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恐怖小说 > 正文

无敌从尸骨脉开始在线阅读第一节

2021/6/11 7:29:56 作者:八代目 来源:飞卢小说网
无敌从尸骨脉开始
无敌从尸骨脉开始
作者:八代目来源:飞卢小说网
重生火影世界,成为辉夜一族血继限界“尸骨脉”的持有者,正被辉夜一族当人肉盾牌兼武器而囚禁起来的君麻吕....幸好觉醒系统,杀人可爆装备,如:恶魔果实丶体术技巧丶斩魄刀....至此一个越战越强的怪物诞生了!!!君麻吕:“如果骨头不用来杀人,那将毫无意义,你们的鲜血就是我战斗的乐趣。”敌人:“......”(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超能学院,超能大陆上赫赫有名的顶级能力者培养学院,这里孕育出了大量的顶级能力者,擎天战神——李擎天,扶摇仙女——苏云月,梦幻空花——古月,这些制霸一个时代的超能力者都是从这里走出来的。这里是大陆上最强学院,这里是所有能力者向往的天堂,这里只招收那些真正的天才、妖孽、怪才。这里的学员没有普通人,在这里,平凡、弱小,就是原罪!

走在超能学院的路上,看着前后左右都一样的路,冷疯遇到了个尴尬的问题,他迷路了,是的,在大路中间迷路了。冷疯从5岁之后就不一个人出门了,宁愿在家憋死,也不出门,不是因为没钱,也不是太丑怕吓到人,而是因为他路痴!路痴到什么程度?出门走上一百米后就找不到回家的路了。冷疯和别人出门的时候从来都不敢让他自己逛,因为逛着逛着他人就丢了。。。有一次冷疯和朋友出门去吃饭,中途朋友去了下卫生间,让冷疯自己先在这周围看看,结果没到5分钟,朋友出来就找不到他了,最后没办法只能报警了,警察来了四处寻找才在另一条街的街角找到冷疯。

而现在,这里只有冷疯自己,冷疯看着周围的环境,感觉都一个样子,只感到一阵的欲哭无泪,索性,随便找了个方向走了下去。

“你说这超能学院没事弄这么大干嘛啊?还没多少学员,弄这么大,当摆设啊?”冷疯无力的吐槽,仿佛是将自己迷路的原因都怪罪在学院太大上了。

还好,没走太远就遇到人了,不然这货还真不知道自己会丢到哪去了。路旁的人工湖边有一座凉亭,凉亭中有一白衣女子在低头沉思,不知道是有什么烦心的事情,黛眉轻皱的样子让人感到痛惜。

“那个...美女,你知道一年级九班在那里么?”冷疯直视着白衣女子,淡淡的声音仿若让人感觉他是在自言自语。

秦月如听到之后想到,又一个无聊的人,这老套的搭讪方式真让人无奈。“你是超能学院的学员,你不知道自己的班级在那里?你这搭讪的方式也太老套了。”秦月如清脆的声音中隐含着一丝鄙视。

“额..那个,美女啊,虽然你ting漂亮的,但不得不说你是真的想多了,或者说你ting自恋的,我只是第一天来学院,找不到班级而已啊。”不得不说冷疯单身18年不是没道理的,凭自己本事单的身啊!虽然吐槽了一下美女的自恋,但冷疯是打死都不会说自己是迷路了。

“哼!还说不是搭讪?难道你不知道我就是一年级九班的么?这开学都一周了,我根本没见过你,你不是九班的学生,却跑来问我九班在那里,你不是搭讪是什么?姐什么样的搭讪方式没见过?但你这么老套的方式现在是真的少见了。”听到这话,冷疯僵住了,微微ChouDong的zui角仿佛是在表达什么。

冷疯想“这不是真的吧?刚才那个黛眉轻皱,惹人心怜的姑娘绝对不是这货!她哪去了?快把她还给我!!!”

“你真的想多了,不得不说你也真够自恋的了,我只不过是有事请了一周的假,晚了一点来而已,怎么被你说的我好像是看到女人就要泡一下似的,再说了,就是泡,也不可能泡你这样的啊,我要泡也是泡美女啊。”冷疯还不知道他这句话说出口意味着什么,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秦月如听他这么说,咬紧银牙,跳动的眉头压抑着自己的怒火,声音却冰冷了起来。“哦?是吗?那你去泡你的美女去啊,你在这里纠缠我干嘛?快走,离我远点,你离我这么近,我真担心被你传染了!”

“传染?传染什么?难道说~你有传染病?”冷疯边说还边往后退了两步,仿佛担心秦月如真的有传染病怕被传染一样。

“哼!老娘是怕被你的白痴传染!”秦月如也是气急了,连老娘这样的自称都出来了。

冷疯听的一脸黑线,“老娘?你是有多老?再老点是不是该入土为安了?”冷疯斜眼看着面前这个自称老娘的女人,那眼神,让人看了恨不得打死他。

秦月如咬牙从牙缝中挤出了几个字:“滚!你这么贱?你家人知道么?你这么欠揍,怎么活这么大的?!要是早点遇到你,我一定在你小时候就掐死你!”

“我家人当然知道啊,至于我怎么活这么大的?那就不用您老人家操心了,小爷福大命大,命长着那!”冷疯就好像不知道得罪女人的后果一样,还在不停的zui贱挑衅着。不过冷疯还真就不住地得罪女人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冷疯是家里的唯一一个男孩,他家里还有一个比他大三岁的姐姐,从小被父母宠着,姐姐也让着他,而他那,路痴,不出门,也没有女性朋友,更别提什么得罪女人的后果了,冷疯根本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后果,而他从小就跟几个损友一起玩,这几个损友一个比一个没有口德,简直是杠精级别的贱人,所以...心疼秦月如这个快被气疯了的妹子。

“滚!给我滚远点!再不滚,别怪我动手了,到时候,你要是缺胳膊少腿的,可别怪我没提醒你!”秦月如声音冰冷,面沉如水,身上开始零星的跳着火星,周围的温度也在一点点的升高。“淡定!淡定!要保持淑女。让我走可以,但是你能不能先把我送到九班去啊?我是真找不到啊!”冷疯看着面前的女人已经快忍不住要动手了,这才知道不能继续撩^拨下去了,毕竟这不是和那几个贱人互相吐槽的时候,还是冷静点的好,而且自己现在的能力还不稳定,鬼知道能力用出来会怎么样,还是别惹她了。

说是这么说,但是冷疯根本不知道他那一句要保持淑女彻底的点燃了秦月如。

“淑女?你现在跟我说淑女?我靠!记住,老娘叫秦月如,到了下面如果有人问你怎么死的,就说是被我打死的!”说着,秦月如身上的火焰彻底沸腾了起来,周围热浪逼人,边说边还一步步的向冷疯靠近了过来,本身距离就不远,再加上秦月如还在向冷疯靠近,火焰差点就要把冷疯的衣服点燃了。

“我靠!疯女人你冷静点!我可不想动手,你别逼我昂!喵了个咪的,你离我远地,别再靠过来了!不然可别怪我没提醒你昂,我要认真起来我自己都害怕!”说着冷疯慌忙的向后退了过去,幸好亭子够大,他还有空间可退,不然真就被秦月如的火焰烤熟了。秦月如被气坏了,也不管他说什么,还在一步步的逼近,眼看火焰就要烧到冷疯了。冷疯大喊一声:“停!”“怎么?现在知道错了?晚了!哼哼。”秦月如不但没停下来,反而靠近的速度更快了一些。

冷疯心想,反正已经这样了,再坏也坏不到哪去,总比被烧死强,索性就破罐子破摔了。只见他右手朝前shen去,左手护在xiong前,秦月如看到他这样也知道他要用能力了,并且在超能学院中,也不可能真的烧死他,索性就停了下来,看着面前这个这个有点小帅的贱人,“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能力,我就不信你能力还能比我强!哼”

冷疯听到了秦月如的话,却没时间理她,冷疯正忙着发动自己的能力那。只见冷疯shen.出去的右手上一点光芒亮起,随后光芒大盛,有点耀眼。冷疯见此,心想这次能力发动应该能靠谱点了,这随机的能力强是强,可问题就是很多时候不太靠谱,希望这次不会出啥问题吧。念及此,光芒已经暗淡下来,秦月如又开口了:“怎么?知道打不过我,这是准备闪瞎我?”这句话又换来了冷疯一个鄙视的眼神,却没有说话,他正忙着感受这次能力发动弄出了什么那。随着冷疯的眼神转到了他的右手上,表情渐渐僵硬,眼泪在眼眶中打转。而看到冷疯表情的秦月如感到了奇怪,想着难道是我把他吓哭了?这一米八十多的大男人,怎么这么容易就被吓哭了啊?还是说他的能力出了什么问题?随着秦月如那带着怀疑的眼神渐渐低下头看到了快shen到她xiong前的手上的时候,秦月如的眼神凝固了,表情一点点的变化,zui角在疯狂的ChouDong,终于,她忍不住了:“噗~这是什么?长寿面么?哇~哈哈哈,你的能力是召唤长寿面?召唤系的什么时候出现这么奇葩的能力了?哈哈哈,不行,笑死我了,难道你是要用面汤将我的火焰浇灭么?哈哈~哈哈哈”秦月如也不管冷疯已经僵在了那里,笑的弯下了要,感到肚子都有点疼痛感了,“难道你是准备让我笑死么?不得不说你成功了!哈哈,不过你这能力是怎么混进超能学院的?难道招收处主任眼瞎了,还是他是你家亲戚啊?哈哈哈,不行了,让我再笑一会,实在是太好笑了。”就在秦月如笑的直不起腰的时候,她的火焰已经消散了,也幸好她不经意间把火焰收了起来,不然冷疯就真被烤熟了。

不得不说冷疯现在的样子是真的太有喜感了,他现在左手护在xiong前,右手shen在前面,身体微侧,双眼笔直的目视着自己的右手上的东西——一碗...冒着热气的长寿面!zui唇微微颤抖,眼神呆懈,微微颤抖的zui唇中喃喃自语的说着什么,仔细听到话说的好像是:“我...我虽然知道我的能力有的时候不太靠谱,但这也太不靠谱了啊,这生死攸关的时候,你给我来碗长寿面是什么鬼?怎么?死也不做饿死鬼么?喵了个咪的!”说道最后,冷疯已经忍不住大吼了出来。

“噗~哈哈,你先别说话,你越说话我想笑,你让我先缓缓。”秦月如听着他的大吼,笑的更欢了。

冷疯眼冒杀气,声音冰冷中还带着一丝颤抖:“很好笑吗?要不要我让你再笑一会?直接笑死你?恩?~”说着,顺手就要把手上的场面扔到人工湖里,来个毁尸灭迹。“哎~哎哎,别,等等,别扔啊,正好我还没吃饭那,闻到面香味有点饿了,反正你扔也是浪费粮食,不如给我吃吧,怎么样?”秦月如看他要扔,连忙阻拦道。

“你要吃?嗯~?嘿嘿”冷疯嘿嘿的笑声中,貌似透着什么yin谋。秦月如听到他的笑声不知道为什么感到了一阵不安,有一阵凉风吹过的感觉,不过没办法,她是真的饿了,这都下午4点多了,她一天都没吃东西了,只好点点了小脑袋答道:”嗯,饿了,一天没吃东西了。”

“嘿嘿,那好啊,给你吃可以,不过我可是有条件的哦。”冷疯又恢复了那种贱贱的样子,就像是记吃不记打的猪一样,果断的忘了刚才差点被秦月如给烤熟了,现在又威胁起了人家。

“什么条件?不能太过分知道不?要不是现在这个时间食堂没开门,外面的饭店什么的又太远了,我才不会答应你任何条件那!哼,说吧,我考虑一下。”秦月如傲娇中透着无奈的声音,直接让冷疯笑了出来,看着秦月如一眨不眨的看着他手中的长寿面,偷偷的咽口水的样子,冷疯知道她就是zui硬而已。

“也不是什么,给你吃可以,不过一会要带我到九班去,去报到之后再把我送回住的地方就好了。”“什么?你要我送你回家?不可能!我带你去九班可以,因为一会我也要去的,但是不可能送你回家!让一个18岁的MeiShaoNv送你回家?老...我不要面子的啊?”秦月如一听他的条件就炸毛了,要不是怕冷疯把面扔了,秦月如就动手抢了,反正在她看来,冷疯又打不过自己。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西凉东陵被嘲笑

    趴的时间太长,脊椎受不了,陆唐站起来活动了一下,又弯腰:“孙大圣,具体事宜等你出来了我们再商量,我老这样说话也不方便,就不耽搁你时间了。”孙悟空看他转身,没说话。“哦,待会这座山可能要崩塌,我凡人一个,没什么法力,还是走远一点的好。”要是不小心被砸到了,就麻烦了。陆唐回头解释了两句,迫不及待跑远了。

  • [网王]暮春在线阅读第四章

    柏子玉虚弱的想要站起身来,陆香连忙上前一步扶着,将人搀扶到座位上,道;“主人,今天倩娘有做了您爱吃的莲叶羹,您尝一尝。”说着,陆香便去取了碗筷帮柏子玉盛了一碗,温柔的放到他面前,陆香知道自己的主人并不喜欢有人帮他吹热,所以也不会去做这种事情。柏子玉虚弱的点点头,“辛苦你了。”他看的这些书信书籍,都指

  • 学园都市的神器投影注册冒险者

    獠牙刃等级:二级锋利值:255锋利值+5%锋利值5秒内造成8流血伤害炼制者:苏敏SP:炼制者:苏敏,主角刻上去的“这把对刀需要强化一次”我拿出狂狼魔核,狂狼这种魔兽带有流血伤害,还有哥布林牙齿带有一点点吸血效果。商业街“大叔有哥布林牙吗?需要两枚”我淡淡的说道。“小妹妹炼器师”一个材料商人很奇怪,十

  • 我与霍格沃兹的故事第十章在线阅读

    “老祖今日要一雪前耻!这次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有何神通,能破我们联手大阵!”说着,黄泉晃动着他手中的黄泉混沌旗,只听黄泉混沌旗沙沙作响,无数的死亡之气竟然慢慢凝聚成了一片乌黑的死亡之云。而幽冥手中的冥书也是喷射出无穷无尽的魔气。魔气掺杂着死亡之云!那样子看起来还是非常渗人的。“就这点本事?”虽然阵法比刚

  • 重生离婚后幸福在线阅读第7章

    无数道目光都集中在了慕白的脸上,这等猛人是哪个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啊!现场的气氛瞬间被点燃,今天的比赛有意思了。已经有人开始打听慕白是什么背景了。现场显得有些杂乱。评委们大声咳嗽一下,示意大家安静,然后道:“预赛部分结束了,嗯,下面我宣布,进入决赛的有……”而此时的庆大大礼堂内部已经是人山人海,座无虚席

  • [继承者们]世界第一的初恋之败犬的哀嚎(10)

    姜云深吸了一口气:“我们今天下午逃课了,赶快回学校,你先回去。”苗若兰忽然明白过来,两人关系同时消失,别人会怎么想?她忽然担心起来,两人匆匆忙忙地整理好衣服,连忙出了姜云家,打车往学校赶。已经是下午四点,离放学还有一段时间。而姜云却是在房间里面对着空气说道:“老妈,是你干的吧!”姜云手中还握着苗若兰

  • 红尘医馆第十章

    chapter10世家大族总有长老的存在,如果说这些长老都是慈祥和蔼的,那事情就会变得简单很多。的场一门的长老们显然都不是省油的灯。“静司大人,你叫老朽们过来,就是为了这个小姑娘吗?”身穿棕褐色和服的老人拄着拐杖,略显浑浊的双眼审视着跪坐在和室中的立原一花。虽然已经苍老,但从那严肃又庄重的五官上,依

  • 我在火影世界捡属性第七章

    方君乾醒时,发现自己躺在陌生的屋子,房间西墙上当中挂着一幅《烟雨图》,左右挂着一副对联,乃是颜鲁公墨迹,其词云,‘烟霞闲骨格,泉石野生涯。’屋子空荡荡的,只有他一人。身上破烂的衣服已经换新,黄泉剑静静地躺在身侧,屋内香炉升起淡淡烟雾,散发着檀香香气。倏的想起了什么,方君乾起身,双手在身上摸索,找了一

  • 大明之最强太子爷在线阅读第3节

    二月初六这日,眨眼之间便已到来。等待这一天,似乎已经等了许久。今日是林殊的生日,也是他与林沐涵成婚的日子。“少帅,别的不说,今天您可是要喝酒的。”新娘子已经送去了两人的新房,新郎官却被那些胆大包天的下属给拦住了。此时拉着林殊胳膊的是左前锋大将聂锋,聂锋手中端着满满一碗酒,看来是想放开怀的好好喝他一场

  • 不死传说之发疯(3)

    李言蹊一回到卧室就开始捶胸顿足,他现在很想哭,可偏偏就流不出一滴眼泪。“啊啊啊啊~”李言蹊仰头大吼了一声,便颓然地坐在床沿。前面就是一面全身镜,李言蹊慢慢抬头,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一怒之下,他又站起来走到镜子前,伸出拳头一拳将镜子给打碎了,镜子碎片落了一地。此时的李言蹊,就像一只炸毛的小兽,他的手所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