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恐怖小说 > 正文

雨季第10章在线阅读

2021/6/11 10:32:18 作者:肆一41 来源:晋江文学城
雨季
雨季
作者:肆一41来源:晋江文学城
这只是发生在北方某个异常湿润的小城的,一个不起眼的故事。这是城市的雨季,也是青春的雨季。无病呻吟也是情感,谁说这是空虚?小心翼翼去试探去寻找冷光源的温度

安容回到家里的时候,二婶张兰花刚从家里出来,看着安容的时候,还得意的翘了翘嘴角。“哟,我说容容啊,别说我不关心你,这大姑娘了,可得找个对象,要不然以后嫁不出去丢人。”

“……”安容嘴角有些抽搐,难道这为大婶现在有了好女婿,就非得到处酸别人吗?好在她不是真的十八岁的小姑娘,倒是没有理会。

张兰花见她没反应,也觉得没劲儿,直接走了。

“妈,二婶刚刚来干啥的啊。”安容一进屋子就对着正在剥豆角的安妈道。

“不是。”安妈停下了手里的活,笑道:“她这次倒是挺不错的,过来说要给你奶办大寿的事情。”

“奶奶办大寿?”安容惊讶, “二婶有这么好?”她可不相信张兰花会舍得拿钱给老太太办寿宴。

安妈白了她一眼,“你二婶能干赔本的买卖?老太太办寿宴,不止咱们都得拿钱,这收的礼钱还都进了她的腰包了,她还不上赶着来办了。”

“难怪呢。”

安容对张兰花真是够无语了。这人正是专业敛财啊。

吃饭的时候,安妈和安爸就商量了这事情了。

按着以往的惯例,寿宴的钱由安爸和安家二叔一起平分,两个嫁出去的姑姑则凭心意随便点。

安爸安妈钱不多,所以只能给一些米面这样的家里有的东西,再加上家里的鸡蛋,菜园子里的菜。

要说这些东西平时也都挺宝贵的,但是老人家要办寿宴,你也不能不给办,所以安爸安妈倒是没有啥子怨言。

后面几天安爸安妈就开始忙了起来了。

他们得去二叔家里帮着准备办寿宴要用的菜和桌椅,安容和那边关系不好,也不想贴过去,自然也不管了。

再加上她现在心里惦记着股票,也不知道情况如何了。

等过了几天之后,安容就找了个机会又去了一次城里的交易所。

安容还没有进去呢,就听着里面传来了很嘈杂的声音。

原来之前涨势很好的股票,这几天突然一下子就跌了下来,很多人都亏钱了。大伙正在交易所里闹腾着,连警察都出动了。

安容知道,九十年代股市正火,但是也不能保证都挣钱。没经验的人只知道往涨的股票买,却不知道要衡量后面的发展趋势,所以亏本也是有的。

对于这样的事情,交易所似乎是见怪不怪了,工作人员仍然在自顾自的工作着。

安容也没看热闹,直接去看了股市涨幅情况。

已经涨到了两百块了!

她之前用一千块钱买了两块钱的低价股,一共五百股,现在一股涨了一百九十八元。

安容心里一阵激动,这就是说,她这一千块钱,变成了九万九千!

虽然之前预料到这两只股要疯狂的涨动,但是看到这个收入,她的心还是一阵的狂跳。

这个时候的十万块可不像以后那样的不值钱。

这简直太值钱了!

她心情平复了一下,又赶紧的把手里的股票给卖出去了。

这几只股后面因为虚涨过猛,所以后来被上面有意的调控了。最迟明天就会停了。

安容不想贪后面的那点收益了,毫不犹豫的就将这几只股给卖了。

“这几只股还在涨动,涨势很不错,确定卖了吗?”

还是那个柜员,她惊讶的抬头看了一眼安容,猛然记起这是之前买了几只低股的小姑娘。要说每天这么多人,她也不该记得这么清楚,但是就是因为这几天股票涨的太奇怪了,她才会想起有这么个小姑娘正好买了这几只股呢。

她还在想着人家运气咋就这么好,随便碰就能买到这么好的股票。

安容对着她笑了笑,“不要了,我想换成别的股票。”

她将手里的申请单送了过去。只留了九千块,其余的九万都拿出来买了这剩下的几只股票了。这也是她最后一次买股票了,如果这次的股票也压中了,那么后面的股市低潮也会来临,到时候她就不准备再参加股票了。

虽然这东西挣钱,但是到底也不是长久之计,如今她靠着股票大赚一笔,后面自然要开始干实业才行了。

柜员见她要买的这几只股是涨幅很低的股票,心里暗自想着,这小姑娘也真是不会玩这个,真是乱买。

虽然有些可惜,不过她作为工作人员也不能多嘴,要不然人家还以为她有什么内幕呢,到时候引起误会就麻烦了。

安容买好了股票后,心里的忐忑比之前还要大。

九万啊,能不能成就看这一次了。

这次赚了这么多钱,安容又去逛了一次商场,给安爸安妈买了新衣裳,又给安晓和安林也都买了一套城里流行的学生装。

不过她倒是没有多买,一是不想太招眼,二是考虑到如果这次投入的九万挣钱了,到时候他们一家子人肯定是要搬出来的,买太多东西就不好搬了。

逛到老人服饰的时候,她想了想,要是到时候寿宴上光他们一家子人穿新衣服,老太太穿个旧衣服,还真是太扎眼了。她又进去给老太太挑了一件衣服。

回到村里的时候,安爸安妈已经从二婶家回来了。

看着安容大包小包的进屋了,都有些惊讶。

安妈睁大眼睛道:“容容,这又买的啥子啊?”

安容笑眯眯的把东西往桌上一放,然后掏出里面的一件蓝色薄呢子外套,“妈你看,这是我给你买的衣服,赶紧去试试看看,”

“给我买的?”安妈脸上一愣。她眼睛又慢慢红了,“给我买啥子衣服,”她说着又转过头去,显然是在抹泪。

“买都买了,赶紧去换上吧。以后我还让你们享福呢。”安容赶紧推着她进屋。

安爸也道:“孩子都买了,赶紧去换上吧,别让孩子失望。”

安妈笑着拿衣服进屋了。

“爸,你也有,这可是夹克,外面可流行了。”安容拿出一件黑色的夹克外套来。

安爸张大了嘴巴,“有,都有,你也换上去吧。”安容赶紧笑嘻嘻的推着安爸进屋子了。

过了一会儿,安爸安妈就从屋子里出来了。

别说,这果然人要衣装。两人都是底子好的人,这穿上新衣服就不一样了。

安妈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搁,别扭了一下,“这衣服,我哪有机会穿啊?”她低着头小心翼翼的抹着衣料子。这么好的衣服,比镇上卖的那些衣服都要好多了,肯定很贵。

安爸也道:“就是,我们这整天干活的。”

“没事,闲着在家里的时候就穿穿。你们看看二婶,这不是也经常做新衣裳穿吗,咱们不和他们比,但是也不能太差是不是。安晓和安林也有呢。”

安容又从提着一个红色的袋子道:“这是我奶买的衣服,她老人家不是要做寿了吗,给她买了件新衣服穿穿。”

“你奶也有啊。”安爸惊讶的看着安容。他知道自己闺女不大喜欢老二一家子,也和老太太关系不大好,没想到竟然会给老太太买新衣服。

他叹气道:“容容,你真是个贴心的孩子,你奶奶肯定很高兴的。”

我才不管她高不高兴呢。安容心里吐槽,关键是要自己一家子舒心就行了,其他人她还真是没有准备管那么多。

安妈拿着新衣服去了安奶奶那边去了一趟。回来的时候脸上满是笑容。

“我可是头一次看老太太那么高兴呢,拿着衣服就夸容容孝顺懂事,还试着去村子里溜了一圈,就是你二婶脸色都发青了。”

“老人家,就喜欢这些。”安容随意的回了一句,继续淘米做饭。虽然老太太这么高兴,但是安容也不指望因为这件衣服老太太就会喜欢自己。人的心一旦长成了,还真是难改。

下午安晓和安林放学回来后,看着新衣服又是一阵闹腾。

两人晚上穿着不想脱下来,安妈愣是板着脸好一会儿,才给两人硬脱下来了。“这可是新衣服,穿着睡觉肯定会穿坏的。”

两熊孩子撅着嘴,安林道:“那明天穿去上学。”

“不行,等你奶寿宴那天再穿新衣服。”安妈毫不留情的把衣服给收了起来。

两孩子见没法子了,只好盼着安奶奶的寿宴赶紧到来。

安家大姑和小姑是一起回来的。他们是坐着自家的私家车回来的。

安家大姑安萍四十多岁了,气质很好,有些官太太的端庄。她当初是考了大学出去的,所以在城里有了单位,嫁的也是城里人,据说还是政府里的。这次两人是坐着单位的公车回来的。

安家小姑安云也不差,她虽然读书成绩不好,但是她男人是个脑袋灵活的,赶上了八十年代的创业浪潮,在城里开了个几家店子,房子和车子都有,过的很安逸。她是家里最小的,才三十来岁,打扮的很时尚。

不得不说,安家的福气都在这两闺女身上了。

这两位回来可是贵客级别的。张兰花热情的款待着他们,从头到尾都是全程陪伴,又让自己儿子和闺女都陪着一起回来的表妹玩。

安大姑的只有一个闺女周雪,十七岁了,长的白白净净的,斯斯文文的,头发披肩,一看就是很有教养的人。

此刻她正坐在院子的椅子上面,不管安红说什么,她都不说话,只是轻轻点头应一下。

安容跟着安妈进了院子,周雪见了,喊了一声,“大舅妈。”

“哎,你们回来啦。”安妈笑着应了一声。然后进了屋子。

安容看着周雪的时候,只见周雪也对着她看了一眼,然后也不说话了。周雪知道安容是收养的,所以对她没什么血缘亲情,事实上,她对于这些农村亲戚都没有什么感觉,要不是她爸妈要回来,她正跟着同学一起去B市旅游呢。

人家对自己没好感,安容也没有贴过去,径直跟着安妈进了屋子。

安奶奶的房间里,安家的两个姑姑正坐在安奶奶的两边说着话。

两人见安妈进来了,倒是打了招呼,安大姑安萍客气一些,对着笑了笑,“听妈说你们现在日子也过的好一些了。”

“都是容容有出息。”安妈笑道。她对这个大姑子还是印象不错的,读书人到底会客气一些,平时虽然不是很热络,倒是也客气,不像小姑子那样高傲的模样,满脸的瞧不起人。

安家小姑安云撇了撇嘴,故意摸了摸手上的金镯子,然后道:“光会挣点钱有什么用,就那点钱什么也干不了,这女人啊,关键是要看会嫁人。”

“就是。”张兰花也从门外走了进来,端了些零食放在了两个姑姑的面前,笑着道:“我们家红红就是明白这个道理,这马上啊,要给镇上书记做儿媳妇了。”

“镇上的书记家?”安云听了,笑道“这个倒是不错,虽然是在镇上,但是这书记家里可穷不了。”

倒是安萍皱了皱眉头,“可靠吗?有没有见过家长?”不是她心里看不上自家的侄女,而是安红本身条件并不十分好,想配书记家里,还是太低了。

张兰花这下子噎住了,她的确还没见过人家高书记的面呢。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悸动的黑白青春烤鸡,我是专业的!

    因为烤鸡的香味十分诱人,前来吃烤鸡的玩家越来越多,莫一铭一个纵身直接跳到了树上去。“他怎么了?”楚凌阳抬头看了一眼树上的莫一铭,向旁边的洛成问道。“老大他不习惯人多的场合,除了打怪的时候,其他时间只要人一多他就不自在。”洛成回道。说完他便继续帮楚凌阳维持现场的秩序。楚凌阳听完点了点头,继续埋头做烤鸡

  • 我帮主角上位的日子[系统]在线阅读找到食物

    平静的副楼宿舍,阳光透过大楼,照在里面,黑色的血迹以及游荡的丧尸,这一切都比黑夜显得阴冷许多,空气中的血腥味,还多了一种死尸才有的恶臭味。回到四楼,依然没有一只丧尸走进这里,那两只死去的变异丧尸头上,飞舞着无数的苍蝇,伤口里长满了蛆,不停的扭动,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样子,远远看去恶心无比,或许这就是他们

  • 棒打鸳鸯活受罪第6章在线阅读

    目前王衍经济能力有限,虽然自己所需要的药材多数为普通的,大多数药房、药店都可以购买。但既然来到了京都,自然就要好好逛一逛全国最大的药材市场——潘家园。潘家园,根据王衍在网上搜索到的内容得知,潘家是医药世家,据传说其祖上是神医华佗的第二弟子,随着时代变迁,朝代更替,潘家人世代行医,近代定居京都,原本这

  • 超神学院之谁主沉浮在线阅读第七章

    “厉害了楚枫。”陈赤赤对着楚枫,竖起了大拇指。“借你的砍刀,我试试。”陈赤赤看着楚枫手里的砍刀,脸上露出了,跃跃欲试的表情出来。“楚枫,让赤赤试试吧!”何老师听到陈赤赤的话,抿嘴一乐,看向了陈赤赤,露出了一抹的坏笑道。“好的....”楚枫点了点脑袋。“加油赤赤,我相信你行的。”熱巴嘻嘻笑了笑,对着陈

  • 重生之唯我独尊变画为真(求评价)

    过来帮忙的村民和管理员,虽然好奇刘风为什么要这个。不过他们都没有开口询问,只是不解的看着。秋生和文才两人是很想知道刘风这是要做什么,不过却不敢去问。他们两很清楚,这要是去问,除了被刘风一顿怼,不会有其他结果。自己不能问,这两兄弟只好把目光落在管理员这边,希望他去问个明白。只是看到管理员没有一点想去问

  • 末世上将的小锦鲤之第二章

    “你不用吃那么急,没人跟你抢啊。”斑和柱间看着这个和柱间长得一模一样的人迅速解决掉了两人份的早餐。柱间又拿来了一包蘑菇脆片零食,拆开递给了千手柱间。“噢噢噢!是蘑菇干?”千手柱间看了看袋子里的食物,又开心地吃了起来。刚刚这人简直跟饿死鬼投胎一般,让斑有点不忍心,于是拉着柱间耐心地在餐桌前坐下,并把所

  • 心有一诺之幽冥丹(4)

    听到白明的话,李名扬连忙从房子里冲了出来。现在能够解开自己心中疑团的,估计也就只能靠大长老亲口来解释了。一号房本来就离院子的大门最近,李名扬又是第一个冲出来,一出门就看到大长老已经在不远处稳稳的站着。此时的郭云山少了几分面对所有玲珑门修士时的霸气,倒是多了几分儒雅,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中年文士。看到第一

  • 论实力主义至上的可行性在线阅读第3章

    杨浅也不知道自己落在了那里,杨浅隐约能感觉到自己像是砸进了某个房间里,反正那大腿粗细的横梁杨浅可是硬生生砸断了!此时杨浅拼命的想睁开眼睛,可是那身体上传来的疼痛已经脑袋里传来的空白,还是战胜了杨浅的意识,然而就在杨浅昏迷的时候却看见两个老者正在下棋,而自己就离那两个人不到一米,令杨浅失望的是,那两个

  • 战羽之初见

    认识她那天,祖国西南大地正经历一场惊天浩劫。里氏八级大地震席卷全军的心。林斯义临危受命在震后第一天夜里乘坐直升机准备空降灾区,可当晚天寒地冻,飞机雨刷都冻住,飞行员完全盲开至震中仙林县城,无法迫降,又折腾返回。第二天白天再次大雨,到第三天一早才拨云见日。天气仍旧寒冷,浓雾与云层将仙林上空遮盖地仿佛裹

  • 综漫之校园日常在线阅读被发现了

    不行,打死都不能承认,不然就完蛋了。她只要熬过今晚,案子的主办人就能换个对象了。林若宁愿换别人来调查,也不愿意是单子婵接这个案子。因为...QAQ她的隔空点石,可是系统给的小鸡肋技能,现场谁都没发觉是她干的,连跟她买冰糖葫芦的公子哥都一样。现在自己居然被单子婵一眼就捕捉了,这个女人也太可怕了吧!“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