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恐怖小说 > 正文

[家教]阴阳师云雀恭子之竹马(4)

2021/6/11 9:59:21 作者:咸鱼寒 来源:晋江文学城
[家教]阴阳师云雀恭子
[家教]阴阳师云雀恭子
作者:咸鱼寒来源:晋江文学城
某肝阴阳师的少女触电挂了然后被穿越大神召见给予馈赠,然后等她醒了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陌生的地方……「所以说我叫云雀恭子?我是不是和家教里面的那个大概以后会和并盛结婚的某风纪委员有关系??好吧说没关系我都不信……以及为什么我是个阴阳师?这个世界是不是玄幻了?不过有隼子在就不需要我一个人承担这种玄幻的世界了哈哈哈……」直到某天恭子看着和自己的脸长的一毛一样的人抬着浮萍拐说着要咬杀自己……流下悲伤的泪水。关于另一个世界的恭子和本世界的恭弥小打小闹的日子……顺便隔壁也在更妖尾+死神的文文,感兴趣的可以点开

许是雨水多的缘故,今岁的节气分外晚些,快要立秋了,合欢树上还有稀疏的花,落在绿茵上的也有未凋的,丝丝缕缕的粉白绒球看着倒是惹人怜爱,容琳头上也有一朵——在树下坐的久了,不知何时就落上去了,风吹过则颤盈盈的,透着几分俏皮,金桔瞧见了,抿嘴儿一笑,也不告诉:小姐不喜欢花呀朵呀的,风婆婆偏偏就给她戴上了。容琳听着贴身丫头轻笑,知道有些古怪,只作不理会,此处僻静,寻常难得有人来,容琳自不担心会有什么不合宜的举动落了外人的眼,也就由得金桔胡闹。

说起这一处所在,委实无甚出奇,不过是一弯流水,几树合欢,树下的石桌石墩还是前两年才从外头挪进来的,只为容琳贪这里的清净凉爽,闲时常带了绣活、书册到这里,一混就是半晌,只是这些日子,容琳来得格外勤些,金桔和绿菱私下里猜小姐是懒怠应酬屋里见天的来人:节度使家上门求亲的事上下已经传遍了,道喜的、探问的,直是要挤破门槛了。其中不乏想着方儿问那李公子的事的,说是坊间都传李公子是太子的结义兄弟,问此话可当真,真真是招人烦!是也好不是也好小姐上哪儿知道?再说又关他们何事?何苦拿出那又羡又妒的模样?

听金桔把剪子往石桌上撂出响儿,容琳瞅她一眼,复又低头绣那孔雀牡丹,只口里淡淡地问,“谁又惹你了?”这丫头故意弄出些响动无非是想招她的话。那金桔果然就放下手里的荷包,把胳膊肘拄在桌上望着她的小姐,“您听说没有?三夫人昨个去夫人那儿,老大不高兴,话里话外直说夫人偏心呢!”

容琳的针顿了顿,似在盘算最后一针该往哪落,口里只随意应着,“你们又在背后掰主子的闲话!”

金桔有些儿急,“哪里是瞎话!”她是真急,错把容琳的“闲话”听成了“瞎话”,容琳也不点破,只听她往下说,“是绿玉在一旁伺候听见了来告诉绿菱姐姐、我恰巧儿在边上听见的!”容琳略点了点头,不说什么,夫人房里的绿玉和绿菱是亲姊妹,既是她来说的,这话应是错不了了。容琳淡笑,依三姨娘争强好胜的性子,应当是会有此一举的,只是节度使的公子是庶出而非嫡子,三姨娘要知道了还会拈酸吗?

用手指挑着把线挽了个疙瘩,示意金桔剪断,容琳把线头小心地掖到绣好的花蕊里,金桔知道小姐是不想再听了,也不絮叨,顾自把绷子卸下去,展开尺方的帕子,富丽娇艳的牡丹和悠闲高贵的孔雀栩栩如生、相映成趣,由不得赞一声,“小姐,这幅绣便是连二小姐也要夸声好了!”

容琳笑,“可不就是送她的,若不是给她的,我何用现翻古书学那辫子针法!再下个月初六是她生日,别学艺不精污了她的眼才好!”

金桔呆了一呆,“小姐,做帕子,这个可就大些儿了……”

容琳也呆了呆,“蠢丫头,谁说这个是手帕子了?是前些日子她说蒙妆奁的帕子旧了,又舍不得那花样,我才另配了色照原样绣给她的。”

金桔恍然,又细端详了一回,“若要照这个样子绣一架屏风应该也是极好的……”

容琳叹,“你这丫头又浑了!那得多少工夫?我竟什么都不用做、只做尚衣坊里的绣娘就好了!”

主仆二人正一递一搭说得热闹,猛看到小径上有人迤逦而来,金桔忙站起身来招呼,“四小姐来了!”又向她身旁的另一人行礼:“振轩少爷好!”容琳把帕子放进石桌上的针线笸箩里,起身笑问:“你们怎么找到这儿来了?”

淡紫衫儿双丫髻的淑琳娇嗔,“三姐姐还说!你屋里那个新来的青杏问什么都说不知道,直是怕我们会害了你一样!倒是绿菱丫头好说话,听说表兄奉了夫人的命要找你商定采买的单子,直赔不是,告诉我们你在这儿!”容琳笑,这就难怪了,却也狐疑,什么单子?她竟不知!

金桔已经拿了容琳的藕荷色团花靠垫铺在石墩上请淑琳坐下,又把自己的薄棉垫给容琳摆好,笑着对一旁默然不语的斯文男子道:“振轩少爷,您看您是将就一下还是等金桔回去给您拿个靠垫来?”中等身材、面皮白皙的振轩笑得勉强,“不敢劳你驾,就这么着就好!我不会久留,等你家小姐交代完就走了。”金桔纳罕,这振轩的神气竟是与素日不同,瞄向小姐,等她的主意,容琳微微阖目,金桔笑,“小姐们,振轩少爷,你们慢慢聊着,金桔这就去给你们端些茶点来!”

看金桔走了,容琳含笑,“轩哥几时回来的?”振轩是三姨娘的侄子,自小儿随寡母生活,三姨娘怜他家境不大宽裕,一年中倒有大半年是留在自己身边,幼时常和她们姊妹相伴玩耍,彼此最是熟络,只是这二年她们都大了,要避瓜田李下的嫌疑,加之振轩也要谋一份家业,一面跟着容琳的长兄在衙门里走动学些规矩,一面悬梁刺股地读书预备参加来年的春试,这才不常见面,前些日子听说到安阳州办差去了,竟不知何时回来的。

那振轩原是有一肚子郁愤,此时见了容琳更觉得气血上涌,难以自处,反微微冷笑着兜头一揖,“几时回来的倒不打紧,只是回来就听说三妹妹收了人家的庚帖……愚兄在这里给三妹妹道喜了!” 这话说的实在是无礼的很,容琳听得发怔,待要反驳又碍着淑琳,只得浅浅一笑掩过去了,反倒是淑琳面上挂不住,“表兄!夫人召你进来是让你帮着给三姐姐操办嫁妆采买,你倒说些什么?”容琳望向淑琳,只与自己差半岁、一向娇憨烂漫的人儿板起脸来竟也有一番端整严肃,只是容琳吃惊的却是那句嫁妆采买、还是夫人安排的,娘这么做是无心之举还是有意为之?

被淑琳一斥,振轩也知自己鲁莽了,苦苦一笑,已记起自己的本分,却有话如鲠在喉、不吐不快,“三妹妹可听说那李昊琛是何等样人?”容琳不答,只一双妙目凝在他脸上,振轩却不就说,只看着淑琳,显是不想她听,淑琳一跺脚,自往水边去了,振轩这才沉声,“都说他薄情寡义、不知廉耻!”

容琳面未变色,“事由呢?”振轩也敬她从容自若:“说他曾看中了一位签判家的女儿,欲仗势强娶,那女子抵死不从,他竟玩弄权谋将其一家打入大牢,女子含羞自尽,他迁怒于其家人,竟令满门不知所踪!”容琳猛然垂睫,脸上的颜色已是变了,振轩顿悔说得太过直露,却是语出如水泼,再也难收,惶惶的又有一丝窃喜,“三妹妹,你……”

容琳却已恢复常态,感激一笑,“轩哥,多谢你告诉我。”

振轩吃了一惊,“你全不在意?”容琳浅笑,“轩哥,你该也听说这桩事……太子亲为冰人,爹若不从便是不敬;先人有约、托故不诺是为不信,父母有命若不遵从那是不孝,礼部尚书之家如出不敬、不信、不孝之事……”容琳不再说下去,兀自垂了头,振轩已经懂得,渺茫的希望悉数破灭,只能惨然望着容琳,看到她头上落着的合欢,顿觉就是无依无靠的自家形象,想也不想伸出手去,容琳吃了一惊,忙不迭偏头,却看他只是从自己发上取下一朵落花,顿时赧然,欲说些什么,振轩却是一味儿苦笑摇头……

金桔端了茶点回来,树下却只剩小姐一人,不觉惊异,“振轩少爷、四小姐呢?”容琳淡淡,“有事忙去了。”金桔狐疑,振轩少爷每次来都和小姐谈天说地,通常要到掌灯时分才会出去,今次倒是反常,欲要再问,容琳先开口,“金桔,那方帕子呢?”金桔笑,“您不是放在笸箩里……”笸箩里只有针线剪子,哪有帕子的影子?略一想,变色,“小姐,莫不是被风吹到水里了?”容琳回眸,恰看到又一朵合欢落到水面,悠悠地流往院外了……轻叹了口气,容琳不找了,“好在日子还够,我再重绣给二姐姐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活着全靠对家续命[娱乐圈]第十章在线阅读

    “对了,等会还有个固定嘉宾要来,那可是一位小弟弟,你们要照顾下他哦。”场面略显尴尬,何炅特然开口道。“哦,是谁?我认识吗?不会是大华突然回归了。”黄雷笑着打趣道,目光不住的飘向李秋,在国外在长大的大华遇上精通文学方面的李秋,那绝对有看点。“不是啦,是彭玉畅,彭彭,新生代演员,超级能干的一个小伙子。”

  • 命运九重奏之青春无极限在线阅读第四章

    “骗子!骗子!大骗子!”这几日的丰青山时不时传来怒吼声,吓得鸟儿都不敢在周边的枝头上落脚,其他野兽也不敢往这边来。就连时不时跑来的灰兔都不知道藏在哪里。还有久久没死的老鹿,实在忍受不了耳边的怒吼声,拖着病弱的身躯一步一步走进了林子消失不见。黎白真的快气炸了!难怪仙人不让他随意下山,原来是因为人类这么

  • 西凉东陵被嘲笑

    趴的时间太长,脊椎受不了,陆唐站起来活动了一下,又弯腰:“孙大圣,具体事宜等你出来了我们再商量,我老这样说话也不方便,就不耽搁你时间了。”孙悟空看他转身,没说话。“哦,待会这座山可能要崩塌,我凡人一个,没什么法力,还是走远一点的好。”要是不小心被砸到了,就麻烦了。陆唐回头解释了两句,迫不及待跑远了。

  • [网王]暮春在线阅读第四章

    柏子玉虚弱的想要站起身来,陆香连忙上前一步扶着,将人搀扶到座位上,道;“主人,今天倩娘有做了您爱吃的莲叶羹,您尝一尝。”说着,陆香便去取了碗筷帮柏子玉盛了一碗,温柔的放到他面前,陆香知道自己的主人并不喜欢有人帮他吹热,所以也不会去做这种事情。柏子玉虚弱的点点头,“辛苦你了。”他看的这些书信书籍,都指

  • 学园都市的神器投影注册冒险者

    獠牙刃等级:二级锋利值:255锋利值+5%锋利值5秒内造成8流血伤害炼制者:苏敏SP:炼制者:苏敏,主角刻上去的“这把对刀需要强化一次”我拿出狂狼魔核,狂狼这种魔兽带有流血伤害,还有哥布林牙齿带有一点点吸血效果。商业街“大叔有哥布林牙吗?需要两枚”我淡淡的说道。“小妹妹炼器师”一个材料商人很奇怪,十

  • 我与霍格沃兹的故事第十章在线阅读

    “老祖今日要一雪前耻!这次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有何神通,能破我们联手大阵!”说着,黄泉晃动着他手中的黄泉混沌旗,只听黄泉混沌旗沙沙作响,无数的死亡之气竟然慢慢凝聚成了一片乌黑的死亡之云。而幽冥手中的冥书也是喷射出无穷无尽的魔气。魔气掺杂着死亡之云!那样子看起来还是非常渗人的。“就这点本事?”虽然阵法比刚

  • 重生离婚后幸福在线阅读第7章

    无数道目光都集中在了慕白的脸上,这等猛人是哪个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啊!现场的气氛瞬间被点燃,今天的比赛有意思了。已经有人开始打听慕白是什么背景了。现场显得有些杂乱。评委们大声咳嗽一下,示意大家安静,然后道:“预赛部分结束了,嗯,下面我宣布,进入决赛的有……”而此时的庆大大礼堂内部已经是人山人海,座无虚席

  • [继承者们]世界第一的初恋之败犬的哀嚎(10)

    姜云深吸了一口气:“我们今天下午逃课了,赶快回学校,你先回去。”苗若兰忽然明白过来,两人关系同时消失,别人会怎么想?她忽然担心起来,两人匆匆忙忙地整理好衣服,连忙出了姜云家,打车往学校赶。已经是下午四点,离放学还有一段时间。而姜云却是在房间里面对着空气说道:“老妈,是你干的吧!”姜云手中还握着苗若兰

  • 红尘医馆第十章

    chapter10世家大族总有长老的存在,如果说这些长老都是慈祥和蔼的,那事情就会变得简单很多。的场一门的长老们显然都不是省油的灯。“静司大人,你叫老朽们过来,就是为了这个小姑娘吗?”身穿棕褐色和服的老人拄着拐杖,略显浑浊的双眼审视着跪坐在和室中的立原一花。虽然已经苍老,但从那严肃又庄重的五官上,依

  • 我在火影世界捡属性第七章

    方君乾醒时,发现自己躺在陌生的屋子,房间西墙上当中挂着一幅《烟雨图》,左右挂着一副对联,乃是颜鲁公墨迹,其词云,‘烟霞闲骨格,泉石野生涯。’屋子空荡荡的,只有他一人。身上破烂的衣服已经换新,黄泉剑静静地躺在身侧,屋内香炉升起淡淡烟雾,散发着檀香香气。倏的想起了什么,方君乾起身,双手在身上摸索,找了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