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情爱 > 正文

传说纪元之神宠进化第四章

2021/6/11 1:15:16 作者:神奇宝贝数码宝贝 来源:飞卢小说网
传说纪元之神宠进化
传说纪元之神宠进化
作者:神奇宝贝数码宝贝来源:飞卢小说网
新纪元来临,天地灾变,地球的动植物疯狂进化,返祖。一个个联通未知世界的空间传送门凭空出现,无数异世界的怪物自空间传送门之中踏入地球。一夕之间,人类危在旦夕。最后,机缘巧合之下,人类之中诞生一种职业,名为御史。新纪元的人类一旦能够和怪物签订契约,便是能够成为驱使怪物为之战斗的御史。御史训练怪物,和怪物一起战斗,让怪物不断变得强大的同时。人类自身也是利用怪物力量的反馈,一次次突破自身的极限。穿越而来的少年看着黄金盛世,不有的暗自思索。我是自己培养真龙真凤好呢?还是直接去抓好呢?(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

高铁站人满为患,距离开车还有半个小时,轧机门口排起了长龙,杂乱无章的队伍乱哄哄的,有聊天的,有看手机的。

王权坐在一旁休息区,他也要赶这辆高铁,虽然是始发站,看人这么多,车上估计没有空余的位置了,坐在他对面的是一个中年女人,看上去三十多岁,她穿着一件绿色的针织半截袖,胸口的两对乳丰满像是炸弹爆炸前的预示,她的脸上涂着一层白色的粉,眼角的不是很均匀,脸上和脖子上的颜色很明显。她一手拿着卷馍一手拿着卫生纸正一边咀嚼一边四处的打量。

王权用手支着手机看小说,他用眼睛的余光打量这个女人,虽然不是很漂亮,不过看她的样子到是个实诚人,是个欲望很强烈的女人吧,想起张琳,那个男人搂着她肩膀走在大街上的样子,和那个男人上床她应该是表现出另一种样子吧,想到这里小说也看不下去了,离开车还有六分钟,王权站了起来,他又直勾勾地朝女人的胸口看了一眼。

车上果真没有位置,王权只好站在过道里,这种通勤他已经习惯了,站在另一侧门口的也是一个没位置的背包男人,看上去像是一个才毕业的销售。王权站在窗口向外看,窗外一成不变的景色向后飞快地倒退。

怎么才能让张琳生不如死?和她离婚?张琳貌似没这种打算,那个男人看上去也是有家庭的人,如果让男人家属知道了呢?想必会来家里闹。和张琳还有感情吗?没有,亲情?也没有,她对自己的态度连陌生人最基本的尊重都没有,她骨子里表现出来的鄙视让王权感到发怵。猛男?想起张琳手机号码的备注,那个男人怎么也不像是猛男?可是女人的选择谁又能说的好?

“王权”背后有人喊自己,王权转身是马国锋,另一个班的同事,马国锋今年二十五,上半年才结婚,喜欢喝酒,看上去要比实际年龄大一些。他脸上满是疲倦,像还没睡醒。

“哎,你怎么坐这辆车”印象中马国锋家应该不是住这个方向

“我老婆她姑住溧阳,昨天走亲戚去了,喝了一晚上酒,我就睡了两个小时,难受死了!”他苦笑一声靠在了门把上

“走亲戚难免!”

“我都烦死了,休息几天基本就没休息,真比上班还累!哎,对了,你们班年休怎么休的?”

“现在改成上休三天半了!”

“我ctmd,我们工区现在年休也是三点五天了,这些人是脑子真有问题,原来工区都是给七天的啊,中间跑来上几天班再回去继续休息这有意思吗!”马国锋蹲了下去

“文件确实明确规定是休三点五天的,新来的主任一切都按规定来,你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真恶心,就是这个主任搞的这些东西,他之前就喜欢搞这些东西!”

聊天王权大部分都在附和,马国锋抱怨正在兴头上,他的精神有些恍惚,眼皮也重了起来。

“结婚的感觉怎么样?”王权问了一句,他想聊点别的什么,男人抱怨起来也是很可怕的

“不就那样!我结婚是迫不得已,她怀孕了!她家非要结婚!”

“不是挺好的!”

“其实我也没有太喜欢她,只是她家人逼的太紧,为了这事她爸还堵过我家呢!”

“他家人到是挺强势的,不过婚姻里,找个喜欢你的人挺好的!”

“好个屁啊,她怀孕以后她妈就住过来了,真是烦啊,什么事都要管,还是上班好啊!”

“结婚了还出去喝酒吗?”

“这话说的,酒是粮食做,不喝是罪过啊!”马国锋眼珠子通红,他打了个哈欠“真困啊,我眯一会!”说着他就靠在了门上闭上了眼睛。

果真大部分都不知道婚姻是什么?就草草地上了船,相爱也不过是短暂的相互吸引,这种感觉并不会一直持续不变。确实像是一滩死水,自己和妻子之间的问题不是一间房子的问题,是真是自己太老实了吗?

接触网的工作就是负责维护高铁顶上的接触线,每天的工作是次日零点到四点,因为是涉及到带电体,所以每个人都会安全预想,每次开会少说一个小时,加上准备工极具,基本上是从晚上十点就开始上班了。每个接触网工区大部分时间都耗费在去检修的路上,因为高铁上每个通道口的所在位置不同,所以作业结束回到被窝的基本天都亮了。

河川线大部分的线路是隧道,最长的隧道是碧水间隧道,全长十五点七公里,高铁的通过时间只需要不到一分钟,可人在隧道里检修,一晚上最多也就量公里。

山里的隧道有个特点,一年四季里面都很潮湿,腾起来的水雾像是尘埃一样,夏天在隧道呆久了会很湿冷,冬天反而干燥一点。

接触网的工作分为工作领导人,负责一个晚上所有的工作分配,地线监护,就是负责监护地线操作的人,还有就是地线操作人,天窗作业的时候整个线路的电都会停掉,为了消除感应电所以要接挂地线,还有就是高空作业,负责爬到接触网上去检修处理缺陷。

王权什么都干过,不过他最喜欢的就是地线监护,挂完地线就等这作业结束。

这天晚上是碧水间隧道的作业,王权分配到的工作是地线监护,操作是周飞,线路两人背着四组地线走了一公里多来到接挂地线的位置,挂完地线彼此各玩手机。

隧道里除了手机的光亮在也没有别的声音,王权关了手机灯,周飞的脸被自己的手机照的像是个雕塑。作业结束出了隧道已经是四点五十了,大家上了汽车就开始睡觉,王权却一点困意也没有。

“老王,你一点也不困啊?”司机老张问

“不是很困!”

外面的天已经开始亮起来了,天边的太阳正冉冉上升,新的一天要开始了,旧的一天还没结束。

“隧道里潮的很吧!?”老李为了驱赶困意总想说点什么

“嗯!”

“这个星期几个点?”

“五个!”接触网一晚上的作业都会说成点,这个星期有个五。

一个星期上班王权都心不在焉,在单位上班并没有马国锋说的那么好,唯一的便利是吃饭不用自己做,碗也不用刷。新综合工区才建好,连热水都没有就搬了进去。公司开始实施积分制,干多少活加多少分,好比今天你整理里材料间加五分,他干了工作领导人加十分,一分五块钱,以此类推。

制度细化到点到面。

星期三,晚上没有工作大家都出去喝酒了,王权一个人在房间,整个星期张琳都没给自己打过一个电话,到是儿子要过三次钱。洗过澡对着镜子里发稀身材发福的自己,王权再次沉默了。接班的时候他告诉自己,如果上班期间妻子给自己来电话就原谅她。他还是有点失望的。

周五王权一大早就离开了工区,高铁,汽车,他回到了乡下的老家,母亲准备了很多东西,核桃,梅干菜,柿子干,还有新鲜的桃子和葡萄。她还特意带上了发卡,银白的头头规规矩矩贴在脑门儿上。

“这些都是给孩子们带的!柿子干都是我亲手晒的”李芬拿起一个拳头大的桃子,递给王权:“后山的桃树今年结了不少,咱们这片就属这棵桃树甜,辉他妈不是喜欢吃桃子!”

王权接过桃子,张琳喜欢吃桃子的事自己不记得了,咬了一口酸甜可口。

“城里人吃个瓜果都还的自己买,哪有家里方便!”李芬哆哆嗦嗦的开始锁门,王权看着母亲衰老的背影心中眼中酸涩,这个破旧的房子还有什么好锁的,可再开门就是家,他夺过李芬手中的钥匙:“我来吧!”

“小琳没和你一起回来啊!”在儿媳妇面前,李芬总是有些局促

“她上班,走吧!”锁好门,王权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往外走,母亲已经年迈,走不快,两人走在乡间小路上慢慢悠悠地唠着家常,王权第一次意识到自己的母亲已经老了。

“妈这次多住几天吧,让我好好孝敬你!”

“不嫌弃妈烦了啊?”

“我什么时候嫌弃你烦了!”

“我去的事张琳知道吧!”

“嗯!”王权快走一步敷衍过去,他想说点什么又怕母亲看出什么破绽,索性什么也不说了。

坐着班车到了家已经五点了,家里依然没有人。

“都不在家啊!”李芬的脸上闪过一丝落寞

“妈,你先坐下休息一会吧,坐车应该很累!!”这次接母亲来,他没告诉任何人,到什么时候他才是这个家的主人。

母亲轻叹了一口气坐在了沙发上:“真是老了,站久了就有些头晕!”

王权给李芬倒了一杯热水:“多住几天,我好好孝敬你!”

“有你这句话我就知足了!”

这时门外有钥匙开门的声音,两人顺着声音望了过去,看门进来的是张琳,张琳一进门就看见坐在客厅沙发上的李芬和站着的王权,她先是一愣,硬是没叫人。

“小琳回来了!”还是李芬先开了口

“哦——妈,你来了”张琳站在门口换鞋,她看见李芬和王权都没换鞋“你什么时候来的”

“是小权早上去接我来的,他非要让我去检查身体!啊哟,我都忘了换鞋了!”李芬说着站起来准备往门口走。

“妈,不用换鞋了!”王权拉住李芬,他的情绪才平静下来,张琳又搞这种把戏,他立马来了气:“地板本来就脏了,不用换鞋!你看我不就没换!”

被儿子拉住,李芬站在中间立马察觉到夫妻情绪的不对,自己来难道儿媳妇不知道?他们是在闹矛盾?这个家是张琳当家她早就知道,如今儿子肯定在气头上,自己可不能火上浇油,的给他找个台阶下。

“你看琳琳都换了鞋你杂能不换呢!城里不比乡下,地脏了不还是的自己拖,我老糊涂了,你杂也不提醒我一下!”李芬说着拽起扶着自己手的王权往门口走:“来,你也把鞋给我换了”

“妈,你穿着就穿着吧,别换了!”张琳脸上的肉抖动了几下,王权自作主张地把母亲接过来居然没和自己打招呼!说好这个星期去看房的,他故意又把李芬接过来?她克制着愤怒,往自己房间走:“妈,我回来换件衣服,马上还要加班,今天真是不能陪你老人家吃饭了!”

李芬换上了平时王权穿的拖鞋,她看着张琳走进卧室把门关了起来,一旁站着没动的王权,她推了他一把:“你还愣着干什么啊?换鞋啊!”

王权换上了儿子的拖鞋,脚勉强挤进去。

李芬小声问:“吵架了?”

“看你说的,即使真吵架也不能在你来的时候吵啊!”

“男子汉在妻子面前要大度一点!”

换好衣服的张琳走了出来,她脸上挤出来的笑实在太牵强,可能她自己都感觉到了:“妈,我真是的出去了,今天真是对不住了”

李芬正在收拾地上的包:“我带了些你喜欢吃的桃子,你吃一个,小权去洗一下”

张琳没等王权接话,她先开了口:“不了,不了,可真不吃了!晚点回来我在陪你!”说着她换鞋出了门,王权今天的情绪不对,他怎么了?难道是发现自己婚外情了?不可能,自己那么小心,怎么会发现?看见他把母亲接来她确实很生气,可想到自己出轨在先,她反而气短了,她没有什么饭局,不过想给王权一个下马威,如今自己骑虎难下。

“妈,你站在这里干什么?”王辉走进了张琳正站在楼道里发呆

“啊!没有啊,我正准备出去,你奶奶来了正在上面!”

“奶奶真的来了!”王辉和李芬的感情很好,他兴奋难掩就要跑上楼,看着儿子的背影,张琳心中很不是个滋味。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无海寺[系统]在线阅读第4章 条件

    随着敲门声响起,姜月停下了锻炼。能感觉到自身的控制力变强了不少,但想要完全控制还是需要一两天的练习。将戒指再次变为吊坠戴在了脖子上,打开了门。“福伯,有什么事吗。”姜月站在了门口,挡住了床上的幼龙。很显然,现在还不是暴露双塔尼亚的时候。“小姐,午餐做好了。”福伯恭敬的答道:“还有凌云霄已经在路上了。

  • 我在异界玩APP在线阅读第9节

    虽然唐王笃定要做皇帝了,但这个身份转变的过程,是需要精心设计的。礼部的人查阅历代典籍,希望找到可以因循的旧例,忙活了很长一段时间。终于拟定了一个草案向唐王汇报,这是一个安静的清晨,第一缕阳光刚刚洒落下来。礼部尚书急匆匆的来到了唐王的官邸,唐王在唐屋接见了他。礼部尚书手里捧着你一定的草案,说:“臣等斟

  • 秦时明月之死生契阔乐园之塔的反抗

    “夕封哥哥!!夕封哥哥!!”“唔?这里是哪里?”夕封一边捂着疼痛的后脑勺,一边观察着周围的环境,他现在在一个山洞内,周围有着一群满身都是伤痕的小孩和老人。他知道自己肯定不是在自己的房间里,至于为什么?当然是夕封他竟然发现自己竟然变小了!!!要不是他心理素质非常的过硬,早就打呼小叫了。“夕封哥哥?”“

  • [娱乐圈]老婆不易追第六章在线阅读

    “呵呵没关系,举手之劳,”陶宇摆了摆手说道。“对了姑娘你现在准备去哪儿?”陶宇问。“我想去夜城投奔我的姑姑,谁知差点死在这儿。”女子回道。“哦、这样啊,那你现在能走了吗?”陶宇问道。嗯、女子说完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刚起来就身子一个趔趄,陶宇连忙过去扶住女子。女子脸一红也没有拒绝······“哎!我背

  • 我的情敌信息素过敏黯泪

    离开山洞之后,穿着破旧衣襟的陈寒看着月光,小丑面具摘了下来,皎洁的月光印在陈寒的脸上,焰灵姬也看到了陈寒的脸庞,年不过十七八可是却tuì.去了稚嫩,深邃的眼眸中带有不同于此刻的眼神。这样的人应该会成为一个势力里面不可缺少的一员,直觉告诉焰灵姬,救下她的这个人不是来自任何一个势力。他是一个不拘约束的人

  • 天道守卫者执法堂

    冬天的清晨,就算阳光明媚,空气中没有了寒冷的雾气萦绕,还是有点冷的。院子里,陆沉穿着麻衣,眼中凶光毕露,就像一头饥肠辘辘的远古凶兽发现猎物,一跃而起,张开血盆大口,对着猎物一口而去,那强横至极的气势,可劈山裂石。以他为圆心,一丈之内。地面的砂砾有节奏的上下颠簸,一块、两块、三块……入眼可见,密密麻麻

  • 查理九世之唐危寻雪2在线阅读第8章

    人潮人涌中,一个小男孩蜷卧在街道尽头的角落处。他看上去也就十二三岁,发梢凌乱,衣衫不整,安静得异常。他偶尔抬起头来,被额前的头发遮掩的双眸发散出明亮的狡黠光芒,迅速打量一遍街上的人群,旋即又低下头来,叫人看不出什么问题。终于,在他又一次抬起头之后,目光锁定在了某一个人身上,低声嘿嘿笑了笑,舒畅地伸了

  • 遇见豪门(GL)之风雪不及你情深

    nb.16十二月了,似乎周围的一切都开始蒙上白白的霜,气温下降得很快。最后一天的最后一节自习课,初辰对着我刚发的物理试卷认真的讲着。我望着他的脸,眉毛很清,眼睛低垂而柔和,睫毛长长的,像是一把刷子。脑袋被打了一下,我反应过来过面前是初辰正对着的脸:“别走神,好好听。”于是脸就微微红了夕阳从窗外无声地

  • 巨星之从好声音开始第8章在线阅读

    林荫想要睁开陈牧的落在自己肩膀上的手,可是气力毕竟不及终日练武的陈牧,也知道皱眉到:“人不是我杀的,她的死确实和那张家公子脱不了干系。”这是的林子枫和官府交代好转身看到的便是这一幕,一个健步,上前拦下陈牧的责问,把林荫揽到身后。“此事确实和荫儿无关,张家公子也是罪有应得。此事已结,你大可以回去了。”

  • 抗战从宝箱开始第5章在线阅读

    “修改规则能够无所不能的话,那么你们刚刚在面对我的时候为什么会畏惧呢?”玄离嘴角带着浅浅的微笑反问道。彦和莫甘娜听了两人脸上都闪过一抹尴尬,就好像偷吃的小女孩被家长抓到时一般的羞涩。莫甘娜和凯莎刚刚确实试图用生物引擎去解析甚至定义玄离,但是得到的结果却是死一般的沉寂!就连无法被定义这样的提示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