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恐怖小说 > 正文

不灭魂仙在线阅读无力无能

2021/6/11 11:13:37 作者:心河不渡 来源:纵横中文网
不灭魂仙
不灭魂仙
作者:心河不渡来源:纵横中文网
迟迟没有觉醒的少年巧遇机缘,一代天才横空出世。雷魂觉醒,雷神降世!且来看他如何戳破150年间空白的历史,黑暗的阴谋!

呼呼!

空荡荡的灵堂中,人影闪动,时而动若脱兔,时而静如处子,最后化作吴明的身影昂然而立!

若有华夏武术高手在此,必然会震惊不已,因为那步法分明是极为熟稔的九宫步和八卦掌。

武术修炼,最重持之以恒,这是一个水磨工夫,绝没有一蹴而就的捷径。

两门功夫,无一不是华夏五千年武术技击史中,登峰造极的实战武术精粹!

吴明前世三十年勤练不缀,早已深入骨髓,即便身体不便,也是手到拈来。

“身体太弱,按这个进度,没有三五年别想赶上常人。若如此,今生也就废了!以我这小王爷的身份,只要合理运用,不难弄到调养身体的灵药宝物。

当务之急,除了调养养身体,提升实力,便是弄清楚,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人如此迫不及待的对付一个少年!”

隔窗望着晨曦,吴明摆出《八段锦》站桩,缓缓舒展着一夜修炼的疲惫身躯,分析自己的处境。

传说,旭日东升的刹那,天地间的灵气最为纯粹,乃是修炼的最佳时机。

正因此,才有一日之计在于晨之说!

“呃……”

还未来得及体会疲劳尽去的舒服劲,吴明脸色骤然煞白,满脑门黑线的低头看去。

只见紫衣女娃趴在趴在肚子上嗅啊嗅,小脸贼舒坦。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紫衣女娃好像能控制自己的力量,没有将吴明的衣服烧成灰,也没有一口气吸干丹田中的先天命火。

“丫头,能不能提前打个招呼啊?这样不请自来,容易吓......”

吴明嘴角直抽抽,虽然昨夜被青衣女娃吸走了三次,算是明白了眼下处境,达成了合作共识,但冷不丁来这么一下,也怪吓人的。

话未说完,紫衣女娃一撇嘴,光影一闪的消失不见。

嘎吱!

突然,殿门打开,一个童颜鹤发,不见丝毫阴柔的老太监,带着一行人走了进来。

吴明表现出一点恰到好处的慌乱,似乎根本不敢呵斥,倚着窗子不说话!

“呵呵,小王爷不必惊慌,咱家姓木,名春,此来是传皇上口谕,小王爷入慈芸苑为芸王妃守孝一年。另感多年不见,赐龙蟒玉带、袍服各三套,金玉澶露五瓶,八阶上品养身丹、护心丹各一颗。”

木春慈颜悦色,打量着吴明的狼狈样,几乎淡去的眉头不由微皱,“这位小王爷,一晚上把自个儿给折腾成这样,心性如此不堪,难怪不受皇帝待见!”

在他看来,吴明的狼狈样子,八成是经昨夜之事,惶惶不可终日,一宿没睡。

另有三斗金珠,十几名年轻太监、宫女供吴明使唤。

这样的赏赐,绝对算得上厚赏了,除了帝王家,谁敢用太监伺候?

光是龙蟒玉带服袍,就仅次于皇子规制!

“啊,谢……谢主隆恩!”

吴明一脸‘欣喜’,慌张的喊道,“福伯,福伯,你去哪儿了?”

许多礼数,由于年龄阅历的关系,他都不懂,只能找吴福来招呼木春,免得出岔子。

“咳咳!小王爷,既已领旨,杂家还要回去复旨,就不多留了!你们都要小心伺候,出了问题,小心你们的皮子!”

久唤吴福不至,木春本能的感觉到麻烦,当即嘱咐那些小太监宫女,皱眉就要离开。

但那一声‘福伯’,可让这位木春不无羡慕。

虽然有吴明自幼经历的缘故,但不得不说,能被主子如此亲近,恐怕是任何一个仆人做希望的了。

“这怎么行?木春远道而来,岂能连一口茶都没喝就走?”

吴明觉出不对劲,不着痕迹的拦住木春,一脸热情与恳求道,“再说,公公与福伯差不多年纪,想来也是早年熟人,我就福伯一个体己人了,你们多年不见,见见面也是应该!”

吴明使出浑身解数,努力扮演着一个将吴福看做最后亲人,不得势的落魄小王爷。

另一方面,也是希望能与这位木春搭上关系,就算帮不上什么大忙,能了解下现在皇城的情形也是极好的。

“这……”

木春眼神闪烁,面露犹豫,似乎想起了什么,又在忌惮什么。

“干爹,恐怕已经……”

那小太监也是个聪明伶俐的人,比了个手势。

在场之人,任谁都清楚,无权无势的吴明,身边最后一个人八成保不住了!

此时的吴明,还在向门外探头探脑,貌似在等候吴福,谁也没有注意到,他眼中一闪而逝的森然寒芒。

别人都把他当做不更事的少年郎,却不知这具瘦弱身体下,掩藏着一个成熟的灵魂,纤毫不漏的将众人神色收入眼底。

明白那个手势意味着什么,吴明心下咯噔一声,脑海中闪过两天来的种种,愤怒渐渐充斥心间。

但以他如今的处境,根本什么都做不了。

来到异世,第一次发现,自己的无力与无能!

“罢了,不管怎么说,老王爷在的时候,对我诸多照拂,吴福也是老相识,皇上下旨让他守孝一年,至少这一年里决不能出任何差池。”

看着‘翘首以盼’的吴明瘦小背影,木春瞳孔微缩,白眉微皱道,“去慎行司,把吴福带回来!”

作为皇宫中最有权势的太监首领之一,自然有消息渠道,知晓吴福去了哪儿。

……

慎行司是专门管理京城权贵家臣仆役礼仪的地方,作为御前总管太监,木春开口要个没有备案的王府仆役,也就一句话的事儿。

但吴福被带回来时的惨状,仍骇了在场所有人一跳。

花白的头发被血污粘成了一团,双手血肉模糊,若非胸口微微起伏,说是一具尸体都不为过!

“福伯,福伯,你这是怎么了?”

吴明扑上去,哭天嚎地。

限于身体现状,只能做出一副少年人应有的样子,死死抑制着滔天杀意!

记忆相容,感同身受,吴福的重伤,自身的无助,无时无刻不在冲击他的神经。

否则,就算演的再好,哪儿能瞒过人老成精的木春?

“这……”

木春本就狭长的双目中阴森寒芒一闪,心中怒意上涌,更有一股连自己都不想承认的怨气!

昨晚吴福被以带走训话为由,籍着吴明穿错衣服的由头,内务府、慎行司下了重手。

这事就算吵到皇帝那儿,也没有错。

毕竟,吴福是吴明的贴身总管,王府老人,怎能在这种事上出错?

但想到吴明的处境,吴福的遭遇分明是有心人故意如此。

想到曾经吴王对他的恩遇,吴福与他的私谊,往事种种,历历在目,如何让他不怒?

不得不说,吴明的表演效果,远比想象中的好。

“木公公,我知道您老修为高深,求你救救福伯,救救他吧,呜呜!”

吴明‘哭天抹泪’的哀求着,好似没有定点利用将死之人的悔意!

孱弱如他,这是唯一的选择!

“殿下,老奴死就死了,当初若非老爷收留,也活不到今天,只是不能再侍奉殿下左右了。

老奴……无言去见老爷,你……要好好活下去啊!”

吴福气若游丝,泪水模糊的浑浊老眼中满是不舍与愧疚,还有满满的担忧。

“木公公,求你出手救救福伯,我……我给你跪下了!”

吴明红着眼,抱向木春大腿。

跪天跪地跪父母,前世跪了师父,就没跪过外人的吴明,做出了选择!

“使不得,您这是要折煞老奴啊!”

木春耸然动容,轻轻挥手,一股无形的力量硬生生止住了吴明下跪之势。

在场的小太监们更是无不骇然失色,再也没了之前的嘲弄轻视。

自古至今,天潢贵胄,王子王孙,能为仆役做到这一步,不说绝无仅有,但当朝这算独一份!

作为深宫中讨生活的太监宫女,哪个不是人精?

若连装模作样,收买人心都看不出来,早就被送进内务府、慎行司,抽筋扒皮,连灰都不剩了。

“小王爷,你先别急,待杂家看看吴老弟的伤势!”

木春压下心底的震惊,抓起吴福枯槁的手腕把脉,面色瞬间阴沉了几分,“小王爷,福公公早年经脉受创,仗着命火不灭才活到今天,本就是油尽灯枯,凡寿大限将至。

如今受了大刑,生生磨掉了最后一点命火,若无宝药续命……”

“皇上赐的灵丹不就在这儿,若不够,我这就去求皇上!还请公公务必施救!”

吴明翻的瓶瓶罐罐叮当作响,仿似慌神的孩子。

“恕杂家斗胆多一句嘴!此乃皇上特意嘱咐赐下的极品灵丹,专门为殿下调养身心……”

木春瞳孔微缩,有意无意的提醒道。

“福伯自幼将我带大,若没有他,我根本活不了,请您出手,大恩不言谢!”

吴明情真意切道。

“殿下,万万不可,老奴……”

“福公公安心养伤,皇上能赐下一次丹药,自然能再赏!”

木春目中赞赏之色一闪,轻轻挥手,无形的力量将急于摆脱的吴福摄到近前,取出两粒散发沁人心脾幽香的丹药送入吴福口中。

丹药入口即化,吴福老脸肉眼可见的多了一丝红润。

咔咔咔!

几声瘆人的骨碎声响中,错位和断裂的骨骼,也被木春施以妙手接驳,并注入先天真气,暂时稳住伤势,以待日后缓缓调养。

“凌空摄物如清风拂柳,这老太监的修为深不可测啊!吴福曾经是先天强者,恐怕他也不差,绝不是我能望项背的存在,但只要假以时日,我定也可以!”

吴明看的一阵眼热,又是一阵千恩万谢。

“多谢木春出救命之恩!”

缓过劲来的吴福先是道谢,老泪纵横的跪倒在吴明面前,“殿下,老奴何德何能啊?”

“福伯,你我相依为命多年,不要说这些见外的话!”

吴明赶忙将他扶起。

“咳,吴老弟虽有灵丹之助,但终究身子虚弱,需要好好调理,跟小王爷在此一起安心养病。

天色不早,杂家回去复旨!”

木春轻拍了拍吴福肩头,语重心长的嘱咐完,目光森冷的扫向一众小太监道,“好生伺候,若有半点差池,小心脑袋!”

众人喏喏俯首,木春的威势,可比吴明,甚至比有些皇子皇孙都强的多。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命运九重奏之青春无极限在线阅读第四章

    “骗子!骗子!大骗子!”这几日的丰青山时不时传来怒吼声,吓得鸟儿都不敢在周边的枝头上落脚,其他野兽也不敢往这边来。就连时不时跑来的灰兔都不知道藏在哪里。还有久久没死的老鹿,实在忍受不了耳边的怒吼声,拖着病弱的身躯一步一步走进了林子消失不见。黎白真的快气炸了!难怪仙人不让他随意下山,原来是因为人类这么

  • 西凉东陵被嘲笑

    趴的时间太长,脊椎受不了,陆唐站起来活动了一下,又弯腰:“孙大圣,具体事宜等你出来了我们再商量,我老这样说话也不方便,就不耽搁你时间了。”孙悟空看他转身,没说话。“哦,待会这座山可能要崩塌,我凡人一个,没什么法力,还是走远一点的好。”要是不小心被砸到了,就麻烦了。陆唐回头解释了两句,迫不及待跑远了。

  • [网王]暮春在线阅读第四章

    柏子玉虚弱的想要站起身来,陆香连忙上前一步扶着,将人搀扶到座位上,道;“主人,今天倩娘有做了您爱吃的莲叶羹,您尝一尝。”说着,陆香便去取了碗筷帮柏子玉盛了一碗,温柔的放到他面前,陆香知道自己的主人并不喜欢有人帮他吹热,所以也不会去做这种事情。柏子玉虚弱的点点头,“辛苦你了。”他看的这些书信书籍,都指

  • 学园都市的神器投影注册冒险者

    獠牙刃等级:二级锋利值:255锋利值+5%锋利值5秒内造成8流血伤害炼制者:苏敏SP:炼制者:苏敏,主角刻上去的“这把对刀需要强化一次”我拿出狂狼魔核,狂狼这种魔兽带有流血伤害,还有哥布林牙齿带有一点点吸血效果。商业街“大叔有哥布林牙吗?需要两枚”我淡淡的说道。“小妹妹炼器师”一个材料商人很奇怪,十

  • 我与霍格沃兹的故事第十章在线阅读

    “老祖今日要一雪前耻!这次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有何神通,能破我们联手大阵!”说着,黄泉晃动着他手中的黄泉混沌旗,只听黄泉混沌旗沙沙作响,无数的死亡之气竟然慢慢凝聚成了一片乌黑的死亡之云。而幽冥手中的冥书也是喷射出无穷无尽的魔气。魔气掺杂着死亡之云!那样子看起来还是非常渗人的。“就这点本事?”虽然阵法比刚

  • 重生离婚后幸福在线阅读第7章

    无数道目光都集中在了慕白的脸上,这等猛人是哪个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啊!现场的气氛瞬间被点燃,今天的比赛有意思了。已经有人开始打听慕白是什么背景了。现场显得有些杂乱。评委们大声咳嗽一下,示意大家安静,然后道:“预赛部分结束了,嗯,下面我宣布,进入决赛的有……”而此时的庆大大礼堂内部已经是人山人海,座无虚席

  • [继承者们]世界第一的初恋之败犬的哀嚎(10)

    姜云深吸了一口气:“我们今天下午逃课了,赶快回学校,你先回去。”苗若兰忽然明白过来,两人关系同时消失,别人会怎么想?她忽然担心起来,两人匆匆忙忙地整理好衣服,连忙出了姜云家,打车往学校赶。已经是下午四点,离放学还有一段时间。而姜云却是在房间里面对着空气说道:“老妈,是你干的吧!”姜云手中还握着苗若兰

  • 红尘医馆第十章

    chapter10世家大族总有长老的存在,如果说这些长老都是慈祥和蔼的,那事情就会变得简单很多。的场一门的长老们显然都不是省油的灯。“静司大人,你叫老朽们过来,就是为了这个小姑娘吗?”身穿棕褐色和服的老人拄着拐杖,略显浑浊的双眼审视着跪坐在和室中的立原一花。虽然已经苍老,但从那严肃又庄重的五官上,依

  • 我在火影世界捡属性第七章

    方君乾醒时,发现自己躺在陌生的屋子,房间西墙上当中挂着一幅《烟雨图》,左右挂着一副对联,乃是颜鲁公墨迹,其词云,‘烟霞闲骨格,泉石野生涯。’屋子空荡荡的,只有他一人。身上破烂的衣服已经换新,黄泉剑静静地躺在身侧,屋内香炉升起淡淡烟雾,散发着檀香香气。倏的想起了什么,方君乾起身,双手在身上摸索,找了一

  • 大明之最强太子爷在线阅读第3节

    二月初六这日,眨眼之间便已到来。等待这一天,似乎已经等了许久。今日是林殊的生日,也是他与林沐涵成婚的日子。“少帅,别的不说,今天您可是要喝酒的。”新娘子已经送去了两人的新房,新郎官却被那些胆大包天的下属给拦住了。此时拉着林殊胳膊的是左前锋大将聂锋,聂锋手中端着满满一碗酒,看来是想放开怀的好好喝他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