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江湖情仇 > 正文

超都市:直播拯救超能力世界第十章

2021/6/11 9:57:10 作者:我会变大 来源:飞卢小说网
超都市:直播拯救超能力世界
超都市:直播拯救超能力世界
作者:我会变大来源:飞卢小说网
一朝穿越,唐易来到了超能力者满街走的异世界。咦?我的超能力是变大?只要变大到手能握住地球,全宇宙就没有自己捏不爆的行星!变强要时间啊?不!随身还有系统,直播就能变强!拯救世界,从我做起!(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他重来都没有对她做过那样的事,但是现在来说一切都已经太晚了,他跪在她的坟头一遍遍的叹息,泪水早已经干涸了,守了七天七夜,他渴望奇迹的出现。

当然是痴人说梦,什么也没有发生,这世界上本没有奇迹。

晨露覆盖在他的发髻边脸庞上也湿润了不少,看不出是泪水还是露水的造成,但这其实都不是很重要。

当然只是对于他来说

“啊呜。。。”

他侧了侧身子才发现墓碑后竟躺着那只狗,那是她们初识时捡到的那只狗。那狗瞧着它不停呜咽似乎是在诉说它的故事。

他木讷地盯着它没有任何举动。那之后他将它领回了家,终日里无言,眼神木讷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没有人与他交集,也没有看到他与人有所交集。

所有人都说他是怪人,其中缘由也只有他自己所知了。

他是个利欲熏心过头的人,他喜爱权利也爱美人,当然了这是男人才能拥有的权利,女人并不适合。这对他来说是无比正确的想法,从小便被灌输以这样的思想。

是吧,这并没有什么不妥的。

那一年是什么时候呢,那时候人们似乎都还穿着冬衣,衣服厚重的样子,但其实积雪早已经融化,树木也早已发芽,将士们也整装待发准备启程。

行人们站在一旁观望,浩浩荡荡,人挤人的景象一年也许只在春节才能见着,但今日是这样的不同。他是初次见这样的景象,惊讶地张大了嘴,眼中更是惊奇不已。

是初春,没错是初春了。那时候啊冬日已经退去了,但那冻人的寒冷却还是残留了不少。

仆人将他抱回了宅子中,他的手上还拿着未吃完的糖葫芦还有一嘴的糖渍。

见到母亲便一脸地讪笑,将糖葫芦小心翼翼地藏在身后,他的母亲立刻被他逗笑了。

“吃吧,吃吧。今日是准许你闹的。吃够了,玩够了,便让你姨抱你回里屋睡觉去”

“嘻嘻”

他满嘴糖渍,两眼笑成了两弯弯的月亮,一笑那刚落了不久的落缺门牙便显露了出来像极了掉牙的小老头,也难怪惹人笑了。

他的姨娘将幼小的他抱入怀中看着他的母亲无奈一笑,这件事对他来说是印象极为深刻的,因为这是他同他的姨娘的最后一面。

自他睡醒之后,他便再也没有见过这个姨娘,问母亲,母亲只说姨娘的契约已经到了,府里对她放行了,后来也找了新的姨娘可他不习惯,不让别人抱他这事就不了了之了。

所谓姨娘和奶娘差不多,但其实只是为了称谓亲昵一些罢了。

大概此后过了十年之久。

他同那个女人的故事才开始。

他是在一群难民之间看见她的,并非他美艳动人的吸引了他的注意,而是她那奇特无比的丑陋吸引了他的注意。

更是成为了他和同伴之间的笑料,久而久之竟发展成了全城的笑点。

那女人如何呢,完全不在乎此事,她以乞讨为生早就听惯了这些言语为了生活早已无暇顾及这些身外物,名誉什么的没有一口饱饭来得实在。

但是那个人,于她而言却是一道心尖上的伤,因为她记得。

更是无法忘记,那个人给她的家带来了怎样无可挽回的伤害。

夜晚,只能挤在破庙处的她还有身边年幼的弟弟正因为寒冷而瑟瑟发抖。

想报仇吗?可惜如今的她没有任何能力。

外面暗沉地看不见月光,今夜她心里莫名其妙的很不安,身旁的弟弟早已陷入沉睡之中,但此刻她心里的不安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越来越严重了,这使她根本无法入眠。

夜是越来越深了,寒冷更是多添了几分。随着夜的深度,危险也变得更加深不可测,这里除了他们几乎没有任何人。

没有烛火,庙宇中根本就看不见她们的踪影,似乎她们根本不存在一般。

夜是悄无声息的,外面起风了更是时不时的吹进了破庙中,弟弟嘴中不停呢喃,她抱紧了怀中的弟弟以让他得到更多的温暖。

她昏昏欲睡,外面的风嚣张地叫嚣着,似乎在不停地向她宣告着自己的厉害。显然她已经熬不住这夜,困得慢慢合上了眼。

“是这吗?”

“没错”

庙宇外悉悉索索的声音,但此刻她是无法去注意的,她太累了太困了。

“轰隆隆”

一记响雷加上闪电,树林中有三个身影异常显眼。

两个少年,其中一人肩上似乎扛着什么东西,在闪电中向远方而去,他们的身影也随着闪电消失而消失。

只是那场闪电中看到的似乎还有两道清秀的身影,只是一瞬间比那两个少年消失还有快速。一闪而过罢了,让人怀疑是看错的而已。

她惊醒的时候,是因为身体传来的阵痛感。她恢复意识时,只感觉全身无力。恍惚中见那两人在对自己做这些什么。

一人趴在她的身上,一人背对着她似乎在看着什么。

“好了没,我也要”

这是她昏睡后听到的那个声音,天太昏暗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看不清。

不知是过了多久,雨水滴在她脸上的感觉使她清醒,她睁开眼,阵痛更甚,身上的衣服被撕扯的破烂不堪,周围也不是破庙中而是不知名的荒郊野外,下半身的疼痛让她清楚的知道自己遭遇了什么。

奇怪的是幼小的她没有嚎啕大哭,她只是呆愣在了原地,愣了很久,这对于别人来说是无法接受的,但是她,不能接受又怎么样,她还有弟弟,她的弟弟不能没有她。

但因为太大的刺激使她无法立刻起身回去,更是让她的双腿麻木了很久。

她的脑中一遍一遍地浮现那个人说的话,一遍一遍更让她陷入无尽的深渊之中。

忽然之间觉得天道不公,忽然之间不想要活下去的念想。

弟弟,还有弟弟,他这么小不能同我一般,我得让他去念书。才能有出息。

她的腿没有任何力气,她只好双手撑地慢慢地爬了回去。

她到达时

而弟弟却早已被狼所食,场面惨不忍睹。撕碎的肉块到处都是,手指头,还有头颅也一并都在庙宇中,她痛哭出声,无比心痛。夹杂着泪水与怨恨一并发出,她恨啊,恨这世间所有之物。

。。。。。。

她将她娘给她的唯一珠宝,一只发簪拿去典当。那是一只很古老的发簪应该可以换到弟弟的下葬钱。她得给弟弟下葬。

她满脸的悲伤来到了当铺。

而他正好也在看到这个奇丑无比的女人,而那女人似乎很悲伤,她悲伤的样子更加的丑陋了。

“这么丑也还意思出来丢人现眼”

她愣住了,这个声音太熟悉了。她猛然投去目光,他被她突如其来的目光吓得不知所措,着急的左顾右盼。

她心中的恨意更甚,她一定会将这个畜生杀死的。

但她拿了钱后绕过他便离开了,他看见了她的恨意但是他是不懂的,他以为仅仅是因为他对她的那些不尊重言语。

这只是一个玩笑,没错,只是玩笑,他从来没有想过要伤害她。

那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没能见过她,这个丑女似乎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般再也没有出现。

在她出现的那个时候,他却是她的手下败将了,那天无风,天气晴朗,但他的命运不晴朗。

那个人似乎变了,穿着干净,脸上的污渍也被清洗干净。原来那些难看的疤仅仅是污渍,这样的她竟是这般的美,但是他平日也就只能见着她的侧脸,今天的她却是那样的美丽。

他在落下悬崖之时忽然想起儿时吃糖葫芦留下污渍的自己,恍惚一笑,这一笑此生也许是没有机会对着她了吧。

他们家确实亏欠了她太多东西了。

她的决绝在他落下悬崖的那一刻便消失的无影无踪,她丢掉了剑。转身便跑去了悬崖下寻找他。这么久了,她已经没有那么恨了。

那只狗就躺在他的身边,安安静静。她喜极而泣。幸好他没死。她将他和那狗一并带走了。

治疗了三月之久,可笑的是,这一摔竟将他摔成了失忆,那样的事她也不好问他。

由于内心的愧疚使她不断的对他好,不断的尽所能的照顾她。

久而久之彼此间的情愫是无法避免的,但侮辱的事仍然是心中过不去的坎。她没有办法接受不完美的自己,她想他也不会接受的,即便是他不说她也知道,任谁也无法接受的。

她让他离开,他不走,她便关上门不再看他。

他其实没有失忆,也知晓其中缘由,早在她习武之前他就知道了,但他不说,因为他知道她内心其实也脆弱。

害怕她受伤,更害怕因此而失去了她。却没想到这却成为了他们阴阳两隔悲惨结局。

终于他明白了她心中是有多少的介意,统统都写入了那一封她和他之间唯一一封也是最后一封的书信之中。

在愧疚也无法弥补她心中那份创伤,若是那夜他阻止了那场罪行,他们之间或许会是个完美的结局。

那朱钗被他赎回了,夹杂在书信之中伴随着女子下葬了。

她是原谅了他,但是他自己无法去原谅这样的自己,这样的结果也许真的是对于他的一种惩罚罢了。

那场雨夜,他就站在林中看着那场欺凌的发生而没有进行阻止,虽然不是他做的,但他是无法推卸的责任的。

他们都是罪人,那两人是他的好友,他不可以告发他们。如今说这些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她们已经错过了一辈子。

她对他始终都是淡然的,从来没有过分的热情过,或许她那一夜是明白也知晓他在现场的,但她始终没有勇气去质问他那一夜的事情。

如此想来,她还是对那件事情淡然了的。可惜她的身体因为年幼所受的苦太多早已疾病缠绕。一切都是来不及的即使他当初发了疯一般祈求出现奇迹。

他追根刨底终于知道了当年那个奶娘是被他的母亲辞退,并且以各种借口没有替她结算工钱,而她们家的男人早就因为穷病死去了。一家人都靠着她,导致了她年纪轻轻没了父母。

就连最亲的弟弟也没了,很难想象那么些年她是如何熬过那些岁月的。

依稀可以知道,每当夜晚来临时她独自坐在角落的害怕。

她的苦难在她的下半辈子也没能幸免,他想知道为什么老天要对那么好的姑娘这样。

如今的他早已年迈不堪,这些年来天天活在过去的痛苦日子,他受够了却也只能从这些回忆中看见那个人,他对她的愧疚以及思念随着岁月的流逝也在一天一天的消亡。

鬼差来接他时,他茫然无措,年老的样子让人看了心疼。

“我想见见她,鬼差大人可否行个方便”

鬼差瞅了瞅他,冷笑道:“她早已投胎轮回转世,你想见她早已没了机会”

两行清泪落下

是他晚了一步,即使他当时来了或许她也不会想要看到她吧。

铁链将他的双手双脚锁住被带到阎王府审问,他被鬼差打断了腿跪在案桌前。

周围安静出奇,那是绝望吧

“堂下何人”

“回大人,是凉州何府何棋林”

阎王愣了愣,随即恢复神态严肃庄重。

“那便不必审问,将他丢入万劫之地罢了”

所有犯了严重错误的人将会被丢入万劫不复之地,永不超生!

受苦千万年才能解脱,他也许不明白自己对那女子所犯的罪业之重。

鬼差面无表情拖曳着他,带入极恶之地。将他带到旋涡之处这才缓和了脸色。

“他给你了许多机会,可你始终绕不开那一字,如今我也没有办法替你求情,若是你有那本事自己明白了,他会亲自来接你的。”

鬼差的话莫名其妙,他抬起头来问道:“那是什么字?”

“还得你自己悟,旁人无法告知”

未等他回过神来,鬼差一脚将他踢入旋涡之中,一瞬间便再也无法看见他的身影。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异游修神录第7章在线阅读

    苏格没有对233的劝说表示任何感兴趣的意思,让233有点失望,喋喋不休的嘴也最终闭了下来。苏母没走多久,苏格的哥哥就来了。苏格的哥哥叫苏念,是这个世界的男主角,他和苏格相差五岁,现在正在工商管理专业念大二,按照剧情的走向,他毕业后会进自己家里的公司帮爸爸做事。到时他会遇见自己的女主角还有夏贝这个女配

  • 少女的塔罗牌在线阅读妈,我回来了(修)

    虽然重生这种事匪夷所思,他也没太多时间整理思绪,现在最担心的,是那个眼里没有了光亮的妈妈。知道自己折腾出了胃病,但叶新没想到这么严重,那晚颁奖典礼他又激动又紧张,没吃东西就去了,竟然胃出血抢救无效。后悔吗?叶新自问,不后悔的。那是个很好的剧组,不仅是指拍电影的水平,成导是个很会带演员的人,快杀青时,

  • 我曾是他的宿敌博物馆惊魂夜(2)

    只见油彩画上光辉的部分一只通体漆黑的恶魔正伸出它的双手向前方抓去,而下方的人们都惊恐的逃向黑暗之中,似乎只有在黑暗里才能彻底逃脱恶魔的追杀。杜敢当咽了咽口水道:“我说这究竟是什么东西啊?”雷宇则摇了摇头道:“这幅画太奇怪了,似乎不太符合常理。”而反观另一边张红正在为游客们介绍着一件清王朝王爷用过的佩

  • 读心术系统第9章在线阅读

    待安云进入十阎殿后,华宁就地坐了下来,本打算打坐片刻,只是刚坐下没多久,身体内的花神令便影影有了动摇,华宁一声闷哼,忙运气稳住体内不停旋转的花神令。“今天这花神令是怎么了?怎么无端不稳起来!”华宁呢喃道。片刻,倏地花神令从华宁体内飞出。华宁尾随而去,却发现花神令停在了来时黄泉路旁的彼岸花海之上。华宁

  • 赛尔号米瑞斯之光之子在线阅读第9节

    车内的孩子都害怕得瑟瑟发抖,他们在后面的走道里蹲下抱成一团。这时校车的大灯还顽强地亮着。胖子司机透过微弱的灯光数了数满脸恐惧的孩子,现在总共还剩七个孩子,其中有两个男孩五个女孩。胖子司机大声喊道:“孩子们,别怕!后面箱子里有扳手,快点卸下一个座椅来给我挡着!咱们再在这里时间长了都会死在这里!”“好的

  • (凹凸世界)走出非洲抢怪

    野猪首领;10级血量;4000/4000攻击;83-101防御;40附加;野猪精英进化而来,因为糟蹋了大量的庄稼得以进化,村民们最为痛恨的对象。看着野猪首领资料,代江顿时感觉毫无压力。因为是同级怪所以把所有资料都看的清清楚楚,打起来也会方便很多。‘-41’‘-46’连续被攻击2下野猪首领才回过神来对

  • 萌宝来袭:天才宝宝腹黑妈咪之很俗的巧克力

    “呵呵呵……”奈霞禁不住冷笑起来,“那男的惹谁不好,惹毛了我们家老7,以后碰到就有他好果子吃了,呵呵……”“呵呵,是啊。”另外二人也冷笑了一下。她们三人追上羽陵祁,“喂,老7,真拽哇你!”“老2,老4,老5……”羽陵祁吃了一惊,“你们都看到了!”“是的啊,呵呵,笑死我们了!”“你怎么会去送礼物给那男

  • 三国之楚战天下之第五章

    “放开我,你要带我去什么地方……”沈清拍打着萧翎的背,要萧翎放他下来。他还以为萧翎背着他,只是不想让贺竹伤害他,哪里知道,萧翎竟直接无视掉在场的乡亲,背着他走出了沈家。“清哥儿……”“沈林家的,这种时候,你就让那汉子跟清哥儿出去走走吧,要不然,沈力家的,指不定又会做出什么来。”里正看着疯了一样,要大

  • 莫赤将军之分家(5)

    第二天一大早唐栋梁起床后就看到自家的爹在院子里坐着,他奇怪地问:“爹你这是在做什么,你睡不着吗?怎么起得那么早?”唐三宝看着这儿子表情是前所未有的严肃,唐栋梁被看得都有些头皮发麻了,也不知道他爹这是怎么了。唐三宝半响才说了:“我在这等你是要和你说分家的事,你也不要再说什么了,我已经决定分家了,这样对

  • 尤洛里的晨曦古文字

    睡梦中迷迷糊糊地听到老张头在叫他,张少杰猛地一睁眼,的确是老张头在外面喊他,“少杰,少杰,快出来,你在干什么呢,都不回应一声。”“哎,我刚打了个盹,我这就来。”张少杰调整了一下自己的精神状态,把刚睡醒之后的迷糊全部都赶走了。走出房门,看见老张头正在泡茶,青茶,即使只是看着那清淡的颜色,张少杰也感到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