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闪婚总裁太凶猛在线阅读第6节

2021/6/11 10:29:40 作者:三粒白米 来源:17K小说网
闪婚总裁太凶猛
闪婚总裁太凶猛
作者:三粒白米来源:17K小说网
昔日旧爱,再次重逢,居然是因为一场宿醉。她以为,他心中另有白月光,怕他躲他。可他爱入骨髓,将她藏入羽翼下,纵她护她。“琳琳,商先生一定很爱你,豪车说送就送。”“别只看表面,背地里其实…挺冷的。”

月光洒下寒意,春夏交替之际,北边的夜还是略带着寒气。

从河南入京的大道上,一家小小酒肆还未打烊。酒肆里最当中的位子上坐着一个邋遢男子看着一枚幽兰样式的玉佩发呆。桌面上,摆放着一坛开了泥封的烧刀子、一盘切好片的熟牛肉。

店内不仅这一桌,东边靠窗的两桌,是走镖的镖师吃饭,两桌八个人要了两坛酒显然是准备今晚在此打尖留宿。西边的也是两桌,却是吵闹的紧,两桌大汉赤着上半身互相劝酒拼酒,桌面上横七竖八的倒放着不少空酒坛。南面靠近酒肆门口,一个人独自饮酒,桌面上放着一个长布包裹的长条物件。北面的柜台上,既是账房又是老板的店家拨弄着算盘,柜台前的桌椅店小二正细细擦拭,眼角不时上瞟打量着坐在当中位置发呆的客官。

当中位置的邋遢男子晃了晃手里悬着的玉佩,灯火随之摇曳,一抖腕玉佩便不知道收到哪里。男子饮了一口酒咂了咂嘴道:“动手吧,谷渔樵那只老耗子手底下就没几个爽快的。”话音刚落,东边的两桌镖师慢慢起身,手里握着各自的兵器,虎视眈眈的盯着男子;西边拼酒的大汉也慢慢放下酒杯,目露凶光盯着男子。

“哗啦!”店小二一个手抖,未拿稳的酒碗掉在地上,整个人随后跌坐下去。东边的镖师率先动手,八个人显然是八名武夫,手中兵器各异,有剑客,刀客,还有属于百兵家的使锤的、拐的……

邋遢汉子一拍桌子,筷笼里的竹筷震起,大手一挥便卷向西边的八个拳师武夫,西边的武夫猝不及防,足足五名反应不及被筷子刺穿了咽喉。筷子飞出时,邋遢汉子快速解下腰间的大酒葫芦,向东边甩去正中领头的一个刀客镖师额头,七窍流血而死。同伴被杀,其余武夫面色不改依旧围了过来,当中的邋遢男子右手一招酒葫芦回到手里,左手在桌面上一撑高高跃起。就在跃起的刹那,跌坐在地的店小二拾起一片摔裂的酒碗,两指发力,碎片向邋遢男子左手手腕处疾射而去。

“果然,不只是几个开了四五窍的武夫,还是得有几个草草凝筑炉灶的武修嘛。”邋遢男子瞥见后大笑道。同时左手手腕处,拳罡一震,碎片轨道突变划过两名镖师咽喉。店小二出手后也不再遮掩自家修为,凝筑出自家拳师武修独有的拳灶小天地,脚下发力踩裂了不少地砖,撞向半空中倒悬的邋遢男子。各家武修炉灶境各不相同,剑客的剑炉小天地以攻击见长,这拳师的拳灶小天地便是以厚实稳重出名。

半空中,邋遢男子见店小二来的凶猛,周身气机运转也是凝筑出一座拳灶小天地,仔细看来更比店小二厚实的多得多,隐约间似乎还有几道锋锐剑气混在在其中。两座拳灶渐近,店小二猛然一坠肩膀,一串算盘珠子鱼贯射出,好似一支飞箭。邋遢男子从空隙看去,只见店老板嘴角上扬,手里把玩着方才算账的算盘。

下方剩下的几名武夫踩着凳子跃起,各自舞弄兵器,兵器上裹带着罡气。南面的酒客依旧慢慢的饮酌着杯中酒水,稳如泰山。

半空中,邋遢男子面色冷静,递出一拳,缓缓转动手腕,腰身随之一扭,不大的酒肆内平地竟响起一声惊雷!门口的酒客面上闪过一丝惊愕,酒杯举到嘴边竟忘了饮酒。

邋遢男子身子随着手腕扭动,在半空中翻了个筋斗,围绕在周身的拳灶应和着雷声猛然放大,震散了算盘珠,震飞了店小二,震死了一干武夫,把柜台后的店老板震的倒飞出去,生死不知。

邋遢男子轻轻落在桌面上,扫视了一眼周围的一地死尸后,拿起酒葫芦狠狠的灌了一口酒。眼神盯住了一直守在门口的酒客。

“啪啪啪!”男子放下酒杯拍拍手赞叹道:“不愧为当初号称‘一剑可压江湖百余年’的云书剑,剑心天生的云少侠。竟把栖霞剑派的独门杀招:砯崖转石万壑雷,从剑法化入拳法,着实的高啊。”’’”

被叫做云书剑的邋遢男子被触及伤疤后,脸色一变道:“我不是云书剑,云书剑已经死了。我是醉生死。”随后又补了一句:“醉生梦死的醉生死。”

门边的酒客缓缓起身道:“无论你是过去的那个云书剑,还是现在的醉生死。今天你都得交出‘玉幽兰’。”边说边解开桌上的布条,取出两节长枪,缓缓扭合,周身气机慢慢凝筑。

现在叫做醉生死的邋遢男子又灌了一口酒,用袖子擦了擦嘴角,笑道:“果然,还是得有个‘金丹境’能打的。”

属于百兵枪家一脉的兵家“兵脉境”武修凝筑出自家的兵灶小天地后,缓缓提起长枪,身体内贯穿全身,属于奇经八脉的冲脉隐隐发光,冲门穴一点尤为突出。

醉生死见后点了点头道:“崑教的那个专拿女子月经修行的老色鬼是你什么人?”

“家师血海枪魔,在下阴赤龙。”门口酒客自报家门。

“果然一脉相传,名字都是带着门派影子。”醉生死调笑道:“你才炼了你们这一派第一条冲脉,看来老色鬼是要绝了传承。”

百兵家修行兵脉境最为磨人,武修最少也要打磨四条经脉。传承越高,打磨越多。至于各家的经脉数目、顺序、选择,那就是不足为外人道也的宗门秘传了。

阴赤龙面色一寒道:“那在下就想看看,七年前一战后,剑心天生的云书剑现在还有多少斤两。”

醉生死闻言后,脸色一变,略带些狰狞道:“小子,你这是在求死吗?”

不大的酒肆内,空气变得沉闷。

“嘭!”阴赤龙率先动手。对面剑心天生,七年前已经是剑心境的剑客。固然七年前的大战受了伤,现在是一名武胆境的拳师武修,但终究不能小觑,谁知道他恢复的如何?自家口上嚣张就够了,动起手可不能再托大了。

此时,阴赤龙一脚把面前的八仙桌挑起,踹向醉生死。自己长枪一挺跟在桌子后面。

醉生死眯起眼,脚下发力把脚底的酒桌踩进石砖里寸许,跃在半空里,一只脚点在飞来的桌子边缘,借力从阴赤龙头顶越了过去,半空扭身一拳砸向阴赤龙后心。阴赤龙兵灶察觉,来不及调转枪头,在前的左脚立住为轴,腰胯发力,右脚悬起后撤,右手松开长枪,左手绕腕旋转。整个人扭过身来,用右手挡了一拳,自己倒飞出去,把两张酒桌撞得粉碎。醉生死双脚站定,看着眼前从烟尘里爬起来,吐出口淤血的阴赤龙,缓缓问道:“味道如何?”

武夫、武修,近身短打,拳师同境无敌。

阴赤龙扭头再吐出一口血水,右手擦了擦嘴角,左手拔出插进地面的长枪,抖了抖道:“还行。”

“那再来?”

“谁怕谁!”话音刚落,阴赤龙一步踏前,长枪枪头上的红缨舞动,火苗一般。

醉生死头一偏身子一扭,让过枪头,右手抬起一记化入崩拳的“万壑雷”砸在枪杆上。长枪震颤,阴赤龙虎口裂开,双目赤红用力稳住长枪,一股内力涌进长枪枪杆,将被崩开的长枪横甩回去。醉生死弯腰架起铁板桥,躲过横扫过来的长枪,红缨扫过拳灶竟然带起火星。长枪甩过,阴赤龙一脚为轴,借力旋转,转过一半时腰胯一挺猛然停住,来了一记“雏凤回头点”枪尖泛起寒光,直直的点砸向铁板桥。醉生死腹部一收一放,拳灶小天地一震略微阻挡了一下长枪,抓住机会,双脚交替落地横走开来。一直被兵灶包裹的长枪刺入地面,醉生死刚刚挺直腰背,长枪枪杆同时一挺,挑带起一串地砖砸向醉生死。

“开!”醉生死沉腰跨马,右拳砸出一记炮拳,裹夹开山碎石之势。若是韩书成在必会觉得眼熟,这一拳正是从他掌握的最强杀招“地崩山摧壮士死”衍化出来的。

一拳砸开飞起的石砖,醉生死踏步上前恰好和趁着石砖飞扬挺枪来刺的阴赤龙撞上。

拳灶和兵灶碰撞,拳头和枪尖顶在一起。

真气涌动,阴赤龙长枪枪尖处气机旋转,宛如电钻一般要破开醉生死的拳灶;醉生死面色如常,一头杂乱长发飘起,构成拳灶小天地的外部灵气涌动。阴赤龙虎口开始慢慢滴血,醉生死略带浑浊的双眼越睁越大。

长枪枪杆慢慢弯曲,阴赤龙睚眦欲裂,不管虎口处血流不止,鼓动真气,引动外在天地灵气壮大自己的兵灶,身体内,最早打磨完的冲脉,光芒大放。

醉生死脚下石砖块块裂开,黑发飘扬,拳灶小天地和对面的兵灶小天地吞抢着天地灵气,肉眼可见,醉生死身上武胆所在的位置,绽放出耀眼光芒。突然间,醉生死双眼一眯争锋相对的右拳猛然一收,整个人侧过身子,长枪骤然绷直,枪尖划过拳灶,带起一连串的火星。阴赤龙见状心里暗道不好,便要抽回长枪,不料醉生死早就提起的左拳猛地向下砸出砯崖转石万壑雷,这一拳砸下,好似巨石从万丈悬崖下坠落,激荡起发聩雷音。阴赤龙虎口彻底开裂,险些丢下长枪,护绕整个人的兵家兵灶小天地一震激荡,竟然险些在一拳之下溃散开来。

醉生死右手握住枪杆,趁阴赤龙兵灶不稳骤然发力一拉,将其拉扯到一臂之内,左手扬起,连续打出三记万壑雷,雷声震耳,拳拳打在原本就有些摇摇欲坠的兵灶上。阴赤龙弃了长枪,双手架住拳头稳住兵灶。

近身短打,同境拳师无敌。

双手交替,醉生死一连打出六记万壑雷,最后一拳砸下,终于把阴赤龙的兵灶打碎,整个人倒飞出去,狠狠地砸进柜台里。

烟尘中,醉生死收了拳架,走到柜台前三步的地方,默默地看着陷在里面的阴赤龙。柜台里,阴赤龙嘴角竟是上扬的。

醉生死心头闪过一丝不好的念头。突然间,感觉周身无力,瘫倒在地上。

柜台里,阴赤龙挣扎出来,胸腔凹陷,但嘴角扬起,邪笑道:“咳咳,果然厉害,咳咳……转……转去练拳,竟然……咳咳……竟然也这么难对付。不过……不过……额咳咳……”阴赤龙吐出淤血后,胸腔顺畅了几分大笑道:“我们这一派的,独门迷香如何?你以为锤开我的兵灶就万事大吉了?咳咳,没想到吧,那个时候我还能把迷香砸开。烟尘里,全是……咳咳……全是迷香。玉幽兰是我的了。”

看着面前癫狂的阴赤龙,醉生死戏谑地笑着,一道灰白色的微弱剑光从醉生死心窍掠出,划过阴赤龙喉咙。

“你……”阴赤龙看着面色惨白的醉生死,捂着咽喉说不出话来。

“对不起,我是名剑客。”面色惨白的醉生死笑着说,话音刚落,一口鲜血从他口中喷出,血中包裹着几缕缭绕剑气,正是所谓的剑客剑心的心头血。

那道灰白色的剑光飘回,落在鲜血上似乎要尽力吸回其中的剑气,几次尝试无功而回,满带歉意的落在醉生死尽力伸出的手掌掌心。

看着眼前裂痕密布的属于还是剑客云书剑时的醉生死的本命飞剑,醉生死略带浑浊的眼里闪过一丝精芒,一闪而逝。

醉生死轻声道:“伙计,不用道歉。这些年是我一直对不起你啊。今天还得让你出来救我,真是对不住了。”

飞剑在掌心微微颤鸣,安抚着失意落寞的主人。

“没事。”醉生死强撑出笑意,脸色更加苍白。飞剑点了点头,掠回醉生死的千疮百孔的心窍。

“强行催动还没有重新修补好的剑心还是不行啊。”醉生死眼前渐渐模糊,昏倒过去。

柜台后面走出早就被震飞出去的酒肆掌柜,擦去嘴角血迹,拎着砍刀走到醉生死身旁。脚尖踢了两下,不见反应,提起砍刀狰笑道:“玉幽兰是我的了。”

酒肆外,一道黑影急掠进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穿书后我招惹的四个大佬都黑化了第八章

    洛沙凋想说,你误会了,她跟沈霸天结婚,是沈老爷子请她帮的忙。但她知道刘老师是一片好心,没有顶嘴,老老实实地弹起钢琴。刘老师看她态度认真,以为规劝起到了效果,对她的印象也好了几分。洛沙凋虽然表面乖巧,实际像一个被家长强迫报兴趣班的小朋友,脑子里正琢磨怎么能逃课呢!像大学时,找人代答喊到肯定不行了,一对

  • 都广卷在线阅读仗义疏财

    幽灵城,东街上。远处,一阵大喝的声音,吸引了赶路的雪浪……。雪浪定眼看去。只见一群人围着两个人看……。一个虎背熊腰的银发壮汉约三十又七,正在打一少年……。拳风虎虎,拳拳到肉。打得啪啪响。可是少年还是没啃气。只见少年身穿孝衣,头绑白布。眼睛红肿,但眼中无泪,双眸瞪的如铜铃般大。再外北边看是一个用白布盖

  • 别慌我还能秀[王者荣耀]在线阅读第6节

    为人处世,情商远比智商重要。张扬这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就已经表明了他的立场,他是一名地球人,更是一名土生土长华人。他知道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道理,所以也让蔷薇不用说什么将技术交给国家这种话了,因为他会保护这个国家。“恩,希望我们能够从这次的灾难之中撑过去。”蔷薇的智商和情商都很高,自然知道张扬话中的意思

  • 渣过我的我都丢了[快穿]在线阅读第8章

    听到这话苏淋看着王洛在系统那拿出了一把青色的扇子上面写着:高深莫测。配合着苏淋全身的青衣与黑发然后苏淋摇了摇扇子笑着对王洛道:“我第一眼看到你就觉得你很是不凡,现在一看果然不同凡响啊!”苏淋上次见他没用还不知道系统可以查看信息,只是用十玄功武中的‘全眼’来看王洛的,结果发现王洛身上很是古怪就有了苏淋

  • 素锦外传[三生三世电视剧]之第二章

    难得的休假日,余洲好不容易能逃离会计事务所的加班地狱,正打算盖着被子一觉睡到自然醒,却在早上八点被对床的哥们一嗓门给吵醒了。“小余,别睡了!我跟你说,今天市里有一个好玩的展览,咱们一块去瞅瞅呗?”哥们的大声嚷嚷似乎能将床板掀翻,余洲紧紧皱着眉,不堪其扰地拉起被子盖住头,沉闷的声音从被子底下透出来。“

  • 都市:直播带货之王!师兄叫我来巡山

    枫山山腰上,一十六七岁的健硕少年身着禽飞兽走图的黑袍,骑着一只老虎。。。虎。。。虎皮猫?“师兄叫我来巡山嘞,巡完南山巡北山”司叶喊完用小木锤当当当敲了三下手中的竹筒。“肥橘啊,都9102年了,你说师兄是不是脑壳有问题,师门有护山大阵,若有屑小上前,连门都进不来,况且漫山遍野都是监控阵法,你说我这是寻

  • 技近于道第五章在线阅读

    晨露漫漫,微风和煦呢!风尘仆仆自山脚下赶来,少年背着一个竹篓,竹篓中有一个陶罐,一条金色的小鱼在罐中摇头摆尾!哈欠,一夜未眠呢!木昆弯腰拨开周围的荒草,他打了一个哈欠,感觉两只眼皮有些痛!而背后金鱼却在陶罐中欢腾,他忍不住按了按太阳穴,真是头疼呢,明明昨夜他用尽了办法折磨那条皮硬的死鱼,可偏偏人家无

  • 洪荒之美女全收在线阅读青铜爵

    悦宝斋的老板陈拐子是个绍兴师爷,身材瘦小一米七不到,还微微有些驼背,稀疏的八字胡像是马路牙子上的杂草随随便便长在人中两边,看上去甚是喜感,因为长短脚的缘故走起路来一高一低颇具节奏感,所以朋友们“亲切”的称呼他作“陈拐子”。通宝城里但凡有小孩儿在过道里玩耍,只要陈拐子路过,淘气的孩子们便会随着他走路忽

  • 原来的世界(全5册)软妹子

    我刚走到校长办公室外面就想起了一件事情,我不知道大一三班在哪里啊。算了,我还是进去问一下校长吧。我走了进去,校长看到我又进去了;手中拿着电话刚才都还在说话的,这会儿竟然用惊讶的眼神看着我。校长对着电话说了几句什么,因为校长说的很小声。所以我就没有听清楚,不过我对于偷听别人的谈话真的没有多大的兴趣。校

  • 酸梅第三章在线阅读

    在闹出去错公司的乌龙后,闵恩熙的生活又恢复了每天都只是学习的平静生活,在她以为她已经落选的时候又接到了cube的通知,接到通知的时候她感觉那瞬间她心底的那块大石头终于落了地。接完通知她就直接去了cube取回了合约,合约是十年的,除了恋爱禁止以外剩下的都是一些无关痛痒的条例,对她来说并没有什么卵用,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