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架空小说 > 正文

三朝书之相识

2021/6/11 18:54:35 作者:赏饭罚饿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三朝书
三朝书
作者:赏饭罚饿来源:晋江文学城
尚书府上的二小姐,相貌标致,知书达理,只可惜天生残疾。十七岁这年,明霜身边多了一个沉默寡言的贴身侍卫。为她遮风挡雨,上天入地。江城:“老爷吩咐过,不能出门。”明霜:“哎,他们总嫌我麻烦,不带我去,我也知道你嫌我……”江城:“……我去准备马车。”她就知道这个人的心肠是最软的。【轮椅的二小姐X忠犬侍卫】我的专栏求抱走!【公告】谢谢大家,全文完结了。爱你们(^-^)

“昨天那场打架你们听说了吗。”整个三院以及其他地方底下到处议论纷纷,有些人绘声绘色的讲诉昨日的情景,有些人为之叫好,有些人为之可惜。

“听说丙院的金锣被执法队带走要关起码。两个月禁闭,千不该万不该惹王林,哎。”

金锣端坐在幽暗的房间内,两手端与胸前,竟练起阴阳双绝起来。“两个月正好让我安心修炼。”边练着另一侧则响起了咳嗽声了。

“看来这地方不止我一个关禁闭。”金锣心想道。

此时一个看管人模样的人咚咚的敲了几下门窗,金锣起身打开门窗,真好可以看到房外的情况:一个浑身绑着布条的胖子从袖口掏出东西塞给看管人,“不要太久。”“多谢师兄。”

“朱富贵?”金锣问道。

“师弟,是我。”说完朱富贵竟哭泣起来,“都怪我,害师弟被关在此中。”

“我这里很好,有吃有喝,也不用去学院,想睡就睡,逍遥的很。”

“金师弟,你不要说了,这那是人待的地方,你放心我已经联系父亲,到时候我往上面疏通疏通,应该很快能出来。”

“朱师兄,你的心意我领了,听我的千万不要在浪费钱了。你要真心为我好,不如回头多带点美食过来。”

朱富贵擦了擦眼泪,“好的,师弟,这天下的美食我挨个让你吃一边。”

“我关两个月又不是要关一辈子,等出来我们在好好吃,你也不要有事没事哭,当知道男儿当自强,好好修炼,这个世界本来就是弱肉强食,你不去欺负人,但至少也要让人不敢欺负你。”

“师弟你放心,我一定会变强的,当时候我罩着你。”

“我等着那一天,你现在好回去修炼了。”

“好,明天我给你带好吃的。”朱富贵笑道。

朱富贵离开没多久,金锣正准备继续修炼,此时牢门窗外又响起声音,金锣抽身一看,只见看管的师兄点头哈腰,脸上带着笑容,领着两个女子来到门前。

“你先下去吧。”

“师妹有什么事尽管吩咐。”

“多谢师兄。”清月舞微微行礼。

“月舞,你来这里干什么,阴森森的,我们还是快走吧,让你父亲知道了又要被骂了。”乐瑶说道。

“我爹才管不了我那。”

青月舞微微下身,靠近屋内,此时金锣真透过门窗向屋外望去:一身白色的拖地长裙,宽大的衣摆上绣着粉色的花纹,臂上挽迤着丈许来长的烟罗紫轻绡。芊芊细腰,用一条紫色镶着翡翠织锦腰带系上。乌黑的秀发用一条淡紫色的丝带系起,几丝秀发淘气的垂落双肩,将弹指可破的肌肤衬得更加湛白。脸上未施粉黛,却清新动人。

“好俊俏的小丫头。”金锣脱口而出。

清月舞顿时撅起小嘴,道:“谁是小丫头,我可是你师姐。”

“师姐?”金锣上下打量着清月舞,看着她顿时两脸泛红,一旁的乐瑶见此:“这小子轻浮的很,月舞我们走。”

金锣斜眼望去,绿衣裹体,金丝缠足,头上梳着两个小马辫,看着十分可爱。“你这小丫头又是谁。”

“没大没小,本姑娘乐瑶,也是你师姐,出去看我不好好收拾你。”

“原来是两位师姐,素刚才冒失了。”金锣笑道:“两位美女姐姐,不会是来找再下的吧。”

“算你识相。”乐瑶听着美女两字顿时喜笑颜开。

“在下清月舞,昨日我见你不畏强权,力敌赵德,甚是佩服。相与师弟交个朋友。”

“与美女相交,在下求之不得。”

“即是朋友,你可放心,我会求得爹爹,让你早日出来。”

“那就多谢两位师姐了。”

“时候不早,我们也回去了,改日再聚。”

“两位美女姐姐,慢走。”

陈如刚送走两女,一个高大的身影显现在门口,“博天,你来这里干什么。”

“陈师兄,我来看看你还不行。”慕容博天拿出一坛美酒递到其跟前,陈如揭开坛口闻闻道:“好酒。”

“慕容师弟,无事不登三宝殿,你我那么熟有话直说。”

“我有一个小师弟,关在此处想来看望一下。”

“你不要说是金锣那小子。”

“正是。”

“怪了邪了,今天是什么日子那么多人找他。”

“哈哈哈,不知道方便吗。”

“你我关系那么好,小事一桩,不过不要待的太久。”

“多谢师兄,改天到我那去一醉方休。”

金锣刚刚坐定,参悟阴阳之法,门口便飘过一丝酒香。

“我有一坛美酒,师弟可否相品尝一二。”

“求之不得。”金锣接过飞来的美酒,揭开酒瓶大口一喝。

“不错,不错。”

“不知这位兄台如何称呼。”

“慕容博天。”

“原来是慕容师兄,不知道因何事而来,莫非是来看望在下。”

“我只是来给你提个醒,住进这里的人有些很快能出去,有些一辈子也出不去。”

“你认为我是那种?”金锣拿起酒壶又是一口道。

“王林睚眦必报,不会轻易放过金师弟。”

“我为鱼肉,听天由命。”

“谋事在人 成事在天。”慕容博天扔过一个瓷瓶。

金锣接过瓷瓶,往鼻子闻了闻会意一笑:“多谢了。”

“就此别过,他日再见。”

“多谢你的美酒。”

金锣握着酒坛又是一口饮进,隔壁房间内又响起咳嗽声,“小师弟,能否让我尝一口。”

“你我相距一墙,我如何将它送过去。”

“无妨,你将酒坛置于窗外我至有办法。”

“好。”金锣单手将酒坛提至窗外,一股阴冷之气忽然袭来,坛中之酒竟开始转动,不一会形成一股细流,缓缓流向隔壁。

“好酒。”隔壁传来一声。

金锣一看坛中所剩无几忙将酒坛撤回,“你这人我好心让你品尝,你倒好吃个精光。”

“小师弟,太小气了,你有朋友相送,而且不日便能出去,还怜惜这点酒水。我在这十年了,好久没尝过这酒水的味道了。”

“十年?这位师兄你这是犯了多大的罪被关那么久。”

“说来话长,你要想听不妨将剩下的美酒也给我。”

“你是想着法骗我的酒。”

“我来这里那么久难得有个人过来,就想和你聊聊。”

“看你怪可怜的,拿去。”

“在下赵波,多谢小师弟了。”赵波一饮而尽,不时竟咳嗽起来。

“我听你老是咳嗽。”

“老毛病了。

赵波长吁一口气道:“我本是无极七杰之一,天赋异禀,风流倜傥,玉树临风。”

“慢着慢着,你能捡重点讲吗,那什么无极七杰我也没听过,是不是你吹牛。”

“你是不是新来的,无极七杰你都没听过。”

“不好意思,赵师兄,我昨天才进教。”

“什么,昨天进教,今天就进来了,赵某真是对你刮目相看,犯了什么事。”

“打了王林的手下,他老爹好像是什么护法。”

“有其子必有其父,王建也不是什么好鸟。”

“你认识王建。”

“七杰,我摆第三,他排老末,你说认识不。”

“原来你那么牛逼,那现在怎么混到如此惨。”

“一言难尽,十年前,我受师父掌教真人之命前去参加东瀛碧海岛岛主柳叶真雄的聚仙会,不曾想到竟遇到生命中的她,那段日子宛如昨日,可惜仙会结束,我要回教中复命,我说服了她随我一起回教。”

“这不是真好吗?”

“可惜她是柳叶真雄的女人。”

“我与她连夜出逃,还是被他找到,我拼死力战怎耐实力不济,深受重伤,婉儿为了我重回他怀抱。因为我导致无极教和碧海岛的关系紧张,掌教真人罚我在此三十年。在这幽闭中缺少修炼资源,伤势也未痊愈,每天靠着自己力量修复伤势,实力竟然从青阶七品跌落到五品,过完剩余的二十年估计已是青阶一品,到时候就算出去,也只是徒被人耻笑。”

“你伤势现在如何?”

“心扉衰竭,只有不停输入精气才勉强支撑。”

“赵师兄,说来也瞧,早年间我遇到一个奇人,他见我人不错,传授了我几样修心补肺之法,你我有缘,我将此法传你,你不妨试试看如何。”

“竟有此法,那快速速传我。”

金锣依言将此心法告知赵波,赵波迅速坐定,运作精气,不一会顿觉神清气爽。“金师弟,此为何法,竟如此神奇,初练就感觉伤势有所好转。”

“我也不知道叫什么,反正对你有效,你就练好了。”金锣心想道此法乃天庭圣医老祖不传之术我可是好不容易骗过来的,便宜你小子了。”

这边正,修炼着,只听门外又有响动,“今天是什么日子,这禁闭室如此热闹。”

“这间就是金锣的房间。”

“好,多谢师兄。”

金锣抬眼一看竟是王林。

“金师弟别来无恙。”

“有什么事劳驾王师兄光临。”

“金锣,其实吧我这人最重师门情谊,赵德昨日做的是实在过分,他日我让他想你陪个不是。”

“王师兄,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爽快,我这人把一想惜英雄,你只要以心魔启示,以后效忠于我,我保你在无极教风生水起。”

“哈哈哈,我看不如你跟我混吧,我保你能多活几年。”金锣笑道。

“敬酒不吃吃罚酒,你以为你能出的去,不被我所用,你就在这里等死吧。”王林怒道。

“你,你....”金锣忽然口吐白沫,大叫道:“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隔壁赵波一听不对,忙喊道:“快来有人杀人了。”

王林见到,顿时愣比。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越城之恋罗天大醮正式开启!!(新书求呵护!!!)

    “原来是长青啊!”老天师依旧不动声色的说道:“你师父太朴身体近来可好?”别看老天师表面上和颜悦色,实则心里已经将太朴这老小子骂了上百遍!“我师父身体无恙,长青此次前来参加罗天大醮,就是奉家师之名,光耀妙音道法!”陈长青恭恭敬敬,脸色如常回应道。“嗯嗯,那就好!”“灵玉啊,你去招呼一下其它来客,我有话

  • 重生毒妃惊华第二章在线阅读

    我爱慕的笑容灿若朝霞第二章虽说记者招待会险过,但在林氏这边并不好过,从温敛十年前被驱逐出国,林家就跟她讲明她以后和林家再也没有任何关系。这次闹出的丑闻,显然触碰了林家人的底线。来的时候因为林清予的安排,温敛并未受到任何怠慢,但开完记者会林清雪在林氏集团的大楼里快步追到了她,一句话没说先是赏了她一个巴

  • 他的毒舌向导第7章在线阅读

    “凝儿,那天你晕倒,有没有怎么样啊?我,我很担心你…”沈咲夜对着被他强行拉到办公室凝儿关心地说。凝儿看着他,一点也没有平时的霸气,眼神里只有对自己的关心,心里隐隐作痛,“没有,有蓝伊照顾我,我很好,总经理不用担心。”沈咲夜的眼神瞬间犀利起来,他狠狠的抓着凝儿的手腕,“你是说你昨天没来上班,李蓝伊一直

  • 名侦探玛丽在线阅读第2节

    天空中依稀挂着几朵惨淡的云,皎皎之月已登上天幕,大地如同被覆盖了一层雪衣般白净。远处,不时还传来几声野狼的嚎叫。这万籁俱寂的夜晚,突然被窸窸窣窣的声响给打扰。一道身影慌忙闪过,穿梭在一处村庄附近的山林之中。“快追,不能让他跑了!”紧随其后的是一群穷追不舍的追杀者。在这月夜,一场追杀游戏在此展开。在看

  • 寒门三姑娘之她勇敢的说了(6)

    为什么,她真的不懂。她跟夏唯安从小一起长大,她一直相信,那个小时候为她打架的唯安哥哥是喜欢她的。他们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他们才是所有人都应该祝福的一对。可她肖展颜为什么要硬生生的挤进来,为什么要来打破她的梦。她讨厌肖展颜,甚至是恨肖展颜,一直都恨。“陈然哥,我恨肖展颜,我好恨好恨她。我恨她为什么要抢走

  • 终结的炽天使开始在线阅读第8节

    周六阳光明媚是个极好的天气,及云山脚下鎏金湖边有个老年中心,此刻唐心推着一个花白头发的老太太慢慢走在湖边的绿荫小道上,两人低声说着话,唐心不知说了什么,引得老太太不时咯咯乐出声。唐心是顾老太太看着长大的孩子,侍她如亲孙女一般,顾老太太有个儿子,一家在美国不常回来,唐心一有空就来看她,老太太一直有高血

  • 穿成炮灰郡主后之动物系·古代种·恐鳄形态(9)

    “哈哈,老子就是赏金一亿三千万贝利的‘食人鳄’克罗克尔,在你死之前,可以记住这个名字。”那个凶恶汉子咧着他那张大嘴,大笑着说道。很显然,经过这一番比试之后,克罗克尔已经认可了索伦的实力,否则他可不会向蝼蚁之辈报上自己的名号的了。索伦听到这个名字之后,心中微微一动,然后询问道:“你叫克罗克尔?那你和沙

  • 致命漏洞海贼王世界与抽取系统

    “日了个哈士奇的,这究竟是个什么鬼地方?”昏暗的死胡同里,愣愣看着那堵严严实实挡在眼前的墙壁,有点发霉的空气顺着鼻腔直钻大脑。沐云无比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浑浑噩噩的大脑逐渐清醒过来。还有感觉?奇了怪了,记得自己不是已经出车祸死了吗……而且……这黑咕隆咚的又是什么地方?建筑物不论是造型还是材料,和钢筋

  • 大隋:老子要做皇帝真是闻名不如见面

    夜晚,悄悄的降临。一艘海贼船行驶在大海之上,房间里面,身穿紫色性感比基尼的妮可罗宾害羞的坐在床头,羞红着一张脸把头埋在胸前的伟岸之间。楚凡抱起妮可罗宾压在柔软的纱帐之上,开始翻山越岭,攀登高峰。同时越过山丘丛林,直奔山沟而去。山沟宛如溪水潺潺,流动着绵绵溪水,潺潺打湿丛林的芦苇。楚凡登上高峰,黏住高

  • 陈爷的嚣张日常之错的时间,错的人

    但他却不想放弃。很罕见的对一个人有这么大的执着。这一等,就是四年。等到了时机成熟,等到了这“偶然”的遇见。他知道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陆琳琅拿出那支药毫不犹豫地注射下去。在旁观人的眼里像是在注射毒品,动作干净利落,很酷。其实现在回忆起来,她都不知道自己当时为什么要注射下去,但那似乎是控制不住的。后来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