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恐怖小说 > 正文

我的女儿是半妖之焦躁的纸片人(3)

2021/6/11 12:16:40 作者:半醉半醒 来源:飞卢小说网
我的女儿是半妖
我的女儿是半妖
作者:半醉半醒来源:飞卢小说网
70年前一位来自东方的伟人和世界众妖签订条约——建国之后动物不许成精。可在70年后的今天,这位伟人早就已经仙逝,所以那些被**的妖魔鬼怪开始蠢蠢欲动。作为龙虎山万年一遇的修道天才,凌霄在借助灵气之眼修建的时候和绝世大妖——九尾妖狐妲己发生了某种不可告人的关系。可凌霄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次给他弄出来了一个女儿,一个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可爱女儿。可这个女儿都是拿妖元来当零食的,至此凌霄走上了努力养女儿的道路。(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耐/心/调/教?

傅瑾搓了搓手,莫名的兴奋起来。

不过,傅瑾回头看了下墙上的挂钟,都快一点了,她明天还要上班呢,再一看游戏里的时间设定:“嗯?居然有时差?”

傅瑾点了下屏幕右上角的时间,外面的墙上显示的是00:34,游戏里却显示是早上8:21,这时差也太坑爹了,总不能以后她都熬夜刷好感吧?

天,她还有工作呢!

[为什么不说话?]压抑着怒气的低沉嗓音突然响起。

傅瑾叉掉时间,重新看向纸片人。

[裴星钰越来越不耐烦,情绪濒临爆发点,请玩家注意!]

傅瑾眨眨眼,想了想,摁住那个小喇叭,轻声跟他打了声招呼:“你好。”

[裴星钰背脊一僵。]

[裴星钰皱得死死地眉梢倏然松了松。]

[裴星钰下意识调整了下面部表情,虽然还是看起来冷冷地,但已经不带杀气了。]

一串接着一串的框框圈着裴星钰的心理活动从旁边冒出来,看的傅瑾唇角笑容就没停过。

小纸片人真有趣。

她好像找到了点玩游戏的乐趣。

不过再有趣,傅瑾也不能玩了,她明天早上六点就得起来,洗漱,化妆,吃早餐,然后赶七点的地铁,八点半要准时到公司打卡,作为刚进公司的小透明,绝对不能迟到。

傅瑾摁住小喇叭,回复了他最开始问的那个问题:“我是你的恋人。”

她笑道:“你可以叫我小瑾,不过现在我很累,要去睡觉了,明天再跟你玩哦。”

最后,温柔的说了一句晚安,傅瑾就干脆利落的退出了游戏,确认闹钟早已调好,才把手机放在床头柜上,关上灯,一夜好眠。

.

空荡荡的房间内。

[裴星钰:小瑾?]

[裴星钰耳朵尖有些发热,察觉到自己的变化,裴星钰眉头皱了起来,他对这种变化感到陌生。]

[裴星钰:你为什么把我关在这里?]

[裴星钰:……你的目的是?]

[裴星钰抿唇,按捺住不高兴,耐心等待你的回答。]

[半小时后,裴星钰起身,冷着脸在房间来回走着。]

[裴星钰再次开门。]

[裴星钰:小瑾,你在吗?]

没有回音。

[裴星钰慢慢变得焦躁。]

[裴星钰……]

.

滴滴!

裴星钰睁开眼睛,沈栎拿着平板凑过来,立即问:“感觉怎么样?”

啪!

裴星钰一把拍掉了沈栎手里的平板,满脸满脸烦躁:“滚。”

“……”

沈栎叹口气,弯腰捡起地上的平板,吩咐助理:“准备换人吧。”

.

沈栎是裴星钰的私人医生。

裴星钰很小的时候就被测出来智商高于常人,学什么都比别人快,理解能力更是少有的强,可惜,可能就是因为太出色了,裴星钰有个缺陷。

他吃不下饭,只能打营养针,经常莫名其妙的头疼,有肌肤饥渴症的同时还有重度洁癖,宁愿难受的撞墙,也不愿意碰他嫌弃的人。

然而,裴星钰是个连自己都嫌弃的人。

沈栎的父亲在裴星钰很小的时候就随身陪在他身边了,为了治好他的顽疾,裴家做了各种尝试,还为裴星钰特意开了好几个研究所,就只为了研究他这些莫名其妙的病。

直到去年,8号研究所才传来好消息。

三年前,8号研究所找到了一些跟裴星钰这种病多多少少有些类似的病人,签了自愿小白鼠合同之后,开始了一次又一次的实验。

惊喜的是,去年结果出来,参与实验的人全都治疗成功了,并且,一点后遗症都没有!

这个重大突破让裴家长辈们喜极而泣,马上就让裴星钰投入了治疗,并收购南骏公司,以此为遮掩,筛选裴星钰的治疗对象。

为了不漏掉一丝可能,裴家除了游戏公司,还涉及了医药,各科技公司,总之,只要能治好裴星钰的病,裴家不惜一切代价。

然而结果并不理想。

裴星钰太挑了。

沈栎是今年接手的,他父亲当时因为擅自替裴星钰决定了治疗对象,被裴星钰嫌弃,调到其他地方去了。

正好他硕士毕业回国,就顶替他父亲,成了裴星钰的新私人医生。

他接手到现在,都过去大半年了,裴星钰还是没有找到合适治疗他的对象。

不是别人不愿意,在丰厚的条件下,几乎没有人不愿意。

是裴星钰不愿意。

之前的所有玩家,裴星钰都是十秒钟就强行切断脑连接,退出来了。这次这个,竟然破天荒的在里面待了两个小时,沈栎都要以为成功了,结果这人又出来了。

一出来就砸东西,脸臭的要死,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被玩家鸽了呢。

.

“换什么人。”裴星钰咬牙切齿,“不许换。”

沈栎懵了一下,有些不敢相信:“这次的玩家,您满意?”

裴星钰冷冷的睨他一眼,默认了。

“天哪!”沈栎激动的手发抖,险些把刚捡起来的平板扔掉了,着急的问:“这次的玩家跟您说了什么?她给您的感觉是什么样的?跟她互动时,您有没有感觉到舒服?”

裴星钰脸色铁青:“出去。”

沈栎:“啊?”

怎么又生气了,他有问什么不该问的吗?

“听不懂人话?”裴星钰操起床头柜的杯子就朝沈栎砸了过去,“滚出去!”

杯子故意砸偏了,摔在沈栎脚边,助理吓得“啊”了一声,脸色惨白,瑟瑟发抖的看着沈栎:“沈医生……”

沈栎赶紧顺着他点头:“好好好,我马上出去,你别急。”

说完,他赶紧拉着助理小妹跑了出去。

裴星钰不能受刺激,有些话在常人听来没有任何怒点,但听到裴星钰的耳朵里,可能就会一不小心戳到他的神经,让他暴跳如雷。

好在他虽然生气,却从不会对他们实质性伤害。

还有裴家的天价工资。

沈栎愿意承担这些怒气。

.

十分钟后。

平静下来的裴星钰打电话让沈栎进来。

“把游戏时间跟现实时间对齐。”

沈栎点点头,什么都没问,照做了。

之前设置时间差也是裴星钰要求的,好在游戏系统都很完善了,改了时间也会自动给出合理解释。

裴星钰面无表情的躺下去:“叫人去查一下,下次醒来,我要看到小瑾的全部资料。”

沈栎激动的连连点头:“好,马上给您安排!”

看来,裴星钰这次是真的满意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活着全靠对家续命[娱乐圈]第十章在线阅读

    “对了,等会还有个固定嘉宾要来,那可是一位小弟弟,你们要照顾下他哦。”场面略显尴尬,何炅特然开口道。“哦,是谁?我认识吗?不会是大华突然回归了。”黄雷笑着打趣道,目光不住的飘向李秋,在国外在长大的大华遇上精通文学方面的李秋,那绝对有看点。“不是啦,是彭玉畅,彭彭,新生代演员,超级能干的一个小伙子。”

  • 命运九重奏之青春无极限在线阅读第四章

    “骗子!骗子!大骗子!”这几日的丰青山时不时传来怒吼声,吓得鸟儿都不敢在周边的枝头上落脚,其他野兽也不敢往这边来。就连时不时跑来的灰兔都不知道藏在哪里。还有久久没死的老鹿,实在忍受不了耳边的怒吼声,拖着病弱的身躯一步一步走进了林子消失不见。黎白真的快气炸了!难怪仙人不让他随意下山,原来是因为人类这么

  • 西凉东陵被嘲笑

    趴的时间太长,脊椎受不了,陆唐站起来活动了一下,又弯腰:“孙大圣,具体事宜等你出来了我们再商量,我老这样说话也不方便,就不耽搁你时间了。”孙悟空看他转身,没说话。“哦,待会这座山可能要崩塌,我凡人一个,没什么法力,还是走远一点的好。”要是不小心被砸到了,就麻烦了。陆唐回头解释了两句,迫不及待跑远了。

  • [网王]暮春在线阅读第四章

    柏子玉虚弱的想要站起身来,陆香连忙上前一步扶着,将人搀扶到座位上,道;“主人,今天倩娘有做了您爱吃的莲叶羹,您尝一尝。”说着,陆香便去取了碗筷帮柏子玉盛了一碗,温柔的放到他面前,陆香知道自己的主人并不喜欢有人帮他吹热,所以也不会去做这种事情。柏子玉虚弱的点点头,“辛苦你了。”他看的这些书信书籍,都指

  • 学园都市的神器投影注册冒险者

    獠牙刃等级:二级锋利值:255锋利值+5%锋利值5秒内造成8流血伤害炼制者:苏敏SP:炼制者:苏敏,主角刻上去的“这把对刀需要强化一次”我拿出狂狼魔核,狂狼这种魔兽带有流血伤害,还有哥布林牙齿带有一点点吸血效果。商业街“大叔有哥布林牙吗?需要两枚”我淡淡的说道。“小妹妹炼器师”一个材料商人很奇怪,十

  • 我与霍格沃兹的故事第十章在线阅读

    “老祖今日要一雪前耻!这次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有何神通,能破我们联手大阵!”说着,黄泉晃动着他手中的黄泉混沌旗,只听黄泉混沌旗沙沙作响,无数的死亡之气竟然慢慢凝聚成了一片乌黑的死亡之云。而幽冥手中的冥书也是喷射出无穷无尽的魔气。魔气掺杂着死亡之云!那样子看起来还是非常渗人的。“就这点本事?”虽然阵法比刚

  • 重生离婚后幸福在线阅读第7章

    无数道目光都集中在了慕白的脸上,这等猛人是哪个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啊!现场的气氛瞬间被点燃,今天的比赛有意思了。已经有人开始打听慕白是什么背景了。现场显得有些杂乱。评委们大声咳嗽一下,示意大家安静,然后道:“预赛部分结束了,嗯,下面我宣布,进入决赛的有……”而此时的庆大大礼堂内部已经是人山人海,座无虚席

  • [继承者们]世界第一的初恋之败犬的哀嚎(10)

    姜云深吸了一口气:“我们今天下午逃课了,赶快回学校,你先回去。”苗若兰忽然明白过来,两人关系同时消失,别人会怎么想?她忽然担心起来,两人匆匆忙忙地整理好衣服,连忙出了姜云家,打车往学校赶。已经是下午四点,离放学还有一段时间。而姜云却是在房间里面对着空气说道:“老妈,是你干的吧!”姜云手中还握着苗若兰

  • 红尘医馆第十章

    chapter10世家大族总有长老的存在,如果说这些长老都是慈祥和蔼的,那事情就会变得简单很多。的场一门的长老们显然都不是省油的灯。“静司大人,你叫老朽们过来,就是为了这个小姑娘吗?”身穿棕褐色和服的老人拄着拐杖,略显浑浊的双眼审视着跪坐在和室中的立原一花。虽然已经苍老,但从那严肃又庄重的五官上,依

  • 我在火影世界捡属性第七章

    方君乾醒时,发现自己躺在陌生的屋子,房间西墙上当中挂着一幅《烟雨图》,左右挂着一副对联,乃是颜鲁公墨迹,其词云,‘烟霞闲骨格,泉石野生涯。’屋子空荡荡的,只有他一人。身上破烂的衣服已经换新,黄泉剑静静地躺在身侧,屋内香炉升起淡淡烟雾,散发着檀香香气。倏的想起了什么,方君乾起身,双手在身上摸索,找了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