,其实我是不反对你们结婚的。”

叶瑞年扭头盯着女儿,好一会儿都没说话,他在想她是怎么看出自己心思的,他哪里表现得很明显吗?“我、我没有……”

叶慧笑了一下说:“当然,还得看我刘阿姨意思的对不对?”

叶瑞年的怒气消了些,坐在凳子上叹气,然后不由得自我嘲笑了一下:“你小孩子懂什么。”

“我是不懂。但是现在婚恋自由,喜欢就应该去争取。爸,我去找刘阿姨了。”叶慧说着往外走。

“回来,你找她干什么?”

“我找她帮小文小武做衣服啊。”叶慧似笑非笑地看着父亲。

叶瑞年老脸一红,摆了摆手:“去吧,去吧。”

刘贤英说做生意就真做了起来,每天一大早就挑着行头上市场去摆摊。叶慧早上去买菜的时候总能见到她在市场口忙活,生意还行,看到叶慧的时候,总要招呼她吃粑粑,叶慧哪里肯吃,小本生意不容易。

这天早上叶慧买了菜回来,突然狂风大作,地上飞沙走石,短短几分钟便乌云密布,豆大的雨点砸了下来。叶慧赶紧出去收衣服,叶瑞年今天没出车,在家休息,叶慧对他说:“爸,刘阿姨还在市场摆摊,你要不要去接她?”

叶瑞年二话没说,拿上雨衣和雨伞就冲进了雨里,跳上卡车去接人。虽然市场离家只有十来分钟的步行路程,但是大雨天里这就是一段长距离。他刚上车,雨就瓢泼而下了。叶慧收好衣服,看见刘阿姨的小女儿罗小雪抱着一把黑布伞站在门口,扭着头朝屋里催促:“姐姐你快点,雨越下越大了。”

罗小雨在屋里答:“你别急呀,我在找伞,一把伞不够我们和妈妈用啊。”

叶慧赶紧问:“小雪,你们要去哪里?”

“慧姐姐,我们要去给妈妈送伞。”九岁的小雪眼圈都红了,下大雨了,妈妈还在市场摆摊,肯定淋湿了。

叶慧说:“不要去了,你妈妈一会儿就回来了。”

“可是她没有带伞呀。”小雪说。

“我爸刚刚开车去市场买东西了,我让他顺便接一下刘阿姨,所以你们不用担心了。回家等着啊。”叶慧总不能告诉她们她爸是特意去接刘阿姨的。

小雨赶紧从屋里跑出来:“慧姐姐,是真的吗?叔叔会接我妈妈回来?”

叶慧伸手摸摸小雨的头:“对。你家衣服收了没有?别被风吹掉了。”

“已经收好了。”小雨听说有人去接妈妈了,便放下心来,过了一会儿,她小声地说,“今天的雨真大呀。妈妈做的东西又卖不完了。”

叶慧看着十二岁的小雨,这是个敏感早慧的女孩,父亲的离世让她早早懂事了,已经懂得为母亲分忧了。小雪小一点,心思单纯一些,她听说妈妈有人接,便放下心来,此刻正伸着手接檐下的水玩呢。

叶慧招呼她们:“小雨小雪,来姐姐家玩吧,我家有不少书和连环画。”

刘阿姨家的两个女儿很乖巧懂事,性格也比较内向,很少像别的孩子那样整条街都疯跑去了,就连隔壁的叶慧家里也很少来,因为叶慧年纪跟她们相差有点远,而双胞胎是男孩子,他们年纪虽然相当,但这么大的男女孩早已有了性别之分,完全就是楚河汉界,没法往来了。所以小雨和小雪一听有书看,眼睛都放出光来:“好,谢谢姐姐。”

叶慧带她们上楼,找出一本《红楼梦》给小雨,又去允文允武房间找连环画给小雪看,这俩小子不在家,不知道跑到谁家玩去了。他们房间里的连环画是大哥叶志飞以前收集的,他喜欢画画,没有教材,就以连环画为范本临摹,摹得以假乱真。允文不爱读书,连环画还是喜欢看的,所以一直都是他在保管。叶慧拿了几本出来交给小雪:“你们仔细点看,别弄破了就行。”小姐妹们都猛点头,表示知道了。

不多会儿,叶慧就听见了楼下车响,她说:“应该是我爸爸回来了。你们把书拿回去看吧,看完了给我送来就行。”

两个小姐妹欢天喜地捧着书回去了,这个年头人们的精神食粮太稀少了,对爱看书的人来说,任何带字的纸片儿都不愿意放过,叶慧借给小姐妹的书简直就是雪中送炭。

叶慧下了楼,看见穿着雨衣的父亲正提着炉子从车上下来,衣服快湿透的刘贤英站在走廊上等着,叶慧过去打招呼,刘贤英窘迫地朝叶慧笑了笑,小雨小雪跑出去迎接母亲,高兴地跟母亲展示姐姐借她们的书。刘贤英说:“谢谢姐姐了没有?不要把书弄坏了。”

小姐妹说:“知道。”然后进屋看书去了。

刘贤英感激地对叶慧说:“谢谢你借书给她们看。”

叶慧笑着摆摆手:“没关系,书给爱书的人看才能发挥真正的价值。”

叶瑞年将刘贤英的行头搬回家,刘贤英的感激话又说了一箩筐,叶瑞年说:“好了,赶紧回去洗个热水澡吧,别着凉了。”

刘贤英恰好打了个喷嚏,听见叶瑞年这么说,也不再扭捏,回屋去了。叶慧替父亲将雨衣挂起来,叶瑞年洗了把脸。叶慧说:“刘阿姨赚这个钱真不容易。”

叶瑞年用毛巾擦了一下脸和手,若有所思。叶慧说:“爸,其实我有个主意,让刘阿姨在家里开个小店得了。”

叶瑞年扭过头来看她:“卖什么?”

“就是小卖部,生活用品之类的。爸你经常去广州,可以从那边帮她带点小东西回来卖,我们在夜市上看到的那些东西,很多我们这里都没有,如果别人知道她这边有广东来的货,生意肯定会很好。”叶慧的目的就是让父亲主动从广州带货回来卖,而不用自己每次亲自去采买。

叶瑞年看着叶慧,难得没有直接驳斥她,过了好一会儿才说:“你觉得可以吗?”

叶慧点头:“我觉得可以。”

叶瑞年抽出一根烟点燃,陷入了沉默之中,显然在思考中。叶慧觉得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只要父亲肯松口,这事儿多半就算成了,至于以后需要进什么货,怎么和刘阿姨合作,以后再具体讨论。

高考分数出来那天早上,叶慧就像没事人一样在家里忙活,她并不着急去看分数,因为知道自己没考上,看也没多大意义。允武在屋外大声喊:“姐,有人找你。”

叶慧放下手里的活,走到门外一看,只见一个戴着黑色方框眼镜的斯文男生推着一辆自行车停在门前的人行道上,对方看见她,嘴唇微张,丝毫不掩饰惊讶的神色,显然被她的发型震住了,过了一会儿才腼腆地笑着说:“叶慧,去学校看成绩吗?”

叶慧认出来这是她的同班同学陶斯敏,他家在郊区,上学要经过叶慧家门口,不过这还是他第一次主动邀叶慧去学校。叶慧知道这个同学很有出息,他的成绩很好,考上了省里最好的大学,其实他的成绩可以上北京上海的重点大学,只是志愿填得比较保守,毕业后分配在南星市教育局,后来一直升到省教育厅副厅长职务,是他们班官儿做得最大的同学。

叶慧说:“好,你等我一下。”她洗了手,上楼拿了书包,其实也没什么必要,但去学校么,带着书包总是没错的,没准还能记点什么东西。

叶慧拿了一顶麦草帽戴上,推出车,对陶斯敏说:“走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你尝起来特别甜在线阅读重生为猫

    “卧槽!老子怎么变成只猫了!”沈度崩溃了,原本他只是在家里睡觉而已,但是当他一觉醒来,却发现自己居然已经变成了一只橘猫。沈度很想狠狠的掐自己一下,看看自己究竟是不是没睡醒,但是当他伸出手的时候,那一只毛茸茸的小爪子,却让他想掐自己一下都做不到,指的狠狠的给了自己一巴掌。“痛!”清晰的痛觉传来,让沈度

  • 落尽荼蘼泪朱砂第十章在线阅读

    据小道消息称,世界杯比赛,仁王,柳和木手一个房间。于是我的脑洞就从“可怜的比嘉中部长”开始。木手,一个冲绳古武术流的高手,带领比卡丘,啊不是,是比嘉中一众伙伴们,在残酷外行人教练的蔑视下依然将网球部带领进了国家队。他残忍,被称为球场上的杀手,但本质……“是个傻白甜。”丸井如是评价道。立海大诸位表示赞

  • 勇者生怯者死之回到现实的世界(5)

    空间屏障激起一阵涟漪,迅速裂开,我从里面走了出来,我环视了一下,感觉好像不是我的那个现实世界,但又感觉有点熟悉,我想自己的家走去,这是从我家里走出一个小孩子,我很迷茫,我家为什么会有小孩子,我走过去问他:“你叫什么名字?”他回答道:“我叫高涛。”我吓了一跳,怎么回事,我掐着手指算了一下,原来是我从终

  • 爱从不曾缺席之冤家宜解不宜结(9)

    “大叔,你从哪边来的。”龙吟风边走边问道。“从那边山头过来的。”中年人答道。“我指的不是这个,大叔,我想问的是,家乡是在哪里。”龙吟风笑道。“嗯,我是河南人士。小兄弟,你和你爷爷是什么时候来这岛上的了。”“我是两年前飘到这来的,爷爷是什么时候来到这里的,他说有好几十年了。”龙吟风对此也不觉该有隐瞒。

  • 你想要的风格我们都有第五章

    衡幽和辛弥到达市三院,正好赶上护士们逐个病房给下午有点滴的病人打针,走廊里乱糟糟的,有些吵。衡幽已经看过了三院的资料,是市内最好的肿瘤医院,床位难排,导致走廊上都是病床。到达肿瘤一科,辛弥出示证件,说要见蒋医生。护士们半点都没犹豫,直接给他们指了地方,似乎这已经是常事了。进了医生办公室,里面只有一个

  • 我最挚爱的人第4章在线阅读

    一年悠悠而过。房内,一头及肩长发,身披青袍的霍然盘腿坐着。他的双手把玩着一根青石条,目光及至青石条上的字时停止了动作,喃喃道:“尺……你到底是什么尺呢?”这个青石条是他当年在珠峰内的石洞中捡到的,当时他只是以为这是一个古物,想带回家给专家们研究研究。可当在这钧天界待了足足一年的时间里,他总能感觉这个

  • [张云雷]想跟你谈恋爱之轻松化解(8)

    穆宁是真的很喜欢许炽,想进娱乐圈一半是为了享受享受那种万众瞩目的感觉,另一半就是为了想接近他。最初,她就跟一个普通的粉丝一样默默的关注他,会去支持他演的电影赞叹他那俊朗无双却透着骄矜的脸庞。可是有一次,她在中天的晚宴上听到南城名媛们在闲聊。她们说许炽不但人长得帅演技逆天,还有钱得超乎想象。那时候她才

  • 替身女配不做人啦在线阅读第一节

    玉京山脚,立冬,白雾如冰,刺骨的寒。旁边亭子里,两名年轻道士搓着手,看着飞檐下挂着的一溜溜如刀似剑,儿臂粗的冰凌,一人忍不住抱怨道:“这鬼天气,今年入冬真他娘的冷,也不知道会不会有妖兽,就该让那群外院弟子来守山门,锻炼锻炼他们!”另一名道士瞥他一眼,嗤笑道:“瞧你那样儿,在我玉京山脚,不说妖兽,哪怕

  • 赠你一袭婚纱在线阅读第6章

    (第五更到!!!看完的大佬记得加入书架收藏下,鲜花评价票对作者很重要,首日成绩极其重要,拜托大家了!!!)“感谢老铁送的火箭!”“感谢老铁们送的荧光棒,好我现在就告诉大家,这车是西尔贝Tuatara。”“什么贝?”“好像没听过啊,这标志见都没见过。”那主播刚说完,立刻有围观者好奇道:“哥们,你这西尔

  • 你我本无缘全靠你花钱在线阅读第七章

    妮卡刚让丽丽滋准备好红茶、点心、水果,小铂金就敲门了。妮卡打开门看见的就是小铂金那尖尖的下巴,妮卡很想不优雅的翻个白眼,不过还是算了。是她对小铂金有企图,而不是小铂金对她有企图,故此,作为注定要被她坑的小铂金,她还是多几分耐心得了。“请进,都准备好了。我们可以好好的谈谈以后的问题。”妮卡这话让小铂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