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恐怖小说 > 正文

反派ooc后我被表白了在线阅读小龙女3

2021/6/11 13:39:00 作者:宸砸 来源:晋江文学城
反派ooc后我被表白了
反派ooc后我被表白了
作者:宸砸来源:晋江文学城
白乔死后穿书,系统绑定之后他遇到了女主的竹马。竹马人帅多金,但性格孤僻。原著中竹马被女主用爱感化,最后因为得不到女主而黑化,成长成了囚禁女主的变态。白乔穿成了为了营救女主光荣殉职的实习警察。不巧的是,高中时期,他和竹马是同班同学。系统发布任务:拯救问题儿童要从娃娃抓起,为了社会和谐稳定,人性光辉灿烂,必须让竹马谈一场有始有终的恋爱!白乔看了看还没和女主重逢的竹马,拍着胸脯保证:包在我身上!白乔全力阻止女主勾搭竹马,致力让竹马感受人间温情,寻找真爱。某一天,竹马真挚的看着他说:你是不是喜欢我?白乔

吴长岭问那汉子怎么个赌法,那汉子打开小包,里面是半袋子黄豆。鼠尾巴辫子说抓出一把豆子猜单双,雕虫小技而已,吴长岭说那就开始吧。人们对于赌总是充满热忱。

夜明定风珠名冠天下,珍贵异常,人们对光明的追求生生不息。鼠尾巴辫子心想这个宝贝献给主教大有裨益,简直相得益彰。

吴长岭看似胜券在握,管半城就是为难自己了。

果不其然,那大汉说:“此乃文斗 ,还有武斗,都赢了吾等才能心服口服!”

梦醉楼的人都看到有点仗势欺人看不下去,刚要开口,吴长岭说道:“无妨无妨,随他来什么,我水来土挡,让他输个心悦诚服。”

“要的要的,”管半城正想着想方设法拖住他们。

正说着,天上有大鸟飞过,不时发出啊啊叫声。

“有了下酒菜了,”鼠辫子高叫。这时,地上亮显得天上暗,天上看不清楚。鼠辫子抓弓上弦射箭,一气呵成,全凭天赋和感觉,利箭呼啸而出,隐约噗的一声,肯定射中了,另一个人飞身而起,踩着人肩在暗夜中,不一会儿一个鹞子扑鸟,转了一圈怀揣大鸟回来,利箭正中大鸟,人们感到太热闹了,简直把一年的欢乐都用上了。

下马威,吴长岭一乐。他一挥袖子,凭空把带箭大鸟卷入手中,所幸大鸟没伤到重要部位,吴长岭把利箭抽出,比划几下,大鸟又活蹦乱跳,一放手,大鸟飞走,他们的得意戛然而止。射一只畜禽无可厚非,吴长岭只是想打击他们的气焰。起死回生非他们的小把戏可为的。管半城不大的眼睛睁得和牛眼一样,伸着脖子久久不能平息他的惊讶,看样子今天胜算不大。看来得找机会以绝后患,然而吴长岭的力量又匪夷所思;慢慢来吧 ,找机会干掉他们。

小龙女看样子和夏小姐混熟了,久久没有出来,梦醉楼的人把夜光定风珠珍藏起来,夏小姐已经归属吴长岭 ,他们之间的较量是他们的事了。人们根本不想散去,好戏越看越热闹。

文斗开始,小二随手从布袋抓了一把豆子放入暗盒,吴长岭让管半城先猜,管半城看向一个斜眼,斜眼装模作样自己忙活一阵,用两根手指摸了摸鼻子,管半城立刻喊出双数,小二打开盒子,把豆子倒在白宣纸上,用筷子一个一个的拨,果不其然,双数 ,能人就是能人,管半城得意的大笑。

第二局,斜眼人一会儿伸一个指头,一会儿伸两个指头,因为盒中的豆子自己跳了,跳的很厉害,他根本就清点不了。时间到了,吴长岭不出意外的胜了。

第三局,吴长岭直接说出单数,斜眼人也意识到单数,他用意念把一颗豆子分成两个,挑衅的看着吴长岭,突然,斜眼人感觉脑袋炸了一样,一团浆糊。打开盒子,一只小蜘蛛跑出,谁也没在意,小二一清点就是单数,管半城即将恼羞成怒,小龙女带着夏小姐出来,夏小姐感谢金主为大家弹奏曲子,以展才艺物有所值。

一个弱女子弹奏的却是激昂愤慨‘满江红’,英雄壮志未酬,面对外敌入侵,华夏族却是自己人砍自己人,凡在华夏大地上定居的炎黄各族子孙俱是一家人,能团结起来一致对外,怎么能让外人欺辱。

吴长岭变出一根竹萧合奏,不时流出些哀怨心酸,小龙女不甘示弱,亦舞亦武,虎虎生威。人们肃穆起来,被外人欺凌低人一等的日子不堪回首,上了年纪的人尚能回忆少许,年轻的不曾经历,我们不能忘记国耻,坚守大一统带来的好日子,听到激烈处,人们热血起来不免慢慢跟着和。

小龙女的神奇之处,她舞到妙处突然跳上竹萧,缩成几寸小人,或飞舞或跳跃活脱脱一个天外仙女。正到人们匪夷所思,突然一只箭射向小龙女和吴长岭。小龙女轻轻的避过,吴长岭也是一侧头躲过利箭,那箭呼啸而过,射中一截蜡烛,带着烛油火光射在木楼的绫罗绸缎处,人们都惊呆了,天干物燥,木干布油,很快一点火星燃成一团,混乱起来,喜乐之气戛然而止。

“走,”吴长岭找到了嘶叫的骏马,把夏小姐扔上马,往城墙处跑去。小龙女不忘费力引来雨水浇灭了大火,满城一股烟呛之气,弓箭手急匆匆的追赶夏小姐,他们竟然用上了弩,一支长弩就会洞穿马匹,长弩夹杂在箭雨之中射向马匹,吴长岭挥出黑刀,黑刀嘶咛化作刀扇斩断了利箭,吴长岭接住长弩,掷向最前面的鼠尾巴辫子,长弩穿过他的肩膀把他钉在地上,追赶的人顿了一顿,小龙女御着黑云显出原型,一阵大水把他们冲的七零八散,骏马已经上了城墙,前方无路,小龙女化回人形御马跳过了护城河,黑暗中只听到马匹在空旷的大地滴答滴答奔跑,越来越远。

老鼠辫子躺着地上,剧痛使他感觉没有挂掉,没有实力只能忍了,幸亏对方没下死手,否则怎么死的自己都不知道,在人家屋檐下还是老老实实做人好,吃了亏,他悟到,不晚矣!

吴长岭等人自是去了朱悦府,夏小姐由朱夫人好生安排,回来已是深更半夜,吴长岭感到小龙女明显的精神不足,御风空中,小龙女没有叽叽喳喳,就这样默默前行。天高云淡,山高水远,天地悠悠,小龙女想起前程不免孤寂,她自己知道自己已没了前程,人生好似刚刚开始就已经陨落。有的人前方一片光明,有的人现实寸步难行,迈一步一寸光阴没了,日子还得一天一天过。

夜已深,地下多半黑黝黝,月移影动,忽然下方火红一片,火势耀人,吴长岭看仔细了,是一个高高的木楼,奇怪的是大火从顶往下烧,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如果不施救,很快就会成为一座废墟,小龙女一口水把火势浇灭,飞近,他们发现里面人影绰绰。

木楼制作精良,造价不菲,雕刻栩栩如生,工匠们的技艺非常高明,一把火烧了真是暴殄天物。

吴长岭贴着外窗听得声音,他悄悄的往里看,是一条大蛇正在和一头白老鼠对峙。

这座木楼到了晚上就闹古怪,无人敢靠近,白天有一个白胡子老头打扫,又聋又哑,倒是收拾的干干净净清清爽爽。

长蛇说:“天下之大,任我为家,你这个地方干干净净,我感觉不错,来住住又何妨,到了晚上多么安静,”它摆了摆口中长舌。

老鼠道:“你生性薄凉,本性暴虐只顾自己修行,哪管别人生死,已害了不少人,再者,此地我早就占之,岂有无辜拱手让之,又有众多书籍供人瞻仰之,如此宝地怎么能成为你藏垢纳污的地方。”

“哈哈哈,该不是此地藏了什么宝贝,不想交出来,不舍的离开吧!我已经烧了一层,你不离开我层层烧,烧到你离开为止。”长蛇狂妄的尖叫。说罢,它快速的攻击老鼠,老鼠仗着灵活左右躲闪。长蛇身大力不亏,所到之处,木断板碎,老鼠摇身一变成了个白胡子老头,手持一个木拐杖,木拐杖发出荧光,长蛇惧那拐杖,白胡子老头才不那么吃力。长蛇猛然涨大许多倍,张开血盆大口,吐着红信子,眼睛变红,头上长出红冠子,长舌突然卷住拐杖,口中吸气,白胡子老头定身持住,两个在僵持拔河,老头一放松,等待他的将是带有毒液的利齿。

“你忒恨毒了,想置我于死地!”老头在长蛇的吸力之下,面部都变形了。

“我看好的东西,就得归我所有,现在你求饶也完了。”长蛇猛然把巨鞭似的尾巴抽向老头,老头急忙腾空翻滚,避开尾巴,赖以抵抗的拐杖被长蛇夺得,砸的粉碎。冷冷的月光零星撒在他们身上,蛇头狞狰可怕。屋里也是一片狼藉,老头借助楼梯逃向下层,长蛇随着追赶,楼梯被抽的稀烂。

“你侵占了这高塔,不知会祸害多少人。”老头也气喘吁吁,他在拖延长蛇,一上来对攻不是好计,长蛇身大力不亏,又不知毒性如何,这种冷血畜生肯定耐力不行,自己只能智斗。老头被逼到角落,借助墙面,栏杆逃窜,长蛇尾巴横扫,把一些柜子抽碎,一些书籍横飞,老头露出难过的脸色,真是一个奇怪的老头,大蛇打在他身上没什么反应,砸碎了书籍倒是难过。

“不要毁坏它们,我和你拼了!”老头愈加愤怒起来,真是一只在读书的老鼠。

“你都顾不上自己了,还为那些纸张着想,真是可笑,”长蛇尖叫着说,变本加厉的毁坏橱柜。片片书页乱飞在屋里,老头却失去分寸,不想大蛇的冠子越来越红,从耳朵处堆起,混乱中,它震动着红冠子,发出不同的声响,如同刀割琉璃的粗野声音,让人心里发毛,逐渐加快,他在找一种控制老头的频率。

终于白胡子老头没有心思去抵抗,捂着耳朵抵御这受不了的声音,长蛇趁机勒住了他,恶狠狠的用毒牙咬了他一口,巨长的身体缠绕着他不停收紧,它在等着他抽搐,直至没有心跳,它的毒液慢慢的侵入他的全身,他的脸色发青,它知道他已经跑不掉了。

“把他放了,你还能活命,”吴长岭不知什么时候进得塔里,他抱着胳膊笑着说。

长蛇慢慢扭转狞狰的蛇头,该死的人类,竟然没有发现什么时候进来。

“多管闲事,正好进来填肚子,”一般的人类见到它都走不动了,这个人竟是轻蔑,“待会你就后悔来不及了。”长蛇想。

“爷爷我吃人不吐骨头,两脚羊的肉就是鲜嫩,自从吃了两脚羊,别的山珍海味再也不和我胃口了。”长蛇尖尖的声音和它这个庞然大物不是相符。

吴长岭打了个哈哈,“我好害怕啊,你也不怕充破了胃。”

“在你们人类眼中,我们蛇可以吞三倍食物,之后可以三天不吃不喝,今天加上你才两个人,不多不多。”长蛇不愿意和他多废话,张开巨口,想把吴长岭吸到嘴边。

“加上我呢!”一个俏生生的女生说。长蛇却是倒吸一口凉气,它呆住了,啪的从老头身上跌下,老头还有意识,慢慢的摸索着坐下。

长蛇看到一个硕大的龙头,身子盘着木塔。龙克制一切凡蛇,长蛇受不了小龙女的血脉威亚,立刻蔫了。对于龙它不敢任何举动,却是认准了吴长岭,一弹身子撞向吴长岭,它意图撞开吴长岭夺窗而去,不料吴长岭一侧身子,一把捉住它的后半截。

气的小龙女一口怒火喷向长蛇,长蛇见被人擒住恼羞成怒,反过来张口想咬吴长岭,就在这时,龙火正好喷在它尾部,一股肉焦香四处漫延,尾巴处皮开肉裂,深处可见森森白骨,痛的它不停翻滚,长嘶不已。

吴长岭掏出一个铁圈,一下子箍在它脖子上,丢下木塔,听到扑腾一声,跌在地上,铁圈沉重,把它坠在地上逃脱不了。

小龙女已化身病恹恹的人形,吴长岭对她说不着急结果它性命,看看有没有恶行。小龙女掏出一个瓷瓶,说这是消除龙火之烈的药膏,可以拯救长蛇,吴长岭说并不着急,却碰到了小龙女幽怨的目光,他不由得心里一痛,不再过问。

他们注意到了角落里不由自主哼哼的白胡子老头,一看,老头面色青紫,眼睛睁不开,呼吸不通畅,全身在发抖,吴长岭正束手无策,小龙女却是不急不忙的走到他面前,让吴长岭扶住了他的头,一滴龙血滴入他嘴中,一小会儿,白老鼠精脸色红润起来,安然无恙了,他立时挣扎起来感谢救命之恩。

吴长岭就地捡起一块碎木板让老头写上:有冤报冤,有仇报仇,无罪赦免,三天之内。老头用毛笔平平整整的写上隶书,写的神采飞扬,古朴有秩。吴长岭不禁拍手叫好,一个老鼠精钻研时间长了,竟然如此精妙,赞叹与白胡子老头。小龙女看到几行字苍劲有力,四平八稳也是拍手叫好。

老头长叹一声:“可惜啊,坏了这一屋子书籍。”

看着满屋狼藉的书纸,吴长岭好奇的问白胡子老头这么喜欢书法和读书吗?

听到书,老头眼里亮晶晶的,老头说:“鼠生苦短,黑夜漫漫唯有读书伴夜长,可使我老头儿去心浊,养正气,正道德。”

“读书使人知事理,以人为鉴可以明得失,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吴长岭又说:“好读书,读好书,不读死书不死读书,人们都能如此爱学知礼,远离禽兽矣!又有许多人读不起书。”吴长岭摇头道。

读书是件多么令人向往的事,小龙女喃喃道:“可惜我读书不多。”

“读死书会变成榆木疙瘩的,读书源于生活又不能远离生活又要服务与生活的。”

“真的吗?”小龙女天真的问。

“当人们远离知识,不把读书当回事,和禽兽有什么区别,人为万灵之首,俱羡人啊!”

“是啊,老朽尚老庄之道,慕人之形,修得入门,战战兢兢不敢逾分寸,”白胡子老头接道。“只是此地烧毁,我已不便久留。”

“说起读书,我倒知道一个好地方,京城,此乃文化中心,百家千门万卷书汇集之地,鸿儒交流之处,汗牛充栋,应有尽有。”吴长岭左手抬右手,右手托臂,略一沉思。

“妙啊妙啊!”老头似小儿一般拍手叫好。“我去访书友拜同好,不枉此生。”

“京城之大,能人之多,对你帮助有益,你肯定会有所作为的。”

事不宜迟,晚走不如早走,老鼠精收拾了个简单的小包,趁着月色告别。小龙女也是憔悴起来,飞回江边,小龙女说我明天怕是要晚些出来了,吴长岭心里咯噔一下。月亮圆大,照着大地分外空旷。

第二天早上,日头已上尺竿,它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天天不差;江鸟不时飞高芦苇,空中划过它的痕迹,晴空万里;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江面也是澄清一片。吴长岭不免吹响了那个螺壳,它发出呜咽的声响,全不似平日清脆,竟有哀怨之声传遍四周如哭如泣,鸟惊花谢,突然,螺壳破裂,吴长岭心知有变。人短短一生,或得意或落魄,有的人得到人身挥霍无度,有的人倍加珍惜依然命短,世事无常,令人唏嘘。

忽然天色阴暗,乌云密布,水汽弥漫,垂垂欲雨。乌云之上,小龙女夹在龙王及夫人中间,看得出她很虚弱。

“我再看看人间,”他们移云到了一个村落上方。下面人来人往,热热闹闹。

小龙女戚戚低语:“谢谢吴大哥这些日子的陪伴。”她的声音无力全不如平日脆生生。又垂着眼对父亲母亲低喃:“父亲母亲,此生我已满足,二老生养无以回报。”她的眼角泪涌出,忽然,话还没有说完,已变回龙身,控制不住,猛的坠下地面。

吴长岭刚要去扶,龙王摆了摆手,无奈的摇了摇头,忍住悲痛:“大地是她的归宿,让她去吧!”她的母亲已经泣不成声了,电闪雷鸣代表他们的悲痛。龙王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不能水淹成灾。

“既然如此定数,老龙王节哀顺变。”吴长岭叹了一声。

“我们龙族凋零家丁不旺,寿短者短,寿长者奇长……”老龙王也叹道,“不似你们人族兴旺,灵气充沛。”这个痛苦,龙王只能咽到自己肚子里。

下方地上,人们发现一条奄奄一息的龙,立刻大呼小叫,来救助神龙,泼水的,扇风的,无济于事,长龙溃烂的很快,臭不可闻,雨水下来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网王]暮春在线阅读第四章

    柏子玉虚弱的想要站起身来,陆香连忙上前一步扶着,将人搀扶到座位上,道;“主人,今天倩娘有做了您爱吃的莲叶羹,您尝一尝。”说着,陆香便去取了碗筷帮柏子玉盛了一碗,温柔的放到他面前,陆香知道自己的主人并不喜欢有人帮他吹热,所以也不会去做这种事情。柏子玉虚弱的点点头,“辛苦你了。”他看的这些书信书籍,都指

  • 学园都市的神器投影注册冒险者

    獠牙刃等级:二级锋利值:255锋利值+5%锋利值5秒内造成8流血伤害炼制者:苏敏SP:炼制者:苏敏,主角刻上去的“这把对刀需要强化一次”我拿出狂狼魔核,狂狼这种魔兽带有流血伤害,还有哥布林牙齿带有一点点吸血效果。商业街“大叔有哥布林牙吗?需要两枚”我淡淡的说道。“小妹妹炼器师”一个材料商人很奇怪,十

  • 我与霍格沃兹的故事第十章在线阅读

    “老祖今日要一雪前耻!这次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有何神通,能破我们联手大阵!”说着,黄泉晃动着他手中的黄泉混沌旗,只听黄泉混沌旗沙沙作响,无数的死亡之气竟然慢慢凝聚成了一片乌黑的死亡之云。而幽冥手中的冥书也是喷射出无穷无尽的魔气。魔气掺杂着死亡之云!那样子看起来还是非常渗人的。“就这点本事?”虽然阵法比刚

  • 重生离婚后幸福在线阅读第7章

    无数道目光都集中在了慕白的脸上,这等猛人是哪个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啊!现场的气氛瞬间被点燃,今天的比赛有意思了。已经有人开始打听慕白是什么背景了。现场显得有些杂乱。评委们大声咳嗽一下,示意大家安静,然后道:“预赛部分结束了,嗯,下面我宣布,进入决赛的有……”而此时的庆大大礼堂内部已经是人山人海,座无虚席

  • [继承者们]世界第一的初恋之败犬的哀嚎(10)

    姜云深吸了一口气:“我们今天下午逃课了,赶快回学校,你先回去。”苗若兰忽然明白过来,两人关系同时消失,别人会怎么想?她忽然担心起来,两人匆匆忙忙地整理好衣服,连忙出了姜云家,打车往学校赶。已经是下午四点,离放学还有一段时间。而姜云却是在房间里面对着空气说道:“老妈,是你干的吧!”姜云手中还握着苗若兰

  • 红尘医馆第十章

    chapter10世家大族总有长老的存在,如果说这些长老都是慈祥和蔼的,那事情就会变得简单很多。的场一门的长老们显然都不是省油的灯。“静司大人,你叫老朽们过来,就是为了这个小姑娘吗?”身穿棕褐色和服的老人拄着拐杖,略显浑浊的双眼审视着跪坐在和室中的立原一花。虽然已经苍老,但从那严肃又庄重的五官上,依

  • 我在火影世界捡属性第七章

    方君乾醒时,发现自己躺在陌生的屋子,房间西墙上当中挂着一幅《烟雨图》,左右挂着一副对联,乃是颜鲁公墨迹,其词云,‘烟霞闲骨格,泉石野生涯。’屋子空荡荡的,只有他一人。身上破烂的衣服已经换新,黄泉剑静静地躺在身侧,屋内香炉升起淡淡烟雾,散发着檀香香气。倏的想起了什么,方君乾起身,双手在身上摸索,找了一

  • 大明之最强太子爷在线阅读第3节

    二月初六这日,眨眼之间便已到来。等待这一天,似乎已经等了许久。今日是林殊的生日,也是他与林沐涵成婚的日子。“少帅,别的不说,今天您可是要喝酒的。”新娘子已经送去了两人的新房,新郎官却被那些胆大包天的下属给拦住了。此时拉着林殊胳膊的是左前锋大将聂锋,聂锋手中端着满满一碗酒,看来是想放开怀的好好喝他一场

  • 不死传说之发疯(3)

    李言蹊一回到卧室就开始捶胸顿足,他现在很想哭,可偏偏就流不出一滴眼泪。“啊啊啊啊~”李言蹊仰头大吼了一声,便颓然地坐在床沿。前面就是一面全身镜,李言蹊慢慢抬头,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一怒之下,他又站起来走到镜子前,伸出拳头一拳将镜子给打碎了,镜子碎片落了一地。此时的李言蹊,就像一只炸毛的小兽,他的手所触

  • 活着活着就跑偏了900万能量点

    次日,清晨6点。慕青青在迷迷糊糊中醒来一看时间已经是6点左右了,起床洗漱过后便和父母一起吃饭了,今天她要外出去吸收能量点。“青青,昨天睡的怎么样现在还累不累啊。”叶蓝雨关心的问道,她觉得慕青青很累吸收能量一定要慕青青在1米左右才可以吸收物品,有时候慕青青就一直拿着板凳走来走去的吸收能量,最长的时候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