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架空小说 > 正文

从漠北转账开始重建盛唐在线阅读第十章

2021/6/11 19:35:59 作者:铁和铁 来源:飞卢小说网
从漠北转账开始重建盛唐
从漠北转账开始重建盛唐
作者:铁和铁来源:飞卢小说网
绕路须知:一、此书无女主,不喜的读者巨巨请直接绕路!二、此书非贞观而是唐朝衰落的后唐玄宗时期,不喜的读者巨巨请直接绕路!三、此书灵感来源于大唐漠北最后一次转账,主角穿到漠北开始重塑安西,重塑西域,最终重塑大唐!此书主张铁和血,对蛮夷全部斩尽杀绝,有圣母情怀的读者巨巨也请绕路!杀戮鲜血换清泉绿洲,原君归来魂魄依然是少年!(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白素贞看燕赤霞笑成这样,忍不住垂下了眼帘:“你笑什么?”

燕赤霞有些讷讷的,平时那副潇洒的劲儿倒是消失的一干二净,此刻看起来更像个普通的傻小子。

对面的胡芸仙和小青早就停止了打闹,小青躺在胡芸仙的怀里,眼里满是好奇。而胡芸仙则隐秘地笑了笑。

“好了,吃饭吧。”白素贞不怕小青,但是总觉得胡芸仙的目光叫人背后发毛,便赶紧拉回了话题,“燕赤霞,你打算怎么做?”

燕赤霞低着头想了想,说道:“我要先起一卦,看看那个邪物究竟藏到了什么地方。接着再将我的匣中剑祭炼一番,若是能够在匣中剑上刻一些符文就更好了,这样匣中剑不仅威力能够大增,也能够和借来的三分文气更好的配合。”

胡芸仙都不用看,都能够感觉到匣中剑在匣子里面瑟瑟发抖。她颇为同情地看了一眼摆在燕赤霞身边的匣子,叹了口气说道:“那你做这么些事情,要多长时间?”

燕赤霞一阵语塞,旁边的白素贞也叹了口气:“耗时太长了,先不说那邪物会不会趁机逃离苏城,光是你在这耗费的时间,就足够那邪物再杀上几人。”

燕赤霞这下也没办法了,他皱着眉头道:“并非我有意拖沓,实在是这匣中剑我也未曾完全掌握,再加上先前和那邪物对垒之时,受了些暗伤……我现在其实还没有恢复过来。”

小青闻言,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那你先前说的那么信誓旦旦的?你这小道士,光会说大话。”

燕赤霞赶紧争辩道:“我没有!我不是!你不要乱说啊!”

就在两个人吵吵闹闹的时候,胡芸仙的目光却不由自主地落在了那一柄匣中剑上。她能够清晰地感受到匣中剑躺在匣子里面的不满,同时还有几分想要证明自己的冲动。

……看来这匣中剑是真的有灵,这明显是开了灵智了,假以时日,怕不是能够修炼成人型。

仿佛是感受到了胡芸仙的想法似的,匣中剑突然跳了一下,带着外头的匣子也蹦了蹦,发出了当啷一声响,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

燕赤霞有些奇怪地将匣中剑拿了起来,摆在桌子上仔细打量了一下:“这剑怎么了?从昨天的时候就好像有些不太对劲。”

胡芸仙瞬间就感应到,匣中剑对燕赤霞产生了一丝丝的鄙视,就和小孩子闹脾气一样。

她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燕赤霞以为胡芸仙在笑话自己,禁不住老脸一红。胡芸仙抬眼看着燕赤霞,含笑道:“燕道长,若是你不介意,可否将匣中剑借我一观?”

燕赤霞并没有推脱,很爽快地将匣中剑递给了胡芸仙。

当胡芸仙触碰到匣中剑的盒子的那一瞬间,四人只听到空气中蓦地响起了一声剑鸣,仿佛波纹一般荡漾而开,法力略低微一些的小青甚至被震得头晕眼花,差点没显出下半身的蛇形来。

胡芸仙却半分都没有被这剑鸣声影响,她将匣中剑一把抽出,只见匣中剑剑身上一道寒芒闪过,雪白的剑身倒映着胡芸仙的双眼,无形的剑气几乎能够刺痛人眼。

“锋芒毕现,真是把好剑,”胡芸仙叹息道,“燕道长,你可要多用用它,莫要真叫这匣中剑变成了匣中剑。”

燕赤霞自然是连连点头,不用胡芸仙说他也会好好地对待匣中剑的,这可是他的老伙伴了。

胡芸仙又将匣中剑剑尖朝上,竖着举在了面前。她略微凑近仔细端详了一番,蓦地伸出手指,将剑身上的一缕青气拈在了指尖之上,仿佛抽丝一般,将那一缕青气从剑身上抽了出来。

“这就是从那苏城县令的身上,借来的三分文气吗?”胡芸仙好奇地看着那缠缠绕绕的文气,仿佛像是在玩普通的线团一样,将文气绕在葱白般的指尖之上,“看起来倒是奇特。”

燕赤霞看得冷汗都要下来了:“……胡姑娘,这文气可不能弄坏了啊,我回头还要将它还给那苏城县令呢。”

“放心吧,”胡芸仙笑了笑,轻轻屈指一弹,便将那文气重新弹回到了匣中剑剑身之上,一边的小青见了,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总觉得那一股青气仿佛凝练了许多。

匣中剑也又一次发出了小声的剑鸣,不过这回有耳朵就能够听出来,匣中剑颇为开心。

燕赤霞看着胡芸仙手里面的匣中剑,都有些吃味了:“这家伙真是……在我手上的时候,从来没有这么听话过。”

“真的?”胡芸仙笑眯眯地看了燕赤霞一眼,“可我怎么觉得,匣中剑很喜欢你呢?”

似乎是为了应和胡芸仙的话,匣中剑居然憋足了劲儿闪了下剑光,周围四人先是一愣,旋即便哈哈大笑了起来。

待笑声渐歇,胡芸仙眼神亮闪闪地看向了燕赤霞:“燕道长,你方才不是说要准备许久吗?我如今一见匣中剑,倒是有了个好法子,不知道燕道长愿不愿意听上一听?”

燕赤霞毫不犹豫地点点头:“愿闻其详。”

——

苏城南边的一条小巷里,阳光常年照不到,周围青苔遍生,明明是白天,却依旧显得阴暗潮湿。

就在这样的小巷子里,一团黑影正蜷缩在墙角处,低沉粗嘎地喘息着,听起来仿佛是一头受伤的野兽一般,周围的空气当中也充满了腥臊恶臭,简直如入鲍鱼之肆。

“该死的……该死的臭道士!”黑影咬牙切齿地低声嘶吼着,“三番两次坏我好事!”

她这次不过是照常想要吃一颗人心,可那爱多管闲事的道士先是挂了把拂尘,接着又追去了隔壁。若不是中间出了岔子,她怕是要命丧当场。

可即便是逃了,她也受了严重的伤,只能够像一只老鼠一样困在这儿,不得见天日。

这次可真的是得不偿失,从王家那傻子胸口里掏出的红心并不足以补充伤口,还折损了她两张人皮。苏城不可久待,她必须要赶紧找一个能够补充力量的地方,最好是能够再吃一颗人心。

她在心里头飞快地盘算着,同时勉力支撑起自己已经有些溃散的身体——她如今还有最后一张人皮,幸好是张美女皮,说不准还能够骗上些傻子。

只见地面上的一团黑影渐渐地扭曲起来,变成了一个人的形象。那人形黑影仿佛是有呼吸一般,不断地涨开且收缩,最后慢慢地,一张被卷成一卷的画轴便被黑影吞吐了出来。

黑影迫不及待地抓过了地面上的人皮画轴,将画轴飞速地抖了开来,披到了身上,不过是霎时间,她便从一团鬼影摇身一变,变成了一个眉目如画,娇娇怯怯的二八佳人,身上穿着简单的布裙,梳着常见的垂挂髻,却丝毫不损她的靓丽容颜。保准叫男人光是看上一眼,就能够骨头酥上半天。

只是这样的一个绝代佳人,走起路来却有些跌跌撞撞的,仿佛是身体不太好。

她慢腾腾地往前挪动着,燕赤霞造成的伤实在是太重了,那柄剑也不知道是怎么打造的,剑气当中蕴含着浩然正气,偏生是她这种邪物最为害怕的东西。尽管有心想要快些走出这小巷子,但是实在是力不从心,最终,她晃了两下,便倒在了地上,意识也开始渐渐地模糊起来。

在她晕过去的前一秒,只听到一阵孩童清脆的笑声由远及近,紧接着,便是一个小姑娘的声音吵闹着响起:“呀!前面有个人!”

人?我可不是人。

——

白家小院里,胡芸仙正坐在庭院当中的树下,抬头眺望着天上的明月。

尽管她如今已经是半仙之体,但是距离那每夜吸食月华的日子却也没有多久,只是如今回想起来,胡芸仙还有些恍惚。

那一天,为什么三圣母会落在不归山上?她那身负重伤的模样,又是被谁所伤?二郎神吗?

前世里,胡芸仙看过的影视作品当中,二郎神的形象更多是一个玉面郎君,心地善良,重情隐忍。

然而在这样的一个人鬼妖共存的世界里,胡芸仙却一点儿都不敢掉以轻心——都说神仙断情绝爱,二郎神若是真对三圣母有怜悯疼惜之心,听调不听宣的他,怎么能不把三圣母护在羽翼之下?

胡芸仙想得入神,眼神便有些迷离。她微微抬起手,凭空一握,一盏古朴的莲花状灯便悄然出现在了胡芸仙的手中。

——宝莲灯如今已经融入她的血肉,法力为她所用,法宝自然也会为她所用。

“也不知晓拿着你,是福还是祸。”胡芸仙看着手上的那盏灯,喃喃自语。声音就好似气流融入微风,倏忽间从唇齿而出,便消散于无形之中。

宝莲灯与胡芸仙心有灵犀,略微闪了闪,以作回应。胡芸仙抿了抿唇,露出了一个清浅的笑意。

“罢了,人生如梦亦如雾,缘生缘灭还自在,想多了也是作茧自缚,不如睡去,不如睡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名侦探玛丽在线阅读第2节

    天空中依稀挂着几朵惨淡的云,皎皎之月已登上天幕,大地如同被覆盖了一层雪衣般白净。远处,不时还传来几声野狼的嚎叫。这万籁俱寂的夜晚,突然被窸窸窣窣的声响给打扰。一道身影慌忙闪过,穿梭在一处村庄附近的山林之中。“快追,不能让他跑了!”紧随其后的是一群穷追不舍的追杀者。在这月夜,一场追杀游戏在此展开。在看

  • 寒门三姑娘之她勇敢的说了(6)

    为什么,她真的不懂。她跟夏唯安从小一起长大,她一直相信,那个小时候为她打架的唯安哥哥是喜欢她的。他们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他们才是所有人都应该祝福的一对。可她肖展颜为什么要硬生生的挤进来,为什么要来打破她的梦。她讨厌肖展颜,甚至是恨肖展颜,一直都恨。“陈然哥,我恨肖展颜,我好恨好恨她。我恨她为什么要抢走

  • 终结的炽天使开始在线阅读第8节

    周六阳光明媚是个极好的天气,及云山脚下鎏金湖边有个老年中心,此刻唐心推着一个花白头发的老太太慢慢走在湖边的绿荫小道上,两人低声说着话,唐心不知说了什么,引得老太太不时咯咯乐出声。唐心是顾老太太看着长大的孩子,侍她如亲孙女一般,顾老太太有个儿子,一家在美国不常回来,唐心一有空就来看她,老太太一直有高血

  • 穿成炮灰郡主后之动物系·古代种·恐鳄形态(9)

    “哈哈,老子就是赏金一亿三千万贝利的‘食人鳄’克罗克尔,在你死之前,可以记住这个名字。”那个凶恶汉子咧着他那张大嘴,大笑着说道。很显然,经过这一番比试之后,克罗克尔已经认可了索伦的实力,否则他可不会向蝼蚁之辈报上自己的名号的了。索伦听到这个名字之后,心中微微一动,然后询问道:“你叫克罗克尔?那你和沙

  • 致命漏洞海贼王世界与抽取系统

    “日了个哈士奇的,这究竟是个什么鬼地方?”昏暗的死胡同里,愣愣看着那堵严严实实挡在眼前的墙壁,有点发霉的空气顺着鼻腔直钻大脑。沐云无比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浑浑噩噩的大脑逐渐清醒过来。还有感觉?奇了怪了,记得自己不是已经出车祸死了吗……而且……这黑咕隆咚的又是什么地方?建筑物不论是造型还是材料,和钢筋

  • 大隋:老子要做皇帝真是闻名不如见面

    夜晚,悄悄的降临。一艘海贼船行驶在大海之上,房间里面,身穿紫色性感比基尼的妮可罗宾害羞的坐在床头,羞红着一张脸把头埋在胸前的伟岸之间。楚凡抱起妮可罗宾压在柔软的纱帐之上,开始翻山越岭,攀登高峰。同时越过山丘丛林,直奔山沟而去。山沟宛如溪水潺潺,流动着绵绵溪水,潺潺打湿丛林的芦苇。楚凡登上高峰,黏住高

  • 陈爷的嚣张日常之错的时间,错的人

    但他却不想放弃。很罕见的对一个人有这么大的执着。这一等,就是四年。等到了时机成熟,等到了这“偶然”的遇见。他知道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陆琳琅拿出那支药毫不犹豫地注射下去。在旁观人的眼里像是在注射毒品,动作干净利落,很酷。其实现在回忆起来,她都不知道自己当时为什么要注射下去,但那似乎是控制不住的。后来他

  • 新奇异界在线阅读异象频生(求收藏、鲜花、评价)

    “你,你!哼,废物而已,难得和你计较,枉费明伯伯对于期望如此高,你却连小世界都不敢进去,呵呵。”王苏苏笑了,看来这样的人确实不值得她再来看了。“这是我最后一次来看你,今后我们就是两路人了。”她笑着,笑脸中带着一丝骄傲,她知道将来小世界不断的更新,她和他的实力必定将越来越大,如果自己还寄希望于他只会断

  • 惊世萌妃在线阅读第二节

    第二章“你……”这个少年就是墓王之王主角之一楼满风,他身世奇特,他成长于攻墓派忘情谷中,由于忘情谷中不能有男子,因此楼满风从小就被母亲偷偷装扮成女孩来养。长到十岁后,男孩本质已不能再掩饰,由于在攻墓上天资奇质,小小年龄就开始在各种古墓秘境中历练。十岁独闯巴蜀奇庄机关大墓,十三岁攻入守备森严的皇陵,十

  • 余欢水:开局直接帕图斯红酒在线阅读第8节

    上面显示着几个人名,慕容羽都不认识,这些人名留列在小空她们的下方,不知道有何意义。慕容羽观察了濑川佑太和仁村浩一的反应,发现两人并没有察觉羊皮纸浮在空中这一诡异的现象。呼——这张羊皮纸到底是怎么回事?之前没有听说过抚养院里会冒出这种东西啊……更奇怪的是,上面的人名代表着什么?为什么小空,美羽还有小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