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奇幻小说 > 正文

神豪:开局一颗骰在线阅读第八章

2021/6/11 6:50:53 作者:快乐爆更 来源:飞卢小说网
神豪:开局一颗骰
神豪:开局一颗骰
作者:快乐爆更来源:飞卢小说网
【每日一万打底,稳定更新】【绝对爽文】平凡的萧晨意外获得大富翁系统,每天可以掷三次骰子。【叮!首次掷出六点,获得奖励三十万元,任务:须在日落之前花完。】【叮!再次掷出六点,获得奖励一百万元,任务:与总经理戴若希好感度提升至100%】【叮!又掷出六点,获得奖励一千万元,任务:炒老板鱿鱼】人生就是六六六!从此财富美女,应有尽有。每天三次摇任务,存款十位都嫌少!(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九月底,迎来这学期的第一次月考。

晚自习,张照国特意把陆司墨喊出教室谈心。

“司墨,眼瞅着你来梅中有一个月了,该适应了吧?伯伯这次也不要求你考的多好,只希望你能端正态度。”

“高二年级一共九个班,三百多个学生。怎么样,这次能不能考进前三百?”

张朝国对陆司墨,寄托了很大的期望。

当年这孩子多优秀啊,中考几乎门门满分,拿了S省奥数竞赛的金牌,被保送到省城最好的高中。那个时候,他还和老友开玩笑,说这孩子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但没料到,陆司墨一进高中,就如变了个人。

一开始还只是上课不听,考试成绩一次不如一次。到了后面,竟然演变成结交那些二流子坏学生,旷课不说,到最后竟然是被处分了开除。

“伯伯知道你自小就聪明,青春期叛逆一点,伯伯也能理解。毕竟,谁都年轻过是不。”

“司墨啊,十几岁的光阴可是一晃就过的,伯伯不知道在你身上发生了什么事,令你变成现在这样。但我只想告诉你,如果是为了赌气,而放弃学业,那到最后,只是伤害自己。”

“学习不是为了别人学,也不是为了你父母,是为了你自己。你想想啊,父母哪能陪你一辈子,你长大以后总要自己走出社会,后面几十年都要靠你自个儿。你现在置气,荒废了时间,以后再后悔,想重来,那不可能啦…”

张朝国是真的对陆司墨掏心掏肺,甚至没拿出长辈和老师的架子。

他人到中年,至今没结婚,一心扑在教书育人上,和人说话时,神情很是和善质朴。

陆司墨眼神闪了闪,有些许触动。

这种推心置腹的平等对话,显然有些打动少年。

他心里始终藏着一股戾气,还有埋在心底别人碰不得的心结。

可惜他的心结,做父亲的那个人,却从来没敢开口问过。

多可笑,嘴上要他做名列前茅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可见着他跌落悬崖,成绩一落千丈,他却连当面询问的勇气也没有。

到后来,出了打架的事,那个男人不由分说,匆匆摆平了事情,把他送到千里之外的青城。

美名其曰是交给老友,让他进梅中好好改造。

实则…

呵,实则是那个男人心虚。

他一日日的长大了,不再好骗了。终于机缘巧合的发现了那些掩盖在十多年风尘中的些许真相。

只是一次小小的试探,就引得陆栋梁大惊失色,连家也不敢归。

怕他知道什么?

知道堂堂教授,是个酗酒的酒鬼,当年是他醉酒后害死了亡妻?

陆司墨忽地拧开手里的饮料瓶盖。

他垂下眼帘,让眼眸深处的悲凉与恨意,安然的被隐藏。

晚自习的操场很静,只有路灯给地面打着光。

路灯下陆司墨一口喝完了张朝国刚才递过来的饮料,眉眼冷厉地捏扁了瓶子。

张朝国说的口干舌燥,瞅着身旁少年比自己还高的个头,沉沉叹气。

“你爸爸只你一个孩子,他是望子成龙。他…这些年一个人,也没个知冷知热的人。怕你受苛待,他至今没再娶,你要是再和他闹别扭,他多难受…”

陆司墨蓦地抬头,直视张朝国的面容,隐含几丝迫人的犀利。

“张老师。”

张朝国一愣。

路灯下的少年,眯起眼时,竟然令人看着很是陌生,全然不像张朝国记忆里那个乖巧听话的男孩子。

他已经是个比老友当年,更加英俊的成年人了。

“望子成龙。他不配。”

陆司墨拳头握紧,声音淡然。

一个嗜酒家暴,冠冕堂皇的伪君子,害死了自己的妻子。这样的人,哪里还有资格和胆子,再娶第二个女人。

路灯下,少年转身就走。

天上下起了小雨。

张朝国怔了怔,看着陆司墨远去的背影,抹了把脸,抬头看了看天。

“下雨了啊。”

刚才这么一瞅,这孩子刚才的眉眼,竟然有几分像他的母亲淑云。

*

梅中的月考,要考两天。考完就是十月小长假了。

姜叶下车前,特意检查了自己文具袋里的2B铅笔和橡皮。

确认都带齐了,才和管家挥手道别,下了车。

靠近校门口有一个卖粢饭团的老奶奶。

她每天清晨带个大木桶,放到小车上推过来,路过的学生有要买的,她就动作麻利的在饭团里裹好各种小菜。

然后捏巴捏巴,一个粢饭团就做好了。

糯米做成的粢饭团,外头有一层紫菜。中间按照口味,加上肉松、里脊和生菜,特别好吃,只要四块钱。

姜叶最近每天在家吃完早饭过来,都会留一点胃,专门买这个老奶奶的饭团。

今天也不例外。

看着管家开车走远了,她高高兴兴的走到老奶奶跟前。

“王奶奶早。”

姜叶抿抿唇笑着,把特意兑开的零钱,放到王奶奶的小车上的黑色袋子里。

卖饭团的王奶奶,对姜叶很有印象。

小姑娘长得漂亮,几乎每天都来买饭团,见人就笑,一双眼睛弯弯的,别提多水灵。

“要生菜里脊和鸡蛋,不要葱。奶奶记得。”

这时,一道有些慵懒的声音,在耳旁响起。

“两份的量,什么都加,微辣。”

姜叶回眸,瞧见身旁站着面容困倦的陆司墨。

她心里小小的惊讶了一下,没想到陆司墨也会买饭团。

陆司墨原来这么接地气呀。

“好,好。”

王奶奶似乎特别喜欢这个年纪的孩子,笑眯眯的应下来,给姜叶把饭团装好,拿着饭铲子继续给陆司墨做特大份的饭团。

姜叶拿到了饭团,犹豫了片刻,没有离开。

而是站在原地,一边啃饭团外头的紫菜和糯米,一边看王奶奶做饭团。

陆司墨似乎也不是第一次买饭团了,知道老人家眼睛不好,忙不开。

兜里拿了钱,径直往小车上的黑塑料袋里放。

“钱正好。不用找。”

他声音清清冷冷的,和那天在电梯里一样,音色好听,人却不好接近。

姜叶眼尖,瞧见陆司墨放进去的明明是个十元纸钞。

她顿了一下,埋头继续啃饭团里头裹着的肉松和土豆丝,余光则悄悄看陆司墨。

少年本来没打算理她,可姜叶的视线,润润的,像个满心怯意的小兽。

陆司墨被她看得有些不自在,猛的低头问她。

“看什么。”

他桃花眸幽深,眼珠子一动不动盯着人时,其实有些吓人,有点凶,叫人心里挺怵的。

话虽是这么问,他心底却并没面上表现的那么不耐。

因为少女看他,只是单纯的出于好奇。那双杏眸里,并没有别的东西。

她好像天生开窍就比同龄的姑娘晚,眼里没有半点对异性的情愫。

姜叶腮帮子鼓起了一块,没被吓到,饭团还没咽下去。

她眨了眨眼,等嘴里的东西咽下去了,才轻轻开口道。

“陆司墨,你带2B铅笔了吗。”

她没看见陆司墨背书包。

开学以来,有一个月了,陆司墨还是那副生人勿近,每天睡不够的样子。

班上同学本来因为他帮助居童童的事情,已经对他有了点改观。

可架不住陆司墨整天冷着脸,谁都不理的脾气。他来高二八班一个月了,还和第一天一样,没什么朋友。

好几次收作业,姜叶都注意到陆司墨没交,或者直接交的空白本子。

他桌上似乎连根水笔都没有,更别说2B铅笔了。

这样下去不行的呀。

老师表面上不管他,可是私下里,陆司墨的德行分肯定已经扣掉不少了。

姜叶有点替这个少年着急。

王奶奶把饭团做好了,两份的小菜和糯米团,饭团超大,像个巨无霸一样。

陆司墨接过,修长宽厚的手掌,一下子把饭团衬得没那么大了。

两人并排往校门口走,姜叶见他不说话,猜到他是没把月考放到心上。

估计文具根本没有准备。

“呐。我有两支。”

她叼着饭团,把书包挪到胸前,快速的找出文具袋里备用的那支2B铅,想了想,又拿了两支黑色水笔。

“陆司墨,月考会计入德行分的。你不要交白卷哦。”

她杏儿眼里有接近温柔的神色,叮嘱少年。

陆司墨垂眼看着她,嘴唇扯了扯,想出言讥讽她多管闲事。

可目光触及姜叶认真的神色,他一时怔住。竟没有第一时间拒绝了说什么。

清晨的微光,落到少女的发梢,映出盛夏刚过去后的几分暖意。

很奇怪的。陆司墨想起了自己早就去世的母亲。

是不是女生天然就有母性光辉,怜惜弱小。而他现在落在少女眼中,到底哪个地方值得怜惜。

他有一瞬看着姜叶,试图勾勒母亲的样子。

他盯着少女握着文具袋的手,黑眸里平静之下似乎有什么细微的东西,有了小小的波动。

那只手白白嫩嫩的,形状也很好看。

如果和他的放在一起,也许他只用手掌,就能把它整个的包裹。

“姜叶!”

身后是孙悦悦追上来喊她。

“悦悦!”姜叶转身挥手。

“我走啦。你加油。”

她抿抿唇,连着文具袋,把它塞给陆司墨,转身笑着和孙悦悦一起走了。

文具袋上似乎还残留着少女指尖的温度。

陆司墨漆黑的眼瞳,盯着文具袋看了半晌,眼前浮现她转身时噙着笑的面容,眼睛清亮如水。

终于还是没扔掉。

*

陆司墨是插班生,转学过来,没有去年的期末成绩。

所以座位在最后一个考场的末尾。

这个时候还是上学期,考的科目有九门。

试卷发下来,陆司墨捏着额角闭了会眼。他脑袋里嗡嗡一片,嘈杂又乱。

已经不做题目很多年了。

从他知道那个尘封多年的秘密开始,便顶着一腔怒火,自暴自弃。

原来他没有妈妈,不是意外。

罪魁祸首是他那个在人前备受尊重的父亲。

如果不是无意间翻到当年的日记,也许他直到现在,都会以为,母亲的死,是雨夜里出门时的不慎。

那只是一个谁都没有料到的车祸。

可事实却是,陆栋梁道貌岸然,酗酒家暴。

他几乎无法想象,那个下着瓢泼大雨的夜晚。

该是多么痛苦的绝望,才能令一个女人,抛弃幼子,从屋里夺门而逃。

她死了。

在十五年前的夜晚。

陆司墨知道自己早慧。

往常他是乐意的,年年第一,捧回各种奖状,然后得到别人一句虎父焉有犬子。

然而他最在意的,并不是别人的夸奖。而是来自那个男人的些许关怀和暖意。

一个自幼没有母亲的人,对亲情的渴望,全部寄托在了父爱上。

但从知道真相的那一刻起,他只觉得恶心、荒唐。

所有人都忘了他的母亲是怎么死的,或者说,他们从来不曾真正的知道过真相。

陆栋梁怎么敢说是自己逼得发妻夺路而逃?

但他不会忘。

雨夜里,他那天高烧,只隐约记得母亲来到床前。

他已经记不清落到脸上的,是窗外的雨水,还是她的眼泪。

所有关于母亲的记忆,从第二天开始,变得模糊不清。

直到现在,十五年过去了,他竟然再也没有在家里见过她的半张照片。

忽地握紧了拳。

想到过去他为了得到那个男人的一句夸奖,而费劲心力参加各种竞赛学习。他只觉得荒唐。

他越长大,似乎就越像母亲。

陆栋梁不敢看他,一日比一日害怕见他。

所以他过去的努力,其实都是一场笑话。

盯着密密麻麻的试卷,陆司墨骤然从心底涌起一股反胃。

他一个字也不想碰。

早上姜叶给的那个文具袋,还安静的躺在桌上。

别人都在沙沙动笔写字,陆司墨翻过试卷,把有字的那面扣到桌上,闭了闭眼。

再睁眼时,下意识的打开了文具袋。

文具袋里的水笔,有个很可爱的笔帽,一只长着胡子的粉猫。那一看就是女孩子用的笔。

陆司墨怔怔看着它,入了神。

等他反应过来时,手指已经碰了碰粉色的笔帽,那只粉色的猫。

耳边无意识的轻轻回放了少女甜甜的声音:陆司墨,你不要交白卷哦。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火影之愿望系统之八卦空掌

    “谁?!”两个云忍村忍者循着声音来的方向看了过去。可此时春彦早就跳下,直接跑到了两个云忍的身边,直接在他们身上刻印上了飞雷神咒印。就在春彦刻印完飞雷神的咒印之后,只见云忍两人直接两脚飞来。“哼。”春彦一个闷哼,现在他的身体极其脆弱,这两脚下来,根本是承受不住,直接撞在墙上,冷哼了一声。“嘿,我还以为

  • 医片冰心之是不是你?(5)

    看着自己身边的小美女,顿时觉得小宁也很清纯,而且精致的面容很漂亮,更要命的是,这小丫头昨晚上好像是第一次。江寒心里产生了一阵的心痛感,小宁也是闷哼一声就醒了过来,眼神迷离的看着江寒,既是害羞,又是欢喜。俗话说得好,运动是个好东西,但是得先喂饱胃。这一早上又发生了一些运动过后才满足的抱着小宁亲了一口:

  • [火影]舌尖上的大筒木第4章在线阅读

    第四章一个念头,将要改变世界积云山中,哀号吹奏。负剑老人在见到方骏眉的一个时辰后,就撒手人寰,老死陨落。一代枭雄故去,这治丧之事,自然不能太草率,哪怕众人很清楚,消息传出去之后,盘国的另外两个黑道巨头,离恨魔宫和天雨楼,还有那些白道宗门,必定会有大动作。冷千秋显示了非凡的手腕,治丧的同时,将山上山下

  • 都市之我的女儿是国王第2章在线阅读

    悄无声息走进门的少女穿着一身侍女襦裙,笑弯着眉眼,微微欠身:“小姐,是我不对。”她长得颇为清丽,搭配着侍女衣服也显得好看。那双灵动的眼眸,带着轻微的笑意,不说话都能传递着自己略带欢喜的情绪。“灵云现在倒是客气了。”谭潇月踩下床,穿上了鞋子。被称为灵云的侍女起身。她两手指捏住了门框上短箭的尾端,稍用力

  • [楚留香同人]顾盼生香之古泽是小狗!

    程余当下承受不住,踉跄着扶住墙壁。“孩子他爹!”谢萍忙过去扶住他,急忙说:“部队上来人说已经救醒了,人马上就会被送到家里面来。”“你这大喘气的!”程余被吓得不轻,脸色好大一会儿才恢复正常,“严重不?伤到哪里了?”“还不知道!”谢萍摇摇头。“啥时候送回来?”程余问道。“说就这两天,等他能动了。”谢萍如

  • 网游之我能控制几率在线阅读第8章

    学校一旁的美食街,林峰、吴能以及赵德住三人正在街上晃悠。“峰哥,咱吃啥啊?”吴能问道。“你丫不是说要吃烧烤嘛?赶紧随便挑一家吧,这儿这么多店,我有点饿了。”“对啊,吴能,赶紧挑一家吧,我是饿得不行了。”赵德住也附声说道。“我不是想找家好点的嘛,得得得,你们这么说,那就前面那个何三烧烤。”吴能指了指前

  • 豪情大鳄第五章

    【第一卷乱世初起】第二回乐忠图谋辱皇后隆帝密诏托何泰新元历155年,兴隆十二年春,一转眼,隆帝已一十八岁,正当大好年华,英姿勃发,但却因大司马乐忠等奸佞党羽的虎视眈眈而终日郁郁寡欢。一日早朝上,中书令杨仲进言:“陛下今已一十八有余,应当立后封妃,为大陈国皇脉开枝散叶,望陛下早做决断。”杨仲,临郡通明

  • 洪荒之我的妹妹是紫霞之冰与火

    就在涂山红红和涂山容容踏上归途的时候一个微不可查的闪烁着紫色光芒的颗粒正在高空中急速掠过,看这样子仿佛正在朝着某个目标高速前进而在这个颗粒上还有着一个若隐若现的近乎透明的人影,这便是姬纤云了此时的姬纤云只是安静的呆在这个神奇的颗粒上,他不知道这个闪烁着紫色光芒的颗粒要把他带到哪里一开始,他准备好好欣

  • 都市:我专治病娇贺家孽缘

    申棋的经纪人贺北笛,他的家族中有一个代代相传的“诅咒”。——贺家的诅咒,代代“女难”。——贺家子孙对待感情必须要忠诚,一旦劈腿会遭“天谴”,这个“天谴”,就是“天女降世来谴责”的意思,轻则揪耳朵,重则打残废。据说曾祖父,祖父乃至父亲都曾在这方面吃过亏。——贺家本来家大业大,就是因为祖上“犯错”而丢了

  • [盾铁]我的老乡好像不太对劲第5章在线阅读

    此时周青想着,却是按耐的内心真正的想法,因为周静可是知道了,这修炼国术可是急不得,修炼国术可是一项庞大而复杂的工程,并且国术乃是一门完善的修行体系。若是仓促修炼的话,肯定会不得而反弹的,而且这具幼小的身体里面,连根骨都没有长齐,强行修炼的话,也是得不了什么效果的。周青想到这里,倒是有些无奈的想到,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