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奇幻小说 > 正文

我!黑科技神豪第三章在线阅读

2021/6/11 14:53:43 作者:黑科技神豪 来源:飞卢小说网
我!黑科技神豪
我!黑科技神豪
作者:黑科技神豪来源:飞卢小说网
一觉醒来,叶枫发现自己穿越了。还是高富帅,七大姑八大姨超厉害的那种。爷爷就不说了,联邦首脑,经常出国访问的那种;外公也是政府要员,动不动就上电视的存在;至于老妈,商界大佬、亚太地区首富,资产秒杀无数个马爸爸;小姨嘛,号称军中之花,冷艳无比,引得无数人风声鹤唳,当然,在叶枫面前,永远都是那个疼爱呵护的样子。至于叶枫自己,那就更厉害了。长辈们还需要奋斗,才能达到人生巅峰。自己呢,开局就激活了系统!(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梅田镇是个小地方,一点点的风吹草动都可能引起轩然波涛。

何况,新闻发生在陈英身上。

陈爱国才因为一场离奇火灾意外死掉,陈英就带回了一个超级英俊超级帅气的男朋友!

镇上的人纷纷以哀悼为借口上门大谈八卦,简单表达哀悼后,无不将话题转移到陈英和她帅得好像偶像明星的男朋友身上。

女人们酸溜溜地羡慕陈英的好运,男人们一边鄙视一边记录他的一举一动,模仿之心昭然若揭。

宗忘川本人倒是不介意这种堪比国宝大熊猫的关注度,在陈英的“陪伴”下,他迅速熟悉了在场的所有人,也从他们口中套得了许多陈家人未必愿意告诉他的事情。

例如——

“陈爱国这家伙也是真厉害,想当年他爸把他妈打得离家出走,自己娶媳妇的时候更是穷得连墙壁都是借我和吴阿三的,居然现在混得这么好。儿子搞了个有钱媳妇,女儿也找了个帅气的男朋友……”

“听说过借房子借家具,怎么连墙壁也可以借?”

宗忘川故作惊讶。

说话人立刻警觉起来,连连摇手说:“我老糊涂了,你听错了。”

宗忘川看向陈英。

陈英尴尬地笑了笑,说:“这事我回头和你细说。”

宗忘川早就猜到陈英没有对自己说实话,见状也把事情暂时搁下,和镇民们继续谈笑风生。

……

到了晚上九点多,镇民们纷纷离开,陈英也准备回房睡觉。

宗忘川跟进她的房间,坐在她的床上。

陈英的脸上有了一点红晕:“宗先生,我们……”

“你对外宣称我是你的男朋友,既然是男朋友,总该有一些亲热的行为吧。”

宗忘川拍了拍身边的床垫:“坐。”

陈英三分羞涩七分期待地坐下,说:“你想……”

“我想知道你爸爸是个什么样的人。”

宗忘川随口一句话,捏碎了陈英的所有旖旎幻象。

她不满地站起,走到镜子前,用指甲狠狠地划了一道线:“人渣,流氓,无赖,骗子!以上都是我爸爸!”

指甲划过镜子的尖锐声音并没有让宗忘川感觉不适,反而是陈英的眼睛莫名闪过一道红色。

“哦。”

一声喃语过后,“她”转过身,手脚并用地爬上床,爬到宗忘川身边,搭着他的肩膀,轻佻地吹了口气:“我饿了。”

宗忘川全身的鸡皮疙瘩都因为这句话竖起来。

他赶紧吸了下鼻子。

空气中果然多了一种味道,类似烟草混着硫磺的味道。

萧铭来了!

附在陈英的身上!

意识到这点,宗忘川赶紧挤出笑容,说:“你什么时候过来的?都不打一声招呼。”

“我一直都在和你打招呼,可是你只想和才认识不到二十四小时的女人谈情说爱,连我送你的订婚戒指都要藏起来……”

借助镜子这个媒介附身陈英的萧铭“哀怨”地说着,嘴唇贴着宗忘川的耳垂:“昨天晚上,你本该……”

“昨天早上出门的时候,我就说过我接下来几天都很忙,未必能——”

宗忘川试图解释。

然而萧铭并没有足够的耐心听解释。

他低下头,舌尖轻划过宗忘川的颈动脉,半是调情半是威胁地说:“亲爱的,让我挨饿是十恶不赦的大罪,你要怎么将功补过……”

“你想现在就索要吗?”

宗忘川反问萧铭。

“这个……”

萧铭有些迟疑。

他如今正附在陈英身上。

在这种状态下向宗忘川讨要补偿,只会让陈英大赚特赚!

觉察到萧铭的矛盾,宗忘川趁机蛊惑着说:“只要灵魂是你,我不介意性别男女,甚至……不是人也可以……”

“你的这句话启发了我。”

萧铭坏笑着,用陈英的手将宗忘川的口袋里的戒指取出,郑重其事地为他带上:“这是我送给你的戒指,你必须随时随地戴着,不许摘下来,更不许藏起来……”

“如果我违背约定呢?”宗忘川问萧铭

萧铭笑了笑,低头,深情吻过带上钻戒的无名指:“那就——等你办完这边的事,我给你在尖叫主题乐园办庆祝派对,好不好?”

“……好……好……”

宗忘川的身体僵硬了。

萧铭抬头,亲了亲他的脸颊,又捏了下他的耳垂,说:“亲爱的,有我在你身边,你永远都不用担心遇上危险,嗯~哒~”

话音刚落,空气中让人不适又莫名陶醉的味道消失了,陈英的身体也像散架木偶般瘫在宗忘川怀中。

恶魔暂时离开了。

宗忘川长吐一口气。

趁着陈英还处于恶魔附身导致的神魂出窍状态,他将她平放在床上,单手按着额头,问:“你对你爸爸到底有多少了解。”

陈英睁开眼睛,迷茫而机械地回答。

“他是个彻头彻尾的大混蛋。我、我妈妈、我弟弟……镇上一大半的人都恨他恨得要死。”

“最恨他的人是谁?”

“我。”

“为什么?”

“他毁了我的未来,我本来可以上大学,本来可以有更好的未来,他毁了这一切,还差点因为二十万的礼金就把我卖给隔壁镇的瘸子做老婆!”

“但是你最终并没有嫁过去,为什么?”

“瘸子死了,去年夏天收衣服的时候掉进泥潭里,淹死了。

算命的人说,瘸子是被我克死的,我是克夫命,没过门就克死了未婚夫。

事情传出去以后,方圆百里的人都不敢上门提亲,我爸爸也只能暂时放弃卖女儿的想法。”

“除此以外,你还有别的恨他的理由吗?”

“有,他让我从小就一点都不快乐。”

“具体是怎么回事,说来听听?”

也许是催眠作用稍有退却,陈英没有立刻回答宗忘川的问题。

她平躺在枕头上,空洞地眨着眼睛,涣散的瞳孔试图汇聚理智。

情急之下,宗忘川只能拿起落在枕头旁的自动眉笔,在陈英的额头上花一个梦魔的符号。

随后,他低声念咒,催动梦魔,本来已经开始清醒的女人再度陷入沉睡。

“……曾经,我向往大城市,想要离开梅田镇,成为白领,坐办公室,开豪华汽车。为了这个梦想,我努力学习,考进全县最好的高中。

收到录取通知书的时候,镇上的人都来恭喜我,他却当众打我耳光,他说我不该考进第一中学,以后要是考不进名牌大学,会害他成为全镇人的笑柄……”

“高中三年,你是不是也曾因为他受过不必要的委屈?”

陈英没有说话,眼角有泪水滑下来。

宗忘川叹了口气。

他为陈英擦掉脸上的梦魔符号,转身走出她的房间。

房门外,陈英的母亲已经等候多时。

当她看到宗忘川果真从女儿的房间走出时,立刻走了上去,说:“你们……”

“放心,你女儿不是那种人。”

宗忘川笑了笑,说:“阿姨,家里有空房吗?”

“今天晚上,你睡我们的房间,我和英子一起睡。”

陈英的母亲和善地笑着,随手顺了下头发,露出耳朵旁的伤疤。

明显的家暴痕迹让宗忘川心头猛然一抽。

他故作随意的问:“阿姨,你耳朵上……”

“三年前,英子他爸拧我耳朵的时候不小心拧破了,”女人满不在乎地说着,“陈家男人都这样,在外面受了委屈就回家打老婆出气。”

“阿姨,你受苦了。”

宗忘川同情地看着陈英的母亲。

陈英的母亲却说:“比起我婆婆,我已经很幸运。英子她奶奶当年被她爷爷吊在屋梁上打,打得半条命都有了。是隔壁婶子看不下去,趁着英子她爷爷出门的时候把我婆婆解下来,连夜送她坐船逃去外地找了个当地的男人,成了个新家……”

“这也太……”

宗忘川难以想象当时的场面。

烦躁间,他又一次想抽烟,但是香烟已经被萧铭附身陈英时处理掉,他在口袋里摸了几圈,最终只找到一包戒烟糖。

吞下两颗戒烟糖,宗忘川的精神状态稍显稳定:“阿姨,陈大叔这么对你,妇联不知道吗?”

闻言,女人脸上露出自嘲的笑容。

“又没有出人命,怎么可能惊动妇联。再说,当地人从来帮亲不帮理,我一个外地媳妇……”

说到这里,她叹了口气,说:“瞧我这臭嘴巴,怎么净就和你说这些不痛快的事。天色不早了,你早点睡吧。喜欢吃什么早饭,阿姨明天早上给你弄。”

“我在戒烟,清淡一点的就可以。”

宗忘川又吃了一颗戒烟糖。

陈母看他吃戒烟糖都吃得那么凶,劝告着说:“小伙子,抽烟不是好习惯,早点戒掉早点好。”

“我已经戒得差不多,最近在巩固疗程。”

宗忘川随口扯了个谎话,送走了陈母。

……

走进房间,脱下风衣,宗忘川双手摊开,躺在双人大床上。

陈母的话让他的心情非常糟糕。

“心里烦躁?想抽烟?”

萧铭的声音再度响起,阴嗖嗖,带着冷意。

宗忘川看着苍白的天花板:“想抽烟也不可能,衣服袋里的烟都被你扔进垃圾桶了。”

“并不是我不许你抽烟,是你每次心烦抽烟的时候都会失去节制,我不想你再像过去那样一天抽四十根烟……”

“肺熏黑了,你帮我把癌细胞挖出来不就行了,比挖肺更痛的事情我也熬过来了。”

宗忘川翻过身,脑袋埋在枕头里。

镜子另一边的萧铭见不得他的这幅样子,眼中红光闪过,随后真人出现在房间里。

“别闹别扭了,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说着,萧铭单腿坐在床上,拍打宗忘川的背。

“你不知道,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现在的生活根本不是我想要的……”

宗忘川烦躁地说着,甩开萧铭的手:“你当年就不该救我,你该让我死在他手上,也好过现在无止境的……”

“我要让你得偿所愿的话,就抢上帝的工作了。”

萧铭低下头,略带硫磺气息的呼吸划过宗忘川的脖子:“我是恶魔,恶魔喜欢不惜代价地占有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

宗忘川沉默。

萧铭放软口气,说:“其实我知道你为什么突然这么沮丧……林秀芬的遭遇让你想起你那倒霉的姐姐,还有你那长了一张好像畸形牛油果的的脸的姐夫,对吗?”

林秀芬是陈英母亲的名字。

“……是的。”

宗忘川的声音里带着疲倦的味道。

萧铭贴过去,圈着他,温柔地咬着耳朵说:“别难过,一切都已经过去。你姐夫已经掉进深渊,永世不得超生,你姐姐还有你的小侄女也已经进入顺利轮回,投胎转世,你如今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履行约定和我在一起……”

指腹轻滑过宗忘川的嘴唇,带着情意的味道。

臂弯间,散发着杂糅了松木和硫磺的诡异香味。

宗忘川有些沉醉。

他眯起眼,说:“不要骗我。”

“骗你又怎么样?你不敢自杀的。”萧铭笑着说,“自杀的灵魂无法入天堂只能进深渊,而深渊——你把多少恶魔关进了深渊?他们会放过向你复仇的机会吗?除了和我在一起,你没有其他选择。”

“我知道,我永远逃不出你的控制。”

宗忘川转身,看着萧铭的眼睛:“告诉我,这次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是谁杀了陈爱国?”

“这个……”

“不能说吗?”

宗忘川的眼中燃烧着淡淡的热情。

萧铭伸手,抵住他的嘴唇,柔声细气地重申着:“我是个有原则的恶魔,不提供免费服务。”

“如果是有偿服务呢?”宗忘川又问。

萧铭微笑着,说:“你得先把旧债还清,例如……背着我和一个认识不到二十四小时的女人谈情说爱这笔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穿书后我招惹的四个大佬都黑化了第八章

    洛沙凋想说,你误会了,她跟沈霸天结婚,是沈老爷子请她帮的忙。但她知道刘老师是一片好心,没有顶嘴,老老实实地弹起钢琴。刘老师看她态度认真,以为规劝起到了效果,对她的印象也好了几分。洛沙凋虽然表面乖巧,实际像一个被家长强迫报兴趣班的小朋友,脑子里正琢磨怎么能逃课呢!像大学时,找人代答喊到肯定不行了,一对

  • 都广卷在线阅读仗义疏财

    幽灵城,东街上。远处,一阵大喝的声音,吸引了赶路的雪浪……。雪浪定眼看去。只见一群人围着两个人看……。一个虎背熊腰的银发壮汉约三十又七,正在打一少年……。拳风虎虎,拳拳到肉。打得啪啪响。可是少年还是没啃气。只见少年身穿孝衣,头绑白布。眼睛红肿,但眼中无泪,双眸瞪的如铜铃般大。再外北边看是一个用白布盖

  • 别慌我还能秀[王者荣耀]在线阅读第6节

    为人处世,情商远比智商重要。张扬这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就已经表明了他的立场,他是一名地球人,更是一名土生土长华人。他知道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道理,所以也让蔷薇不用说什么将技术交给国家这种话了,因为他会保护这个国家。“恩,希望我们能够从这次的灾难之中撑过去。”蔷薇的智商和情商都很高,自然知道张扬话中的意思

  • 渣过我的我都丢了[快穿]在线阅读第8章

    听到这话苏淋看着王洛在系统那拿出了一把青色的扇子上面写着:高深莫测。配合着苏淋全身的青衣与黑发然后苏淋摇了摇扇子笑着对王洛道:“我第一眼看到你就觉得你很是不凡,现在一看果然不同凡响啊!”苏淋上次见他没用还不知道系统可以查看信息,只是用十玄功武中的‘全眼’来看王洛的,结果发现王洛身上很是古怪就有了苏淋

  • 素锦外传[三生三世电视剧]之第二章

    难得的休假日,余洲好不容易能逃离会计事务所的加班地狱,正打算盖着被子一觉睡到自然醒,却在早上八点被对床的哥们一嗓门给吵醒了。“小余,别睡了!我跟你说,今天市里有一个好玩的展览,咱们一块去瞅瞅呗?”哥们的大声嚷嚷似乎能将床板掀翻,余洲紧紧皱着眉,不堪其扰地拉起被子盖住头,沉闷的声音从被子底下透出来。“

  • 都市:直播带货之王!师兄叫我来巡山

    枫山山腰上,一十六七岁的健硕少年身着禽飞兽走图的黑袍,骑着一只老虎。。。虎。。。虎皮猫?“师兄叫我来巡山嘞,巡完南山巡北山”司叶喊完用小木锤当当当敲了三下手中的竹筒。“肥橘啊,都9102年了,你说师兄是不是脑壳有问题,师门有护山大阵,若有屑小上前,连门都进不来,况且漫山遍野都是监控阵法,你说我这是寻

  • 技近于道第五章在线阅读

    晨露漫漫,微风和煦呢!风尘仆仆自山脚下赶来,少年背着一个竹篓,竹篓中有一个陶罐,一条金色的小鱼在罐中摇头摆尾!哈欠,一夜未眠呢!木昆弯腰拨开周围的荒草,他打了一个哈欠,感觉两只眼皮有些痛!而背后金鱼却在陶罐中欢腾,他忍不住按了按太阳穴,真是头疼呢,明明昨夜他用尽了办法折磨那条皮硬的死鱼,可偏偏人家无

  • 洪荒之美女全收在线阅读青铜爵

    悦宝斋的老板陈拐子是个绍兴师爷,身材瘦小一米七不到,还微微有些驼背,稀疏的八字胡像是马路牙子上的杂草随随便便长在人中两边,看上去甚是喜感,因为长短脚的缘故走起路来一高一低颇具节奏感,所以朋友们“亲切”的称呼他作“陈拐子”。通宝城里但凡有小孩儿在过道里玩耍,只要陈拐子路过,淘气的孩子们便会随着他走路忽

  • 原来的世界(全5册)软妹子

    我刚走到校长办公室外面就想起了一件事情,我不知道大一三班在哪里啊。算了,我还是进去问一下校长吧。我走了进去,校长看到我又进去了;手中拿着电话刚才都还在说话的,这会儿竟然用惊讶的眼神看着我。校长对着电话说了几句什么,因为校长说的很小声。所以我就没有听清楚,不过我对于偷听别人的谈话真的没有多大的兴趣。校

  • 酸梅第三章在线阅读

    在闹出去错公司的乌龙后,闵恩熙的生活又恢复了每天都只是学习的平静生活,在她以为她已经落选的时候又接到了cube的通知,接到通知的时候她感觉那瞬间她心底的那块大石头终于落了地。接完通知她就直接去了cube取回了合约,合约是十年的,除了恋爱禁止以外剩下的都是一些无关痛痒的条例,对她来说并没有什么卵用,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