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情爱 > 正文

你是我的星期八在线阅读第9节

2021/6/11 9:30:36 作者:糯米团子 来源:飞卢小说网
你是我的星期八
你是我的星期八
作者:糯米团子来源:飞卢小说网
爱情曾在我的世界里留下深深的印记,无所谓欢乐,忧伤……只因有你的眷顾。你是我的希望,我的追求,可是你为什么离我而去,徒留我独自一人!(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在夕阳的余晖中,我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闲逛,手中攥着一个风车。

真有意思,我又记不得我是怎么到街上来的了。

这个梦还有多久?

还记得几分钟前,我找到梦中的母亲,我对她说,妈,你快把我叫醒好吗?

母亲用慈爱的眼神看着我,说道,这傻孩子,说什么傻话。

我仔仔细细看着母亲眼眶,鼻尖,耳朵勾出的轮廓。

太真实了,这不应该是梦。

然后我又想到,如果我拿着个风车对着母亲转,不知道母亲会发出怎样的惊呼声。

梦中人,无法分辨梦与现实。

此言得之。

停下脚步,我有些玩味地笑了笑。

那就去看看那假的傻大个假死的假母亲吧。

我掏出手机。

“嘟——”

冗长的等候音戛然而止。

“……徐?”

“嗯。”

“你在哪,我去接你。”

“你应该知道我在哪里。”

说完,我挂断了电话。

这傻大个,也是我想象出来的,我觉得他知道,他就应该知道。

呵呵,操控一个世界的感觉真美妙。

五分钟后,傻大个骑了辆共享单车,在我面前气喘吁吁地俯身。

“啊,徐,好久不见。我就猜到你会在这里。”

我看到他多日未见的脸消瘦了几分,苍白了几分,失去血色了几分。

当然,这都是我觉得,才会发生的。

“嗯。”我从鼻中轻轻哼出一个音来。

“徐……你昨天去哪了?”他抹了把汗,直起身问道。

“去陪女朋友啊。”我语气轻佻,冷冷一笑。

“徐……你为什么这种语气……我的母亲死了,这种悲伤,你感受不到吗?”

“感受得到。”我笑道。

“这么悲伤你也感受得到,你以为你是我吗?”

“我感受不到。”我又笑道。

“这么悲伤你还感受不到,你是不是人啊?”

我保持着那个意味深长的笑。

直到它被一耳光扇没。

意料之中,委实是场好戏。

但我感觉不到脸有多么疼。

傻大个喘着粗气,又低下头道:“对不起,我最近太烦了。”

我斜斜望着红脸粗脖子的傻大个,淡淡说道:“你知道吗,沙.币,我实话告诉你,这里是我的梦境,你只是我梦中的人而已,你并不存在。”

“什么?”

“你看。”

我轻轻低头,紧盯着手里的风车,随着轻风刮过,这片空间妖异地扭曲起来,直到手中又多出一个呼呼转动的风车。

我随手把多出来的风车往地上一丢,再看向傻大个,把他脸上惊愕的神情尽收眼底。

“你如果还不相信,我可以把它变成四个,八个,十六个……直到这风车堆满这条街,这座城市,这片大陆,或者整个星球。”我淡漠道。

傻大个迷惘地呆在原地,我摇头转身,傻大个这样心思简单的人,确实不该让他知道事实的。

还未迈出几步,那标志性的怒吼又直逼后脑勺来。

“你以为……”

“你以为我不希望这是梦吗!”

“我妈……我妈突然就这么走了,我这个做儿子的……尽孝都没尽好,外婆的身体本来就不好,听到这消息也……病倒在床了……”

怒吼的声音渐渐变弱,直到最后泛着淡淡的感伤。

然后我感到肩膀被一阵巨大的力量扭转过来,衣领被直往上拽,傻大个的虎眼直逼我的眼球,他慢慢道:“兄弟,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你知道这里是梦境后就这么悲观对待一切吗?”

我直视他的眼睛,重重说道:“那我于这个世界有何意义?我又何必认真对待这一切虚假的东西?呵,这个世界,不过是在欺骗我的感情吧。”

“因为你终究要离开,所以你就觉得这一切的一切,都是虚假的?”他冷笑道。

“这个世界只是我的美好愿景罢了,它实际上并不存在。”我不动声色。

“所以?你觉得你在病床上看到念的身影,在大学同学聚会上又遇见她,和她昨天与你一起,所有事情都是意料之中,符合你所奢望的?”他怒目圆瞪。

都是意料之中的?

他大声吼道:“你这混蛋!你很希望自己被车撞了躺病床上吗!你料到我会带你去宴会了吗!我妈的死和你主观的想象有关联吗!这些是你意料之中还是你一向奢望的?”

我的面皮被吼风震得抖了两抖。

我沉默了。

不敢再和傻大个对视,我偏过头去。

他说的,是对的。

所以,念对我?

傻大个的手渐渐放松了,他深吸一口气,侧身对着我,平静地说道:“兄弟,老哥虽然笨,但也知道既然这是你的梦,你马上就要离开这个世界了。但你生下来到死去,不也是来到这个世界,和离开这个世界的过程吗。你不知道自己怎么来,也不知道自己将怎么走。但是,好不容易走一遭,你有没有什么遗憾的?”

遗憾的?

我的脑中浮现出我对念的诺言。

“徐~你爱我吗~”

“当然爱啊。”

“那,你会一直爱我吗?”

“当然会,我对你,从第一次恋爱起就没有断过。”

“emmm……我说如果,如果是那种非要分开不可的事呢?”

“傻念儿,说什么傻话,不会有这种事情发生的。如果你我爸妈坚决不同意,我们大不了学古人私奔;就算天雷劈下来,我也愿意和你死在一起。”

“嗯呢,那样最好。”

我忽然明白为什么念听到我的话后,会沉默这么久的原因了。

因为她知道我的心会变,知道我会要分开啊。

“老哥我嘴笨,不能再帮你开导了。老哥上次欠你的情,现在这些话,就当还你了。要是你心里还把老哥当兄弟,那么就算醒过来,也要永远记住老哥。”他拍了拍我的肩,深深望了我一眼,头也不回的走了。

我在风中伫了很久。

随即拿出手机,把微信中的所有钱都转给沙.币,并在后面附了一条留言。

“沙哥,谢谢你,我懂了。老弟我在这个世界没什么东西,这点心意你收下,你一定要好好度过这段难关。我会永远记得这个世界的人,不只是她,还有你,我的兄弟。”

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我打开QQ,看着联系人中的头像,松了口气。

这次没被她删掉。

我两次都对不起她,两次都自以为对她好地离开她,我自以为自己激烈的情绪会伤害她,我自以为自己未来的消失会伤害她。

但心变才是最让人恐惧的。

我打道:

“念,你还在吗,对不起。我真的很怕将来不能和你在一起,因为这是个梦境,我终究要出去。我希望能永远留在这里陪你,现实的那个我永远沉睡,睡死了最好。我真的很爱你。”

这次我没有再斟酌词句,立刻点了发送。

她不会不回我吧,我不安地想道。

直到天空的最后一抹金黄也被漆黑所吞噬,我就知道,梦境世界的墨菲定律,生效了。

于是我打她的电话。

手机随着我的手颤抖。

别该是她爸接吧。

等待音中止,电话那头传出低沉的男声。

“喂?”

“您好……念她在吗?”

“她出去了,你是?”

“去哪了?”

“她没说。所以你……”

我挂断了电话。

怎么办?怎么办才能找到她?

我找不到,找不到她了。

找不到。

我痛苦地埋头蹲到了地上,片刻后又猛然抬起头来。

不!这是我的梦境,我能找到!

我抱住头。

我感觉……念她在那里。

我猝然起身,飞快地运动着身体。

沿着这条街道到底,右转,再过马路。

再穿过这条小巷……

进这铁门。

我抬头望去,眼前赫然是念所居住的楼房。

已经回家了么?

我立刻飞奔而上,疾风在耳畔呼呼刮过。

迈步到她门前。

“不,不是这里。”我收回按门铃的手,边后退边喃喃道。

我继续飞奔而上。

直到顶楼的天台。

月色照耀下,一道颀长的身影背对着我。她今夜一袭白色长裙,黑色披肩。她没有再戴帽子,三千青丝柔顺而下。寒风吹过,长发与长裙自然地飘起。但我始终觉得这羸弱的身躯抵抗不住这严冬的凛冽。

今夜的月格外得圆,但我对这月景却不自主地生出本能的恐惧。我害怕那中间出现一个螺旋,把这勉强维持稳定与平衡的空间再次打破。

上一秒这片天地还是这样的宁静,下一秒就被我剧烈的喘息声打破。

我动了动嘴唇,纵有千言万语,最终也只憋出一句呼唤。

“念……”

月下的美人静静地立着,毫无动静。

“我……是你臆想出的不假。”她清冷的声音在这片宽阔的世界中显得空灵。

“但创造这片梦境的,不仅是你潜意识中的欲望,还有我。”

“我,是你潜意识中的欲望衍生出的不假。”

“但我不全是你的欲望,我有我自己的意识。”

她转过身来,对我展颜一笑。

我的心颤了两颤。

“当你把你知道的她关于你的记忆,和你所希望的她结合起来,就成了我。但我不全是你思想的产物。你的脑中,有太多未知的东西,谁又知道呢……”

“但我终究能力有限,这个世界还是漏洞百出,我骗不过你。”

她月牙般的眼睛忽而闪烁出泪光。

“你该醒来了。或许那个世界也是一场梦,但那绝对是比我所能创造的,更完美,更真实,不会让你觉得怪异的世界……”

我一下子噎住,止住了喘息。

我厉声打断她道:“不!我前后两次都如此自以为是地伤了你,我欠你的那么多,我要待在这个世界陪你,越久越好,而且……而且我也,很爱你啊。”

她微微低下了头。

然后我听见她轻语道:“我做不到,我说过了,我的能力有限,而你沉睡的时间也要到了啊。”

“你在思想中创造出我,让我如此深爱着你,我并不怨你、恨你,我知道你也爱我。你有你的苦衷。”

她又笑道:“但现实中啊,还有另一个我,等着你弥补你欠她的呢。”

她的笑这样的勉强。

我上前几步,拉住她的手。

“不,不一样的,你不是虚幻的,你也是真实的,你真实存在于这个世界。你和她的记忆是不同的,性格也是不一样的,别说什么胡话了!你不是她的射影,更不要把自己想成什么替代品!”

我又颤抖着抚上她的脸颊。

“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以后能够再来这里找你,好吗?”

她的手也轻轻覆上我的脸庞,她说:“你哭什么啊。”

她的手指滑过我的眼角,她轻轻地道:“你为什么要哭啊。”

又抬头望天半晌,吸了下鼻子,指尖点住我颤抖的双唇,如昙花般一笑,看着我,带着些哭腔哽咽说道:

“你不要怕……我会一直和你在一起……当有天机缘巧合之下……我们会再见面的。”

说罢,她轻轻闭眼,用双唇堵住了我欲言又止的嘴。

我看到如白色一般圣洁的她在周围泛光的世界中渐渐模糊。

用心看,我脑中某个声音唤道。

我闭上了眼睛。

直到眼前的一片亮白沉寂于无尽的漆黑。

冬风入室。

我的身体被寒冷裹挟。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无海寺[系统]在线阅读第4章 条件

    随着敲门声响起,姜月停下了锻炼。能感觉到自身的控制力变强了不少,但想要完全控制还是需要一两天的练习。将戒指再次变为吊坠戴在了脖子上,打开了门。“福伯,有什么事吗。”姜月站在了门口,挡住了床上的幼龙。很显然,现在还不是暴露双塔尼亚的时候。“小姐,午餐做好了。”福伯恭敬的答道:“还有凌云霄已经在路上了。

  • 我在异界玩APP在线阅读第9节

    虽然唐王笃定要做皇帝了,但这个身份转变的过程,是需要精心设计的。礼部的人查阅历代典籍,希望找到可以因循的旧例,忙活了很长一段时间。终于拟定了一个草案向唐王汇报,这是一个安静的清晨,第一缕阳光刚刚洒落下来。礼部尚书急匆匆的来到了唐王的官邸,唐王在唐屋接见了他。礼部尚书手里捧着你一定的草案,说:“臣等斟

  • 秦时明月之死生契阔乐园之塔的反抗

    “夕封哥哥!!夕封哥哥!!”“唔?这里是哪里?”夕封一边捂着疼痛的后脑勺,一边观察着周围的环境,他现在在一个山洞内,周围有着一群满身都是伤痕的小孩和老人。他知道自己肯定不是在自己的房间里,至于为什么?当然是夕封他竟然发现自己竟然变小了!!!要不是他心理素质非常的过硬,早就打呼小叫了。“夕封哥哥?”“

  • [娱乐圈]老婆不易追第六章在线阅读

    “呵呵没关系,举手之劳,”陶宇摆了摆手说道。“对了姑娘你现在准备去哪儿?”陶宇问。“我想去夜城投奔我的姑姑,谁知差点死在这儿。”女子回道。“哦、这样啊,那你现在能走了吗?”陶宇问道。嗯、女子说完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刚起来就身子一个趔趄,陶宇连忙过去扶住女子。女子脸一红也没有拒绝······“哎!我背

  • 我的情敌信息素过敏黯泪

    离开山洞之后,穿着破旧衣襟的陈寒看着月光,小丑面具摘了下来,皎洁的月光印在陈寒的脸上,焰灵姬也看到了陈寒的脸庞,年不过十七八可是却tuì.去了稚嫩,深邃的眼眸中带有不同于此刻的眼神。这样的人应该会成为一个势力里面不可缺少的一员,直觉告诉焰灵姬,救下她的这个人不是来自任何一个势力。他是一个不拘约束的人

  • 天道守卫者执法堂

    冬天的清晨,就算阳光明媚,空气中没有了寒冷的雾气萦绕,还是有点冷的。院子里,陆沉穿着麻衣,眼中凶光毕露,就像一头饥肠辘辘的远古凶兽发现猎物,一跃而起,张开血盆大口,对着猎物一口而去,那强横至极的气势,可劈山裂石。以他为圆心,一丈之内。地面的砂砾有节奏的上下颠簸,一块、两块、三块……入眼可见,密密麻麻

  • 查理九世之唐危寻雪2在线阅读第8章

    人潮人涌中,一个小男孩蜷卧在街道尽头的角落处。他看上去也就十二三岁,发梢凌乱,衣衫不整,安静得异常。他偶尔抬起头来,被额前的头发遮掩的双眸发散出明亮的狡黠光芒,迅速打量一遍街上的人群,旋即又低下头来,叫人看不出什么问题。终于,在他又一次抬起头之后,目光锁定在了某一个人身上,低声嘿嘿笑了笑,舒畅地伸了

  • 遇见豪门(GL)之风雪不及你情深

    nb.16十二月了,似乎周围的一切都开始蒙上白白的霜,气温下降得很快。最后一天的最后一节自习课,初辰对着我刚发的物理试卷认真的讲着。我望着他的脸,眉毛很清,眼睛低垂而柔和,睫毛长长的,像是一把刷子。脑袋被打了一下,我反应过来过面前是初辰正对着的脸:“别走神,好好听。”于是脸就微微红了夕阳从窗外无声地

  • 巨星之从好声音开始第8章在线阅读

    林荫想要睁开陈牧的落在自己肩膀上的手,可是气力毕竟不及终日练武的陈牧,也知道皱眉到:“人不是我杀的,她的死确实和那张家公子脱不了干系。”这是的林子枫和官府交代好转身看到的便是这一幕,一个健步,上前拦下陈牧的责问,把林荫揽到身后。“此事确实和荫儿无关,张家公子也是罪有应得。此事已结,你大可以回去了。”

  • 抗战从宝箱开始第5章在线阅读

    “修改规则能够无所不能的话,那么你们刚刚在面对我的时候为什么会畏惧呢?”玄离嘴角带着浅浅的微笑反问道。彦和莫甘娜听了两人脸上都闪过一抹尴尬,就好像偷吃的小女孩被家长抓到时一般的羞涩。莫甘娜和凯莎刚刚确实试图用生物引擎去解析甚至定义玄离,但是得到的结果却是死一般的沉寂!就连无法被定义这样的提示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