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一个退圈明星的自白第三章在线阅读

2021/6/11 9:46:54 作者:kaiji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一个退圈明星的自白
一个退圈明星的自白
作者:kaiji来源:晋江文学城
预收文古耽《我和九十九个毒奶抢宿敌》预收文现耽《穿越100次,改造人渣alpha》————————————————————一个过气偶像被忠犬大佬带着跑偏了的故事。只有甜甜的爱情,与过去和解,以及全身而退。年下,互宠,一起成长。当糊男团的C位祝拾肆,感觉自己要红了。曾经受过伤,发誓不恋爱的他,竟然对一个小兔崽子心动了。要命的是,谎称自己为无业游民的小兔崽子,真实身份居然是祝拾肆的神秘竞争对手,天才影帝方听。更意外的是,方听还是祝拾肆多年前无意间培养出的顶级忠犬。双箭头心动?影帝buff加持?抱上巨

奔波了一路,终于回到家。

葛特意免不了被母亲一顿臭骂,葛特意以超乎想象的刀枪不入的厚脸皮抵挡住了母亲狂吼滥骂。

由于她自己老是说见鬼,楼上不安全。所以母亲干脆让她去楼下住。

这次回来了,阴阳眼更加清晰了。她虽然近视了,但这次去了小阮庄一趟却神奇般恢复了大半视力。

她从遇见那个男鬼开始就开启了奇幻阴阳之旅。

葛特意一直在好奇那个男鬼是什么身份,他好像很喜欢抽烟。

这一夜,她做梦了:

又是在一大片草坟场里,她正看见一只黑蝴蝶在翩翩起舞,蝴蝶翅膀脉络略微夹杂橙色斑点。

她一转身,见一个年轻男子正与一群流氓在厮打,男子外貌神似那个男鬼。

这位男子十分厉害,武功奇妙,出手敏捷凌厉,二十个流氓被打得满地打滚。

而后来男鬼被几个蒙面杀手捆绑在草坟中,一刀一刀砍断他的脚,脖子被铁棍打折,然后被埋在草坟里。

她惊得瞠目结舌,一转脸一看,男鬼不知何时在她背后!

头狠狠下垂着,头发遮住了上半脸,只有鼻子嘴巴露在外面。

男鬼像个睡着的人,在风中飘浮着衣角。

葛特意问他,你是不是阮阿石?男鬼没有回应,只是僵硬地伸出手来。

葛特意明白了,又要烟! 葛特意一摸兜,坏了!没有烟了。

她于是面露惭色地说:“实在抱歉,我没有了。”

男鬼伸出的手还是无力地举着,微微动了动手指。

葛特意以为他要跟自己握手,于是伸手过去。

握住他的手掌,然后看着他渐渐飘飞隐没于草坟荒丘。

突然感觉不大对劲,葛特意低头定睛一看,一只断了的血迹斑斑的手掌握在自己手里!

啊! 她吓得大叫一声,丢落在地上。

这么一惊,诚然是吓醒了。阮阿石在她梦境中的恶斗,似乎使她明白了什么。

她仔细思考了一夜,最终决定再去小阮庄一探究竟。

阮阿石怨气冲天,他想要报仇却无能为力。

这个叫葛特意的女孩,与他毫无瓜葛。

他时常飘荡于阴森暗淡的街道,从春夏到秋冬,花开到叶落。

他是只善良的鬼,没死前也是一个善良的人。

但是他受制于自己残缺灵魂形态,不能追寻查清当年自己身死阴谋的原委。

他想要亲手杀死某些仇人,却无能为力。

葛特意看见有个男人坐在地上,脚上流着脓血,脖子耷拉着垂头丧气。

黑蝴蝶总会跟随他的残魂,随处飘荡。

半夜三更,葛特意在屋里准备睡觉。

黑蝴蝶从窗玻璃缝挤进来,飞着飞着趴在葛特意的脸上。

葛特意警觉性一惊一乍,睁开眼睛看见了黑蝶温顺地停在腿上。

吱吱几声,门响了!一个近乎透明的男人垂着头飘飘然进来。

“你就是阮阿石?”葛特意淡定应对。

忽听得幽怨蚊蚋之声,男人开口哭笑,一张嘴,一股血浆喷射而出! 葛特意惊慌失措,忙扯下脖子上的十字架。

她对着男鬼说:“别过来,别缠我!”男鬼手指伸了过来!将那十字架捏在手里,玩了玩扔掉。

葛特意另想办法,急中生智。摸了天花板彩灯开关,一摁住,亮如白昼。

男鬼抬起垂下的头,用手拎着头发,朝灯管看了看,揉了揉眼睛。

葛特意发现传说中的所谓治鬼方法都无济于事,于是钻进被窝。

“你不要过来,不要缠着我!”葛特意惊恐万状,裤子里都是汗水。

“姑娘不用怕我,我不是阮阿石。”男鬼终于开口说了句能听懂的话。

“那你是谁,为什么要来缠着我?”葛特意保持距离紧张兮兮。

“因为你家住在我家的上面啊!”男鬼这句话,葛特意觉得恐怖极了。

男鬼恐怖的白球眼睛对着葛特意,“我们是邻居,正好你能看见我。”

“我一个闷死了,咱们能聊聊天吗?”声音很沉闷,极具阴冷感。

葛特意心里一直在发抖,从没见过如此惊悚恐怖的画面,不由得脚底下打颤。

“我……我……求……求你了!不……要缠着我!”葛特意差点快哭出来了,隔壁她的母亲已经鼾声如雷。

“小鬼,你看外面的大路多广阔,咱俩一起出去散散心吧!”男鬼指了下外面苍白模糊的小河流,“你看怎么样?”

葛特意早已吓出一身冷汗,“不……不要……我不要……我不想……出去。”

“那咱们就在屋里聊聊吧!”又是阴冷万分的一句,令葛特意毛骨悚然。一言不发,瑟缩着用被子闷着头,身体仍在抽搐颤抖个不停。

“漆灰骨末丹水砂,凄凄古血生铜花。”男鬼说了一句古诗,令葛特意感觉莫名其妙。“我这句是李贺的诗,是我生前读书记得最深的一句话。”

葛特意抖动中豁出去壮着胆子问他是谁,叫什么名字。

他说他是甘遇泉,是七十多年前中原大战时阵亡的一名劲旅团士兵,隶属于阎锡山的部下。1930年因为中了蒋介石的美女金钱之计,被暗算射杀在神童山麓。他至死不渝,报仇雪恨。最终变成厉鬼,身上满是弹片炸伤,一只眼球凸出外面,脸颊上的肉有一半是烧焦了的。

“我的妻子叫柳江雪,在山东泰安葛石镇认识的。姑娘,你认识我妻子吗?”男鬼扭着血肉模糊的脸颊,凸出的眼球望着葛特意问道。

“不好意思,我不认识。”葛特意与之无法沟通,男鬼便恼怒气愤,随即手抓向葛特意的脸部。

“你现在可知道我是鬼,我缠住你一定会让你死的!”男鬼逼迫葛特意说出实话。

“你怎么不认识,我妻子就是这里的人。她七十年前被此地一名土匪叫张万达给害了,后来我缠住张万达,直到他自己举枪自尽。”

“那阮阿石,你认识吗?”葛特意问男鬼。

“不认识,既然死了,就各行其道,互不干涉。”男鬼泰然自若地回答。

“算起来,我得叫你老祖宗了。我才十九岁,却不知道你已经死了七十多年了 。若是解放前没死的老爷爷估计也所剩无几了,那您有没有见过那些当年的同辈。”葛特意等待他的反应。

“放屁!胡说八道,你个小龟孙子,老子若还活着定一枪崩了你个脑瓜壳子!”男鬼突然震怒,令葛特意心惊胆寒。

“什么解放前,什么意思?难道如今的世界算是解放了?不,没有,永远不会。”葛特意一时半会未能弄懂他说话的内涵,没有多说一字一句。

“你说的都对,我文化不高,知道的不多。老祖先不要见怪,但如今的世界真是没有了硝烟战火,没有南征北战的生离死别,现在是新时代。21世纪初,这个我是知道的。”葛特意不敢触发敏感话题,只好避重就轻地说些通俗易懂的话。

“我虽然死了,但我是英勇就义的烈士。小姑娘,你活在今天是你的命运,我死了也是我的命运。七十多年了,我目睹多少新死的亡魂被地缝里吸入,多少鲜血和尸体堆满了硝烟弥漫的战场。”军人男鬼抽噎着,凸出的眼球上滑落一串血液。

“那你有没有打过日本人?”葛特意试问。

“日本人?我没有见过,当年跟随阎锡山长官只在国内打其他军阀,像李宗仁,张作霖,吴佩孚,最后联军攻打蒋介石一战中,我牺牲了。”军人男鬼知无不言。

“日本人从1931年入侵中国,你大概牺牲后他们就来了。”葛特意分析得头头是道。

“你说的应该是对的。”军人男鬼也应声赞同,“我牺牲了这么多年,每当电闪雷鸣之夜,我就躲藏在隐蔽角落。如让雷电击中,必定飞灰湮灭,永无轮回之日。世界上永远消失了,你的微弱的意识,像一阵烟被风挑散,支离破碎。我只是一个微弱的意识,出现在你的脑海里。而我本人,早已与世长辞。”

葛特意分不清是梦还是真,她朝窗外望了一眼,凉风吹雨。不知不觉,身边的军人男鬼已不复存在。红色的雨飘逸冷风中,葛特意被一份遥逝多年的历史军魂感动。仿佛她变成柳江雪,变成那个七十多年他死前念念不忘的女人。

草坟历经沧桑,连绵荒草,深埋了数不尽的热血沸腾和怨愤苦恨。

葛特意只听见,窗户帘被某些非人为力量掀动。锈迹斑斑的废弃旧屋铁门被那种力量推压得吱吱呀呀作响。阮阿石有股沉积多年的怨气,久久不能平息。但葛特意感觉到,那种怨气满含着不忍难舍的攒心刺痛,但更多的是仇恨。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火影之愿望系统之八卦空掌

    “谁?!”两个云忍村忍者循着声音来的方向看了过去。可此时春彦早就跳下,直接跑到了两个云忍的身边,直接在他们身上刻印上了飞雷神咒印。就在春彦刻印完飞雷神的咒印之后,只见云忍两人直接两脚飞来。“哼。”春彦一个闷哼,现在他的身体极其脆弱,这两脚下来,根本是承受不住,直接撞在墙上,冷哼了一声。“嘿,我还以为

  • 医片冰心之是不是你?(5)

    看着自己身边的小美女,顿时觉得小宁也很清纯,而且精致的面容很漂亮,更要命的是,这小丫头昨晚上好像是第一次。江寒心里产生了一阵的心痛感,小宁也是闷哼一声就醒了过来,眼神迷离的看着江寒,既是害羞,又是欢喜。俗话说得好,运动是个好东西,但是得先喂饱胃。这一早上又发生了一些运动过后才满足的抱着小宁亲了一口:

  • [火影]舌尖上的大筒木第4章在线阅读

    第四章一个念头,将要改变世界积云山中,哀号吹奏。负剑老人在见到方骏眉的一个时辰后,就撒手人寰,老死陨落。一代枭雄故去,这治丧之事,自然不能太草率,哪怕众人很清楚,消息传出去之后,盘国的另外两个黑道巨头,离恨魔宫和天雨楼,还有那些白道宗门,必定会有大动作。冷千秋显示了非凡的手腕,治丧的同时,将山上山下

  • 都市之我的女儿是国王第2章在线阅读

    悄无声息走进门的少女穿着一身侍女襦裙,笑弯着眉眼,微微欠身:“小姐,是我不对。”她长得颇为清丽,搭配着侍女衣服也显得好看。那双灵动的眼眸,带着轻微的笑意,不说话都能传递着自己略带欢喜的情绪。“灵云现在倒是客气了。”谭潇月踩下床,穿上了鞋子。被称为灵云的侍女起身。她两手指捏住了门框上短箭的尾端,稍用力

  • [楚留香同人]顾盼生香之古泽是小狗!

    程余当下承受不住,踉跄着扶住墙壁。“孩子他爹!”谢萍忙过去扶住他,急忙说:“部队上来人说已经救醒了,人马上就会被送到家里面来。”“你这大喘气的!”程余被吓得不轻,脸色好大一会儿才恢复正常,“严重不?伤到哪里了?”“还不知道!”谢萍摇摇头。“啥时候送回来?”程余问道。“说就这两天,等他能动了。”谢萍如

  • 网游之我能控制几率在线阅读第8章

    学校一旁的美食街,林峰、吴能以及赵德住三人正在街上晃悠。“峰哥,咱吃啥啊?”吴能问道。“你丫不是说要吃烧烤嘛?赶紧随便挑一家吧,这儿这么多店,我有点饿了。”“对啊,吴能,赶紧挑一家吧,我是饿得不行了。”赵德住也附声说道。“我不是想找家好点的嘛,得得得,你们这么说,那就前面那个何三烧烤。”吴能指了指前

  • 豪情大鳄第五章

    【第一卷乱世初起】第二回乐忠图谋辱皇后隆帝密诏托何泰新元历155年,兴隆十二年春,一转眼,隆帝已一十八岁,正当大好年华,英姿勃发,但却因大司马乐忠等奸佞党羽的虎视眈眈而终日郁郁寡欢。一日早朝上,中书令杨仲进言:“陛下今已一十八有余,应当立后封妃,为大陈国皇脉开枝散叶,望陛下早做决断。”杨仲,临郡通明

  • 洪荒之我的妹妹是紫霞之冰与火

    就在涂山红红和涂山容容踏上归途的时候一个微不可查的闪烁着紫色光芒的颗粒正在高空中急速掠过,看这样子仿佛正在朝着某个目标高速前进而在这个颗粒上还有着一个若隐若现的近乎透明的人影,这便是姬纤云了此时的姬纤云只是安静的呆在这个神奇的颗粒上,他不知道这个闪烁着紫色光芒的颗粒要把他带到哪里一开始,他准备好好欣

  • 都市:我专治病娇贺家孽缘

    申棋的经纪人贺北笛,他的家族中有一个代代相传的“诅咒”。——贺家的诅咒,代代“女难”。——贺家子孙对待感情必须要忠诚,一旦劈腿会遭“天谴”,这个“天谴”,就是“天女降世来谴责”的意思,轻则揪耳朵,重则打残废。据说曾祖父,祖父乃至父亲都曾在这方面吃过亏。——贺家本来家大业大,就是因为祖上“犯错”而丢了

  • [盾铁]我的老乡好像不太对劲第5章在线阅读

    此时周青想着,却是按耐的内心真正的想法,因为周静可是知道了,这修炼国术可是急不得,修炼国术可是一项庞大而复杂的工程,并且国术乃是一门完善的修行体系。若是仓促修炼的话,肯定会不得而反弹的,而且这具幼小的身体里面,连根骨都没有长齐,强行修炼的话,也是得不了什么效果的。周青想到这里,倒是有些无奈的想到,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