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架空小说 > 正文

疏风醉珠帘之融雪雨(5)

2021/6/11 12:53:50 作者:妙音清影 来源:3G小说网
疏风醉珠帘
疏风醉珠帘
作者:妙音清影来源:3G小说网
莫名的一场纠葛,她成了邪王的猎物。王府、后宫,危机重重,她身不由己!她带着肚里的宝宝逃之夭夭,却没想到她这个下堂妃竟然引来了一群无敌帅男的痴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纯粹的善,终究会被外物侵染,所谓伪善便是如此;纯粹的惡,终究会麻木到迷茫。善恶有度,或许才是真的善吧。——小丑斯迪克】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君知否。”望着消失的身影,纳兰容错的脸上满是痛苦,“别人不知道骰子的意思,我又怎么会不知道?古华夏的故事可是我每天将给你们听的啊。”

将骰子很仔细,很小心的放在心口,纳兰容错将自己的记忆放逐在时间长流中,这是那些记忆中对时间之力的理解。

风雪中依稀还夹杂着淡淡的哀愁,纳兰容错紧紧闭上双眼。

“三年内,世上再无纳兰容错,只有融雪雨。”

雪在悲鸣,风在呜咽。

······

“融雪雨,待会跟我一起去采购一些材料。”

“嗯。”不轻不重的回答,只有一个字,但夜雪姬知道,能让眼前这小子吐出这一个字已经来之不易。

“哟,夜雪姬,又跟你家小男人去踩大街?”虽然没有学生会长那样夸张的人气,但作为夜梦离歌清吧的小小老板娘,夜雪姬的女王气势已经成型,当然对于她眼前这个人来说,依旧什么都不是。

熟练的帮夜雪姬提着包,这一看上去很平凡的动作却又让夜雪姬的好友兼死党一偏嘘起。

“小夜,说说看,怎么调教的?”

“天机不可泄露。”熟练的动作仿佛已经练习千万遍,挽着融雪雨的胳膊,夜雪姬很是郁闷的蹙着眉。

没办法,这家伙实在是太不给面子了,除了刚刚一个嗯,之外,竟然一点反应没有,让人觉得夜雪姬在唱独角戏。

融雪雨,当然就是纳兰容错了。

如果那些记忆中的事真会发生,那么他现在就必须现在所处的学院——雅罗兰圣院。

次元源界的人员来自于禁源凡界,虽然次元源界已经自称世界,但每时每刻的战争都意味着随时有人在面临死亡,因此人员的补充是一个关键,强大的战力不必太多,但冲在前面的炮灰必不可少,而雅罗兰圣院便在其中充当着一个重要的角色。

雅罗兰圣院便是与次元源界接洽的通道,为其输送人员的替补部,当然,雅罗兰圣院所培育出的不仅仅是炮灰,之所以说其充当着重要的角色,因为雅罗兰的高层体系并非道纹师【包含异时空旅团和地球人类,以后基本也是如此划分,觉醒者是特殊的存在】,而是觉醒者,并且还是不一般的觉醒者。

总的来说,培养道纹师的学院都以圣院为称呼,而雅罗兰则是其中的佼佼者,驻扎在其中的势力则为觉醒者以及十三街的人。

而进入雅罗兰圣院,夜雪姬便是其中很重要的一环。

所幸的是,记忆中的现实与实际偏差并不大,交涉很成功,融雪雨成了夜雪姬的契约者。

所谓契约者,是在觉醒者里面流传的说法,准确的来说,是雅罗兰圣院独有的说法,一般来说,契约者双方都为同性,并且以女性与女性合作为多,毕竟契约者为了培养默契,基本上是互相寸步不离,虽然学生的行为没人约束,但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里,女性更加容易获得源的认可,这是天然的优势,也因此,在融雪雨面前这些妹子相互依偎喂食已经见怪不怪,当然,这是雅罗兰独有的特色。

“前面有战斗,不去看看吗?”嘟着嘴望着融雪雨,作为卖萌撒娇界的王中王,夜雪姬自认为只要有镜子,她一定会被此时的自己萌着,但偏偏连她都会被自己萌到的动作眼前这个人偏偏一直无动于衷!

叔叔可忍婶婶不能忍!

夜雪姬是这样想,但她实在没有反抗的勇气,毕竟眼前这位爷的心情可是很大程度影响了她店里90%的收入来源。

“喂!我才是契约方的主人,你怎么就不听我的话!!!”虽然那知道这样的吐槽不会有效,即便让融雪雨吐出几个字,也会把她自己气个半死。

果然,短短一句话顿时让夜雪姬炸毛。

“既然你是契约方的主人,那你倒是用你的契约来给我发一个命令试试?”融雪雨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笑意。

“啊啊啊!姓融的,我跟你拼了!”作为雅罗兰圣院排名前五十的女豪杰,夜雪姬完全忘了矜持为何物,猛地扑上去,一口咬在融雪雨的胳膊上。

“你是属狗的?”融雪雨无奈的蹙起眉,“除了咬人你还会什么?即便为血族,你这一天咬三口也有点多了吧。”

“我不管。”

随着血液的噬入,夜雪姬的双眸越来越红,融雪雨顿时知道要坏事。

果不其然。

“血族的味道,是谁?十三街的事希望不要插手。”

“十三街?那是什么?在雅罗兰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来的。”

习惯性的四十五度抬头仰望蓝天,这是记忆中其他时空自己的习惯。

“所以我才讨厌什么贵族,什么礼仪,不做不死这些宝贵的精神文化语言应该被保存下来。”

“哦?”

“我当时谁,原来是血族的小姑娘,难道血族连十三街的事也要管?这未免管的太宽了吧。”

“十三街是什么我不知道,但我知道这里不是你口中的十三街,这里是雅罗兰,在雅罗兰,就必须遵守雅罗兰的规则。”

“雅罗兰的规则?”

似乎像是听到了什么有意思的笑话,远处的声音蓦然大笑:“哈哈!哈哈哈!”

“你是说雅罗兰的规则?那你能不能为我解释下是什么规则?”

“雅罗兰的规则就是···”话还没说完,一道善良的光芒便已袭来,夜雪姬还没来得及做出反映,便被融雪雨拉到了身后。

“斯迪克?”融雪雨的声音带着一丝疑惑,按照记忆里的记录,斯迪克作为十三街实力排名前三的存在,不应该过早的步入禁源凡界,毕竟禁源凡界的秘密还没有被公布。

“噢?这个如渣滓一般的世界,竟然有人知道我的存在?”

如记忆中的傲慢,说话令人火大,只是这不是融雪雨关注的地方,他好奇的是斯迪克的话,既然将禁源凡界说为渣滓,那么他应该还不知道那个秘密。

“我们走。”

【PS:下图为夜雪姬,在前期,出场率较高,不过其他不方便剧透,另外,感谢老冰的支持,虽然赏了588,不过以后不会开单章感谢了,就在末尾吧,毕竟这本书不能弄的乌烟瘴气,另外君羊是**,叫做喵了个去,读者创的读者君羊,老猫也在里面,之前因为一些打赏的读者与未打赏的闹出纠纷,因此老猫的君羊由读者管理,欢迎大家一起参与进来,讨论后期的人物设定已经一些乱入,算是一些小小的福|利,好吧今天上传迟了,玩了会守望先锋和LOL】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越城之恋罗天大醮正式开启!!(新书求呵护!!!)

    “原来是长青啊!”老天师依旧不动声色的说道:“你师父太朴身体近来可好?”别看老天师表面上和颜悦色,实则心里已经将太朴这老小子骂了上百遍!“我师父身体无恙,长青此次前来参加罗天大醮,就是奉家师之名,光耀妙音道法!”陈长青恭恭敬敬,脸色如常回应道。“嗯嗯,那就好!”“灵玉啊,你去招呼一下其它来客,我有话

  • 重生毒妃惊华第二章在线阅读

    我爱慕的笑容灿若朝霞第二章虽说记者招待会险过,但在林氏这边并不好过,从温敛十年前被驱逐出国,林家就跟她讲明她以后和林家再也没有任何关系。这次闹出的丑闻,显然触碰了林家人的底线。来的时候因为林清予的安排,温敛并未受到任何怠慢,但开完记者会林清雪在林氏集团的大楼里快步追到了她,一句话没说先是赏了她一个巴

  • 他的毒舌向导第7章在线阅读

    “凝儿,那天你晕倒,有没有怎么样啊?我,我很担心你…”沈咲夜对着被他强行拉到办公室凝儿关心地说。凝儿看着他,一点也没有平时的霸气,眼神里只有对自己的关心,心里隐隐作痛,“没有,有蓝伊照顾我,我很好,总经理不用担心。”沈咲夜的眼神瞬间犀利起来,他狠狠的抓着凝儿的手腕,“你是说你昨天没来上班,李蓝伊一直

  • 名侦探玛丽在线阅读第2节

    天空中依稀挂着几朵惨淡的云,皎皎之月已登上天幕,大地如同被覆盖了一层雪衣般白净。远处,不时还传来几声野狼的嚎叫。这万籁俱寂的夜晚,突然被窸窸窣窣的声响给打扰。一道身影慌忙闪过,穿梭在一处村庄附近的山林之中。“快追,不能让他跑了!”紧随其后的是一群穷追不舍的追杀者。在这月夜,一场追杀游戏在此展开。在看

  • 寒门三姑娘之她勇敢的说了(6)

    为什么,她真的不懂。她跟夏唯安从小一起长大,她一直相信,那个小时候为她打架的唯安哥哥是喜欢她的。他们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他们才是所有人都应该祝福的一对。可她肖展颜为什么要硬生生的挤进来,为什么要来打破她的梦。她讨厌肖展颜,甚至是恨肖展颜,一直都恨。“陈然哥,我恨肖展颜,我好恨好恨她。我恨她为什么要抢走

  • 终结的炽天使开始在线阅读第8节

    周六阳光明媚是个极好的天气,及云山脚下鎏金湖边有个老年中心,此刻唐心推着一个花白头发的老太太慢慢走在湖边的绿荫小道上,两人低声说着话,唐心不知说了什么,引得老太太不时咯咯乐出声。唐心是顾老太太看着长大的孩子,侍她如亲孙女一般,顾老太太有个儿子,一家在美国不常回来,唐心一有空就来看她,老太太一直有高血

  • 穿成炮灰郡主后之动物系·古代种·恐鳄形态(9)

    “哈哈,老子就是赏金一亿三千万贝利的‘食人鳄’克罗克尔,在你死之前,可以记住这个名字。”那个凶恶汉子咧着他那张大嘴,大笑着说道。很显然,经过这一番比试之后,克罗克尔已经认可了索伦的实力,否则他可不会向蝼蚁之辈报上自己的名号的了。索伦听到这个名字之后,心中微微一动,然后询问道:“你叫克罗克尔?那你和沙

  • 致命漏洞海贼王世界与抽取系统

    “日了个哈士奇的,这究竟是个什么鬼地方?”昏暗的死胡同里,愣愣看着那堵严严实实挡在眼前的墙壁,有点发霉的空气顺着鼻腔直钻大脑。沐云无比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浑浑噩噩的大脑逐渐清醒过来。还有感觉?奇了怪了,记得自己不是已经出车祸死了吗……而且……这黑咕隆咚的又是什么地方?建筑物不论是造型还是材料,和钢筋

  • 大隋:老子要做皇帝真是闻名不如见面

    夜晚,悄悄的降临。一艘海贼船行驶在大海之上,房间里面,身穿紫色性感比基尼的妮可罗宾害羞的坐在床头,羞红着一张脸把头埋在胸前的伟岸之间。楚凡抱起妮可罗宾压在柔软的纱帐之上,开始翻山越岭,攀登高峰。同时越过山丘丛林,直奔山沟而去。山沟宛如溪水潺潺,流动着绵绵溪水,潺潺打湿丛林的芦苇。楚凡登上高峰,黏住高

  • 陈爷的嚣张日常之错的时间,错的人

    但他却不想放弃。很罕见的对一个人有这么大的执着。这一等,就是四年。等到了时机成熟,等到了这“偶然”的遇见。他知道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陆琳琅拿出那支药毫不犹豫地注射下去。在旁观人的眼里像是在注射毒品,动作干净利落,很酷。其实现在回忆起来,她都不知道自己当时为什么要注射下去,但那似乎是控制不住的。后来他