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江湖情仇 > 正文

律少追妻攻略之荣归

2021/6/11 8:06:32 作者:季沧澜 来源:言情小说吧
律少追妻攻略
律少追妻攻略
作者:季沧澜来源:言情小说吧
【腹黑霸道情深不悔男主VS身娇体软假迷糊女主、甜宠、一对一、无虐】结婚只是一时冲动,本来就是一场意乱情迷的花事,可某人却认真了,从来没想过离。律言是一个腹黑的主,骗身、骗婚,附带赠送亿万家产,好不容易才将孟苇变成自己的老婆哄回家。孟苇只想说:“这个背景这么强大的男人,她真的不想要啊!啊!啊!”某个阳光明媚的周末,孟苇窝在沙发上刷微博。传闻,帝都律少上得厅堂下得厨房,还能开挂撩妹追老婆,简直是新时代男性的楷模,新时代女性的梦中良配!孟苇从手机上抬头,瞥了一眼身旁的某人,不屑道:“这媒体的胡扯能力越

【荣归】

严格遵守医生”生命在于静止”的建议,百草完成了她人生最漫长的一次“赖床”。等待总是值得的,百草的右膝盖终于渐渐长出了骨痂。沈柠随即提出,在适当的时间,将百草转回岸阳基地的康复中心进行治疗。初原接连几天没有来,像消失了一般。护士告诉百草,初原临时有别的任务,离开松阳市了。百草有些疑惑,可也没有多问。

晓萤喜欢看些花花绿绿的杂志,百草却不感冒。百草托晓萤借到几本新闻方面的书籍,她对这些很感兴趣。这段时间安谧而无聊,除了医生和护士,还有陪护的晓萤,没有任何人来探望她。这样的寂静让百草有些与世隔绝之感。

在若白出院近一个月后,百草终于得知自己可以离开松阳。坐在轮椅上,百草竟然对这个地方有了一丝留恋。她在这里打败婷宜,也在这里度过了百无聊赖的一个多月。轮椅被推出医院大门的那一刹那,百草起一次嗅到了空气,那种没有药水味道的,带着一点泥土清香的空气。

这一天,百草见到了许久未见的初原。他的身体似乎有些消瘦,眼神也有些疲惫。初原将轮椅上的百草抱到座位上。他把前排座椅背放倒,将百草的右腿轻轻放平,又嘱咐晓萤几句。向百草道了声再见,初原转身准备下车。

“可是,初原师兄,你不和我们一起回岸阳吗?”百草疑惑地问。

“哦。我有些事情需要处理,是我自己的事情。”初原温的笑容依旧温暖,“处理好了之后,我就回岸阳。”

归心似箭的百草和晓萤难以平复激动的心情,叽叽喳喳的在车上说个不停。一路颠簸,几个小时的车程后,百草和晓萤已经睡得东倒西歪。到达岸阳时已经是下午,和周公下棋的百草被迷迷糊糊地被抬下了车。

“欢迎百草回来!”

百草吓了一跳,她揉了揉仍有睡意的眼睛。岸阳康复基地的门前,聚集着来给百草接风的松柏的和基地的小伙伴们。

“欢迎百草回来!”齐声喊着,他们拥向百草的轮椅。

望着那一张张熟悉的面庞,一张张真挚的笑脸,一个个关切的眼神,百草又惊又喜,想说些什么,却什么都说不出来,只能咧着嘴傻笑。

这样的友情,足以带走旅途的劳顿。

亦枫一扭一扭地从人群之中挤过来。后面跟着茵茵,萍萍,秀达和杨睿。

“小草草,你可回来了。人家都想你了——”杨睿忸怩着,姿势醉人。

“哈哈哈哈哈——”大家发出一阵笑声,有几个爱开玩笑的还打趣起哄。

“戚百草小姐,请问您对造成婷宜永久性的伤病有什么看法?”

人群中忽然出现一个不速之客,他带着黑色的棒球帽,右手拿着一支录音笔。

百草还没有从刚才的喜悦中反应过来,亦枫和秀达就把他拦开。

“喂喂喂哪来的无良小报,今天没档期,走了走了…”

光雅挤到百草的身边,眼中既有喜色又有担忧,嘴上却依旧不饶人:“你是安稳地呆在医院,倒让我们担心!”一边说,一边将百草的轮椅推向康复基地的大门。

这一路,在场的小伙伴都变成了“十万个为什么”你一言我一语,询问百草的情况。百草一时间被弄得有些头大,她干脆开启了傻笑神功。

“哎呀,百草好歹也是个病人,哪有你们这么多问题的!?”晓萤不耐烦地瘪瘪嘴,“我是百草的发言人,有什么问题冲我招呼!”

百草的目光从人群中扫过,仿佛在寻觅着什么。

若白师兄,没有来。

**

岸阳的康复基地在运动员的复健方面相当专业。主治医师看过百草近期的检查资料,交待她不必担心,从x光片看,她的关节恢复良好,只要按照医嘱,应该不会留下后遗症。

病房外,亦枫略有慌张的向沈柠说什么。

“明明没有公开行程,怎么会…”亦枫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你做得很好,”沈柠拍拍他的肩膀安慰他,“她…应该没有反应过来。”

小伙伴们相继告别,人群渐渐散去。从一个病房到另一个病房,百草的心情有些压抑。一个多月没有见到父母的晓萤回家了,光雅暂时在这里照顾她。

若白师兄,他是知道的啊!昨天在电话里,百草兴高采烈地告诉若白,今天她会回到岸阳。若白轻声答应了。

从车上下来,见到许久未见的小伙伴,百草空了很久的心被喜悦填满。可是,当她的目光从一个又一个队员的脸上扫过,却没有发现他的时候,百草的心忽然像被什么东西掏空。

难道,难道是若白师兄身体有什么不适?

她的心又忽然像被什么东西紧抓着,不是疼痛,但是又酸又胀很难受。

“咚咚咚”三声敲门。

“请进。”光雅一边说一边起身去开门。

来客渐渐走进,光雅没有说话。病床上的百草目光呆滞的坐着,没有任何反应。

“怎么伤成这个样子?”一个有些低沉的声音带着一丝责备的语气。

百草从失望和焦虑的思绪中抽离,她猛地将头转向说话的人。

那是一个颀长的身影,熟悉又陌生。

“若…若白师兄!”

他穿着深色的牛仔裤,白色的球鞋一如往常一尘不染。他的身体在宽大的白色T恤衫下,显得有些单薄。百草看向他的脸,他的面色已不似之前那样苍白,双颊微微塌陷,可脸上已经没有病容。

若白神色严肃,似有责备之意。眼神碰触,百草像触了电一样收回目光。她的心脏跳得飞快,既因为她终于见到了心心念念的若白师兄,也因为她害怕若白会因为她的伤而生气。

低下了头,百草像一个做了错事的孩子。

“若白师兄,是,是我不对。我答应过你,要不受伤地完成比赛…可是,可是我真的很想战胜婷宜…我答应过你,我要战胜婷宜!”抬起头,不敢直视若白的双眸,百草只好盯着他的胸口。她的双手在被子上撕扯着,大脑早已不受控制,颠三倒四地说着:“若白师兄,你不要生我的气…你,你不会生我的气对吗?我,我不会再不听你的话,惹你生气…你生气了,我心里也好难过…我以后什么都听你的…”

若白早已搬了凳子,坐在百草的床边。听她语无伦次地讲话,看她涨红如番茄般的脸上窘迫自责的神情,若白的嘴角浮现出一丝笑意。

“木头脑袋!”

**

百草不再说话,她鼓足了勇气,眼神与若白相对。没有怪苛责和怪罪,他的眼中带着不常有的温柔,带着重逢的喜悦,还带着一些别的东西。百草也不知道那是什么,因为她从来没见过若白用这样的眼神看着她。

若白缓慢地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头。

百草觉得好像有一股电流从头顶传来。她的心跳的更快了,有些难为情,她只好盯着若白另一只修长的手。

“好像胖了些。”若白的语气还是那样淡然,声音也是那样低沉。可百草觉得,他的话中有一丝从未有过的温柔。

“把汤喝了吧。有助于膝盖的恢复。”

“是!若白师兄!”百草大声地回答,她的声音愉快又调皮,“我刚好有些饿了。”

若白向身后看了看,不知什么时候,光雅已经离开病房,空荡荡的房间里,只有他和百草两人。若白取下保温杯,拧开盖子,他细心地用勺子把油篦开,盛了一点清汤,放在嘴边吹了吹,轻轻地抿了一口。确认汤已经不烫了。若白想把勺子递到百草的面前,也许是手术的伤口还没有完全恢复,他的动作看起来有些吃力。

百草连忙接过勺子。

“若白师兄,你刚刚做过手术,也是病人。我自己来!我自己来!”

捧着保温杯,百草开始大口大口地喝汤。若白没有说话,静静地看着她大快朵颐。百草在松阳的这段时间,若白觉得度日如年,陪伴他的只有病痛和孤独。眼前的景象让他第一感受到满足和欢愉。

“真好喝!是若白师兄自己做的吗?我都不知道若白师兄的厨艺这样好!”百草一副吃了人间珍馐的表情,也不知道因为是汤对她的胃口,还是因为那汤是若白带给她的。

“嗯,是…额…不是…是萍萍她们帮我…我不会做饭…其实…”

若白毫无逻辑地说着,佯装镇定。病床上风卷残云的百草,没有发现他因发窘而有些慌乱的眼神。

“若白师兄不喝吗?”已经喝了一大半,百草才回过神,突然问道。

“我不能吃油腻的。”若白摇了摇头。

空气似乎有些甜。房间萦绕着煲汤的香气。

百草询问若白的身体情况,他还是像之前一样,不愿多言。百草只好开始绘声绘色地给若白讲述这些天来的点点滴滴,因为她发现,倾听她说话的若白,嘴角总是有淡淡的笑容。一个多月在病床上的日子,百草与外界几乎没有交流,她和若白也几乎每天都会联系。可此时此刻,她好像有说不完的话,面对若白,她有好多话想说……

过了一会儿,亦枫和光雅进入病房。

“走吧,若白!”亦枫做了一个电视剧中经常看到的“起驾回宫”的姿势,“百草,你的话见多嘛!我看我要是不进来,若白可以一直听你说到天亮。”

百草有些难为情,她看了看若白,他的神色也有些异样。

“睡个好觉,我走了。改天再来看你。”若白起身,他的语气又恢复到了往日的平静,仿佛他还是那个不苟言笑的大师兄。

“若白师兄尚未痊愈,应该回去休息了。”光雅一边对着百草说,一边把保温瓶收拾好,递给亦枫。

“哎?对了百草,那个汤有没有很美味?”接过保温瓶,亦枫做了个很夸张的表情,“那可是你伟大的隐藏厨神若白师兄特意……”

嘴巴被捂住,亦枫被若白推向房门。

“话多。回家!”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言情小说吧》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晚来念故人在线阅读第9节

    如宇智波辉所料,只要说到教火遁,身为宇智波族人的宇智波光就会想到这个作为宇智波招牌的豪火球之术。虽然不认为宇智波辉能学会并且使用出来,但宇智波光还是放慢速度,花了差不多六秒才做完结印动作,使用了豪火球之术,接着又以正常速度再用了一遍。宇智波光做完示范后对宇智波辉道:“那么你来试一下吧。”本身就已经掌

  • 水煮三国在线阅读皎皎明月兮

    映月院——皎白坐在江映的檀木椅子上,有些颤抖的接过鹿鸣递过来的茶盏。江映看着皎白,终于还是开了口:“皎皎,你为什么会来这里?”皎白,不,是皎皎缓缓地说:“我被赶出来了……”接着,皎皎简单地对江映说了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原来,宫宴那天,玉香楼的妈妈突然就把皎皎从楼里赶了出去,皎皎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就想去

  • 咋不上天呢在线阅读第5节

    当看到眼前熟悉的充满华夏特色的街道和街道两旁的建筑还有那熟悉的叫卖声时,迪力热吧愣了许久才回过神道:“这里是——唐人街?!”肖成点了点头:“走吧,去找找有没有我们能赚钱的工作。”他刚才借手机查询的就是唐人街的地址,毕竟熟人好办事。在国外能看到自己国家的东西总是会让人感到无比的开心,迪力热吧兴奋的点头

  • 三国;君临天下在线阅读第四章

    “哎呀,你快放手,即使你真的是炎炎,你也别这样啊!”他松开后,忙问:“既然你想起我来了,那你告诉我当年你为什么要不辞而别,我找了你三年,才得知你竟跑去了纽约,这三年来,我一直等着你,也一直找你,周围四五个城市我都找遍了,你知道你在我心中的位置有多重要吗?”“我……我不是有意的,我真的是没办法,真的,

  • 大概是轻松向第4章在线阅读

    新书发布,不知道有没有人看。有看的小伙伴留个言,投投鲜花,评价票。有人支持,我一定快快码字...

  • 求生之战火飞扬在线阅读离别前夕

    虽然现在已是仲夏,天气十分炎热,即使是暴风雨的天气,带给人的也是酷热的感觉。不知道是不是心碎了,带来的失望感太浓,夜筱雪只觉得浑身冰冷,犹如坠入冰窟一样。暴风雨的夜晚带来的一点坏处就是黑云压城,城市的上空都是黑乎乎的一片月亮的光芒被黑云覆盖,星星也不知所踪。导致夜筱雪看不清前方的道路,迷茫的奔跑着。

  • 综漫之交易万物陌上花间见(二)

    女孩儿趴在膝盖上,哭着,看也不看小胖。小胖摸了一把眼泪说:“你看你看,我不哭了,你也不要哭了,好不好啊”。女孩儿还是没有看小胖,“哎呀,你不要不理我啊,我真的不哭了,真的”。眼看女孩儿没反应,小胖又说,要不我给你讲个笑话吧,“话说从前有一个香蕉,它在太阳下走,突然觉得很热就开始脱衣服,然后就被吃了。

  • 网游之逆转光明上学

    当天还是灰蒙一片时,我起了床,拉着大妞和二弟去村外的小岗上放羊(大妞和二弟是我两只羊的名字)。到了那里,我找了一块大些的鹅卵石把羊绳钉敲进土里以便把它们固定在一个地方,防止羊乱跑,然后拿出镰刀去割草,希望今天的任务早点完成,可以腾出时间去学校。我不确定学习和见你,哪一个才是更吸引我的,在遇见你之前学

  • 七零末世女之冤家路窄啊(2)

    张沫在书架边找着书,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呦呵,冤家路窄啊放轻脚步,走到那人身后,拍了拍那人肩,那人转过身,一看没人,又拍了拍另一边,他转过头去,还是没人,那人有些怨气说“谁”还未说出第二个字,脸上换了一副戏虐的表情“张大小姐”张沫看了他的表情一脸无奈,搂过他的肩,用力拍了拍“表哥两年未见,还是老

  • 银河超少年第一神枪手【求收藏求鲜花求打赏】

    就在杜宇想着该怎么应付时,一名上士军衔的男人进入了他的视线,杜宇认得这人的身份,是雷电突击队的狙击手,军衔上士,代号阎王。阎王直言不讳地道:“听说少校同志曾经是东南军区有名的神枪手,创下了军区的记录,至今没人能人能够打破。这不,我也是雷电突击队的狙击手,手有点痒了,想要和少校同志交流一下经验。”语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