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快穿)长生路远第1章在线阅读

2021/6/11 15:30:44 作者:青空之羽 来源:晋江文学城
(快穿)长生路远
(快穿)长生路远
作者:青空之羽来源:晋江文学城
长生路远,且行且坚每一次穿越都是一种宝贵的经历,历经万千世界,领略不同的风景。去思考,去见证,去改变,从灭世到救世,从渺小到伟大,孰为善?孰为恶?苏溪终得能跳出轮回,终证永恒不朽之长生。命运偶然间造就的一个意外,被苏溪变成了一个无可复制的奇迹。苏溪从软妹纸到大Boss的进化史。女主是个神经病,很渣。快穿文,属于大杂烩,无cp。

我在机场看见陆亚卓。

他被保镖和助理围着,带大大的墨镜,周围是他疯狂的粉丝们,统一的喊着“陆亚卓”三字,声音之大,简直要把机场掀翻来。而他在人流的包围下前进,如从前般面无表情,仿佛一切都不放在心上。

我看着他,恍如隔世。

“深深!”忽然,有人喊我的名字,让我从绮思中猛然回过神来。

回头一看,果然是踏踏。

她和从前一样,性子急的很,见了我,便飞速跑上前,然后直接扑在了我怀里。

“丁深深,你去澳洲整整五年!还舍得回来啊,我还以为你就打算去做个洋鬼子呢。”踏踏抱着我说。

虽然是埋怨和责怪的语气,但是其中的高兴与激动,我怎听不出来?

“踏踏,我也很想你。”我拍了拍她,发现她眼中似有泪光闪动。

“五年不见,你比从前更加感性啊……”我调侃着说,希望能够稍微让气氛愉悦一点。

踏踏瞪了我一眼,抹掉眼泪,然后才注意到陆亚卓疯狂的粉丝们。

“……陆亚卓?”踏踏撑大了眼睛,视线在那边和我脸上扫来扫去,“用不用这么巧啊,又不是演电视剧!”

我失笑:“也不是很巧啦,他是大明星,到处飞,在机场遇见他的可能性很大吧。”

踏踏同我是大学的好友兼室友,我姓丁,名深深,而她姓李,名踏踏,我们一个是深深,一个是踏踏。大概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我和她的关系好得不得了。

我与陆亚卓的事情的个中情况,也只有她一人知晓。

踏踏“唔”了一声,又打量了我几眼,道:“你总是这样,脸上挂着笑,心里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我也没办法判断你是否真的释怀……不过算了,反正都是五年前的事情了,你们当事人都无所谓,我还在意什么。”

说完就冲我一笑,接过我手上的一份行礼,道:“你以后就在Y市定下来?”

“嗯。”我点点头,从口袋中拿出手机,准备调整一下时间。

澳洲和中国,相差也不过两个小时,但是之于我,其实间隔的却是整整五年。

的确是恍若隔世了。

结果手机才刚刚拿出,后面就忽然冲过来几个女生,穿着白色的T恤,上面写着陆亚卓,还画有Q版的陆亚卓人像,她们步履匆匆,脸上尽是兴奋和激动,一路往陆亚卓那边跑去,却因为太过兴奋,直接撞到了我。

我倒是没事,只是手机因她们的撞击而落地。

“对不起对不起。”那几个女生随意的道了歉,脚步却停都没停,因此也没发现,自己正一脚踢飞了我的手机。

天蓝色的翻盖手机被踢飞之后重重落下,然后又在飞机场光滑的地板上笔直的往前滑行。

那里面尚有许多我没记下的重要的号码,我一时心急,把行礼通通丢给踏踏,跑上前去捡手机。

只是好巧不巧,那手机落入陆亚卓粉丝的范围之中,无人察觉,所有人都在继续兴奋的追逐着陆亚卓的脚步,我可怜的手机则被踢来踢去。

长叹一口气,我小心翼翼的靠近她们,一边用手拨开人群,一边说着“不好意思让一让”,好不容易才挤进人流之中,蹲下身子,终于捡起手机。

只是手上被磨破了皮。

好在我皮糙肉厚,也不会有什么大碍。

只是忍不住感叹一下,他的粉丝们实在疯狂。

万幸,她们还是有理智,懂得道理的,至少我刚刚捡手机的时候,她们虽然还在蹦跶着,却都小心的避开了我,才没发生更大的意外。

俗话说粉丝行为偶像买单,只能说真的是什么样的明星会有什么样的粉丝。

陆亚卓从前就是如此,即便是最为失态的时候,还是有着异于常人的理智与自控力,我没有见过他任何夸张的表情,任何。

他的粉丝们或许也有这样的特质,即便见到日思夜想的偶像,也不至于忘记生活中必要的礼仪和原则,不像某些粉丝,只顾自己与偶像,疯疯癫癫,不知何谓道理。

捡好手机起身后,因为人潮的涌动,和我心底那一点点小小的私心,我忍不住跟着人流,往前走了几步。

我现在在陆亚卓的后右方,离他很近,很近。

目测大概不会超过三米的距离而已。

看着他身边站着的高大的保镖,周围疯狂的人群……

我知道,这三米虽然很近,但也是我和他之间永恒的距离。

“Linda姐!”忽然我听到身边有几个人喊了几句。

Linda?我怔怔的朝着后面看过去,果然是Linda。她虽然年纪已不小,却宝刀未老,身为CL娱乐的王牌经纪人,她显然是见过大场面的,一举一动都透露着她的老练与沉稳。

身为在娱乐圈摸爬打滚了几十年的大姐大,Linda会被认出也不足为奇。

这次她大概是和陆亚卓一起来的,只是不知为何而耽误了,晚了些出来。

听到有人喊Linda,陆亚卓停下了脚步,但却没有回头,大概是在等着Linda。

我看着陆亚卓的背影,忽然就想到那个时候,每次我跟不上长手长脚的他走路的速度,就会干脆在后面耍无赖,要他背我走。

一开始他总是转头等着我,最后拗不过我,就只好回过头去,微微蹲下身子让我上去。

到后来他越发熟练,每次发现我没跟上他,就干脆头也不转的站在原地,然后用好听的,平静无波的声音说:“上来。”

而那两个字对我来说就是天籁,我一听见,就会欢天喜地的跑到他身后,趴在他背上,对着他的脖子蹭啊蹭的:“亚卓,你真的是万能男友诶……”

然后他会用半真半假的语气说:“嗯,你其实可以更加废柴一点。”

“我也是这么想的!”

那个时候的我厚颜无耻,只觉得陆亚卓是“很好很好”的,却没有想过,为什么他要对我“很好很好”。

我又有哪一点,值得他对我“很好很好”。

直到Linda出现。

她用柔和而不容反驳的声音说:“深深,我知道你们彼此深爱,可是,说一句不大好听的——爱情能算什么呢?亚卓是个好苗子,我培养过这么多艺人,我一听他寄来的卡带就知晓,他可以成为最耀眼的人。公司已经为他铺好路,他本身又有本事,唯一的阻碍,就是你!

“他很会唱歌这不错,可是身为新人,并不是光唱得好就够了。亚卓长相那么优秀,实力偶像派是他可以走的路线,这可是别人求都求不来的。只是要当偶像,怎么可以被曝光有女友呢?尤其是,他的女友出身还……我也是无意中知道你出身的,但是想必陆亚卓,还不知道吧?”

Linda说到这里,就没有再说话了。

可是她已经不用多说了。

她成熟老练,想必类似的事情做的不少,而我才是个黄毛丫头,哪里是她的对手。

不过三言两语,我已溃不成军。

她提到我的出身,我就已经没有办法去反驳什么了。

过了一会儿,大概是见我没反应,Linda于是继续说:“我知道你舍不得他,他肯定也舍不得你,情侣嘛,总是这样的。可是我是过来人,我捧红过那么多新人,很多事情都看过。刚开始爱的如胶似漆,难分难舍的恋人,往往在一方进入这个圈子之后就会开始有裂痕,这个圈子的诱惑太大,年轻人根本禁不住——我知道,亚卓的定力的确比常人好很多,但是,这样的事情,还是很可能会发生。与其之后撕破脸分手,倒不如你们现在就谈好来,彼此也留个想念,至少在彼此心里,对方还是美好的。”

“而且,我知道你成绩不错,你的导师,似乎有意让你去做交换生——虽然你在一天前已经回绝了。但是我还是建议你去,还可以在外面进修一下……这样隔着一个大洋,慢慢的,也就没什么忘不掉的了。”

她明明是在让我和我最最最喜欢的人分手,却说得好想完全在为我着想。

这样高超的谈话技巧,我直到现在,也没能学会。

但是当时,我虽然被她说得几乎快要答应了,却还是凭着对陆亚卓的感情,回绝了Linda。

“我很喜欢他,喜欢到我想要一直和他在一起,直到他不要我了为止。”

当时我是这么说的。

Linda脸色不大好看,但还是笑着点头说:“我知道了。”

不过我没想到,那一天来的那么快。

大概是三天后吧,我看见他和另外一个女孩子接吻——那个女孩子似乎是同一家公司的新人,长相甜美可爱,身材却又凹凸有致,不知道比我好多少。

以前我是很容易担惊受怕的小女人,有一点风吹草动都忍不住要稍微问问情况。

陆亚卓总是无奈的说我是醋坛子,而且还不知道遮掩。

然后我就会大喇喇的回答:“你看,我别的比不过别人,只有在乎你这一点,是别人比不过的。如果我再藏着掖着,那你总会被别人抢去的。”

对于我这番毫无道理可言的论调,陆亚卓当时却似乎颇为受用。

我便认为,我这样做,大抵是对的。

但是那一次,我没有说任何话,而是直接离开。

我认为。

我有太多的认为。

我认为,陆亚卓会一直包容我的小脾气,纵容我的废柴;

我认为,陆亚卓很喜欢我,就像我喜欢他一样那么多;

我认为,陆亚卓对于我吃醋一事颇为受用;

我认为,我和陆亚卓彼此相爱,无坚不摧;

我认为,我和陆亚卓,可以天长地久。

可事实却是,那都只是我的认为。

我就像在一瞬间成长。

或者说,之前我一直幸运的被陆亚卓细心珍藏,悉心保管。

即便我曾经满身是伤,也在他的爱护下逐渐恢复,然后没心没肺,仿佛未来即在眼前,美好万千,一路平顺,无忧无愁。

可当他不再愿意为我遮风挡雨的时候,我就要认清现实,看到以后要面对的无依无靠,颠沛流离。

我走的那天,杨亚卓还在忙着新专辑的事情,他那段时间都很忙,所以对于我要离开的事情,毫不知情。

送机的人只有一个,踏踏。

她为我抱不平:“明明是他混蛋,为什么走的人是你?”

我只能笑:“不算吧,其实从开始我就知道,我和陆亚卓,本身就是我的‘高攀’,他的‘迁就’。现在分开,至少算是‘持平’。”

踏踏无奈的看着我:“都这样了你还要为他讲话?”

“唔,最后一次了。”我冲踏踏傻笑。

登机前,我给陆亚卓打了一通电话。

他大概是很久没睡,声音里有浓浓的疲惫。

现在应该是他最困难的日子,本来我已经做好全部的准备,要陪他支撑。

可惜终究不能够。

“亚卓,你还在忙吧?”

“嗯。”

“哦……那个,我是想跟你说,未来的路很长很长,你要加油。还有,不要想我。”

我难得矫情一会,嘴角挂着自嘲的微笑。

“深深,我很忙。”

这就是我和杨亚卓,最后一次的交谈。

而他留给我的最后一句话,是,深深,我很忙。

***

回忆在Linda的惊呼声中结束。

她被人流挤的一个趔趄,差点摔倒,我离她很近,所以下意识就伸手扶了她一下。

她抚着胸口站起来,似乎想对我道谢。

然后,她看清是我的那一瞬间,睁大了眼睛,一时之间似乎连原本固有的那股气势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震惊。

显而易见的,Linda没有预见我会回来。

我当初也没有想过,我会这样,离开,又回来。

只是能被预料到的,便不算未来。

我也觉得有些尴尬,冲她微微一笑,便收回手,转身准备离开。

只是这时,因为Linda的一声惊呼,陆亚卓回过了头,看向这边。

时隔五年,我和陆亚卓再次碰面。

只是我没法知道,他墨镜下的那双眼睛,是不是在注视着我。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洪荒古越传第二章在线阅读

    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心思,什么样的契机,总像是心头拧着一把钢丝,他开始比以往更加期盼周六的夜。连他的秘书都发现最近自家的boss最近总是分外注意桌上的那本台历,他还暗自揣度着是不是最近的行程太满,,这是消极怠工的节奏啊。林修有种瞬间年轻了好几岁的感觉,像是十七八岁的青葱岁月,连刷个牙都有活力的要哼上几句

  • 家有诡夫太嚣张实不相瞒,我是逃亲出来的!

    “其实吧,那位女剑士,对我....已经达到了痴迷的地步,她非要我和她成亲,可我不愿意,于是...唉。”“??这...夏目前辈,那您为何不拒绝呢,我看刚才那位大姐姐,也不像是那种不知知书达理的啊!”闻言,真菰一脸诧异,旋即,不解的提问道。“真菰,你还年轻,等你到了一定年纪,你就懂了。”摆了摆手,夏目晟

  • 朦胧问道在线阅读第1节

    少年洛南在幻想系统的帮助下穿越到了『鬼灭之刃』的世界,无牵无挂的他对此很是高兴,毕竟他对于二次元可是异常向往。虽说如此,但『鬼灭』的世界也不是很安全,如果运气差点,一开局就遇到鬼那就拜拜了。还好,自己所在的地方是一个村落。自己的系统也比较大方,给了两次免费抽奖的机会。“玄不改命,氪不改非!不求开局无

  • 都市之我是妖怪在线阅读第七节

    清澈说虽然浊酒比他要小一岁,但在他们公司大家都叫他老大,也就习惯了,他还说老大是他认识的人里智商最高的一个。他还跟我说了一个让我觉得很感动的事,他说他公司经常有聚餐啊什么的,自从他老大玩了游戏之后,每次聚餐喊他他都不来,理由是要回家陪媳妇,那时候我想清澈应该是不知道我仅仅只是存在于游戏中的,他以为现

  • 新世界后在线阅读魔神系统

    PS:新书很H很暴力,求打赏收藏!!“路飞,那我先出海了哦!”位于东海的风车岛海岸前,一艘小船上站着一个头戴橘色牛仔的年轻人,正对着岸上一名打着哈欠、带着土气草帽的十一二岁的男孩挥手。他是艾斯,海贼里海贼王罗杰的儿子,此时十五岁的他正准备离开风车岛出海闯荡当海贼,梦想超越罗杰成为海贼王。而站在海岸上

  • 妖域战纪在线阅读第3章

    很快的,张楚岚和伊二两兄弟就摆脱了那个王胖子,这时的张楚岚看着自己的兄弟干兄弟伊二,不由得很是好奇,想不明白那个王胖子为什么那么的害怕自己的这个兄弟,想到这里的张楚岚不由得对着伊二不由得说道:“小二啊,你这家伙你是怎么办到的啊,让那个家伙那么的害怕你啊,一见到你跟见到鬼似的,厉害真是厉害啊。”“呵呵

  • 战神联盟之冥血恋在线阅读第八章

    虽然凯文的外形是类似于人造人的外形,但是埃米尔并没有在凯文身上感受到人造人的反应信号,他还是本能的将凯文归类为了脱离网络的机械生命体。所以埃米尔大部分的注意力并没有放在凯文身上,而是放在了凯文肩上的屁.股...额,是2B小姐姐身上。“念两句诗?”听到凯文的话语,青蛙形态的埃米尔明显一愣,他完全不明白

  • 圣手狂医第9章在线阅读

    各科老师似乎也很想了解学生这三年的成绩怎样,都日以继夜修改同学们的试卷,同学们这两天也都在讨论模拟考成绩的事情,更有甚者,天天拿着试卷追着班上的学霸对答案,一时间,各科学霸们都成为班上炙手可热的人物。最先出成绩的数学,不可否认,王杰又是本班第一兼年纪第一名,148分,王杰在众人的目光下骄傲地上讲台领

  • 情倾异世在线阅读第三章

    叶夕来到了她们以前经常去得云吞店,刚踏进门口就看见眼睛肿得核桃大的墨染“哎,发生啥事了?咋搞成这个样子?”林夕一边问一边紧张得看着自己这个好闺蜜“到底发生啥事了?你跟我说说呗,别哭呀,哭了多不好看!”听见林夕紧张得话语,墨染更是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我……就是家里发生了一点事情”一边抽泣,一边说着。

  • [小欢喜]盛夏光年在线阅读第十节

    我,黑子哲也,帝光中学篮球部的一员……身高155cm,身形略显消瘦,因为存在感太低容易被人忽视,所以留着一头天蓝色的乱发,反正没人会注意,倒是省下了打理头发的时间,这也算是一种优势吧……(苦笑)长相普普通通,成绩普普通通,就连性格――也是普普通通,所以说不被人注意也不是没有原因的。在小学五年级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