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情爱 > 正文

妻主,我超怂哒之第一章(1)

2021/6/11 8:38:01 作者:墨罗折卿 来源:晋江文学城
妻主,我超怂哒
妻主,我超怂哒
作者:墨罗折卿来源:晋江文学城
万年大坑,不要等。当怂包小男巫遇上一个妖冶霸气侧漏的上古花妖该肿么破?!速速围观!花扶手肘撑膝,右嘴角扯笑:“小家伙,不知道伺候妻主是夫郎的本分么?”一旁是她的赤蛇正张大血口一口吞了他的黑猫,然后毫发无伤又给吐出来。柒小墨:“……”向来抗拒,奈何我怂::_——!——!——!——女尊专栏:1、完结文:遇上一只价值十两的夫郎佛系女杀手x软萌爱纠结小公子2、女尊之百变小夫郎[女尊]情商低金手指粗霸道痞气女主vs可萌可骚可高冷可傲娇百变男主,总之甜甜甜!3、预收文《女尊之小保镖》一句话简介:听说你在勾搭

炽热的阳光将整个横店都吞噬干净,一箱又一箱的纯净水被粗暴地拖进剧组,路过的人都顺手捞走一瓶,恨不得能当头浇下,来个痛快。

“哎哎,少年戏的演员都过来集合!”导演助理转头就是一个大嗓门朝着树荫下乘凉的人群喊了起来,不耐烦地扯着脖子上的毛巾擦了擦满头的汗水,手里的剧本被捏得不成样子。

这声略显喑哑的吼叫就跟哨子成精似的,径直贯入了凌时的耳朵,好似成百上千条细钩在挠心窝子,他勉强放下了手里这张风中残烛般的A4纸站起身来。

剧组真是抠啊。

虽说他在剧里一共只有三句台词,其中一句还是诸如“你给我等着”这类炮灰小流氓的嚣叫,可他好歹算个正正经经的演员,却连一整集的剧本都拿不到,就这么被剧组在一百米开外的复印店里随便复印的台词纸给打发了。

这部戏可是由电视剧龙头企业的华派出品,号称剧本研磨五年之久,视帝视后联袂演绎,力图重现秦朝公子扶苏跌宕的一生,被媒体冠以“年度最受期待的电视剧TOP1”的大制作。

就算用不上一整集剧本,他的戏份也指不定被删成什么样子,留个纪念也好啊!

凌时撑出个干瘪的笑,就差把“忍”字写脑门上了,要不是经纪人小姐姐殚精竭虑为他抢下了这个男N号的角色,他大概还躲在学校图书馆里认真地拜读《演员的自我修养》,美其名曰“为中华演员之崛起而读书”。

可惜他一想到经纪人姐姐为了他,年纪轻轻已经开始疯狂掉头发,自己没工夫谈恋爱还要忙着为他的演艺事业操心,滴水之恩尚且涌泉相报,既然经纪人都如此兢兢业业,凌时发誓绝不辜负这三句台词的小角色。

凌时站在烈日暴晒的集合地,心里不断重复着自己的台词和相应的动作设计,直到他看着脾气暴躁的导演助理满脸堆笑地去树荫下迎接别的演员,他平静的心终于掀起了一丝波澜。

世上的事还真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同样是今年暑假考进全国第一的戏剧学院表演系,同样是十八岁的青春年华,人家林想已经是业内“香饽饽”,外加“流量扛把子”。每天慕名而来在片场周围暗送秋波的粉丝们,十有八九都是他的小迷妹,偶有尖叫声此起彼伏,全然盖过了夏日蝉鸣的气势。

虽不知道经纪公司和制片方有什么天大的交情,林想这么一个长相媚气的孩子就被钦点为了少年扶苏的扮演者,并且两个小时前才从帝都飞过来,手里厚厚一叠剧本已经交给助理认认真真用荧光笔将台词标了出来。

林想为人倒算谦和,虽然他慢悠悠的性子让片场的人都等得头昏脑涨,但没一个人敢吱声,还巴不得上去阿谀奉承几句,凌时对此再熟悉不过了。

今年春天正值艺考的时候,戏剧学院窗明几净的表演教室里,这位内心好像被调慢了倍速的林想同学,在考场上因入戏太深而成功演绎了一个长达五分钟的45°仰望天空,凌时在旁边看得后颈一阵酸痛,想了想,这家伙应该多半是忘词了。

然而评审老师们无不为之动容,心想这孩子“此时无声胜有声”的戏剧处理简直超乎想象,完美诠释了角色的复杂内心和欲言又止,并给予一致高分。

因而,凌时那一段游刃有余的精湛表演最终只能屈居第二,任凭他榨干了一切力所能及的事去演绎一个为爱奋不顾身的人,到头来不过籍籍无名。

艺考成绩出来的第二天,微博已濒临瘫痪,林想成功捍卫了上至买菜大妈下至纯情少女的“理想”——“我们家想想太棒了!妈妈爱你啊!”、“老公是第一名啊!他肿么可以这么优秀!”、“未来的影帝一定是我们哥哥啊!大家快把话题刷上去,让全国人民都知道!”……

然而凌时只是心平气和地坐在家里,一声不吭地把成绩单的截图发到了父亲的电子邮箱,心里也根本不指望这位满世界飞的精英人士能理会一句。

“凌时?你也在这里?上次艺考你的表现太棒了!我现在还记着呢!”林想去各个部门那儿嘘寒问暖一圈之后终于回到集合点,还特地停在了凌时跟前。

呵,我当然在这里,刚才我就在您右前方坐着呢,您真是贵人多眼瞎。

凌时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迎着众人钦羡的目光,推脱道:“哪里哪里,我那半吊子的演技,侥幸罢了。”

“哈哈你太谦虚了,侥幸的人可没办法在深哥的戏里当配角,总之,我们一起加油吧!”林想那阳光灿烂的笑几乎快蒙蔽了凌时的眼,没想到两人握手的一刻,林想的助理已经雷厉风行地拍下一组照片,还没等快门声从耳边褪去,林想已经急不可耐地放开了手。

整个过程中,凌时只觉得自己被当成了刀俎上的鱼肉,毫无招架之力。

直到林想磨磨蹭蹭地跟众位演员握完手之后,今天的戏份才终于开拍了。

凌时大概已经猜到明天的短视频排行榜上,“林想成长日记之探班《扶苏》剧组”是什么盛世景况了,他与这么一位平易近人谦虚有礼的年轻演员一起搭戏还真是“幸运”得很呐。

日上竿头,摄影机的影子已经缩回了原地,导演目不转睛地盯着监视镜,眉头久久舒展不开,随手抓起一把瓜子嗑了起来,导演助理很快察觉到导演的心思,立马在对讲机里叫停。

“小林子啊,表情稍稍收敛一点就行了哟!”助理嬉皮笑脸地规劝着,林想却有些闷闷不乐,心不在焉地答应了一声,脸上有一闪而过的鄙夷之色。

可怜凌时这位“纨绔子弟”刚刚迈出了两三步,这下可好,又被叫回去重新候场。

“卡!”

“收得有点过了哈,可以再稍微开心一点!”

“卡!”

“这里的情绪可以小小地调整一下哈!”

“卡卡卡!”

……

凌时这倒霉孩子从头到尾就没来得及说上一句台词,光在镜头边上走了几个来回。

滋啦啦的汗水毫不留情地弄花了演员们的妆容,而林想一张盛世美颜在导演助理的指导下更加僵硬了,表演突然陷进死胡同,剧组只好先拍旁人的戏份。

“年轻人还是要把心思放在琢磨戏上面。”导演顿了顿嗓子,显然是意有所指,虽然留了几分余地,但足以让林想在众人面前无地自容,助理都为其捏了一把汗。

凌时在板子拍下的一刻,神情和姿态都即刻融入戏中,他照着人物特性放肆地走了几步,假装面前就站着少年扶苏,一气呵成地走完了三句台词。

导演微微颔首,平静道:“过。”

凌时冲着镜头俯身致谢,导演见他长相锐气十足,行事却不乏仁风,心血来潮道:“你,对对对,就是你,记得这一场少年扶苏的戏份吗?”

凌时当即感到了周围目光的遽变,他只能硬着头皮道:“记……记得。”

“来,走一条。”

凌时自然不敢怠慢这位几乎包揽了电视界所有荣誉的大满贯导演,既然机会近在咫尺,他的内心竟不自觉地涌上一种跃跃欲试的冲动,他绝不轻易放过。

他凭着对一张薄薄的台词页和林想NG了无数次的场景的记忆,连贯地走完了少年扶苏的戏份,剧组众人已经很久没有享受过如此行云流水的快感。

导演助理生怕选角出了什么岔子,赶紧在导演耳边好说歹说一顿,还将各大投资方都搬了出来,导演犹豫不决,翘起二郎腿将椅子转向一旁,冲着身旁一个戴着口罩的男子道:“小路啊,你怎么看?”

“挺好。”

短短两个字,凌时觉得像是什么被敲响了,“嗡”地一声撼动了他大半个心,一时千回百转、延绵不绝。他忐忑不安地望向那个男子,看着他取下口罩后露出一张棱角分明的脸,尤其是那一双眼睛,像从深海里打捞出来似的,幽邃有光,却辨不清喜怒哀乐。

“路……路老师?”导演助理以为自己眼花了,还猜是哪个制片主任或是实习生在导演身畔瞎转悠,大热天也不嫌口罩闷得慌,没想到真面目却是……

“那不是路深吗?他怎么在这里啊?”

“你不知道路老师是出了名的敬业吗?每天都这样,自己的戏拍完了就去看别人演戏,AB组两头忙活,完全没有视帝的架子,是真正的业界楷模!”

“天哪,原来扒组上说的都是真的!我还以为是经纪公司搞人设呢!”

……

凌时赶紧收回了自己肆无忌惮的目光,绷着一张临危不乱的脸,暗地里还是忍不住多瞟了路深几眼。

路深,真的是那个路深啊……

他的模样与十年前凌时贴在家里用来瞻仰的海报如出一辙,而五年前的一场意外曾让众星捧月的他洗尽了所有天真,留下如今闲人勿近的气场,岁月沉浮又恰巧雕琢了他的演技,让他一步步攀上顶端,享受来自四面八方的荣光。

林想瞧见路深在场,差点没被一口水噎死,气鼓鼓地瞪了助理一眼,助理只能赔个笑脸宽慰道:“没关系啊,说不定路老师更喜欢你演的少年扶苏呢!”

话虽这么说,林想暗地里却揪紧了心,要换做旁人还好说,凌时那小子可不是个软柿子,要不是自己的名气更胜一筹,今年的全国第一就指不定是谁了。

导演认真忖度了路深这惜字如金的评价,又指着林想道:“那孩子经验丰富些。”

“经验有时候也不一定会有帮助,尤其是对于拥有一颗赤子之心的扶苏来说……”路深的语气忽然柔和起来,目光轻飘飘地落在凌时身上,

“我更喜欢这孩子。”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在异界玩APP在线阅读第9节

    虽然唐王笃定要做皇帝了,但这个身份转变的过程,是需要精心设计的。礼部的人查阅历代典籍,希望找到可以因循的旧例,忙活了很长一段时间。终于拟定了一个草案向唐王汇报,这是一个安静的清晨,第一缕阳光刚刚洒落下来。礼部尚书急匆匆的来到了唐王的官邸,唐王在唐屋接见了他。礼部尚书手里捧着你一定的草案,说:“臣等斟

  • 秦时明月之死生契阔乐园之塔的反抗

    “夕封哥哥!!夕封哥哥!!”“唔?这里是哪里?”夕封一边捂着疼痛的后脑勺,一边观察着周围的环境,他现在在一个山洞内,周围有着一群满身都是伤痕的小孩和老人。他知道自己肯定不是在自己的房间里,至于为什么?当然是夕封他竟然发现自己竟然变小了!!!要不是他心理素质非常的过硬,早就打呼小叫了。“夕封哥哥?”“

  • [娱乐圈]老婆不易追第六章在线阅读

    “呵呵没关系,举手之劳,”陶宇摆了摆手说道。“对了姑娘你现在准备去哪儿?”陶宇问。“我想去夜城投奔我的姑姑,谁知差点死在这儿。”女子回道。“哦、这样啊,那你现在能走了吗?”陶宇问道。嗯、女子说完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刚起来就身子一个趔趄,陶宇连忙过去扶住女子。女子脸一红也没有拒绝······“哎!我背

  • 我的情敌信息素过敏黯泪

    离开山洞之后,穿着破旧衣襟的陈寒看着月光,小丑面具摘了下来,皎洁的月光印在陈寒的脸上,焰灵姬也看到了陈寒的脸庞,年不过十七八可是却tuì.去了稚嫩,深邃的眼眸中带有不同于此刻的眼神。这样的人应该会成为一个势力里面不可缺少的一员,直觉告诉焰灵姬,救下她的这个人不是来自任何一个势力。他是一个不拘约束的人

  • 天道守卫者执法堂

    冬天的清晨,就算阳光明媚,空气中没有了寒冷的雾气萦绕,还是有点冷的。院子里,陆沉穿着麻衣,眼中凶光毕露,就像一头饥肠辘辘的远古凶兽发现猎物,一跃而起,张开血盆大口,对着猎物一口而去,那强横至极的气势,可劈山裂石。以他为圆心,一丈之内。地面的砂砾有节奏的上下颠簸,一块、两块、三块……入眼可见,密密麻麻

  • 查理九世之唐危寻雪2在线阅读第8章

    人潮人涌中,一个小男孩蜷卧在街道尽头的角落处。他看上去也就十二三岁,发梢凌乱,衣衫不整,安静得异常。他偶尔抬起头来,被额前的头发遮掩的双眸发散出明亮的狡黠光芒,迅速打量一遍街上的人群,旋即又低下头来,叫人看不出什么问题。终于,在他又一次抬起头之后,目光锁定在了某一个人身上,低声嘿嘿笑了笑,舒畅地伸了

  • 遇见豪门(GL)之风雪不及你情深

    nb.16十二月了,似乎周围的一切都开始蒙上白白的霜,气温下降得很快。最后一天的最后一节自习课,初辰对着我刚发的物理试卷认真的讲着。我望着他的脸,眉毛很清,眼睛低垂而柔和,睫毛长长的,像是一把刷子。脑袋被打了一下,我反应过来过面前是初辰正对着的脸:“别走神,好好听。”于是脸就微微红了夕阳从窗外无声地

  • 巨星之从好声音开始第8章在线阅读

    林荫想要睁开陈牧的落在自己肩膀上的手,可是气力毕竟不及终日练武的陈牧,也知道皱眉到:“人不是我杀的,她的死确实和那张家公子脱不了干系。”这是的林子枫和官府交代好转身看到的便是这一幕,一个健步,上前拦下陈牧的责问,把林荫揽到身后。“此事确实和荫儿无关,张家公子也是罪有应得。此事已结,你大可以回去了。”

  • 抗战从宝箱开始第5章在线阅读

    “修改规则能够无所不能的话,那么你们刚刚在面对我的时候为什么会畏惧呢?”玄离嘴角带着浅浅的微笑反问道。彦和莫甘娜听了两人脸上都闪过一抹尴尬,就好像偷吃的小女孩被家长抓到时一般的羞涩。莫甘娜和凯莎刚刚确实试图用生物引擎去解析甚至定义玄离,但是得到的结果却是死一般的沉寂!就连无法被定义这样的提示都没有!

  • 冒牌召唤师之吃货军团在线阅读第七节

    景行顿觉坠入冰窟,握着手机的左手指骨隐隐泛白,宽大病号服里的身体微微发抖,仿佛瞬间穿越到焦氏企业十八层楼的楼顶,寒风呼啸中,美得邪气魅惑的少年手指轻点,女孩子如断线的风筝急剧坠落,漫天的红……“哥哥,我不太喜欢这个女人呢。”邪气的声音自电话中传来。景行咬牙,一字一顿道:“不-许-你-动-她!”对方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