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恐怖小说 > 正文

大唐平阳传涤魂:入门

2021/6/11 1:33:18 作者:蓝云舒 来源:晋江文学城
大唐平阳传
大唐平阳传
作者:蓝云舒来源:晋江文学城
工作日每天更新,周末和节假日随缘更新,更新时间一般在深夜。谢谢大家。文案一:隋末乱世,烽烟四起黎民倒悬,群雄逐鹿他们要称霸一方他们要君临天下而她,要做一个真正的人这是一个女人的战争史文案二:“三娘啊,外头是男人的事,练武是男人的事,建功立业是男人的事……”“这世道,男人,是成王败寇,女人,只能逆来顺受。“谁让我们是女人呢?我们要认命!”“不,我不认。“我不信。“我,不服!”这个故事,就是一个大写的“不服”。本文每个工作日晚上更新,周末休息(节假日看情况)。本文有随机防盗设定,请大家理解。谢谢李糯

阴间的天亮就算是李白复生,怕是也写不出慷慨激昂。同样的,李清照也写不出那些诗情画意。

熬过了一天,起码我现在还活着,这是值得高兴的事情,而这高兴只维持了几秒,因为我还要熬过不知道多少天,而再想到涤魂的时候,我心里已经没有半点高兴的感觉。

“总得活着。”我微微的抬起手掌,慢慢的握了几次,手心里依然没有半点温度,颜色也依然是那略带透明的颜色。人间行难,别无它路。我想着孟婆说过的话,不管怎么样,起码是个希望。

我不知道自己在黄泉路上到底呆了多久,开始还在计算着日子,到了最后却连这一点习惯也被黄泉路上的罡风扯的支离破碎。同时破碎的还有自己身上那看起来还算牢固的盔甲。

如今的我,真的算是衣衫褴褛,盔甲也因为多日的风蚀变的破破烂烂,唯一还算干净的就是腰间挂着的那把长剑,虽然如今的剑柄早也变成了光秃秃的样子,但是剑身却是雪亮如新,毕竟这是自己身边唯一的长物了,而且也真的是因为这把剑我才能安安稳稳的活到现在。

“我应该感谢一下那名队长。”手掌摩擦在剑鞘上,我的声音也被搅碎在这罡风之中。

如今的我,其他的位置都已经用功法涤魂淬炼过了,唯一还差的就是脑袋和心脏,因为害怕,因为太清楚这两个位置意味着什么。

功法缓慢的发动,我努力的控制着它的速度。心脏在渐渐的崩裂,疼痛,只有一个感觉,也是这功法从头到尾唯一需要克服的东西,简单、直接、粗暴、残忍。

身体迅速的开始变的透明,意识也开始变的模糊,这种疼痛绝对不存在于我们所认知的疼痛级别内。

我或许能出一本书,书名就叫“你和我的疼痛”,销量一定不错。随后便是昏迷,而这也是我昏迷之前唯一的思想活动。

醒来之后,心脏正在嘭嘭的跳动着,这一刻,我觉得自己总算有点像人,虽然依然冰冷。

随后的几天我除了躲藏就是继续巩固自己的修炼成果,效果是显著的,心脏跳动的越发有力。

还剩下脑袋,再次天亮的时候,我咬着牙发动了涤魂功法,这次是脑袋缓慢的崩裂,随之崩裂的似乎还有意识。

我的意识瞬间如同被扯乱的胶片,各种回忆、感受、认知,混乱的在意识中呼啸而过,有生前的,也有死后的。

混乱的感觉绝对会让人发疯,而发疯自然会让人走火入魔,而我现在就在这边缘疯狂的奔跑。

混乱的意识让我根本不知道自己会做什么,也无法感知周围发生的一切。我睁着眼睛,却看到的混乱、颠倒、虚幻的世界。

人影闪过。

一袭灰白的衣衫轻轻的站在不远处,身后似乎还跟着两个人,只是因为漫天的罡风和黄沙,根本看不清楚来人。

“不错。”孟婆身后两个人中一个说,短发,古铜色的皮肤,匀称却充满力量的身体,一身暗黑色的衣服。

“嗯。”另一人附和了一声,像一名古代的书生,羽扇纶巾,嘴角的笑容让人如沐春风。

“现在你俩放心了?”孟婆那独有的声音穿过漫天黄沙,清晰的传出。

“嘿嘿,多谢姐姐帮忙。”暗黑色的人笑呵呵的说着。

“他自己的路,你们两个最好不要插手,这点道理你们肯定明白。就算是乾坤大劫难逃,也是这乾坤的命数,你俩数万年护着乾坤鼎,也是太执着了。”孟婆继续说。

“姐姐教训的是。”

“行了,你们走吧,这小子有我在,不会死的。”孟婆说完话就没有再理身后的两人,只是眼神安安静静的看着状若疯汉的任意。

我应该昏迷,那样应该会舒服很多。可惜这种直接来源于意识的拉扯,却是绝对不会让一个人安安稳稳的昏迷的,自己根本不属于自己,好像一切都交给了运气。

不知道过了多少的时间,我能感觉到了疼痛。

头痛,非常痛,我双手抱向脑袋,然后就一头栽进了面前的黄沙里,总算昏迷了。

醒来之后,脑袋虽然依然有一些胀痛,但是意识是绝对清醒的,迅速的打量了一下周围,然后检查一遍自己,还好,自己没做出什么让自己后悔的事情。

习惯性的去查看自己记忆里的功法涤魂,却发现功法涤魂已经变了一副模样,除了开头的六个大字依旧“疼痛”以外,里边的内容全部都变了。

涤魂,入门。一个简单的级别介绍,后边就是详细的修炼方式了,一样的简单,没有什么复杂的修炼方式,这次不用把自己搞的稀烂了。这次好,把自己当成面团揉就可以了。但是当我尝试修炼了一下之后才知道,这揉和搞的稀烂绝对不会有多大的区别,甚至犹有过之。等到我总算全都搞明白这入门的修炼方式之后,我感觉自己哭的心都有了。

涤魂有着很简单的修炼方式,但是能被孟婆拿出来,绝对不会是这么简单的功法,再看现在,自己修炼到了入门的级别,前边的就那么不翼而飞,就更不会简单。所以也会更疼,因为之前的修炼已经把自己的魂魄修炼的比较结实,所以现在想捏碎了再揉就更难。

多么简单的道理,多么要命的道理,我感觉自己的血压有点高,要是自己有血压的话。

不过效果也是很明显的,我抬起双手,阳光从指缝间透过来,能感觉到手掌上有一丝丝的温度,手掌也不再有半点透明的感觉,总之我感觉自己现在更像人了。

眼前依然是漫卷的黄沙,黄泉路也依然荒凉,不过我现在的心情还算是好的,起码自己多了点能活下去的资本,进步总是让人高兴的嘛。

从怀里掏出地图,辨认了一下方向。

该离开这里了,如今涤魂已经达到入门,碎山的功法也要开始修炼,我不知道前边到底是什么,但是我清楚我脚下的是什么,黄泉路不会是终点。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超级大官商在线阅读第1节

    “滴,检测到宿主的灵魂状态。”“记忆传送中……”“警报!警报!积分不足,灵魂处于不稳定状态,请宿主及时捡垃圾以补充积分!”冰冷的机械音在陆言耳边滴滴的响个不停,陆言捂住自己剧烈疼痛的脑袋,慢慢消化着脑子里乱七八糟的记忆。几分钟后,疼痛感慢慢消失,陆言抹了把自己额头上的汗,打量着四周。自己应该是在办公

  • 悸动的黑白青春烤鸡,我是专业的!

    因为烤鸡的香味十分诱人,前来吃烤鸡的玩家越来越多,莫一铭一个纵身直接跳到了树上去。“他怎么了?”楚凌阳抬头看了一眼树上的莫一铭,向旁边的洛成问道。“老大他不习惯人多的场合,除了打怪的时候,其他时间只要人一多他就不自在。”洛成回道。说完他便继续帮楚凌阳维持现场的秩序。楚凌阳听完点了点头,继续埋头做烤鸡

  • 我帮主角上位的日子[系统]在线阅读找到食物

    平静的副楼宿舍,阳光透过大楼,照在里面,黑色的血迹以及游荡的丧尸,这一切都比黑夜显得阴冷许多,空气中的血腥味,还多了一种死尸才有的恶臭味。回到四楼,依然没有一只丧尸走进这里,那两只死去的变异丧尸头上,飞舞着无数的苍蝇,伤口里长满了蛆,不停的扭动,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样子,远远看去恶心无比,或许这就是他们

  • 棒打鸳鸯活受罪第6章在线阅读

    目前王衍经济能力有限,虽然自己所需要的药材多数为普通的,大多数药房、药店都可以购买。但既然来到了京都,自然就要好好逛一逛全国最大的药材市场——潘家园。潘家园,根据王衍在网上搜索到的内容得知,潘家是医药世家,据传说其祖上是神医华佗的第二弟子,随着时代变迁,朝代更替,潘家人世代行医,近代定居京都,原本这

  • 超神学院之谁主沉浮在线阅读第七章

    “厉害了楚枫。”陈赤赤对着楚枫,竖起了大拇指。“借你的砍刀,我试试。”陈赤赤看着楚枫手里的砍刀,脸上露出了,跃跃欲试的表情出来。“楚枫,让赤赤试试吧!”何老师听到陈赤赤的话,抿嘴一乐,看向了陈赤赤,露出了一抹的坏笑道。“好的....”楚枫点了点脑袋。“加油赤赤,我相信你行的。”熱巴嘻嘻笑了笑,对着陈

  • 重生之唯我独尊变画为真(求评价)

    过来帮忙的村民和管理员,虽然好奇刘风为什么要这个。不过他们都没有开口询问,只是不解的看着。秋生和文才两人是很想知道刘风这是要做什么,不过却不敢去问。他们两很清楚,这要是去问,除了被刘风一顿怼,不会有其他结果。自己不能问,这两兄弟只好把目光落在管理员这边,希望他去问个明白。只是看到管理员没有一点想去问

  • 末世上将的小锦鲤之第二章

    “你不用吃那么急,没人跟你抢啊。”斑和柱间看着这个和柱间长得一模一样的人迅速解决掉了两人份的早餐。柱间又拿来了一包蘑菇脆片零食,拆开递给了千手柱间。“噢噢噢!是蘑菇干?”千手柱间看了看袋子里的食物,又开心地吃了起来。刚刚这人简直跟饿死鬼投胎一般,让斑有点不忍心,于是拉着柱间耐心地在餐桌前坐下,并把所

  • 心有一诺之幽冥丹(4)

    听到白明的话,李名扬连忙从房子里冲了出来。现在能够解开自己心中疑团的,估计也就只能靠大长老亲口来解释了。一号房本来就离院子的大门最近,李名扬又是第一个冲出来,一出门就看到大长老已经在不远处稳稳的站着。此时的郭云山少了几分面对所有玲珑门修士时的霸气,倒是多了几分儒雅,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中年文士。看到第一

  • 论实力主义至上的可行性在线阅读第3章

    杨浅也不知道自己落在了那里,杨浅隐约能感觉到自己像是砸进了某个房间里,反正那大腿粗细的横梁杨浅可是硬生生砸断了!此时杨浅拼命的想睁开眼睛,可是那身体上传来的疼痛已经脑袋里传来的空白,还是战胜了杨浅的意识,然而就在杨浅昏迷的时候却看见两个老者正在下棋,而自己就离那两个人不到一米,令杨浅失望的是,那两个

  • 战羽之初见

    认识她那天,祖国西南大地正经历一场惊天浩劫。里氏八级大地震席卷全军的心。林斯义临危受命在震后第一天夜里乘坐直升机准备空降灾区,可当晚天寒地冻,飞机雨刷都冻住,飞行员完全盲开至震中仙林县城,无法迫降,又折腾返回。第二天白天再次大雨,到第三天一早才拨云见日。天气仍旧寒冷,浓雾与云层将仙林上空遮盖地仿佛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