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让帝国女大佬怀崽后四海鲸骑1(上)_第七章 预警

2021/6/11 18:47:30 作者:是熊猫阿 来源:晋江文学城
让帝国女大佬怀崽后
让帝国女大佬怀崽后
作者:是熊猫阿来源:晋江文学城
---写的不好,本文大修,这几天不用等更,真的很抱歉。魂穿到星际帝国,成为一位假扮男人的末位贵族伊凡.霍尔,汲汲营营自己的小日子,没想到竟然“入赘”公主家。公主很漂亮。问:她一个假男人真女人要如何面对床上如花似玉的妻子?晚上是缩在墙角啃被子还是啃香香的媳妇,这是个问题。娜拉公主欢天喜地地表示:父王,我决定嫁给“他”,并且生米煮成熟饭啦!父王咳地差点喘不过气来。王子们跳出来,指着伊凡表示离婚,娜拉公主抱着崽无辜地无辜眨眼:可是我已经怀第二个啦。伊凡.霍尔:……别看我,不是我先动的。伊凡.霍尔发现自

很快,这三个疲惫不堪的流亡者,在摇曳的青龙船上沉沉睡去。四面八方都是浩渺而深沉的黑色海面,头顶是璀璨的星空。整个世界似乎都沉没了,只剩这一条大船漂浮在无尽的渊面之上,无比渺小,又无比寂寥。

不知到了何时,一声悠长的龙啸在青龙船内部响起。三个人依然沉睡着,完全没有反应。龙啸声再一次响起,比上一次更尖厉、更短促。当第五声龙啸响起,建文才勉强睁开眼睛,迷迷糊糊的,看到七里那一张精致而苍白的脸距离自己只有几寸,那珊瑚头饰在闪闪发光。

“哇!你要干什么?”建文发出一声惊叫,猛然起身,然后“咚”的一声,脑袋撞到了天花板,疼得龇牙咧嘴。

七里揪住他的衣襟,面无表情地指了指上面:“这条船一直在叫,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时第六声龙啸响起,声音已如风哨一样尖锐。建文这才恢复了清醒,连滚带爬地跑到甲板上,冲到船舵前方。他看到,船舵中央有一处状如罗盘的圆盘,上面的针正坚定地指向南方,尾部微微发颤。

紧随而至的七里问是怎么回事,建文紧张地解释道:“龙啸代表附近存在怀有敌意的目标,龙啸持续时间越短越尖厉,说明目标离得越近。而船舵上这一个罗盘,可以用来指示对方位置。”

从目前给出的信号来看,应该南方有不明身份的物体,正高速接近青龙船。如果青龙船的航向与速度不变的话,最多两炷香的工夫,两者就会撞到一起。

“是什么东西,现在能知道吗?”七里问。

“也许是船,也许是海兽,总之不怀好意……”建文有些焦虑地说。现在夜色深重,视野根本看不远。

“我爬上桅杆去看看。”建文一挽袖子。七里却拍拍他的肩膀,示意让她来。

还没等建文反应过来,七里已经纵身朝桅杆上跃去。也不知道是她轻身功夫好,还是用了那个随时随地涌现珊瑚的能力,只几下纵跃,便爬到了中央最高的桅杆之上。

七里朝着东方观察了半天,她接受过夜视训练,眼力比一般人要好得多。只见南方的海平面在不断起伏,三艘黑船已经距离青龙船很近了。

“是海盗!”七里叫道。在茫茫大海上,海盗不会怀着好意到来。

三艘快速靠近的船只升起了血红色的战斗旗,这是海盗准备抢掠的标记。青龙船一直在相向而行,眼看要掉头已是来不及了。

“惨了惨了,来不及掉头了……”建文汗如雨下,青龙船只有一门火炮,根本不是那些海盗的对手。

“怎么办?”七里倒翻了个跟头落在甲板上,抓住忍者刀的刀柄,战斗看来在所难免,可她一个人显然没法和那么多人战斗。

眼看逃跑无望,建文一咬牙,唯有孤注一掷,对青龙船下令道:“全速前进,我们冲过去!”得令的青龙船三十二个盘龙轮盘转瞬间同时加速,修长船身像离弦的箭,朝着海盗船冲了过去。

带着上船抢掠轻松心情的海盗们没想到青龙船竟会朝着他们冲过来,显然被吓到。船上的黑影变得慌乱,有人在惊叫乱跑,当先的两条船赶紧调整方向让出条窄窄的通道。

没等他们完全让开,青龙船便朝着这条窄窄的通道冲了过去。第三条断后的海盗船企图豁出去横过船身来阻挡。没等它完成转向,青龙船龙头朝着右边稍偏了少许,让过海盗船的船头,撞断船艏的小帆桅杆冲了过去。

背后传来叫骂声,三艘海盗船转过船头又追了上来。当然,它们的速度肯定是没法和青龙船相比,海盗们匆忙地装弹,然后“嗵嗵嗵”地朝着青龙船开炮。海盗们的炮术臭得不得了,接连七八发炮弹都打在了青龙船周围。

“轰!”

青龙船的船身猛然一震,一发炮弹打到了船艉,虽说幸好对方的小炮只能在船艉开出个拳头大的小洞,还是把建文和七里吓得不轻。

“轰轰轰……”

没等他们从被击中的惊慌中缓过神来,紧追不舍的三艘海盗船当先的一条船船头忽然发生爆炸,燃起熊熊火光。接着,青龙船前方又传出“轰轰轰”几声巨响,炮弹带着可怖的呼啸声从青龙船前方的海面下飞出,越过青龙船准确击中正在燃烧的海盗船,这艘倒霉的船连续发生几次剧烈爆炸,船身被炸得四分五裂。

建文惊愕地看着形势的突变,他转头朝着前方观看,只见前方黑漆漆的海面上什么也没有,炮弹似乎真的是从海面下射出来的。

然而,他感觉海浪的高度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如同一堵堵高耸的黑墙朝船体倾倒。建文陡然想起之前当太子的时候,有一次随父皇出去打猎。父皇说,当猛兽匍匐扑击时,四周一定寂静非常,只有带着腥味的山风吹过。

就像猛兽会带来山风一样,这陡然增高的海浪,也预示着一头强大的海兽正在接近。

青龙船的龙啸警报一声尖似一声。后面剩下的两艘海盗船见势不妙转头就跑,抛下还在燃烧爆炸的友方船只。

“快跑,离开这片危险海域!”

建文预感到真正的恐怖在临近,他当机立断,把手掌按在玉玺之上,青龙船掉转方向,准备高速逃离这个区域。然而掉转船头并非易事。建文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会儿摆动船舵,一会儿冲到船艏去观察。可是无论他和七里怎样睁大眼睛,就是看不到前方的海平面上有什么东西。

这种看不到敌人却感觉到其不断接近的局面,是最恐怖不过的。他们就好似陷在深林中的兔子一般,四周丛林里随时可能会扑出一头猛虎。

接下来的时间过得无比缓慢,好不容易熬到了青龙船转换方向,龙啸刚好化为一声极短促的啸声,青龙船周围的海水发出强烈的哗哗声,好似开锅一般。

“敌人在哪儿?”建文高喊。七里再次爬到桅杆顶端,可仍旧什么都看不到,两艘海盗船早就逃得没影了。

突然之间,巨大的水花在青龙船的左侧炸裂。七里的瞳孔骤然紧缩,她看到一根刻满了诡异人脸的桅杆,从海面下猛然抬升,紧接着出现的,是一面沾满了陈年血迹的巨帆,以及一个鬼魅的绘影。然后整整一条灰白色的巨舰,轰然浮上海面。它霎时产生的巨大冲击力,掀起如山倾般的波澜,让旁边的青龙船为之颠簸不已。

难怪他们一直看不到敌人的踪影,原来这条船竟然能像鱼一样潜藏在海中,一直到接近目标再陡然上浮。这条船的风格与大明船只迥异,低桅尖底,船形如同一条鲨鱼,舰艏极宽极厚,主体部分却略显细长,两根桅杆倒向中央一根主桅杆,构成一个鲨鱼尖鳍似的三角形。它的造型并不整洁,到处都有修补过的痕迹,周身都是奇形怪状的补板与里出外进的横木椽头,好似浑身长满了棘刺的深海怪鱼。

不必七里提醒,建文已经觉察到不妙。他猛地一拍玉玺:“青龙,快走!”

青龙船两侧的盘龙轮飞速转动起来,水沫四溅。船体微微悬浮在水面,如蓄满力的长箭,即将弹射而出。

就在这时,那条怪舰的宽大舰艏突然发生了奇怪的变化,木板与铁箍飞速地伸缩变化,逐渐向上下两侧裂开,如同一条巨鲨张开上颚和下颚。它摆了摆头,用黑洞大口将还未来得及启动的青龙船一口吞了下去。

那一瞬间,建文和七里感觉整个星空都消失了。

再次看到光亮,已经是不知多久以后的事情了。

腾格斯揉着脑袋,爬上甲板。刚才天翻地覆的变化,让他在狭小的舱室里撞了一头包。晕头转向的腾格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匆匆忙忙跑上来,看到建文和七里僵立在原地。

“到底怎么……”腾格斯话音未落,也张开大嘴愣住了。

在青龙船的侧前方,悬挂起了一盏油灯。油灯的亮度不高,但至少可以让人看清周围环境。他们置身于一处宽阔的船舱里,刚好能把整条青龙船装下。周围的墙壁是用一条条半弯的木肋板围成,它们连接严密,几乎没有空隙,只是边缝微微发黑,大概是常年腐蚀的结果。

建文仔细想想,刚才青龙船确实是被那怪舰一口吞下去了,那么现在应该是在它的船腹里?七里环顾一圈,鼻子不悦地耸了耸。

这里的环境潮湿且肮脏,空气里还飘动着一股腐臭的腥味。在船舱底部的凹隙里,残留着许多鱼虾水母等水物的腐烂遗骸,恐怕已经很久没打扫了,这大概就是味道的来源。

这个鬼地方,简直就是一个阴沉而污浊的囚笼。

忽然有讪笑声和口哨声响起,他们抬起头来,看到头顶天花板打开了一扇门,露出两张面相丑陋的水手的脸。

“这回可逮着好货了,啧啧,看这线条。不枉咱们埋伏了半宿。那几个小海盗还想从咱家老大口里夺食,真是不自量力。”一个水手夸张地喊道。

“没错!没错!我可好久没见到这样的女人了。”他的同伴也流出了口水,牛眼大的眼珠子骨碌碌盯着七里。

“我他妈说的是船!”第一个水手不悦道。

“谁管船啊,当然是先看女人。”第二个水手不甘示弱,“船肯定是分给老大,女人可是归咱们分配。”

“呸,你还帮老大做起主来了?”

“老大从来只对大姐一往情深,外面的女人根本不屑一顾,你又不是不知道!”

他们还没聊完,忽然发现眼前一黑,似乎有什么东西把油灯给遮住了。等到光线再度出现时,他们才看到,刚才还站在甲板上的女子,突然出现在了面前。

噗,噗。

两下手刀,准确地切中了两处脖颈,两个水手就这么被七里干净利落地打昏在地。一直到这时,青龙船的桅杆上如阶梯般错落排列的四丛珊瑚,才化为碎片。

七里丢下一卷绳子,建文与腾格斯轮流攀爬上来,好奇地左右看去。

和下面那个能装下整条青龙船的夸张大舱室相比,这里的船舱要相对逼仄一点,但也足以让腾格斯这样的大块头直起腰来。从两侧开在海平面之上的舷窗可以判断,他们此时所处的位置,是船腹第二层船舱。

熟知船舶构造的建文暗暗心惊,海船空间非常宝贵。这条船能一口吞下青龙船,还有余裕修建二层船舱,它到底是有多大?谁是船长?

现在回想起来,这船实在恐怖。它居然能潜藏在水下,还能把船头像鲨鱼嘴一样张大,吞噬其他船只。这头充满恶意的海兽化身,无法用常理揣测。

建文趴在天花板往下观察了一阵,发现这个囚禁青龙船的舱室并没有明显的大门,周围的肋条板都钉得严严实实,只在中间有一条不容易注意到的缝隙,一直延伸到两侧。

这应该就是怪船上颚与下颚紧闭后的咬合线,估计在附近会有几个绞盘来控制开合。

“我们逃出去唯一的机会,就是在没引起敌人大部队注意前,找到绞盘,打开船口让青龙船划入海中。”建文压低声音对两个人说。

七里检查了一下那两个昏倒的水手,他们的装束是脏兮兮的粗布衬衫,外头罩一件短布袍,腰间一把弯刀、一把火铳,都是海上讨生活的标准配备。七里毫不客气,把弯刀和火铳收上来,分给建文一把火铳、腾格斯一把弯刀,其他的则自己拿在手里。

“你对船舶比较熟,我们听你的指挥。”七里说。

建文知道这不是客气的时候,说了一声“好”,带着两人朝着船舱的另外一端摸去。

这么大的船,必须得考虑到漏水的风险,一般会把底舱修成一个个彼此隔离的水密舱。这样的话,一处漏水,不会影响到其他地方。所以不同层的船舱楼梯,都会设置在相反方向。

他们飞快地来到楼梯间,拨开一排熏干发臭的肉干,踩过几箱子海植的蔬菜,与一个厨子模样的海盗正好迎头相撞。腾格斯二话不说,拦腰把厨子抱住,身子一扭,登时把那倒霉蛋一个倒栽葱砸在地板上。几只母鸡和老鼠叽叽咕咕地四散而逃。

在这个狭窄的空间里,他的蒙古摔跤手法正好大显神威。

腾格斯一击制敌,忍不住发出一声兴奋的吼喝,还想行一圈蒙古礼,却被建文及时喝止。

根据建文的推测,绞盘的位置应该是在大底舱上方的甲板附近,只要一路往上冲就够了。既然有了方向,这一个三人小队的速度相当快,连续钻过数个船舱,打倒了七八个猝不及防的水手,终于见到了通往甲板上的楼梯。

一道金黄色的阳光从楼梯上方投射下来,原来外面已经是白昼了,隐隐有浪花的声音传来。建文三步并作两步冲上楼梯,却被七里一把拽住:“我先来。”她率先冲了上去,建文与腾格斯紧随其后。

他们一踏上甲板,第一眼见到的,是附近一根直冲天际的粗大桅杆。建文一看到这桅杆,脸色“唰”地变得惨白,双腿一软,几乎走不动路了。

七里疑惑地看了他一眼,不知他为何有这样的反应。建文喃喃道:“这下我们麻烦大了,麻烦大了……这桅杆是人头柱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美人师尊上花轿 [参赛作品]南太太,手感可还好?

    穆于清倏地瞪大了双眼,什么情况?!她被强吻了!她居然被强吻了!!南绪言原本只想浅尝辄止,却不想越吻越深,他强行撬开她的贝齿,灵活的舌探入她口中,霸道的夺取她口中甜液,穆于清猛烈挣扎,可她哪里是南绪言的对手,手放开她的下巴穿过她的头发托住她的头吻得更深。穆于清被吻得晕头转向,双眼迷蒙,面色酡红,撩人而

  • 花间特种兵第四章

    晚上12点,顾影结束了今天的工作,刚准备去更衣室换衣服就碰到了李姐。“李姐好!”顾影笑着对李姐说,今天的工作整体来说还算不错,除了有个别客人蛮不讲理以外,其他人还算是好说话。“小影今天辛苦啦!老板找你,你上去一下吧。”“现在?”“对,快上去吧”说完李姐匆匆走了.顾影拎着衣裙上了楼,敲了敲办公室的门,

  • [综]奇妙探案传说在线阅读回家

    “湖辉,这次委屈你了,日后我会多多关照你的。”保安长拍拍他的肩膀,暗暗舒一口气。他点头回应:“谢谢队长。”这个男人被人卖了还说谢谢,实在让人看不下去。“等等。”何曼打断两人的话,走上前,眼睛来回扫视他们。两个男人被瞧得慌,缩起肩膀不吭声。“你,工作出了差子竟让别人顶包,真够可耻的!还有你,吃了亏还帮

  • 奶爸的标准人生第8章在线阅读

    正当夏非忆面对这迫在眉睫的危险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电梯门打开了,夏非忆迅速推开贺慕初,她像一只受了惊的小兔子躲避了天敌,开始大口呼吸,抚着胸口使自己平静下来。她盯着贺慕初,他只是平静地抚平了衣服上的褶皱,就从电梯里出来了,他甚至瞥都没瞥一眼身旁的夏非忆就拿出钥匙开门。贺慕初刚刚要做什么,回想到自己

  • 江上寒烟翠第十章

    “咚咚—”篮球触地发出沉闷的响声,新太一个人拍皮球玩的不亦乐乎,在篮球部这么长时间,再加上习惯了力量被封印,新太已经可以相当娴熟的打球了。当然,这一点其他奇迹是不清楚的,新太也没有可以去解释,乐得轻松的每次上场选一个人同调。“小~新。”桃井站在场边笑眯眯的挥了挥手。新太擦了擦汗,疑惑的走了过去:“怎

  • 月出云起之给卫庄、斑脑门来一下

    校长室。封墨看着镜子里身披十尾尾兽外衣、双瞳呈六道圆轮的自己,激动的笑了起来。火影世界人人渴求的十尾灵力和轮回眼,竟然就被自己这么轻松的获得了!不止如此,更有海量的知识涌入他的大脑,忍术、钢琴、剑术、机械学等等!要不是查卡拉的提升,同时附带着精神力的大幅提升,他估计都要被这些知识撑晕过去。不要小看这

  • [娱乐圈]真香预警在线阅读第1节

    “妈咪!”“啊••••••”“该去拿行李了。”“哦,对。走吧!”夏小北无语地看着眼前这个神游的妈咪,唉,你说他亲爱的妈咪怎么会有这么个爱好。夏琳牵着自己的宝贝儿子去拿行李。夏琳拿着行李,牵着儿子,站在机场门口,夏琳想起多年前的自己,一时又失了神。夏小北无奈地看着自己妈咪,牵着她上了一辆出租车。公寓是

  • 英雄联盟之荣耀崛起在线阅读第二节

    挂了电话,狄依诺继续刷微博,退出了和她有关的微博,散漫的看起那些搞笑的段子,当然还要肖翊琛,看得多了,热门推荐也大多是关于肖翊琛的,顺手点进了一篇关于肖翊琛的微博,浅蓝色条纹开衫白色内搭,深蓝色牛仔八分裤,一双小白鞋,镜头下的肖翊琛放松极了,像个无忧无虑的少年,岁月静好,笑容依然,生活中这样的肖翊琛

  • 荣耀之冠在线阅读第二节

    此道者便是姜子牙姜子牙眼中充满了厌恶看着苏妲己没有说话,苏妲己瞪着姜子牙说道“姜子牙,我问你,你所谓的天道真的是正义吗?”姜子牙神色微微动容,但依旧不说话看着苏妲己。苏妲己继续说道“你们口口声声说为民除害,拯救苍生,可你看看,你们发起的战争让多少人死去,让多少房屋倒塌,让多少动物没有栖息之地”说完苏

  • [黑篮赤司]忘川夕颜第一章

    安醒是被一阵喧闹声吵醒的,睁开眼后第一眼看到却是一张放大的人脸。安醒被这张脸吓了一跳,这张脸下颌缘优越,高挺的鼻梁增添了气质,脸型小巧,让整个面部都紧致有型,仿如动漫中走出来的男主角。宁致看着他有些迷茫的眼神,以为是刚睡醒,也没有多想,于是向后靠在椅背上,笑着说道:听说你受伤了,我来看看你!医生刚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