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奇幻小说 > 正文

女总裁的至尊保镖第十章在线阅读

2021/6/11 14:12:37 作者:眉州老六 来源:黑岩网
女总裁的至尊保镖
女总裁的至尊保镖
作者:眉州老六来源:黑岩网
“你交朋友会在乎对方的实力吗?”“不在乎。不管他多厉害,反正都没我厉害。”肩负使命,游戏人间;打破命运,一飞冲天!

小伟收拾完餐桌,走过来看到陈酒,又问了他一遍,“欸老陈,你怎么又回来了?”

陈酒佯作无事,往吧台里头走,“我手机呢?”

“手机落店里了?应该在吧台里吧。”小伟朝苏莉使了个眼色,“那老陈,还有莉姐,我先走了,你们找着,明天见啊。”

“好。”

“拜拜。”苏莉看着陈酒在吧台里乱窜,她拿出手机,拨通他的电话,铃声从他的口袋里响起。

呃……

场面有些尴尬呢。

陈酒掏出手机,立马给挂了,淡定道:“还以为忘带了,这两天喝多了,头昏脑涨的。”

“噢。”

“后厨没人了?”

“杨阿姨好像还在。”

“嗯。”他走出吧台,“没事的话那我就走了,你也回吧。”

“好。”

陈酒一边往外头走一边想,不应该啊,这种情况不是应该要求跟我一起走么?

今天怎么那么反常?

正纳闷着,迎面撞上一对正要进店门的情侣,他控制住内心的激动,淡定地回了头,“来客人了。”

“不走了?”

“我走你能照应的来?”

“不能。”

“那不就得了。”陈酒走进吧台,“去,把我围裙拿来。”

“那两人走了。”

“嗯?”

“他们刚在外头看了两圈,走了。”

“……”陈酒抓了抓后脑勺,“那正好,回去吧。”

“好。”

苏莉拿上包,套上外套,走在他旁边,她今个穿着黑色蕾丝印花上衣,和猩红色长锻裙,踩着高跟鞋,格外显气质,陈酒见她这身打扮,“你参加聚会了?”

“算是吧。”苏莉长叹口气,“无聊的很。”

“喝多了?”

“我像喝多的样子?”

他没有回答,“冷么?”

“不冷。”

两人一同沉默,忽然,苏莉睨着他说了句,“你今天有点奇怪。”

“有么?”

“想我了?”

正下着楼梯,陈酒差点踩空脚。

“想我了就直说嘛,明明是看到朋友圈特意跑来的,还非要扯什么忘带手机这种烂理由。”

“……”

“我发那张图,就是特意给你看的。”

“……”

走至雨下,陈酒撑开伞。

踩着娇嫩的绿叶,两人披着灯光一路前行。

“就是没想到你居然会跑来见我,哎,这种鬼天气。”

“我那酒还凑合吧。”

“说话不算话,我都学会调酒了,也会做咖啡了,你。”肩头一紧,她被他搂住肩,“……”

“靠近点,别被淋湿了。”陈酒目视着前方,声音轻柔。

苏莉看了眼自己肩膀上他的手,这这这……真的假的?

出现幻觉了?

撞鬼了?

她低喃了声“陈酒。”

“你做我女朋友吧。”

苏莉愣住了,脚步也停了下来,深夜的路灯下飘着细碎的雨滴,像一根根短小的爱心箭柄,笔直地落下,哒哒哒地拍打在伞布上,伴随着的是她不可置信的一声,“啊?”

“做我女朋友。”他俯视着她的双眸,诚挚地说,“可以吗?”

啥玩意?

你再说一遍?

“苏莉?”他挥了挥手,“想什么呢?”

“你不会是在逗我吧?”苏莉皱了皱眉,一脸怀疑,“你在耍我吗?”

“……”陈酒无奈地笑了,别了下脸,又转回来瞧着她,“我没逗你,也没耍你,认真地。”

“天呐。”

要不要这么突然。

“天什么天,你这什么反应,追我这么久,不就等着这一天么。”

苏莉闭上嘴,一时间有些接受不来。

这剧情不受控制啊!

“我想了很久。”他突然一本正经的冷下脸来,“我觉得这种事还是男的来说比较好。”

“你不在的这几天,我每天都想到你,想主动联系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我想我应该是喜欢你了。”

“第一次告白,也很久没谈恋爱了,也不知道该怎么表达。”

苏莉还处于不着边际的状态。

“怎么了?上头了?”他伸出手,捏了下她的脸,“喂,给点反应。”

“我总觉得你在耍我。”

“……”

苏莉上下打量他,“和谁打赌了?良心发现了?被我感动了?不对,终于发现我的魅力了?”

陈酒拖住她的后脑勺,突然就亲了下她的额头。

苏莉脑子顿时空了,一股热流直接上头,脸红了。

陈酒松开她,“平时见你胆挺肥的,原来都是虚张声势,一动真格红什么脸?”

“谁虚张声势了。”苏莉推开他,往后退了一步,脑子有些混乱,上前一步拳头咚的打了他一下,“我还要赶作业,走了。”

“大半夜赶什么作业?”说着,人已经溜远了。

陈酒看着细雨路灯下踩着高跟鞋飞速行走的人,笑着追上去,雨伞盖住她的身体。

“下着雨呢。”他抓住她的手,牵着走,“我陪你回去。”

苏莉沉默地跟着他,她看着身边的这个人,是啊,追了这么久,终于成功了,为什么会是这种反应?

也太没面子了!

苏莉拽住他的手站住。

雨下大了,淋湿他黑硬的头发,泊油路上印着飞驰而过的车影。

陈酒回头看着她,“怎么了?”

“我脚疼,你背我。”

他蹲下身,脱下她的高跟鞋提在手中,背过身去,“上来吧。”

苏莉搂了把裙子,开心地趴到他温暖的背上。

“抱紧了?”

“紧着呢。”苏莉举着伞,下巴垫在他的头顶上,“又不是第一次让你背。”

“你好像重了。”

“是么?”苏莉摇了摇腿,翘着大脚趾,“你说你喜欢胖的。”

“是是是,胖瘦都好。”

“今晚我就不回去了,下这么大雨,而且也那么晚了,不如……”

不如,去你家吧。

陈酒想了想,“那我们去看电影吧。”

苏莉:“……”

“这附近有家电影院。”陈酒见她没说话,补充说,“有部鬼片,刚上映的,听说还不错,叫一点五十九,你看过么?”

“没有。”

“我也没看,一直没时间。”陈酒说着说着还说激动了,“特效巨赞,我看了预告片,有一个画面那个女鬼。”

“那去看吧。”苏莉打断他的话。

陈酒顿了两三秒,“你明天有课么?”

“下午有。”

“那就好,明天你可以睡一上午。”

“……”

陈酒走的快些,颠的她有点上头,“你饿不饿?”

“有点。”

“那我们先去吃点东西。”

“不用了,待会看电影时候随便吃点,爆米花什么的。”

“也行。”

苏莉看着眼下他的头顶,有些怀疑人生,我这么没魅力?还是暗示的不到位?

“第八排怎么样?。”

“十排吧,我喜欢靠后点。”

“好。”

于是,两人在这浪漫的定情之日并不浪漫的抱着大桶爆米花和可乐走进了影厅,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整个影厅只有他们两个人。

也算是包场了。

苏莉谈过的男朋友不少,虽说都不深入,基本几天就处不下去了,可要说最没情调当属旁边这个木头疙瘩,连女鬼出来了都没有下意识过来抱她一下。一场电影下来,可乐没喝完,爆米花没动几个,就连话都没说两句。

看完后,陈酒就送她回了学校,聊了一路的女鬼,没有拥抱,也没有吻别。

到家后,陈酒没有睡着,翻来覆去一不留神就到了九点半。虽然失眠,他的精神却格外好,准时到了店里,心情格外美丽,连小伟都问他,“有啥喜事?”

“恋爱。”

“我靠,莉姐昨晚得手了?”

“……”陈酒微笑。

“哎呦我去,我就觉得昨晚有戏,还真成了。”小伟忍不住八卦,“昨晚我走了你两发生啥了?”

“没什么。”陈酒摸了个杯子准备调杯咖啡,“小孩子问那么多干嘛。”

“有情况啊?”小伟贱嗖嗖的伸过头来,“少儿不宜么?”

陈酒抵着他的脑袋把人推走,“我们就看了个电影。”

“然后呢。”

“各回各家。”

“我去,哥,你行不行啊。”小伟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你是直男么?”

“哪那么多话,小孩子家家的,去,拿三盒奶来。”

“钢铁直男。”

“你再说。”

“撤了撤了。”小伟小跑着出去了。

陈酒磨了点咖啡豆,等着小伟拿奶来,乘着空摸出手机,看着她的消息发呆。

正出神着,小伟蹦了过来,“来了!”

吓得陈酒一震,“一惊一乍的。”

“想莉姐呢?”

“……”

“快了,马上人家就来了,再过。”小伟看了眼时间,“再过七个小时。”

“我发现你今天话特多。”

小伟捂住嘴,“不说了,不说了。”他往外走,“哥,您继续思念。”

“……”

苏莉被几个姐妹审问了一下午,上班还迟到了,陈酒从五点就开始盼着,盼到了五点三十五才盼到人来。

他已经调好酒等她了,是一款苏莉没有见过的乳白色鸡尾酒,里头什么新奇的玩意都有,什么谷粒啊,荔枝啊,奶油啊 ,还有一根像草药的玩意。

苏莉一边喝着一边问他,“你这么用老板的材料,不怕他有意见?”

“我为他挣得更多,试新酒也是工作一部分,而且一杯鸡尾酒的制作成本,你也知道。”

“那倒是。”苏莉撇了下嘴,继续喝自己的,“叫什么名字?”

“艾粒。”

苏莉朝他抛了个媚眼,“这么直白干什么,差点不好意思了。”

“艾草的艾,麦粒的粒。”

她盯着陈酒,“给你三秒钟的时间。”

“我爱你的爱,苏莉的莉。”

苏莉从鼻腔里哼出一声,“这还差不多。”她又吸口,“这个酒味道好怪。”

“不好喝?”

“好喝,回味起来比较香。”

“试了一早上,专门为你调的。”

苏莉跪到高凳上,伸着身子靠近他的脸,“哇塞,这么好。”

“是啊,累死了。”

“那,我请你吃夜宵。”

“那倒不用。”

“那我亲你一下?”

“影响不好。”

“偷偷的。”

“有摄像头。”

“去储藏室。”

“……不去”

“那要怎样?”

陈酒注视着她的脸,沉默良久,突然敲了敲桌子,“进来刷杯子。”

“……”苏莉白了他一眼,慢悠悠的从凳子上下来,“你还是不是人?”

陈酒憋着笑,看她鼓着个嘴走进来站到水池前,撸起袖子刚要干活,他从后头搂住她,直接把人抱起来放到另一边,对着耳朵轻轻说:“开个玩笑,我来。”

苏莉被他弄得一阵痒,笑着撞他的胯,“欠打。”

“下班了随你打。”

“拿鞭子抽你。”

陈酒饶有意味的看着她,“你还有那癖好?”

“啊?”反应了两秒,苏莉一巴掌落在他的臀部,一顿狠拧。

陈酒有点懵,往旁边躲了躲,小声说她,“你变态啊。”

今天是幸运而倒霉的一天,幸运的是店里来了很多客人,内场坐的满满的,外场也零零散散开了几个台,倒霉的是,停电了,老板还不在。

整个店乌漆麻黑的,连外头景河边的路灯都熄了,客人们你一言我一语的,有的在抱怨,有的打开手机电筒继续用餐,有的叫店员询问情况,有的东张西望……

老板不在,能管事的只有陈酒了,他拿起传呼机,对后厨说:“紧急发电机用上了么?”

刘厨立马回复:“用了用了,这边没问题,照常上。”

“好的。”陈酒跟几个店员招了招手,挨个儿的安排,“李果去把烛台都摆上,知道在哪吗?”

李果摆出个OK的手势,“知道。”

“去吧,小心点。”

“放心。”

“小伟,你去储藏室把黄桃拿来,还有架子第三层最右侧的箱子里有小碟子,数数有多少客人,每人一份。”说着,他里外瞄了一眼,小伟正数着,就听陈酒说,“十八份,交给刘厨切盘。”

“我去,老陈你这什么眼,扫一下就知道多少人啊太毒了吧。”

陈酒没工夫理他这茬,“麻利点,快去。”

苏莉一言不发的站着,见他们都有了自己的事,问道:“那我呢?”

“你?”陈酒睨她一眼,“你说呢?”

“我哪知道?”

“那你就在那站着。”

陈酒夹着几个杯子,放到吧台,见她真就搁那站着,“好看么?”

“好看啊。”苏莉见他不说话,“做柳橙汁?”

“嗯。”

“调果汁干嘛?没人点啊。”

“停电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来电?要不要补偿客人一下?”

“噢。”

陈酒拿起刀,“噢什么噢?还不过来帮我?让你站着还真站着不动啊?”

“凶凶凶,你再凶。”

“我错了,您歇着,我来就好。”

苏莉大摇大摆的走过来,“榨汁器给我。”

陈酒双手奉上,“谢女神帮忙。”

烛光闪烁,浓稠的烛油缓慢地流淌,整个店放满了烛台,流光溢在女客人的脸上,多了几分妩媚。

陈酒从储藏室把积了几层灰的破旧收音机翻了出来,捣鼓了一会居然放出了音乐,他将它放到架子鼓前的高凳上,放起了老歌,给这慌乱的黑夜里多了几分安定与浪漫。

直到送走最后一位客人,电也没有来,老板回来了,与刘厨在花园里叽叽呱呱地说话,李果和小伟借着烛光收拾着残羹剩菜,陈酒刷完了杯子,静默地站在吧台里,看着烛台后的苏莉。

“盯着我看干嘛?”

“还不能看我女朋友了?”

苏莉笑笑,“好看不?”

“不好看。”

“口是心非。”

“知道就好。”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黑岩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火影之愿望系统之八卦空掌

    “谁?!”两个云忍村忍者循着声音来的方向看了过去。可此时春彦早就跳下,直接跑到了两个云忍的身边,直接在他们身上刻印上了飞雷神咒印。就在春彦刻印完飞雷神的咒印之后,只见云忍两人直接两脚飞来。“哼。”春彦一个闷哼,现在他的身体极其脆弱,这两脚下来,根本是承受不住,直接撞在墙上,冷哼了一声。“嘿,我还以为

  • 医片冰心之是不是你?(5)

    看着自己身边的小美女,顿时觉得小宁也很清纯,而且精致的面容很漂亮,更要命的是,这小丫头昨晚上好像是第一次。江寒心里产生了一阵的心痛感,小宁也是闷哼一声就醒了过来,眼神迷离的看着江寒,既是害羞,又是欢喜。俗话说得好,运动是个好东西,但是得先喂饱胃。这一早上又发生了一些运动过后才满足的抱着小宁亲了一口:

  • [火影]舌尖上的大筒木第4章在线阅读

    第四章一个念头,将要改变世界积云山中,哀号吹奏。负剑老人在见到方骏眉的一个时辰后,就撒手人寰,老死陨落。一代枭雄故去,这治丧之事,自然不能太草率,哪怕众人很清楚,消息传出去之后,盘国的另外两个黑道巨头,离恨魔宫和天雨楼,还有那些白道宗门,必定会有大动作。冷千秋显示了非凡的手腕,治丧的同时,将山上山下

  • 都市之我的女儿是国王第2章在线阅读

    悄无声息走进门的少女穿着一身侍女襦裙,笑弯着眉眼,微微欠身:“小姐,是我不对。”她长得颇为清丽,搭配着侍女衣服也显得好看。那双灵动的眼眸,带着轻微的笑意,不说话都能传递着自己略带欢喜的情绪。“灵云现在倒是客气了。”谭潇月踩下床,穿上了鞋子。被称为灵云的侍女起身。她两手指捏住了门框上短箭的尾端,稍用力

  • [楚留香同人]顾盼生香之古泽是小狗!

    程余当下承受不住,踉跄着扶住墙壁。“孩子他爹!”谢萍忙过去扶住他,急忙说:“部队上来人说已经救醒了,人马上就会被送到家里面来。”“你这大喘气的!”程余被吓得不轻,脸色好大一会儿才恢复正常,“严重不?伤到哪里了?”“还不知道!”谢萍摇摇头。“啥时候送回来?”程余问道。“说就这两天,等他能动了。”谢萍如

  • 网游之我能控制几率在线阅读第8章

    学校一旁的美食街,林峰、吴能以及赵德住三人正在街上晃悠。“峰哥,咱吃啥啊?”吴能问道。“你丫不是说要吃烧烤嘛?赶紧随便挑一家吧,这儿这么多店,我有点饿了。”“对啊,吴能,赶紧挑一家吧,我是饿得不行了。”赵德住也附声说道。“我不是想找家好点的嘛,得得得,你们这么说,那就前面那个何三烧烤。”吴能指了指前

  • 豪情大鳄第五章

    【第一卷乱世初起】第二回乐忠图谋辱皇后隆帝密诏托何泰新元历155年,兴隆十二年春,一转眼,隆帝已一十八岁,正当大好年华,英姿勃发,但却因大司马乐忠等奸佞党羽的虎视眈眈而终日郁郁寡欢。一日早朝上,中书令杨仲进言:“陛下今已一十八有余,应当立后封妃,为大陈国皇脉开枝散叶,望陛下早做决断。”杨仲,临郡通明

  • 洪荒之我的妹妹是紫霞之冰与火

    就在涂山红红和涂山容容踏上归途的时候一个微不可查的闪烁着紫色光芒的颗粒正在高空中急速掠过,看这样子仿佛正在朝着某个目标高速前进而在这个颗粒上还有着一个若隐若现的近乎透明的人影,这便是姬纤云了此时的姬纤云只是安静的呆在这个神奇的颗粒上,他不知道这个闪烁着紫色光芒的颗粒要把他带到哪里一开始,他准备好好欣

  • 都市:我专治病娇贺家孽缘

    申棋的经纪人贺北笛,他的家族中有一个代代相传的“诅咒”。——贺家的诅咒,代代“女难”。——贺家子孙对待感情必须要忠诚,一旦劈腿会遭“天谴”,这个“天谴”,就是“天女降世来谴责”的意思,轻则揪耳朵,重则打残废。据说曾祖父,祖父乃至父亲都曾在这方面吃过亏。——贺家本来家大业大,就是因为祖上“犯错”而丢了

  • [盾铁]我的老乡好像不太对劲第5章在线阅读

    此时周青想着,却是按耐的内心真正的想法,因为周静可是知道了,这修炼国术可是急不得,修炼国术可是一项庞大而复杂的工程,并且国术乃是一门完善的修行体系。若是仓促修炼的话,肯定会不得而反弹的,而且这具幼小的身体里面,连根骨都没有长齐,强行修炼的话,也是得不了什么效果的。周青想到这里,倒是有些无奈的想到,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