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穿成男配“女友”后在线阅读第五节

2021/6/11 3:55:12 作者:红芹酥酒 来源:晋江文学城
穿成男配“女友”后
穿成男配“女友”后
作者:红芹酥酒来源:晋江文学城
段清吟穿进了《总裁的初恋》这本书中。里面男主俊美冷酷,女主漂亮坚强,除此之外还有个男二,心狠霸道,诡计多端,表面风轻云淡,但其实是藏在暗中的毒蛇,时时伺机而动。最后更是因为求而不得要拉着女主同归于尽,导致自己昏迷不醒成了植物人。而她所穿的对象则是里面胸大腰细,肤白貌美的愚蠢炮灰,原身仗着男二“女朋友”这层关系,恃美行凶,仗势欺人,尤其是在察觉到男二对女主有兴趣后,更是三番五次与女主作对,最后落得身败名裂,下场凄惨。段清吟看着不远处温文尔雅的某人,摸了摸下巴,心里计划着怎么在关系断了前捞一笔大的。

天眼耗费了太多元气,感到整个人都不对劲了。

头痛欲裂,整个脑袋就跟劈开了似的,痛得没有精力去想其他,身上的血脉几乎凝结。全身没有半点力气,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这可真吓坏了爸爸。大姨也从厨房出来,见到我这个样子,也是吓着了,跑到电话旁去打电话,爸爸却等不及大姨叫人叫车,背着我就已经冲出门去。

从大姨家到县中医院,走路只要半个小时,那年的公交可不像后世那么频繁,半小时来一班的情况比比皆是。爸爸等不了公交,想要去拦出租车,但是大中午吃饭的时间点,正是换班的时候,路上匆匆而过的车子有,却没有拦下半辆。爸爸又急又恼,却一点办法也没有,他背着我一路往中医院跑。

八月的天,在江南小县还是很热的,但此时却从身体深处感觉到控制不了的冷意,浑身打着哆嗦。我喊:“爸爸,我冷。”爸爸用自己的外套紧紧裹住我的身子,却一点没有减轻我的寒冷。爸爸从背改为抱,用自己温暖的怀抱帮我取暖,却依然不顶用。

“珍宝,马上到了,再忍忍。”爸爸焦急的声音里除了无奈还是无奈。

直疼得将脸往爸爸的怀里缩,吸取着爸爸的体温,嘴里却安慰:“爸爸,我能忍受得住,咱不急。”说着,又打了个哆嗦。

爸爸嘴里不停地安慰我,奔跑的速度加快,一有车子经过,不管是出租车还是私家车,爸爸都会想办法拦上一拦。半小时的路程,却感觉有半世纪那么长,路好像没有尽头一样。血液已经在凝结成冰,我不敢分爸爸的心,只是紧紧地咬着嘴唇,忍受着那丝寒冷,还有从筋脉里传来的阵阵剥离般的痛。

一辆私家车停了下来,在九十年代,私家车都是有权有势有钱的人的标志,但还都有纯朴的感情,不像后世连老人摔倒都要想想是不是会被讹上。车主的热心,自然换来了爸爸的感谢,连头痛欲裂的我,都把一分精神放在了车主身上,听声音,车主是个年青人。车主的性格应该是个健谈的人,从他口里知道,他姓叶,是从外地来的,好像是过来找人的。

中医院确实近,车子也就开了没几分钟,就到了中医院大门。车刚一停下,爸爸就抱着我出去了,才进医院就喊:“医生!医生,快来救救我家孩子。”医生向我们涌来,引路的引路,准备器材的准备器材,验血的验血,但一通检查下来,什么指标都是正常的。爸爸急了,指标正常,却为什么人一直疼痛,浑身冷得像冰封。坚强得一直腰挺得直直的爸爸,却在那时抱着我哭了,他是真的怕失去我。

重生一回,被我这小蝴蝶的翅膀这么一扇,很多事情已经在悄然发生着改变。前世没有这一出,今世因为天眼的开启和使用,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我疼痛寒冷交加,心里却怅然若失,眼睛真的能好吗?

这一刻,我有点怀疑了。

妈妈和外婆也回来了,两人手里还抱着那温热的母乳,那是准备给我滴眼睛治伤的。远在乡下的爷爷和奶奶也到了,奶奶眼睛不方便,早在十年前就已经失明了,此时却抱着我轻声地哭着,奶奶说:“不说话,咱不说话,奶奶在这陪着你。”甚至连大姨和大姨夫也来了。

过会,外公也来了,他刚从山上采药回来,还没到家,就接到了村公所守电话的干部特意跑来通知的消息,就急急赶来了县医院。大家手忙脚乱的结果,什么用也没有,外公摸了脉,一声令下:“准备一间病房,不要有人打扰。”

医生有疑虑,住院是需要费用的,医生不敢下决定,就听爸爸说:“我去想办法凑钱,医生你先安排病房吧。”

此时,爷爷说:“我这有一千元,阿田,你先去交了费用,剩下的我们再想办法。”手里全是零散的钱,有一元的,也有十元的,整百的却很少。外公却大吼一声:“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记挂着钱,医生的医德心你们都到哪去了?告诉老杜,如果他觉得治病要先钱为衡量,那我们马上走,以后别上我家了。”外公是真没想到,会遇到这样难堪的事情,他回去的太早,竟然不知道我们因为医药费的事情,被医院强制出院。

大姨夫迟疑着说:“爸,要不,回我家吧,家里安静,我去叫车。”医院的态度,已经让人寒了心。外公却说:“来不及了,现在时间就是生命,我怕珍宝挺不到回家里。”说着,不停地按着我的手,给我输送元力。这一输送,血液里的冷意少了许多,一丝丝的温暖从外公的手里往我这传送,我终于松开了紧皱的眉头。

医院最后终于安排了病房,甚至在院长老杜的首肯下,安排的还是特例病房。病房的门被重重关上,外公手法纯熟地扔了几块石头,顿时外面的声音就被隔绝掉。

“外公……”润如细雨,随着外公的手,我血管冻结的速度在减慢,慢慢地有了化解的感觉。

“不要说话,慢慢感受,随着我气息的轨道,慢慢引导。”外公说,“等会,外公再跟你细说。

紧张的心终于平静下来,慢慢去感受外公传导过来的气息,发现这股气流让我很舒服,头痛欲裂的感觉减轻了许多。更随着这股气流地涌入,我感到眼睛的疼痛也在消失,有点麻痒,意识海也有复苏,黑暗中闪着点点白光,很像顽皮跳跃的孩子,让我有亲近的感觉,我舒服地只想呐喊。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血液中的冰封慢慢解冻。元气地注入,精气神也在慢慢恢复,停顿的大脑才开始真正运作开来。外公这是在帮我渡换元气?我突然想起了老祖的知,还有外公一夜白头的事情,喊:“外公,停……停一下……”害怕前世的事情再次重演。

“外公,求求你,不要……”我不要你早逝!我在心里呐喊。

“不要哭。”外公终于放下了手,帮我擦拭眼角的泪水,“相信外公,外公没事,外公会帮珍宝恢复的。”说着,却咳嗽出声,在他强行咽下喉间的血液,却还是被细心的我闻到了丝丝血腥味。

伸手去抓外公的手,所触之处,却是干裂如痕,就跟我元气大损后出现的症状相似。我不停地摇头:“外公别骗我了,老祖都告诉我了,修道之人,不能损失元气……”

“你……果然知道?”外公震惊当场,好久才缓缓吐出这句话。

“我知道,你莫要瞒我了。我知道真家是古派鬼谷的传承,老祖说真家的传承就是玄学。”我把自己知道的都说了出来,在外公面前什么也瞒不了,既然想要传承玄学,首先要通过的就是外公这关。

外公激动地问:“珍宝,你激发血脉了?”声音里带着忐忑与小心翼翼。

我用力地点下头:“如果激发血脉就是激发血脉里老祖炼化的一丝神魂,还有开了天眼,那我应该就是。”

外公激动地搓手,来回走着,高兴地连说三个“好”,“真家复苏有望了。”外公看着我,又道,“珍宝你的眼睛复明也有望了。”

“外公?”我的心漏跳了一拍,担心前世的事情再度发生,颤着声音说,“外公是不是想用元气为我打通眼睛的筋脉?老祖说了,不用那么麻烦,只要我修习玄学之山术,就能用灵力修复眼睛。”

外公点头:“不错,只要你达到炼精化气中期以上,就能修复。”

这一刻,我才真实感受到,外公真的没有我前世所看到的那么简单。老祖说的,可能还将信将疑,如今得到外公确切的答复,我心里很激动,眼睛能好,自然是最好不过。又想到一种可能,问:“外公,我今天元气大损,是不是极度用了天眼的原因?”那以后我就不能频繁使用天眼了?如果真是,就有些鸡肋了。

外公却道:“天眼,是我真家血脉传承的异能,却不是谁都能激发,从两千多年前祖师爷创派开始,真正激发血脉的,十指可数。但每一代传人,却都是万中挑一的天才,能带领门派走向辉煌。唐时的李淳风,就是我鬼谷传人,他亦是开启了天眼,与他师兄袁天罡创出了背推图这一预言奇书,将鬼谷玄学推至奇高的地位。”

天眼能预测未来,也能通晓过去,这一点已经在我身上完美展现,却原来李淳风竟也是鬼谷门的传人,怪不得背推图预言的准确程度,几尽百分百。

“天眼的厉害之处,不只是能预测未来和通晓过去,还能接天地之气,运转你体内的元气,所以你并不用担心以后元气用尽。”

心中的答案得到证实,我松了一口气。这天眼的功能十分强大,这对我以后学习玄学五术,有加成之用。想通这点,我迫不及待地想要回家,回到虎啸铺,早点接触玄学的一切。

我从来没有像这一刻这么渴望回家,在医院这个充满消□□水的地方,我是一刻也不想呆了,这里的空气太混浊。

外公甚是欣慰,算算时间已过了很久,外面等着的人定是焦急万分,便撤了阵法,打开门。首先进来的是妈妈,后面跟着爸爸他们,看到我已经恢复正常,但还是不放心地问:“珍宝,没事了吧?”外公却斥道:“有我在,会出什么乱子?”妈妈忙说“是”,已经奔向我,抱住我上下摸了一遍,真没看出什么不妥,这才放心。

老杜此时也走了进来,他眼睛放光地看着外公,激动地说:“真神医,你可是愿意出山?”

外公却笑而不答,良久,故作神秘地道:“我已经收到高徒,以后就让我高徒接我的班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超凡入圣洪荒小妖,吞噬系统(跪求鲜花评价收藏)

    一颗参天大树之上,一条三尺长的小蛇,昂起脑袋,呆呆的望着蔚蓝的天空。天空中,不时的会闪过一道道绚丽的光彩,十分夺目。若是细看之下,就会发现,每一道光彩之中,都裹挟着一道人影,仙风道骨,尽显风姿。“我究竟穿越到了什么地方?难道那些都是真正的仙人吗?”柳尘瞪大了眼睛,猩红的信子不断探出,发出嘶嘶的声音。

  • 你若初阳暖寒生在线阅读第1节

    医院。何易萧:表哥,结果怎么样?傅锦年:胃癌二期。何易萧的眼睛红了起来,眼泪不停地在眼眶里打转,但她没有哭出来,她现在还不能哭。何易萧吞吞吐吐地说:“不会...被他知道吧?”傅锦年像是压抑着怒火,随后无奈地说:“我用的艾艾的名字,而且所有检查全是我自己经手的。”何易萧吐出一口气,强颜欢笑地说:“谢谢

  • 超神游戏:僵尸的诞生之初次穿越

    “duang,叶形的身影从系统的半空中显现并快速的摔落在地。”“哎哟,我的屁股K1下次你不要再把我从空中掉下来了。”叶形对着半空中的K1说道。好的宿主。“本系统最主要的功能便是让宿主能够穿越各个位面之中,进行历练,宿主在位面之中有两个方法能够达到强化身体的目的:一、是向各个位面之中的人物学习他们自身

  • 来自异世界的妖皇在线阅读第6节

    林阳一觉醒来,已是日上三竿;无所事事的他准备出去转一转,毕竟来这两天都在王府里,林阳也急着出去见识一下这个世界。毕竟以前的林阳给大家的印象不要太好,只要出门,街道上都是鸡飞狗跳的,都躲着这个瘟神;特别是街上的小娘子们,那是撒丫子像小兔子一样,一下子就不见踪影了;生怕被抓了去当通房大丫头。林阳整了整身

  • 反咬狗一口在线阅读第五节

    第5章祁泽远是A大的教授,去年刚加入量子力学的研究,两个月前突然有了研究成果,被学校保送到英国做交流论文三个月,这是个难得的机会。算时间,他应该下个月才回来。现在为了她,匆匆离开英国回到学校,整个学院都议论纷纷,觉得祁泽远白白的浪费了一个大好的研究机会。不过祁泽远已经向学院上级领导明确说明了原因,上

  • 心上友在线阅读第6章

    游自见状愣了:“我这刚打完球的手都没抖,你们俩抖什么?”陆御没有接茬,抄起餐巾擦了擦嘴:“我去趟洗手间,你们先聊。”没想到他刚起身,越彧也跟着起来:“我也去,一起。”洗手间。“不是上洗手间吗?怎么就只洗了把脸?”越彧一进来就见陆御撑在洗手台上出神。陆御闻声瞥了他一眼:“你不也是?”“嘁,胆小鬼。”“

  • 神级系统之至尊灵帝在线阅读第9章

    战斗结束。特文,身形瘦弱,干事不择手段。同样,他也是第一名臣服于洛宁的人,带着一百多名黑手党成员,进行了战场的清理。他的实力,算不上很强。但,却是洛宁,到现在为止唯一勉强算得上心腹的存在。战场上,没有任何人,敢得罪他。哪怕,是此地处洛宁之外的最强者,哈特·雷萨,也不敢有丝毫的得罪。......看了一

  • 蠢萌小妖撩夫日常第五章

    邡琅觉得生气又委屈,他什么都没做,他爸爸却从回来一直在瞪他。而他明明都生气好久了,他们却在讨论妖怪,看也不看他一眼。邡朝拿这个小儿子没办法,想了想,邡琅也确实没做错什么,他严厉制止儿子和颜凉互动,不过是怕人傻没心机的儿子,不知不觉被拐跑了。深刻反思后,邡朝对着儿子道歉:“是爸爸不好,爸爸给你道歉,小

  • 网游之与众不同回忆与梦境

    驭灵者,必先善于控灵。灵者,魂也,众生始之源。魂器引导驭灵者觉醒魂力,统御冥灵,乃驭灵本道。青年模样的纪白坐在一本摊开的书前,逐字逐句地阅读着。这里是纪家藏书阁,他正在读的是驭灵师入门必看的《驭灵宝典》。自驭灵师创始纪家已经传下不知多少代,当今社会飞速发展,族中早已失了祖先立家法时的思想精髓,驭灵师

  • 羲星灵录在线阅读第七节

    -7-那天的雪下得好大,鹅毛似地往下飘,所有人都无心上课,眼神不住地往外飘,浑身上下每个细胞都在叫嚣着兴奋、雀跃……外面是一团白……天是白的,地是白的,树木是白的,人走在雪里,不一会儿就也变白了。吸一口冷空气,甘冽沁到每一个肺泡里。有躲冬的鸟儿飞到走廊上,被忽然响起的下课铃吓跑了。所有人都涌到走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