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架空小说 > 正文

王牌对王牌之男人公敌第六章在线阅读

2021/6/11 2:27:18 作者:我绿了全世界 来源:飞卢小说网
王牌对王牌之男人公敌
王牌对王牌之男人公敌
作者:我绿了全世界来源:飞卢小说网
(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仙宗广场内,黑色擂台上,白衣染血,少年至尊将陨,一代天骄将殇……

在他周围,那七位强者都站住了,不曾出手,只是静静看着,然而他们的内心却并不平静。

除却两位不曾全力出手,其余所有与林尘硬撼过的人皆都负伤,有些甚至被林尘的谪仙剑洞穿了胸腹,差点就折损当场。

“谪仙剑主,当真名不虚传。”

“咳咳,我服!多谢手下留情。”

两位受伤最重的天骄苦笑,对视一眼,皆都看到了各自眼中的心有余悸。

“咳咳……”止不住口中以及胸膛上喷涌的鲜血,林尘面容憔悴,如死灰一般。

他的血液不再是璀璨的血红色,而是呈现出一种枯败的暗红,那是耗尽了血液中潜藏的所有仙力的体现。

勉强起身,林尘抚摸着手中的谪仙剑,眼眸中有些许异样,这柄剑的来历不凡,是他师父雨仙儿送给他的,意义重大,而今日却在对决中几乎被毁,剑刃在对轰中留下了许多缺口,剑身上也有数道裂纹。

听着微风吹拂着残损的剑身,林尘仿佛能听见仙剑的哀鸣。

“今日一战,确为林尘此生最酣畅淋漓,毫无顾忌的一战,多谢各位同门相送……”

听林尘这么说,吴狄这个糙汉子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哼哼唧唧的说道,“那个,林尘,我们这也……你若在巅峰,我等无一人可与你匹敌!”

轻叹一声,林尘刚欲开口,场中却突然冒出来一个冷冽的声音。

“哼!你林尘算什么东西,看我斩你!!”

话音未落,走过来一位身着黑色战甲,背负血纹仙剑的冷冽少年。

驻足众人面前,这位少年陡然一震,一股大罗仙将后期的恐怖威压瞬间铺天盖地席卷而来,震慑诸多强者。

这少年自成一片场域,将所有人都隔绝在外,其他人只能看着,却不能插手,除非有大罗仙将后期的高手击穿这层场域,可在场中,唯有他在大罗仙将后期。

眸光如电,少年面颊似冰,寒冷无比,眉峰一拧,仿佛有千军万马,手持凶器,神挡杀神,佛挡**,势不可挡!

艰难的抬起头,林尘涣散的目光因为来人而重新凝聚,望着不远处那张略显稚嫩的脸庞,林尘微笑道,“小拓?你怎么来了?来看师兄的么?呵呵,不错不错,都超越师兄,到了大罗仙将后期了。”

林尘仿佛没有听见师弟肖子拓刚刚说的话,反而在打量着他,眼中竟然有一丝欣慰。

来到林尘面前,肖子拓居高临下,俯视林尘,冷声道,“你要死了?”

“呵呵,对,我要死了,怎么,来给师兄送行来了?我不是说了?你们不用过来。”林尘轻语,继续打量着肖子拓这位小师弟。

他永远都忘不了,两个人曾在雪地里,相依为命的模样,许多年前,林尘就曾立誓,要保护好他。

而今日,自己身负重伤,已是垂死之躯,看到肖子拓的阶位已经超越了自己,林尘也放心了。

抚摸着肖子拓身上的战甲,暗影玄铁的冰冷令林尘麻木残破的手掌竟然拥有了一丝感觉,一丝奇异的感觉。

“哼,”十分嫌弃的甩开林尘的手臂,肖子拓面目狰狞,大声吼道,“你不是喜欢管着我,喜欢处处压制着我吗?来啊!起来啊!继续约束我啊!你以为你是谁?不过是一个所谓的师兄,你凭什么管着我,凭什么压制我!”

多年来的积怨终于在今日爆发了,肖子拓“蹭”的一声抽出血纹仙剑,直指林尘满是血污的脸庞,杀气腾腾,剑尖迸射的剑芒锋利无比,将林尘的脸颊刮得血迹斑斑。

无视肖子拓拔出的血色长剑,林尘仿佛早已预见了这一天,喃喃自语道,“我曾想,你会明白,也会因此而努力,突破极限,踏上成皇之路,可是我只猜对了一半。不过能这样,也好。”

这世间可能只有两个人知晓林尘与肖子拓的关系,他们虽为异姓,可是那却仅仅是化名,肖子拓本名林拓。

这时,擂台外围的小师妹等人也看到了这一幕,均快速赶来。

望着那柄指在林尘面前的血色青锋,小师妹哭喊道,“小拓,你不能这样!他是你师兄啊!这么多年来,他一直照顾你一直指导你一路修行,你就这么恨他吗?”

“对,我就是这么恨他!”肖子拓怒目圆瞪,眼眶喷火,指着林尘咆哮道,“从小你就把我当孩子一般,我做的都是错的,这也不对那也不对,你对老子指指点点,你以为你是谁?不过是被我超越的一个蝼蚁,弱者,渣滓!今天我就让你看看,你最不看好的人是怎么割掉你的头颅的!”

闻言,林尘暗淡的眸子不禁滴落两行浑浊的泪水,干涩的喉咙中涌动着些许声音,最终却还是被一口猩红的心头血所覆盖。

良久,林尘都未出声,双眸中的神光也消散了许多,整个人仿佛都瞬间苍老了。

竭力将谪仙剑扔在地上,林尘抬起双手,一把握住那柄血纹仙剑的剑刃,任由锋利的仙剑割裂自己的手掌,淡淡的注视着肖子拓,平静的说道,“既然你这么恨我,那么就动手吧,让我死在你的剑下,这也算是我的宿命吧……”

话毕,林尘闭上双眸,一动不动,仿佛石化。而他的生命气息也在快速消散着,此时的林尘已然是油尽灯枯,即便是仙皇也回天乏力了。

仙基破碎,仙力枯竭,一身精血在大战中干涸,精气神在对拼中被打散……他,要死了。

不远处,小师妹捂嘴痛哭,蒙战怒啸,诸多强者愤怒。

对于一位强者来说,他最幸运的死法莫过于在战中陨落,但是此刻却是被一个不懂事的少年,一个被这位强者庇佑十余载的少年的逼迫下求死,实属悲哀。

仙宗内,彩蝶翩翩起舞,花影重重,仙禽长鸣,带起层层仙雾,却依旧掩盖不了晨阳将坠的那一抹阴霾。

一脚踏在林尘破碎的胸膛上,肖子拓强行压抑住心中的些许波动,喝道,“哼,死吧!”

话还没说完,肖子拓便一剑钉穿了林尘的眉心,搅碎了林尘体内最后的一股执念。

随着那一剑的刺入,林尘喋血,口中鲜血喷涌,胸膛碎裂,仙躯化为碎块,只是被一件残破的血色白衣所包裹着。

不得不说,这一刻的肖子拓真的宛若神王一般,周身仙气流淌,仙剑熠熠生辉,光华流转,恍若一个身披黑甲的人形大鹏,锋芒毕露。

无视伏地染血的林尘,肖子拓一脚踩断了那把破损的谪仙剑,收回了自己的血纹仙剑。

“不啊!”

蒙战痛呼,取出一杆玄金仙矛,狠狠的劈在肖子拓的场域上,意图破开场域。

可这些却都是徒劳无功的,仙将阶位每一重都差距巨大,更何况肖子拓天纵之姿,并不输林尘,差距更大,蒙战根本不可能破得开这层场域。

这时,仙碑再次长鸣,声音宏大,传遍整个仙宗。

“云天仙宗玉仙宫弟子林尘,神宫第三,被肖子拓击杀,肖子拓实力强悍,潜力巨大,远胜仙宗古今诸多强者,晋升为神宫第二。”

在场的所有强者莫不为之震撼,一宫双雄,个个都有仙皇姿,只可惜一位战死,否则玉仙宫在云天仙宗的地位定然会攀升到一个绝巅。

此时,仙宗深处的一处洞府内,正在与一位神秘老者交谈的雨仙儿忽然感觉到心头传来一阵剧痛,俏脸陡然一变,匆忙赶往仙宗广场。

一道万里霞光驰过,雨仙儿驾驭着她的坐骑雪域冰凰,在辽阔的仙宗内飞快而过。

其身形缥缈,仙躯玲珑,而她的眼中却充满了焦虑与不安。

座下冰凰啼鸣,无数云海翻腾,仙域美景在此时的雨仙儿眼中都变得索然,连一些仙宗禁地都被她直接闯了过去。

对于她半步仙皇的实力,其实来到仙宗广场也不过是一瞬间,只不过仙宗内有些规矩不可破,这才慢了一步。

眼见雪域冰凰降临仙宗广场,雨仙儿也来到了黑色擂台之上,小师妹扑在自己的师父身上,嚎啕大哭。

“师父,三师兄,三师兄他死了……呜呜……”

雨仙儿又如何不知?就在她来临的那一刻,就看到了在场的所有,方才发生的一切都被她以大法力还原于眼眸之中,包括肖子拓那通天绝地,灭人生机的一剑,和林尘残损的仙躯和干涸的精血。

“师尊,我……”

看到师尊雨仙儿驾临,肖子拓方才冷俊的面庞也有些波动,不知所措。

“你这逆徒!”雨仙儿一改往昔出尘陌世的气质,风华绝代的俏脸上头一次出现了怒容,连白皙若雪的脸颊都气得有些泛红。

“啪”的一声,一个响亮的耳光甩在了肖子拓的脸上,将他打得大口咳血,不断倒退,最终栽倒在地,精神萎靡。

所谓的大罗仙将后期,在一位准仙皇面前依旧不够看,根本不是一合之敌。

抽出一柄玉质仙剑,雨仙儿呵斥道,“大胆逆徒,胆敢残害同门,竟然对照顾你十余年的师兄痛下杀手,你罪大恶极,当诛!”

话音未落,雨仙儿举剑便斩,一道凌厉的剑光瞬间降临。

准仙皇一击,恐怖如斯,那道剑光直接撕裂空间,直抵肖子拓面门。

“叮!”

一声金石相击的脆响,却没有任何鲜血滴落,仙雾散尽,却是梵老以一柄量天尺挡在了肖子拓面前。

“梵长老,你这是何意?!”雨仙儿震怒,无上仙威轰然爆发,一股无形场域瞬间笼罩整个仙宗广场,杀气腾腾,就连天穹都蒙上了一层阴影。

虽是女仙,可雨仙儿真正动怒时其威能却丝毫不逊色于任何同阶高手,甚至更甚三分。

见雨仙儿发威,梵老古井无波的老目中也变得不平静了,没有人能淡定面对一位准仙皇的怒火,更何况林尘是雨仙儿最疼爱最器重的弟子,今日林尘身死,其怒火之大,可想而知。

长叹一声,梵老祭出天图,无奈叹息道,“雨宫主,林尘之死,老夫深感抱歉,但是他本已仙基破碎,一心求死,你难道还要因此击杀另一位不世奇才吗?若是如此,老夫便只有阻你了!”

在梵老身上,也有一股淡淡的准仙皇威压浮现,虽然没有雨仙儿浓郁,但是依旧强大。

“那便连你一起斩了!”

见此,雨仙儿不再多言,举剑便欲与梵老一战。

凤眸中金光闪烁,如同两轮太阳,仙辉飘摇,震硕穹宇,而其光洁的背部更是生出一对光洁晶莹的翎羽,凝聚亿万道仙光,光芒以雨仙儿为中心,笼罩天地四极。

雨仙儿这是在释放自己的一身实力,要全力一战,欲横击准仙皇,斩杀逆徒!

另一边,梵老摇摇头,脊柱若有大龙长吟,天图变化,图内似有大界沉浮,宇宙轮回,散发着浓郁的混沌光辉。

二人剑拔弩张,四周的那些仙域强者也是心惊。真不愧是罗天仙域第一大宗,一位宫主一位长老皆为准仙皇。。

就在这时,天地间传来一声叹息。

“徒儿,罢了,携林尘躯体,来本皇洞府见我。”

这竟然是云天仙宗老宗主亲自开口,传唤雨仙儿,让她带着林尘的残躯去见他。

“哼!”

冷哼一声,雨仙儿收回仙威,心疼的抱起林尘的残躯,将断裂成好几截的谪仙剑小心翼翼的收起,往仙宗深处离去……

临走前,雨仙儿面无表情,冷声道,

“待本座归来,自当与你等清算!”

林尘陨落,其师怒出被仙皇召回,老仙皇究竟有何本领起死回生?还是逆转乾坤?敬请期待明日更新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越狱之1931历险记在线阅读第7节

    “你这小家伙我老婆子感觉还不错,拿出一些好东西让你看看”自从遇到任务当铺,陈凡的世界观已经被彻彻底底的颠覆了,可今日看到老婆婆的这几样东西,他还是惊叹不已。第一件衣服遍布星辰,仔细一看,还能看到这衣服上面居然隐隐有星河流动。第二件乃是一柄木剑,木剑上面雷霆闪烁,隐隐可以看见一株百丈高的桃木树,置身雷

  • 农家丑媳贼旺夫在线阅读第四节

    “升级先天功!”苏凌毫不犹豫地在心中默念,内功修为是他最大的短板。一瞬间,先天功的图标模糊了一下,清晰之后赫然出现了1/9的后缀,一股热流顿时凭空出现在苏凌的体内,让他微薄的真气足足增长了三倍不止。很显然,圆满的先天功一共有九重,苏凌才刚刚踏过第一重的门槛。“嗯?”苏凌轻咦一声,只见先天功的图标再次

  • 她是坑爹大佬[快穿]在线阅读第三节

    我跟在笛清身后,目光在她的背影和硕大的灯牌上流转。“我说姐姐,我可还没答应你呢,你就把我带到这来了,唉,还没吃早餐呢,我想吃手抓饼……”她听我这么说,转过身来,正视着我,唇角扯出诡异的弧度:“你今天这个——领带不错……”我怔住了,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口——白衬衣的扣子系的板板正正,哪里有领带啊!……老

  • 逍遥皇帝状元皇后第2章在线阅读

    “你来了?你终于来了。”黑暗中,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像是在叹息,更透着一种欣慰。李云颓有点发懵,谁在说话。“你是谁?”“你来了?过来,过来,到这边来,对,慢慢地,过来,过来。”这声音像是有一种魔力,李云颓迈开沉重的脚步,慢慢向前走去。“可是我看不见路啊,我怎么过来?”鬼知道李云颓会这样想。四周漆黑一

  • 意外心动在线阅读什么叫坑爹

    思考人生,多么大的一件事情啊,而且林然的命运起伏也忒大了点,硬是想了三天才有些回过神来,而现在,这老头子居然说要赔鱼?这是哪门子剧情啊?异界专有的?而且,重点是……一条鱼,也要赔?你再去抓一条不就得了啊?“臭小子瞎吼什么呀?老头子我怎么可能有病?老头子我身体倍儿棒,吃嘛嘛香!”老头子狠狠地瞪了一眼林

  • 唯侯欲归人叛族契约

    只看她一眼,心里全是她。躯体盛不下溢出来就成为了整个世界。无悔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喜欢上了灵儿,也许是从第一次被她揪住耳朵时,也或者是每次不顾生死救他时,总之她成为了自己最重要人。当面对江龙持剑刺向灵儿,他从心底喊出了:“伤我灵儿必死!不死不休!”的誓言。自己为证,六道众生为证。龙之逆鳞动者必亡!灵儿

  • 穿越时空的怪兽在线阅读第六章

    “办法也不是没有,这样吧,我回去之后给你们研制出一种专门治疗‘暗黑诅咒’的药你看怎样,这可比你们学我的治疗方法要快和实际多了。”杨影枫想了想,旋即建议道。“小友真的有办法研制出治疗‘尸毒诅咒’的药?”莫德异常激动地问道。“有七成的把握吧!唯一的问题是我现在不知道你们那个所谓的‘尸毒诅咒’是怎么产生的

  • 圣宇战纪第六章

    图特并不是这个时代的产物。它被晏星在家里的地下仓库里翻到的时候,满身斑驳,全身都是上个世纪的印记。如果不是晏星那会儿刚搬去庄园,连地下仓库都要大整顿;如果不是晏星因为好奇,往仓库的深处走了走。那么,图特将会在这个时空被遗忘了一百多年之后,完全消失。准确来说,图特还是他曾祖父辈那会儿的合作伙伴呢。它是

  • 网游之屠夫在线阅读这是哪里(二)

    老者看着凌炎,疑惑地又问道:“夜这么深了,你来这山上做什么?”老者那双有些浑浊的眼睛所传递的关切之情,让凌炎心中忽然有一阵暖流流过,这让他感动不已,他感觉眼睛有点湿润,有种想哭的冲动:“我也不知道……我醒来就在这里了。”老人又叹了一口气:“哎,真是兵荒马乱啊……”凌炎听老人这样说,赶紧抹了一下眼睛,

  • 谁说竹马比不过天降?!在线阅读听到阴谋了

    现在府里的事大多都是周姨娘在管,权利在手的滋味太过美好。而且身为姨娘的她,处处想比着嫡妻来。让她在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就变得刻薄、爱摆架子,喜欢教训下人。虽然她的主要对头还是史夫人,但也总喜欢下惠娘和雪燕的脸子。特别喜欢在惠娘这和她一样的姨娘面前摆出主母的姿态。这让惠娘受了不少委屈,史浩宁心疼自己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