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情爱 > 正文

奥特:哥斯拉最强抽奖系统第1章在线阅读

2021/6/11 3:01:13 作者:浪里个浪 来源:飞卢小说网
奥特:哥斯拉最强抽奖系统
奥特:哥斯拉最强抽奖系统
作者:浪里个浪来源:飞卢小说网
别人都是死了穿越,或者睡觉了就穿越了,为什么!我就是进了家门就穿越了!还成了哥斯拉,没办法,还好有系统,哦~抽奖?321叮!恭喜获得:极品技能:光抽离射线1级321叮!恭喜获得:极品小弟:扎基一个321叮!恭喜获得:极品技能:亚空间瞬移1级321叮!恭喜获得:极品技能:亚空间防御1级321叮!恭喜获得:极品技能:亚空间吸收1级林烨:。。。。。。,我是不是无敌了?多年后,林烨看着诺亚林烨:想和我打?先能吃我一发5000亿度的热线再bb林烨:话说系统啊,诺亚加扎基能合成,诺基亚么?(本故事及人物纯属

雨越来越大了,落在柏油路上飞溅起的水花,让路上都雾蒙蒙的。

清瘦的少年冲进雨里,把自家倒在人行道边的立牌捡了回来。

“妈,雨太大了,旁边卖水果的摊儿也往里撤了。”

把旧而不破的木头立牌放在门边控水,看见自己湿漉漉的脚印踩在了地上,少年从门后拽出了一个被压扁的纸箱子放在地上,两只脚都在上面蹭了好几下。沾湿的衣服贴在他细瘦的肩胛骨上,他觉得难受,左右摇着肩膀,还摇着头,沾了水的小狗似的。

饭馆儿不大,墙面虽然干净,上面贴着的大菜单也老了,上面印的卤猪肉都脱了色,更像是抹了辣椒油的腊猪肉,旁边的香菇油菜更惨一点,绿色一点都没了,乱糟糟的一团,全靠文字显示身份。

八张桌子,四张是木头的,四张是铁架上搭了白色的三合板桌面,椅子倒都是一样的,更显得这店年纪比少年还大了。

浓浓的卤肉香气掺在潮湿的空气里往外飘,热乎乎的牛肉早就连着筋被炖到酥烂,被钩子放在盆里的时候还轻轻颤抖。

捞着肉的就是这家店的老板,也是少年的妈妈,抽空看了自己的儿子一眼,她说:

“别摇头晃脑了,赶紧把头发擦擦。”

少年抓起桌子上的两张纸巾随便在脑袋上摩挲了两下,对着他妈嘿嘿傻笑了一下说:

“我把椅子收了地扫了,咱们就走呗。”

今天晚上家里有事儿,他们店里可不接生意了。

“您好,现在……还做饭么?”

雨落的背景声里传来了很好听的声音。

少年回过头,看见了一把透明的伞,像一朵花开在了遮天雨幕里,上面的水滴折射着外面晦暗的天光,竟然让人有了一种明媚的错觉,也可能明媚的不是伞,而是打着伞的人。

个子不高的年轻女人应该是二十岁上下的年纪,穿了一件淡黄色的裙子,她的眼睛很大,脸是细瓷似的白,不知道为什么,她看着少年,少年就觉得她是在对自己笑。

少年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让他呲牙咧嘴的疼。

不是做梦,是真有一个又甜又可爱的小姐姐在他面前站着呢。

“开、开!”第一个字还是下意识说的,第二个字的落音儿已经很坚定了。

年轻的女人真的笑了,她回身收伞,说:“我要一碗卤肉面。”

“好的好的!”少年什么都答应完了,才一溜烟儿跑进了后面的厨房里,小声问他妈:

“妈,卤肉面还能做么?”

自己家的傻儿子把客人都迎进来了,难不成自己还得赶出去?也不知道刚刚谁说要走了。低头看看早就熄了火的灶台,女老板放下捞肉的钩子说:

“还有点卤牛肉,卤蛋也有,要吃卤牛肉面的话就有。”

少年立刻欢欢喜喜地出去了,外面桌前,那个年轻的女孩儿已经坐下了,伞被她用自备的袋子装了起来,一点水都没流到地上。

“有卤牛肉面,要卤蛋么?”说话的时候还隔着一张桌子一把椅子,少年两只手压在椅子背上,顶着乱糟糟的湿发越发像一只小狗,一点也没有刚刚干活利落的样子了。

“卤蛋?要的。”

少年呆头呆脑,全靠神经记忆在问:“葱花香菜酸豆角,要么?”

“都要。”

灶上再次点起了火,煤气从灶里挤出来热烈地燃烧,“呜呜”地像是风声。

这家店卖的面不是最近流行的板面也不是市面上常见的拉面,而是细白的挂面,细得像是龙须面,在这旺火大灶上一不留神就能煮烂了。

老板煮面的手艺自然是很精到的,火候一到就把面捞出来过凉,再用大长筷子一卷,放在碗底就是乖乖顺顺整整齐齐的一团。

她煮面的时候,少年也没闲着,找出了半暖瓶的热水,给那个客人倒了一杯茶。

“谢谢。”女人的食指和中指轻叩在桌面上,连着致谢的声音都是一板一眼的。

少年注意到她右手的食指上有茧子,放下茶壶,他才恍然,这位客人不是雨天里从哪里跑来的妖精或者仙子,只是个来吃饭的寻常客人。

毕竟妖精和神仙都不会有茧子。

可对方看向自己的时候,少年又忍不住傻呵呵地笑了,真甜,像他小时候吃的奶糖一样又甜又可爱。

卤牛肉切成了小块,上面撒了香菜葱花和酸豆角,老板把她的傻儿子叫进了厨房,吩咐说:

“酸豆角重新收冰箱里,一会儿客人走了你把外面收拾出来,我在这把肉捞完了,明天还得把卤汤打一下。”

“好咧妈!”

面汤也是在灶上重新热起来的,等火候的老板回头看一眼自己的儿子说:

“看你干活挺勤快的,怎么一学习就那么懒呢?”

语气里,那是十足的恨铁不成钢。

呼呼呼!风来了雨来了,把刚刚那满脸的灿烂给吹没了,少年扁了扁嘴,收好了酸豆角,再把案台擦干净就钻出了厨房。

“回来!”

老板把卤肉面递了出去,该上菜了。

细细的面吃起来不如其他的面劲道,却在短短时间里吸足了卤肉和面汤的味道,每一口下去都滋味十足,又不失面本身的香气。

一口面,一口肉,间或喝一口热腾腾的面汤,外面的风和雨就仿佛一下子成了另一个世界的,与自己再没什么关系了。

葱花香菜,是不惧任何场合的舞娘,在这一碗面汤里,它们提了味,解了腻,酸豆角是压场的台柱,醇美的肉香沾了它细微的酸辣,再麻木不仁的舌头都要为它叫好。

至于肉……

它是最先被吃完的。

再没有什么比这更好的赞美了吧?

年轻的客人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好像一些潮湿与粘稠的东西都被这一碗面给彻底驱赶了。

吃面的人正岁月静好,做面的人却在七情上脸。

“我一说考试成绩你就耷拉着脸给我看,怎么了?我还说错了?!你要真想孝顺我就好好上课,那化学卷子,就四十分,能够吃啊还是够喝啊?”

没人注意到,在老板说“化学卷子四十分”的时候,外面那个食客的手顿了一下。

少年不乐意了,可能平时被这样说了,他会低着头厚脸皮应付过去,可当着那个客人的面,他的“尊严”似乎也“尊贵”了,说到底,都是半大少年的荷尔蒙的作祟罢了。

“妈,你别说了。”

“我怎么不说了?”店老板一只手叉着腰,捞肉的钩子一下砸回了锅里,是火气被点燃的前奏。

她儿子哼了一声,过了一会儿,梗着脖子说:

“我爸都说了,要是我学不好就开接着开这个卤肉店呗。”

老板冷笑:“开卤肉店?他说着话你倒是记得了?你要真听话你怎么就只听这一句啊?他让你好好学习你怎么不听啊?!”

惨被镇压的少年哼哼唧唧了两声,替他妈把装了卤肉的盆子摊平,嘴里赌气说:

“反正我以后就开咱家的小饭馆,学不学的都一样!”

“你!”

当妈妈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她自己的身量就不矮,一米六五的样子,她儿子才十三四岁,已经比她略高了。

这么大的孩子,真是打也不是,骂也不是,管来管去,管得自己一脑门子的官司。

少年把自己的妈顶得没话说,也不觉得高兴,这种争吵,没人会觉得高兴。

店里仅有的那个客人吃完了,他走上去结账,也没刚才只顾着看人的傻样子了。

“一碗卤牛肉面,一个卤蛋,二十一。”

滴答,手机里传来了钱到账的声音。

结了账的女人却没动,只是抬起头来看着这个不爱学习的少年。

“你们这家店开了很多年了吧?”

“那是!”说起自己家的店,少年满脸写着骄傲,“我爷爷开的店,传给了我妈,以后就是我的。”

客人“哦”了一声,眼睛看向厨房里。

“老板在厨房做什么呀?我在外面的时候就闻见了肉香味儿。”

“今天晚上我们家有事儿,不开了,我妈卤肉捞出来包起来,该给别的饭店送去的得送去,卤汤得放凉了,明天再打汤。”

“立志”继承家业拒绝好好学习的少年是真的对自己妈妈的活计很了解,看见这位客人有些感兴趣,他双手比划了一下说:

“打汤就是得打掉卤汤里的渣渣,捞干净的汤倒点白酒放一晚上,明天先把油捞出来,然后把夹在油下面的血沫子啥的都捞出来扔了,再把卤油倒回去,然后卤汤里再加上熬好的高汤,加肉,就能接着卤了。”

卤肉的门道可一点都不少,尤其是他们这种开了很多年的老店,那真是一辈手艺传一辈,细节处的讲究多了去了,少年说起来头头是道,看来想继承这个店还真不只是口头说说。

“卤油?为什么卤肉的时候还要有油呢?”客人抛出了自己的问题,她看向这个少年,看得这个少年又羞涩了起来。

“肯定得用油啊,有了油才香,好多料还得提前用油炒呢!”

少年脸庞微微泛红。

客人却抬着头继续问:“那这又是为什么呢?为什么用油会更香呢?为什么要用油炒调料呢?”

唉?这是什么问题?

少年有点懵了,因为,那个……他爷爷就是这么教他妈的呀!

那,那还能是为什么呢?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呢?

“因为油是有机溶剂。”年轻的女人看着他的眼睛,笑了一下,在少年的眼里,这次的笑容和之前的很不一样,让他恍惚像只见了猫的耗子,“各种植物香料里含有的芳香物质,芳香物质的主要成分是有机物……估计你还没有学过,但是你可以记住,之所以用热油提前炒香料,就是希望高温环境下让香料里的芳香物质更好地溶解到油里,丰富肉的味道。”

少年已经听晕了。

客人却还没放过他:

“为什么要静置一晚上再处理卤肉汤,你知道么?好吧,你不知道。因为静置能够让分子质量不同的液体分层,水最重,其次是要被扔掉的部分,本质是比水轻比油重的混合杂质,然后是油。有机溶剂和液体的萃取都是高中化学课本的知识,你不知道很正常,那你知道为什么卤肉要捞出来之后立刻包起来么?”

小狗似的少年已经成了个小木头狗。

“因为分子运动,卤肉里水分子会跑到空气中,让牛肉的表面失去水分,所以在一般情况下,肉得泡在卤汤里,拿出来之后就要包起来,此外也是因为瘦肉里含有铁离子,暴露在空气中会逐渐氧化变黑。”

卤肉的香气还飘荡在小小的餐馆里,年轻的女人深吸了一口气说:

“我们能闻到气味儿也是因为分子运动,这个在初中的化学课本里应该有。至于氧化反应,那能说的就更多了,用完的菜刀为什么要擦干净?也想怕水会让菜刀上的铁发生氧化反应,也就是生锈。”

“你现在应该还在初中,刚刚接触化学知识,如果你上课认真听讲……只要你做到上课认真听讲,就能把化学考试成绩提升到八十分以上,你也不会听不懂我在说什么了。也就是说,如果一个人的化学成绩比你好,他来做和你一样的事情,卤肉也好,在厨房帮忙也好,都会知道更多的‘为什么’,知道了‘为什么’也就会知道出了问题该怎么办。”

对啊,我不是在家里的店帮忙吗?怎么,就上起化学课来了?

还有,这,刚刚还是个小仙女的,怎么,怎么一下子就比我班主任还凶?

在铺天盖地的化学知识里,少年好像终于找回了自己,再看着眼前的这个年轻女孩儿,他的荷尔蒙水平下去了,脑袋几乎要大起来了。

可对方的气势让他觉得自己就是捧着一张空白的卷子站在教室里,竟然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

“化学不是没用的知识,学不学,真的不一样。”

说完,抽掉伞上罩着的塑料袋收起来,她走到餐馆门口,撑开了雨伞,又走进了接天的雨幕里。

留下小小的少年被他自己的亲妈奚落:“你看看你,考了个四十分,人家一问你,你啥都不知道,就这水平,肉你都卤不好!”

“妈!”少年的声气比刚刚弱了何止一半儿,他回头看看厨房,再转过头去,早不见了那道淡黄色的人影。

离开了卤肉馆子一百米远,沈小甜叹了一口气,亲和力满分的小脸上,是个带着懊恼的自嘲笑容,一点也不温柔可亲。

“职业病,你这就是职业病,你都已经失业了,怎么职业病就改不了啊!”

“不过他才初中,化学就才考了四十分,换只猪去课上睡觉都比他考得多吧?”

她说话的语气很刻薄,比雨里吹来的风还冷,比砸在伞上的水滴还重,和她的脸形成了巨大的反差。

五天前,今年二十六岁的沈小甜还是个要订婚的准新娘,三天前,她还是一个学校高二的化学老师。

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一个失恋又失业的人,是有刻薄的权利的。

虽然那家卤肉面真的很好吃,和她记忆里的味道几乎完全一样。

回味着卤肉面的余味,沈小甜心里是这样想的。

沈小甜,名字甜,长得甜,声音甜,连身高似乎都甜,理所应当的,所有人都以为她是个傻白甜,是个温柔可爱“小仙女”,只有她自己知道,她不是。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在异界玩APP在线阅读第9节

    虽然唐王笃定要做皇帝了,但这个身份转变的过程,是需要精心设计的。礼部的人查阅历代典籍,希望找到可以因循的旧例,忙活了很长一段时间。终于拟定了一个草案向唐王汇报,这是一个安静的清晨,第一缕阳光刚刚洒落下来。礼部尚书急匆匆的来到了唐王的官邸,唐王在唐屋接见了他。礼部尚书手里捧着你一定的草案,说:“臣等斟

  • 秦时明月之死生契阔乐园之塔的反抗

    “夕封哥哥!!夕封哥哥!!”“唔?这里是哪里?”夕封一边捂着疼痛的后脑勺,一边观察着周围的环境,他现在在一个山洞内,周围有着一群满身都是伤痕的小孩和老人。他知道自己肯定不是在自己的房间里,至于为什么?当然是夕封他竟然发现自己竟然变小了!!!要不是他心理素质非常的过硬,早就打呼小叫了。“夕封哥哥?”“

  • [娱乐圈]老婆不易追第六章在线阅读

    “呵呵没关系,举手之劳,”陶宇摆了摆手说道。“对了姑娘你现在准备去哪儿?”陶宇问。“我想去夜城投奔我的姑姑,谁知差点死在这儿。”女子回道。“哦、这样啊,那你现在能走了吗?”陶宇问道。嗯、女子说完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刚起来就身子一个趔趄,陶宇连忙过去扶住女子。女子脸一红也没有拒绝······“哎!我背

  • 我的情敌信息素过敏黯泪

    离开山洞之后,穿着破旧衣襟的陈寒看着月光,小丑面具摘了下来,皎洁的月光印在陈寒的脸上,焰灵姬也看到了陈寒的脸庞,年不过十七八可是却tuì.去了稚嫩,深邃的眼眸中带有不同于此刻的眼神。这样的人应该会成为一个势力里面不可缺少的一员,直觉告诉焰灵姬,救下她的这个人不是来自任何一个势力。他是一个不拘约束的人

  • 天道守卫者执法堂

    冬天的清晨,就算阳光明媚,空气中没有了寒冷的雾气萦绕,还是有点冷的。院子里,陆沉穿着麻衣,眼中凶光毕露,就像一头饥肠辘辘的远古凶兽发现猎物,一跃而起,张开血盆大口,对着猎物一口而去,那强横至极的气势,可劈山裂石。以他为圆心,一丈之内。地面的砂砾有节奏的上下颠簸,一块、两块、三块……入眼可见,密密麻麻

  • 查理九世之唐危寻雪2在线阅读第8章

    人潮人涌中,一个小男孩蜷卧在街道尽头的角落处。他看上去也就十二三岁,发梢凌乱,衣衫不整,安静得异常。他偶尔抬起头来,被额前的头发遮掩的双眸发散出明亮的狡黠光芒,迅速打量一遍街上的人群,旋即又低下头来,叫人看不出什么问题。终于,在他又一次抬起头之后,目光锁定在了某一个人身上,低声嘿嘿笑了笑,舒畅地伸了

  • 遇见豪门(GL)之风雪不及你情深

    nb.16十二月了,似乎周围的一切都开始蒙上白白的霜,气温下降得很快。最后一天的最后一节自习课,初辰对着我刚发的物理试卷认真的讲着。我望着他的脸,眉毛很清,眼睛低垂而柔和,睫毛长长的,像是一把刷子。脑袋被打了一下,我反应过来过面前是初辰正对着的脸:“别走神,好好听。”于是脸就微微红了夕阳从窗外无声地

  • 巨星之从好声音开始第8章在线阅读

    林荫想要睁开陈牧的落在自己肩膀上的手,可是气力毕竟不及终日练武的陈牧,也知道皱眉到:“人不是我杀的,她的死确实和那张家公子脱不了干系。”这是的林子枫和官府交代好转身看到的便是这一幕,一个健步,上前拦下陈牧的责问,把林荫揽到身后。“此事确实和荫儿无关,张家公子也是罪有应得。此事已结,你大可以回去了。”

  • 抗战从宝箱开始第5章在线阅读

    “修改规则能够无所不能的话,那么你们刚刚在面对我的时候为什么会畏惧呢?”玄离嘴角带着浅浅的微笑反问道。彦和莫甘娜听了两人脸上都闪过一抹尴尬,就好像偷吃的小女孩被家长抓到时一般的羞涩。莫甘娜和凯莎刚刚确实试图用生物引擎去解析甚至定义玄离,但是得到的结果却是死一般的沉寂!就连无法被定义这样的提示都没有!

  • 冒牌召唤师之吃货军团在线阅读第七节

    景行顿觉坠入冰窟,握着手机的左手指骨隐隐泛白,宽大病号服里的身体微微发抖,仿佛瞬间穿越到焦氏企业十八层楼的楼顶,寒风呼啸中,美得邪气魅惑的少年手指轻点,女孩子如断线的风筝急剧坠落,漫天的红……“哥哥,我不太喜欢这个女人呢。”邪气的声音自电话中传来。景行咬牙,一字一顿道:“不-许-你-动-她!”对方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